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

“總之,你能出來讓我見見麼?”

“不行,主人。”

“別叫我主人了,叫我……叫我爸爸好了。”

“是,主人。”

“……”

“好吧,爲什麼不行?”

“因爲爸爸的能力還不行……”

終於改口了……

不過,竟然敢說爸爸不行……

你妹纔不行呢!

有女兒這麼說爸爸的麼?

呃,怎麼聽起來這麼邪惡?

屏蔽掉屏蔽掉!

龍大殺手說道:“爲什麼?”

“因爲散華是因爲龍一才認主的……”

“龍一?龍一是誰?”

“就是那條藍龍……”

“好吧,那你現在有什麼功能?”

“儲物。”

“儲物?能裝多少?”

“唔……爸爸實力還不到練氣四層,只能裝一座房子……”

“……”

我擦,一座房子還不夠?

等等,練氣四層?

什麼意思?

老頭子雖然收自己爲徒,但是真的是修行靠個人……什麼都不知道……

龍大殺手問道:“練氣四層是什麼意思?”

“……” 章節名:第一百零六章敢嫌棄本姑娘娃娃臉!

面臨死亡逼近的威脅,王峰心中暗暗發誓,要是那個自稱「未來主人」什麼的強者出手相救,他以後一定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死亡的陰影籠罩的一瞬間,王峰心底狂喊:

主人,救命啊

所以說,王峰你這是瞬間被攻略的節奏吧?

裊裊姑娘眉眼彎彎笑的格外蕩漾,似乎聽到了王峰最後一刻心中的呼喚,身影一動,揮袖一拂,一道金光瞬間擋在了王峰的身前,化作一面金色盾牌,為他擋下了那致命的一擊。

「吭」

清脆的撞擊聲格外刺耳。

聽在王峰耳中,卻猶如仙樂

這一刻他的安好無恙,他……這是被救了麽?

「還傻愣著等死?快跑出去!外面等我,等你家主人我收拾了這裡再告訴你接下去該怎麼做。」


裊裊姑娘瞬間自我升級到了主人,一腳將王峰踹飛出去。

小手一翻,一掌就對著那妖異的鈴鐺打了出去,凌厲的掌風伴著淡青色的原力瞬間將那鈴鐺團團包裹住,數道風刃瞬間將那上一刻還散發出詭異氣息的鈴鐺絞得粉碎,「砰」的一聲炸裂四散。


「……唔!」冷霜天悶哼一聲,「噗」的噴出一口精血。

本命原器被毀,其反噬的力量讓他幾乎瞬間精血盡失,真元盡散,一瞬間萎靡的轟然倒地,一雙眼睜得很大,怔怔的看向虛空,瞳眸並無焦點,似乎在尋找什麼,又似乎不敢置信

死不瞑目!

直到最後一絲意識被黑暗吞噬,冷霜天也還是不明白,為什麼擁有一個七階靈器的本命原器的作為最後底牌的他,會如此橫死!

甚至,他連是誰殺的他都沒有看到

只一招,他便原器盡毀,身死道消!

裊裊姑娘瞥了他一眼,一彈指,三簇豆丁大的小火苗瞬間落在三人身上,頃刻間,三人便已經化為灰燼,那兩人便是在昏睡中就此消失,恐怕到最後都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消失在這個世間。

見地上沒有什麼儲物裝備掉落,裊裊姑娘撇了撇嘴,王峰那小子還蠻敬業的,這打劫的多麼乾淨利落啊,一點點渣滓都沒給人剩下。

不過,現在已經是她的人了,他的東西,還不全部都是她的?

裊裊姑娘十分理所當然的王峰的家當歸為己有,毫無絲毫不好意思的感覺,那在她來說絕對是應該的。

至於屬下應該發工資這件事,難道丹藥和原器不比其他的都更好嗎?

裊裊姑娘意念一動,一個瞬移便已經出現在了秘地門口,看著裡面已經被破壞大半的幻陣,裊裊忽然十指翻飛,指訣變幻,數道法訣打出,一道道白光沒入那幻陣之中,不過片刻,整個秘地中的幻陣再次開啟,只是,幻陣之外,卻是重重殺陣交錯,散發著濃濃的生人勿近的氣息。

此地,已成絕殺之地!

既然是自己屬下的師門,自然不好再被其他人打擾,說不定有一天重建山門,這裡還是馭獸門的師門駐地呢!

再次揮掌,一道土黃色的原力飛出,原本打開的石門瞬間落下,土黃色的原力覆蓋之下,濃濃的土系原力氣息縈繞於石門之上,片刻后,那道石門的存在痕迹已經完全消失不見,整塊石壁一陣波動,四道光芒徒然從石壁之上射出,石壁瞬間恢復了光滑如鑒的表面,再無一絲其他的痕迹。


裊裊小手一抓,掌心已經多出四枚鑰匙。

正是那之前王峰等四人打開秘地之門的鑰匙。

王峰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最後眼見那四枚鑰匙飛到虛空,然後消失不見,頓時一雙不大的眼瞪大到極致,張目結舌,試探的道:「呃……主人?」

「閉嘴!先把你到這裡的痕迹都弄乾凈了,然後離開這兒!」綿綿軟軟的聲音帶著不容置疑的命令語氣,讓人不敢違逆。

王峰下意識的點頭,趕緊閉上嘴巴執行命令。

直覺告訴他,一定不要違抗主人的命令,否則,結果可不會太美好。

只是內心卻是波濤洶湧翻滾不停,淚流滿面啊!你說他容易嗎他?跟著平日最看不順眼的冷霜天後面算計了幾把,好容易賺了點零花錢,結果就被人私定終身了……這究竟是什麼節奏啊?

王峰從來沒有如此想哭的衝動!

關鍵是,他還一點生不出反抗的心思。

王峰淚目,咬咬牙,算了,小爺我拼了!不就是一個主人嗎!

他這次算計了冷霜天,可是有好些人知道的,一旦回到學院,他的那個家族難道還會在乎他這個被養廢的紈絝嫡子?呵!

那就賭了吧!

不過,這個讓他下意識不敢違逆的聲音,想來聲音的主人也絕對是夠這個資格做他主人的了!

直到不久以後,他才突然發現,這場豪賭,他贏得有多麼讓人各種羨慕嫉妒!

王峰眼神一閃,趕緊顛顛兒的跑去掃除自己來過秘境的痕迹。

裊裊看著他有條不紊的將自己來過此地的痕迹一一消除,甚至連不好消除的氣息也用了一種格外刺鼻的藥水噴洒了一遍,格外仔細的又檢查了一遍才放下的運起輕身原術朝著廢墟的方向跑去。

而且還特別坑人的將之前在那三人身上得到的儲物空間打開弄了幾件那三人平日用得最多的衣物在虛空里使勁揮了揮,弄出幾根毛髮狀似無意的散落在地上,笑的那叫一個賤兮兮的。

裊裊姑娘滿意的點點頭,孺子可教也!

話說,這小子骨子裡就是個小人,做起這種小人最喜歡的陷害的事兒來,實在是無師自通。

不過她突然想到一個問題,那就是陳怡兒的那個特殊的能力,既然她能有,大千世界,恐怕也會有其他人有這種能力,即便不是如她一般天賦異稟,也有可能有什麼特殊手段追蹤人的氣息,看來她出去后得好好研究研究。

小手一揮,順手消除了自己的來過的痕迹,身影一動,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按照他們之前的說法,想來秘地之事恐怕還有其他人知曉,關於那個什麼異寶,她猜測恐怕就是指馭獸門的馭獸之術,她目前還不知道秘地的消息是如何泄露出去,自然要將矛頭引到其他人的身上,比如冷家什麼的,比起她這個孤家寡人的,豈不是更有說服力?

裊裊勾唇一笑,唔,還有,悶聲發大財什麼的,太有意思了!

好吧,她一直都是個低調的人好吧!

至於王峰,那已經是她的人了,能用來背黑鍋嗎?

裊裊意念一動,指尖輕彈,一滴鮮血落入沿途的土地之上。

一點毛髮能說明什麼呢?那可以是往日收集刻意陷害!

新鮮的鮮血什麼的才是最終的罪證啊!

所以說,為什麼她才是主人呢?

裊裊姑娘一直跟著自家新收的屬下,直到王峰遠遠離開那片廢墟且將一切痕迹消除之後才突然出現在已經累得有些氣喘吁吁的王峰眼前。

那一刻,王峰目瞪口呆張目結舌崩潰欲絕的表情完全取悅了裊裊姑娘。

於是,裊裊姑娘眉眼彎彎笑的格外甜美誘人的吐出了一句讓王峰自此格外銷魂的話:「王七啊,對主人我可還滿意?唔,你不用說了,看你如此激動到顫抖的模樣,一定是滿意得無話可說此時無聲勝有聲了!你不必說,乖,主人我從你那熱情激昂的小眼神中已經完全了解了你內心的各種興奮崇拜得無以復加……唔,這樣吧,主人我為了不辜負你這般的熱情,一定要獎勵你去一個修鍊者夢想中的聖地去好好升華升華!」

裊裊姑娘小手一揮,完全被裊裊姑娘這無比讓人震撼讓屬下有點絕望的蘿莉形象給打擊得有些獃滯,想要說話卻屢次被打斷一個字沒來得及說出口王峰瞬間神色保持著那扭曲無比的模樣消失在原地。

他甚至連他的名字已經瞬間被改掉都沒來得及反駁。

裊裊同時唇角彎彎的傳音給已經被憋著一股子勁折騰得死去活來活來又死去的林楓和陳怡兒二人,「這可是你們的小七弟弟啊,要好好調教哦!」

林楓和陳怡兒此時正累得像條狗一般的趴在地上毫無形象的抓緊時間恢復體力,因為接下來還得面對各種「慘無人道」的魔鬼式訓練。

突然聽到裊裊這句話,那兩雙眼睛叫一個亮啊,簡直是猶如探照燈一般放著光,這句話簡直是他們被折磨的絕境里的一道曙光,讓他們如沐甘霖,於是,恰好「啪」的一聲落在他們面前痛得齜牙咧嘴的王峰,哦不,王七小盆友徹底的悲催了!

自此,他徹底明白了一個道理,主人,那就確定肯定以及絕對萬萬不能得罪的!即便是一不小心也是不行的!

因為主人最大的優點,那就是格外的記仇!而且,一般這仇,都是翻倍不,絕對是翻了百倍千倍的報的!裊裊姑娘卻是笑的春光燦爛萬花齊開,果然,折騰人什麼的,是個好愛好!她的心情,瞬間愉悅了!

哼,嫌棄本姑娘娃娃臉什麼的,絕對不可原諒!

好吧,其實,裊裊姑娘,您確定您只是娃娃臉……而已么?根本就是個娃娃,好吧!? 散華一愣,意外的說道:“爸爸不知道?”

龍大殺手說道:“……有必要知道嗎?”

雖然看不見散華,但也能猜到她嘴角在抽搐,“……這應該有必要吧。”

“好吧,我確實不知道,你給我說說。”

“嗯,”散華應了一聲,“所謂練氣,就是調動體內元氣與天地靈氣相互交流,並把天地靈氣禁錮在五臟六腑之內,並做到強化內臟的功效……”

“等等,”龍大殺手說,“強化內臟和變強有什麼關係?”

“爸爸……”

“嗯?”

“你認爲你的身體強壯嗎?”

“這……應該還行吧。”

“那爸爸你一夜幾次郎?”

“……”

“若是腎臟元氣不足衰竭了呢?”

“……”

“若是……”

“停!”

我擦,還想繼續說下去……

散華不滿的叫道:“爲什麼要停?難道爸爸你真的不行?”

我日啊……幸好這沒其他人啊!

敢不敢不要這麼邪惡啊……

“……散華。”

“嗯?”

“命令你別說了。”

“是,爸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