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

這個男孩大概15歲左右,沒有頭髮,穿著比身體大了好幾號的白色單薄衣服,在巨大的機器面前,顯得無比的渺小,此刻,他正坐在地上,雙目沒有交點的望著地面,好像是在看什麼只有他能看到的東西。

邱木槿沒有在意眼前極其不真實的景象,只是隨手關上了門,並將兜里的那把鑰匙掛在了門上的牌子旁邊。

牌子上寫著「55」。

之後,她拽了拽門,確認了門關緊了,這才匆匆邁著步子,走到了男孩的身邊。

「還有多久?」她有些焦急的問道。

……

話音剛落,「呲——」的一聲,在邱木槿面前的半空中毫無預兆的出現了一副立體畫面.

畫面從斜上方的角度,俯視著一個看起來像是地下停車場的地方,在畫面的正中央,一個男孩正嘶吼著,跌跌撞撞的沖向一個穿著紫色衣服的怪異男子,在角落裡,站著一位身材高大的人,他安靜的站著,看樣子並不想去打攪那兩位。

「按照計算,兩分鐘前就應該結束了,那個紫衣服的外勤組人員有一把槍,破壞力足夠將地下停車場出口上方的承重層摧毀,將整個出口封閉,就算他不想搞出那麼大的動靜,毀掉那輛車總是很輕鬆的事,但是他卻沒有,我不知道他在想什麼,所以變數實在太大,連模糊演算法都出現了極大的偏差……」男孩淡淡的說道,聲音雖然還是有些稚氣,但是語氣卻格外的老成,就好像他早就擁有了超越年齡的經歷。

邱木槿的眉頭皺的更緊了……她看著畫面中,那個孩子手裡攥著類似於錐子一樣的東西,瘋狂的攻擊著另一個人,而對方只是用紫色西服遮擋著身體重要的部位,無比狼狽的亂跑著,那人分明早就滿身的鮮血,但是他的嘴角卻極大程度的咧開著,就像是在一邊承受著攻擊,一邊狂笑……

「瘋子……」她小聲的嘟囔了一下……緊接著,她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

「目標的身體狀況能看到么?」邱木槿問道。

「他們的,還是我們的?」男孩仍然用淡淡的語氣問道。

邱木槿沉默了一下,回應到:「他們的!」

男孩緩緩閉上了眼睛,從外面能看到眼皮內,他的眼球在快速的旋轉。

「秩序基金會異常物品C-207,右側肩部骨端脫出,腕部肌腱橈神經完全斷裂,全身肌肉嚴重損傷,大關節滲血,兩側跟腱撕裂,乳酸堆積毒性超出正常人承受極限兩倍,他不可能還站的起來……除非……」

「除非他在自我催眠……」邱木槿接過話頭,並又問道:「閥值還有多久?」

「他最多還能撐30秒……」男孩睜開眼回答,並繼續說道:「30秒之後他會倒下,按照秩序基金會資料庫中的流程,他會先被押送至K市異常生物研究中心的C級收容區,一天後,亞洲分部會來人接手……隨行兩名C級外勤組人員和三名警衛,人員的檔案和轉移路線我都能查到……」

邱木槿搖了搖頭,示意對方不用說下去了。

「其實你不用勸我,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男孩聽到對方的話之後,無奈的聳了聳肩:「我不是想勸你,我知道K市異常生物研究中心只是個小哨卡,但是那畢竟是秩序基金會的分支,值得么?」

邱木槿淡淡的挑了一下眉毛:「當年為了把你弄出來,亞洲分部我都敢闖,更何況這種小地方。」她說著,就像是在說一件很平常的事。

「那為什麼不在押送的路線上下手,那樣會簡單的很多。」男孩又問道。

邱木槿笑了笑:「因為這次不單單是想要搶那個孩子,我還要再去見見他…….」

她說著,並看著眼前的立體畫面。

此刻,畫面中的那個孩子終於支撐不住身體的崩壞,「噗通」一下跌倒在地上,而那個穿紫衣服的男人發現對方倒下后,笑的更加的放肆,他跑過去,咧著大嘴瘋狂的晃了幾下腦袋,之後毫無風度的一腳一腳的踹在那孩子爛泥一樣一動不動的身體上……

邱木槿的視線聚集在那個瘋子一樣狂笑的人。

「這麼有意思的事情……你還能忍得住么?」

…… 林凡倒下了,

他終究還是拼盡了最後一絲力氣,之後不堪身體的重負,躺在地上連一根指頭都動不了。

在他看到無數個未來里,有很多條路線都預示著那個紫色衣著的怪人會抬起手,一槍將自己的轎車炸翻,或者是直接把整個停車場的出口摧毀。

這樣很輕易的就能斷絕自己的後路。

但是那個傢伙一直沒有這麼做……

事實上,他什麼都沒有做,只是一味漫無目的的躲閃著,任憑自己手中的鐵錐一下一下扎在他的身上,渾身浴血,之後莫名其妙的發出刺耳的狂笑。

「瘋子……」林凡這樣想著。

緊接著,他的身體便脫離了「自我催眠」的狀態

……

劇痛襲來,他的身體開始劇烈的痙攣起來,呼嚎著反饋著過去兩分鐘里被壓制的痛苦,像是萬顆山石轟砸碾過每一寸身體,用鉗子撕開著周身的所有皮膚,扯碎肌肉,嚼碎骨骼。

沒有經歷過的人,根本無法想象這種痛苦,僅僅一秒不到的時間,林凡的意識就被幾近淹沒。

他知道,自己快昏過去了。

就在這意識抽離的空隙里。他看到了那個怪人慢悠悠的進入了自己的視線。低下頭,較有興趣的望著自己

……之後……

悄然的咧開了嘴角。

林凡的瞳孔瞬間縮小到針尖一樣。

他瞥到了對方的眼睛

……

……

他看到了……卻不知道那是什麼。

無法描述,像是在哭,在慘笑,在哀嚎,在嘶吼,像是虛空黑洞最深處的混沌,將所有的負面情緒吸收進去,或合成一種極端偏執的可怕東西。

……

那人還在笑著,嘴角極大程度的咧到了極限。

但是林凡知道,面前的人已經變了。

他長著那人的臉,穿著那人的衣服,拿著那人的槍,但是……他已經不是剛剛那個傢伙了。

或者說,他已經不是一個人了。

而是無數的瘋狂混亂凝聚在一起,具現化成了一個「人」的樣子。

這一瞬間,林凡感覺了到一陣窒息寒慄。

來自眼前的這個「人」。

即便此刻他正在承受著足以讓自己焚燒成灰燼的炙熱痛苦,依舊能清晰的感受到脊背上結一層冰霜。

王牌校草調教野丫頭 呵呵……所以說……我到底在和什麼打架啊?」 九霄情夢

他的嘴角莫名其妙的翹了一下,不知道是在嘲笑著什麼

下一秒,便失去了意識。

C-207

收容成功!

……

……

……

K市郊外的公路上,兩輛救護車與一輛有著巨大集裝箱的貨車在疾馳著。


說是兩輛救護車,只是因為它們都刷著紅白相間的漆皮,並且又有著救護車獨有的鈴聲,但是,只要稍稍的注意一下就能看出,這兩輛車都是經過特殊改造后的軍用裝甲車,不論是車廂,車輪,玻璃都做了極強的防彈處理,可以想象,就算是現在一發火箭筒在車廂外炸開,內部的人員也不會有什麼損傷。

而與急救車想比,最後面的卡車更是驚人,特別是車后的集裝箱,雖然看起來普普通通,但是在沒有足夠許可權的情況下,即使是一輛坦克,也拿這個箱子沒有絲毫辦法。

而兩輛救護車裡,分別載著白熊和陳笑,那集裝箱里,自然是失去意識的林凡

……

在確認C-207已經失去意識后,白熊就秉承著一如既往的沉穩做派,直接就申請了一個重要物品押送和緊急救援。這種花費30積分的請求原本是需要精打細算,但是相對於本次任務的回報,白熊幾乎沒有一丁點的猶豫……

在這種時候,他不想出現任何的風險。

……

陳笑坐在急救車的車廂中,閉著雙眼,顯得十分平靜……他身上的傷口已經用緊急的止血藥處理過了,只不過流血實在太多,衣服早就被染得猩紅,看起來格外的觸目驚心。

突然, 都市至尊帝師 ……之後立刻回復了平靜。


坐在對面的隨行醫務人員看到了這一幕,立刻問到:「怎麼了,止疼藥效果到時間了么?」

陳笑沒有回答,

過了幾秒鐘,他緩緩的睜開了眼……

「嗯……不……只是我得花些時間把自己……嘿嘿……恩……藏起來……」

陳笑斷斷續續的說著莫名其妙的話,之後,怪裡怪氣的笑了一下,聲音聽起來好像比以往的時候更加尖銳了一些。

醫生沒聽懂這句話,他伸出手放在對方的額頭上,試了試溫度,發現還算正常,便說道:「如果你覺得哪裡不舒服,儘快……」

正說著,他突然愣了一下

因為他無意間看到了對方的眼睛。

……

這雙眼睛很奇怪,瞳孔里朦朦朧朧的,像是藏起了什麼……

這名醫生下意識的想多看幾眼,

可就在他試著向那瞳孔之中望去的時候……心臟卻猛的抽搐了一下,像是在本能的懼怕什麼他還沒注意到的東西,在催促自己趕緊移開視線……

「額……」醫生輕哼了一下,覺得有點不舒服,並晃了晃腦袋。

陳笑看到對方的反應,莫名其妙的笑了起來,

就在他悄然裂開嘴角的下一秒,又突然神經質一樣的,猛的捂住了自己的嘴,手指的關節快速而又怪異的扭動了一下,就像是在拚死的忍耐著什麼,過了一會才鬆開了手。

這個動作讓對面的醫務人員更加的不適,他低下頭,揉了揉太陽穴。

他感覺自己的腦子裡好像有些本來很平靜的東西……開始變得躁動不安起來。

「嗯……」陳笑拉著長音,眼角及大幅度的偏向斜上方,思索著什麼……

「恩……你想…….聽個笑話么……」陳笑用一種顫顫巍巍憋著笑的語氣問到,並緩緩的,把臉湊到了那名醫務人員面前。

漏出了一副極度扭曲著的笑容。

……

……

車極速的行駛著,路中間的白線飛快的沖向擋風玻璃,隨後鑽進車底……

「嘩啦」一聲,救護車的車廂與駕駛室之間的門被拉開了。


司機能感覺到,一個人走了過來,站到了自己身後,並注視著自己。

所以他快速的掃了一眼後視鏡,鏡面中,只能看到一部分紫色並染著鮮血的西裝。不過這就足夠讓他確認,這人就是護送的那名外勤組人員了。

司機收回了視線,繼續注視著前方的路面,並問道:


「額……長官……有什麼事么?」


後視鏡里的那人並沒有說話,

但是他動了。

這人慢慢的貓下腰,將臉緩緩的湊了過來,直到自己的耳邊…..

司機能明顯的感覺到對方呼出的氣流拂過自己的頸部,汗毛都立了起來。

之後,是一陣及其細小,但是卻明顯是在拚命憋著笑的詭異聲音

「你

……

想聽個笑話么……?」

…… 白熊坐在第二輛救護車裡。

和陳笑全身傷口的凄慘樣子比起來,他的身上要乾淨的多,除了袖口和褲線邊緣有一些血漬之外,甚至看不出有什麼打過架的痕迹。

此刻,他的腕部的損傷已經被基金會特質的繃帶纏上,這種繃帶內置特殊的彈力的鋼網,既能固定巨大傷口周圍的肌腱神經和血管,還能保持一定的血流,也就是說,一般深可見骨的傷口,纏上這玩意之後,就算直接就來一場百米賽跑,也不會出現血崩的情況。

但是他知道,如果不是反應快一點,此刻的自己說不定已經是一具屍體了。果然和那些只是喜歡咬斷喉嚨或者鑽進血管里的恐怖生物比起來,這個C-207要危險的多。

白熊清除自己的實力,也清楚對方的身體素質,所以他絕對想象不到,那個孩子竟然能做到這種程度。

長時間的隱忍,與基金會如此龐大的組織周旋,幾乎滴水不漏的算計,低調,謹慎,小心,憑著一具骨骼還沒有成型的身體,就在自己的拳頭下撐過兩分鐘,甚至一擊就將自己逼入死亡線內。

就算是拋去以上的所有,單單是一想到對方在倒下前的那一秒,還在壓榨著自己最後的力量,這種執著,就讓白熊有種肅然起敬的感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