全球高武

Archive

此言一出,現場頓時安靜了下來,眾人都滿懷期待的看着江塵。

江塵很滿意的點頭,唐虎的這股機靈勁深得他心。 莫小黑將這一切看在眼裏,一股危機感席捲而來,陷入了沉思,「要多向唐虎學習學習。」 江塵環顧人群,卻發現大多人的額頭上都是赤色光芒,而且都不是特別明亮,這也意味着他們短時間內沒有機緣。 「不會吧,這麼多人都沒有一個人有機緣?」江塵搖了搖頭,神色有些失望。 忽然,一道刺眼的黃色光芒映入江塵眼帘,這瞬間讓其眼前一亮,假裝淡定的摸了摸下巴的鬍子。 「咳咳,那個喝酒的少年,你過來一下!」江塵指了指人群中身穿素衣,腰間懸掛着酒壺的青年說道。 剎那間,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青年身上,眼中透露著一股羨慕之色。 他們這麼多人都沒有得到江塵的待見,想不通這看上去平平無奇,眼中還帶着一絲桀驁之色的青年為何能入江塵法眼? 這也瞬間激起了不少人的好奇心,他們都想要知道這少年到底會得到怎樣的機緣,與江塵又是怎樣的有緣法。 青年有些愣神的指了指自己,打了個酒隔,雙眼迷離的含糊道:「你在叫我么?」 「對!就是你,幸運兒!」 額頭八道黃線還不是幸運兒?那誰才是幸運兒? 「我?幸運兒?」 ...

「還是你引的好,如若不然,我縱然再大的力氣,也射不到他。」

楊默注意到了辛棄疾對自己稱呼的變化,心中甚是欣慰。 若是穿越者都能像辛棄疾這般,對自己一見如故,自動叫大哥,那該多好啊。 只可惜,不現實。 「楊大哥,這封信沒送回去。」 辛棄疾從懷裏掏出那封給郭嘉的信,略的歉意。 「沒事,這事不着急。」 楊默安慰著,辛棄疾道:「楊大哥放心,這封信我一定送到。」 這邊正說着,就見城樓上又要放下一個吊籃。 三人也沒了聊天的心思,轉頭看去,見王珪正在士兵的扶持下要上吊籃。 楊默更是走上前問道:「王大人,這是要去幹什麼?」 王珪身穿官服,十分的政經,懷裏還綁着布袋。 「下官奉世子的命令,前去敵營走一遭。」 臉上神色自如,甚至有些高興。 ...

就在林羽滿心震驚的思索之際,溫布衣再次幽幽的開口,「最開始,那場大戰確實沒有一絲勝算!但在大戰的前兩天,崑崙神族的人闖入了我的營帳……」

在溫布衣的述說下,時間彷彿回到了十年前的那個夜晚。 「這個犟驢!他這是在拿我北境狼軍幾十萬將士的性命開玩笑!」 營帳中,溫布衣大發雷霆。 想著跟滕戰的爭吵,溫布衣就氣得直跺腳。 他想阻止滕戰,但滕戰才是主帥,他只是軍師,根本無法改變滕戰的決定。 一想到推演的結果,溫布衣就心疼得要命。 那可是幾十萬活生生的生命啊! 溫布衣越想越氣,猛然站起身來,咬牙道:「不行,就算拼了這條命,我也要阻止這個犟驢犯渾!不能讓我北境狼軍葬送在這裡!」 正當溫布衣準備再去找滕戰的時候,一個鬼魅般的身影突然出現在營帳中。 溫布衣定睛一看,才發現是個從未見過的陌生中年男人。 溫布衣微微一愣,立即厲聲喝道:「你是誰?竟敢擅闖我的營帳!」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誰!你只需要跟我走就是了!」 神觀瀾呵呵一笑,傲然道:「能為我效力,那是你的榮幸!」 ...

瘮人得很。

孫平道趕緊抖了幾下,臉都綠了,這怎麼回事? 放尿好后,孫平道揉了下眼睛,自我安慰:「一定是最近火氣旺,又熬夜導致的,肝火旺盛證,回去調理一下就行了。」 孫平道走出洗手間的時候剛好聽到一個男嘴裡罵罵咧咧,他頓時火氣上來,媽的,這些個刁民懂不懂規矩啊,老子可是堂堂的省領導,讓你們在這裡等有什麼意見這麼多,別說尿了,哪怕上個大的,都得老老實實在外面等。 「小夥子,你嘴裡嘀咕著,是不是要我送你進監獄冷靜一下。」孫平道冷哼一聲問道。 那男立即慫道「領導,別,別,我剛才什麼都沒說。「 「一幫刁民。」 孫平道搖頭晃腦,雙手負在身後,走了。 兩個專員快速跟上。 上車的時候,孫平道的身邊一個專員突然說道:「領導,你的眼睛好紅,一定要保重身體啊,你要是有什麼病,那是我們省城的損失。」 眼睛也紅了? 孫平道倒吸一口氣,立即叫人拿來一面鏡子,一看,果不然,他的眼睛一片赤血,都是血絲。 先是尿液出了問題,然後眼睛充血,這絕對不是偶然事件,難道是我中毒了?孫平道飛快的想著,不可能啊,從省城下來,他直奔分局,根本沒有和任何人吃飯,也沒人中毒的機會,除非是····很快,孫平道想到了一張笑臉,葉塵的那一張笑臉。 難道真是葉塵?怪不得他會這麼放任我帶著韓欣離開,這個混蛋給我下了毒吧,他是什麼時候對我下毒的? ...

「小宮主說的可是白長老等人?」沈言微笑的看着上官鳳汐,繼續說道:「白長老等人恐怕一時半會趕不過來。」

「以三修羅、九大判官來阻攔白長老等人,這生意的確很划算。」李固看了沈言等人一眼。 「我們冥府從來不做賠本的買賣。」夏青衣笑道:「雖然有些對不住,但是今天就是李少俠你的末路了。」 李固還沒有回答,突然聽到王犇突然高喊了一聲:「宋埠,竟然是你!」 呂清湊到王犇的身邊,悄悄的問道:「你認識他?」 王犇憤怒的說道:「他就是化成灰了,我也認得他。」 站在沈言右側的一個男子往前走了幾步,笑道:「你居然沒有死。」 「你都還沒有死,我怎麼能走在你的前頭。」王犇憤怒的吼道。 「你跟這個人有仇?」呂清問道。 「深仇大恨。」王犇眼睛裏能夠冒出火來。 原來王犇有一次被人追殺身受重傷,逃進山林,最終被一戶獵戶所救,而獵戶全家卻因王犇而死。獵戶的女兒在一次進城買葯的的時候,被宋埠盯上,一直尾隨她出城害死在郊外。 「蘇埠,我今日必殺你,為王老一家報仇。」王犇咬牙切齒的說道。 「王犇,要不那個老頭捨命掩護你逃走,你覺得你還會站在這裏嗎?」宋埠毫不在意的訴說着。 王犇此刻擎刀而出,向蘇埠砍去。蘇埠見王犇持刀砍來,拔出長劍,迎了上去。 ...

「噗……」

周圍一片發笑聲。 唐三夫人怒不可竭,指著雲念氣得渾身發抖,「你這個不知尊卑的東西,給我上,扇爛他的嘴。」 唐三夫人身後兩個靈修腳步一動,頃刻間出現在雲念面前,兩隻後勁有力的大手沖着雲念,毫不留情的扇下去。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最新章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全文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txt下載、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免費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 小丸子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婚後相愛,老公萌萌噠、虐愛深深:幸好遇見你、撿個王爺去種田、一念成婚:大少寵翻天、錦繡田園:農家小醫女、涼婚似水,愛已成灰、機智小農女,拐個王爺去耕田、總裁,別撩我、盜墓:我被胡巴一挖了出來、被替代的愛情、我家老公超寵我、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白蓮花系統:總裁偏偏要寵我、丑妃逆襲開掛、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瘦身系統:丑妃逆襲開掛、盛世醫妃、日久成婚、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 。今天有事更新耽擱了。 明天早上要沒有更新,就得等到晚上去了。 ...

其中滋味,是外人完全理解不了的。

尤其暮風還不是普通的暮式分支成員。 他可是當前暮式流武道名義上的宗主,暮家的當代家主,掛着正統之名的流派大家長! 所以他心中的那份情緒,自然更加的強烈。 畢竟真講起來,暮式飛隼流可不是什麼無名的小門小派。 別看暮風現在過得低調,堪比退休老大爺,但是暮式飛隼流這個流派本身,因為有個曾在國家歷史上留下濃重一筆的劍聖級老祖宗,故而在河東之地有着極大的聲望。 河東地區十個學劍法的,至少有四個學的是暮式飛隼流,或冠以「暮式飛隼流—XXX」之名的分支流派。 雖然因為整個國家大環境的影響,古代被稱之為「無冕領主」的流派宗主,到了現在也只是一個好聽的名號,真正還會聽他的基本沒有。 尤其是那些不喜歡規矩的年輕一代,對他甚至連最後的尊重都欠奉。 所以流派從本質上說,空有好大的名頭,卻已經名存實亡。 甚至淪為不少根本跟暮式毛關係沒有的傢伙,提升自身知名度和身價的工具。 這簡直是不能忍! 想到這裏,暮風不禁握緊了雙拳。 「我能力有限,才智愚鈍,這輩子都沒有希望重整流派再次復興,但我的准女婿卻是個真正的絕世天才! ...

這幫人畢竟不是專業體系出身,訓練的時間又短,能做到這樣已經算不錯了。

藉此顧七便用了一下午的時間,將軍體拳第二套十六式傳授給了眾人。 比起第一套軍體拳招式簡單主要用於強身健體,第二套軍體拳則多增加了不少摔打,奪刀,奪槍,甚至是防衛襲擊等格鬥的基本動作。 因此這次教學起來,顧七耐心十足,整個下午,一遍一遍反覆給所有人扣工作。 第二套軍體拳的招式動作精練兇猛,攻守皆宜,只要練習到位,幾乎每一動都能做到一招制敵。對於除了本身就學過功夫的江平和劉勇外的其他兄弟來說十分的實用。 這一點都不需要顧七額外多說明,所有人在練習的時候都明顯的感覺到了。 這是實打實有用的技能,為此雖然練習的十分辛苦,卻也沒有一個人在抱怨,每個人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就連慣常喜歡順水摸魚,只想得過且過的余大保和順子幾人這一次也是格外的認真。 誰都知道,在大康,正經學功夫是要有師承的。 俗話說窮文富武,除了天賦運氣外,大多人家想要給自家孩子找到一門能學到真本事的師承,都少不得要花出大筆大筆的銀子,甚至砸鍋賣鐵才能找門路。 而這些自然就不是他們這些出身只是普通農戶,家裡兄弟姐妹一大堆,每個孩子能混個溫飽都不容易的鄉下小子能負擔的起的。 都是血氣方剛的年輕人,出來時,誰沒想過要在道上混個名聲,出門能前呼後擁被人恭恭敬敬的喊一聲『哥』。 可這些哪有那麼容易? 沒有錢,沒有手藝,也沒有功夫傍身,只光靠一身大個頭,幾塊腱子肉,就傻愣愣的和人去拚命? ...

要知道,種地是一個「技術活」,並不是隨便拉一個壯勞力,不加訓練就能下地幹活的。農時的把握,耕種技術的掌握,這些都需要經驗積累。

當然,這些人現在已經在劉益守的大軍之中,只不過一下子多了這麼多人,給整編東平郡人馬的王偉和宇文泰等人造成了很大麻煩。 王偉抱怨幾句實在是太正常不過了。世家這一招看似割肉,實則減肥,剩下的部曲都是親族關係,極為忠心,向河北世家那邊的核心部曲看齊。順便不動聲色的向劉益守等人表達不滿。 你們用鈍刀子割我的肉,難道還不許我隨地吐痰? 「隨他們去吧,我本意並非如此。千百年來,窮苦人家生而為奴,都沒有人為他們說句公道話。你看我就為他們辦了這麼點事情就恨不得要萬家生佛了。 慘的並不是他們過得苦,而是所有人對這種事情已經麻木了,我實在是難以洋洋自得。」 劉益守長嘆一聲,臉上看不到喜悅。 「主公,仁義是得不了天下的!那些佃戶和貧民,只是大人物用來改朝換代的工具而已。 從古至今,煮豆燃萁,皆是如此。何曾有王者自己燒自己的?」王偉有點急了。 「罷了,我明白你的意思,婦人之仁我不會的。」 劉益守擺擺手,示意王偉說重點。 「主公,這次不是繳獲了不少土豪劣紳的糧草衣物么,之前送了一批給佃戶,現在再送……好像不太合適,咱們自己也缺啊。」 「救急不救窮,現在冬天正是難過的時候,不僅要送,而且要大張旗鼓的送。讓所有人都知道。 其他的你不必多想,讓這些人明年秋收的時候,用佃租還上就行了,不要加利息。 ...

「方才你出現的時候我也不在。」顧蘿蔔回道。

可是他現在卻在。 瞿長夜語氣里終於帶了一絲急切。「你到底是誰?這笛子怎麼會在你手上?顧西樓呢?」 顧蘿蔔諷刺的一笑,語氣懶懶:「魔尊真是好氣派,一下子問這麼多問題。你殺我仙修這麼多同門,我憑什麼告訴你。至於,顧西樓……」 這個仙魔兩界眾人皆知的名字,「她的結局你會不知道嗎? 」 「似雪換了主人,你覺得她怎麼了。」 身後的眾人聽到這對話,心裡都思緒萬千,這個樣子,難道當年的事真的是有內情的。 「不會的,她怎麼死,我明明看到當時,當時她的師傅明明擋在她前面替她擋住了所有的攻擊,她怎麼會……」瞿長夜不相信的搖著頭。 瞿長夜突然眼神狠厲的再次看向顧蘿蔔,長槍閃著冰冷的光芒。 「你這個強盜,肯定是你乘她重傷搶走了她的笛子。沒關係,我再幫她搶回去就行了,只要我殺了你!」 武器主人不死,武器又怎麼會易主,這又不是低階的武器。瞿長夜怎麼會想不通這點,可他仍是自欺欺人,是覺得當年利用的還不夠嗎。 瞿長夜使出長槍和顧蘿蔔又斗在了一起。 當年功力散盡,如今顧蘿蔔的法力雖是重修的,但是招式上多多少少還是留了些當年的影子。顧蘿蔔嘆息,早知道就用琵琶了,雖然她用琵琶沒有用這笛子厲害,有可能會打不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