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

「我說過…我的對頭太多,不過要踩我的話,你還沒這份資格。」

楚澤漠然的望著一臉驚駭的徐森,旋即雙手凝結玄奧的印法,兩道黑色光印自雙掌中融合一起,隨即一道兩尺左右的黑色光印浮現而出,旋即猶如怒蟒一般暴射而出。

黑色光印撕裂了空氣,可怕的靈力波動令得在場的靈鷲修鍊館以及羅家眾人的面龐,顯得蒼白而駭然。

那一旁虛弱的羅厲,方才明白,他與眼前的人,究竟擁有著多麼龐大的差距…

黑色光印貫穿了森林,猶如貪狼,張牙舞爪,狂暴無匹的靈力波動肆虐開來,令得空氣都是狂躁起來。

咻!

那黑色光印速度極快,眨眼便是沖向了徐森,後者的眼中,也是在此時有著驚駭欲絕之色湧出來,楚澤出手,根本就沒有絲毫的留情。

「轟轟!」

黑色光印呼嘯而下,空氣直接是被生生震爆,所造成的漣漪勁氣,地面上的一些枯葉,竟是直接被這股餘波給震碎成沫。

徐森也是察覺到了楚澤這般攻勢的厲害,面色變得極為的陰沉,在炎魔印之下,他明顯察覺到了一股危險的味道,當即那眼神也是極其的凝重起來,他雙手緊握,旋即身形一動,暗紅指芒,竟是延伸出數寸之長。

「血骷掌!」

徐森眼中寒芒閃爍,暴喝出聲,手中指芒竟是在此時變得血紅起來,猶如鮮血凝聚,下一霎,那血紅掌印已是撕裂空氣,與那轟擊而來的黑色光印硬憾在了一起。

嘭!

接觸的霎那,炎魔印幾乎是在同時間爆發開來,最後轟在了那血紅掌印之上。

咚!

血紅掌印激烈顫抖,漣漪波動,竟是直接被那炎魔印所形成的衝擊,生生的震碎而去。

在血紅掌印被震碎的時候,那徐森的眼中,也是湧起了驚駭之色。

他最強的攻勢,竟然依舊沒有取得上風!

暗紅掌印,自徐森手中脫手飛去,他的身體也是如遭重擊的倒射出去,重重的射在一根粗壯的大樹之上,喉嚨一甜,一口鮮血便是噴了出來。

「怎麼會這樣?我怎麼還會敗給他?」

徐森心中咆哮著,旋即他猛的站起身來,還想再度動手,他要憑藉地靈境初期巔峰的雄渾靈力來拖垮楚澤!

「嘩嘩!」

楚澤漠然的望著眼神遊移驚恐的徐森,旋即便是施展頗為複雜的印法,他掌心中,雄渾的靈力也是極端的凝聚,又是兩道黑色光印凝聚而出,然後,手印一變,只見他手中再度出現一道黑色光印,然後在楚澤的手中融合,直接是化為一道更加幽黑深邃的黑色光印,那光印之上,一股令人心悸的波動,擴散而出。

現在的他,方才能夠真正的將這的威力,徹底的發揮出來。

這黑色光印不過尺許大小,但在它們出現時,卻是有著一種讓人驚悸的可怕波動散發出來。

「一招解決掉你!」

他眼神猙獰地盯著楚澤,旋即猛的一咬牙,突然一口蘊含著雄渾靈力的精血噴射而出,頓時,那赤紅光束上面的血腥味道,愈發濃郁,而其中的靈力,也是陡然間沸騰狂暴起來。

雙臂在此時微微的顫抖著,一絲絲血流,開始匯聚向徐森的手掌,頓時,那一條手臂,便是變得猩紅可怕,宛如修羅血臂一般!

一股令人心悸的波動,伴隨著血腥的味道,陡然自徐森掌心爆發出來。漸漸的,這篇區域的空氣都充滿了血腥味道。驚悚決然的感覺衝上在場眾人的心頭。

喝!

「血骷手!」

血印凝聚,那徐森沒有給楚澤任何的準備時間,膝蓋微曲,然後便是如同一頭捕食的惡狼一般,閃電般地對著楚澤暴轟而去。

楚澤同樣是一掌拍出,手中那印法便是暴射而出,瞬間撕裂了空氣,直奔徐森而去。

轟!

血色掌印與黑色光印撕裂空氣,猶如兩顆劃過天際的隕石,狠狠的撞擊在一起,頓時有著巨聲響徹,狂暴的靈力力衝擊迅速擴散開來,竟是在這天地間颳起了大風,頓時大地上風沙走石。

「鎮壓!」

楚澤眼神冷冽,手掌陡然握下,那幽黑靈力掩蓋而下,然後那徐森便是駭然的見到,那血色掌印,竟是在此時寸寸崩裂,猶如其中的靈力盡數的被消除了一般!

「怎麼可能?!」他駭然失聲。

「咻!」

楚澤卻是絲毫不理會他,心神一動,那有著黑色光印直接出現在了徐森上方,然後一掌狠狠拍下。

徐森急忙運轉靈力,護住全身。

咻!

那光印速度極快,眨眼便是沖向了徐森,後者的眼中,也是在此時有著驚駭欲絕之色湧出來,然而楚澤出手,根本就沒有絲毫的留情。

徐森這般時候,只能拚命的催動體內靈力,靈力瘋狂的湧出來,將他的身體團團的護住,猶如躲在龜殼裡面。

嘭!

狂暴的光印,以一種極端具有視覺衝擊性的聲勢,狠狠的轟在徐森身體之上,掌印暴溢,那片大地都是被這股勁氣震開數道裂痕。

咻。

徐森的身體,在此時猶如炮彈般的倒射了出去,沿途中所觸碰到的一些大樹,都是在此刻被他生生的砸斷而去。

在沿途撞斷了數十顆大樹后,徐森的身體終於是狼狽的著地,痛苦不堪,那模樣,再沒了之前的那種凶戾。

噗嗤。

徐森一口鮮血噴了出來,他面色蒼白,眼中還殘留著難以置信的震驚,他無法想象,楚澤施展出來的攻擊,怎麼會這麼可怕,連他這無限接近地靈境中期的實力竟然都是接不下來!

而事實上,若是換做羅厲,剛剛的三印融合足以讓他斷送性命。而徐森佔得修為上的優勢,外加臨時的全力防守,還不至於被重傷不起。

羅家的人也是在此時盡數的鴉雀無聲,原本之前還在叫囂的人也是渾身冷汗的閉緊了嘴巴,而那羅厲更是渾身顫抖的望著這一幕。

在他的眼中,徐森一直都是強大的代名詞,同輩之中鮮有人能夠與其抗衡,但現在……他心目中永遠不敗的徐森,卻是在那個有著修長身軀的少年手中,徹底的潰敗。

「我說過……」

楚澤漆黑如墨的眸子,帶著一些漠然的望著驚駭中的徐森,緩緩的道:「你還不夠資格在我面前猖狂。」

徐森眼芒閃爍,急急的想要後退,卻是聽得急促的破風之聲響徹,

「砰砰!」

楚澤身形如電,身體便是瘋狂的對著後者,暴掠而去。

拳,指,頭,膝……

這是一種毫無節奏,但卻如同暴雨傾瀉般的狂猛攻擊!

此時此刻,密林周圍,都是變得有些寂靜起來,那些羅家的弟子每一個人皆是目瞪口呆,在他們心目中幾乎是無敵偶像般存在的徐森,而現在……卻是在楚澤的攻勢下,竟然變得猶如沙包一般,一次次的被轟退,旋即,又一次次的被追上,最後……他們便是看到徐森被打得鼻青臉腫……

「嘭!」

又是一記強有力的后鞭腿,在這般猛烈的轟擊之下,徐森終於是再一次忍不住一口鮮血噴出,低沉的悶響,在後者體內響起,旋即,他的身體又一次狼狽的倒飛而出,在地面上擦出一道十數米的深痕。

「咕嚕。」

望著那被楚澤暴雨攻勢打得如此狼狽的徐森,所有人,都是忍不住地咽了一口唾沫,那聲音,在這片安靜的環境中,顯得格外的刺耳。

那可是一名地靈境初期巔峰的強者!眼睜睜的看著他被當皮球一樣的暴打,心中的震撼令得眾人久久回不過神來。

羅厲身體變成了劇烈的顫抖,他望著那楚澤,眼中也是有著一抹恐懼湧出來。到得現在,他方才後悔起來,為什麼要去招惹這個看似溫潤,實則猶如惡魔般的少年……

連徐森都被他收拾成這樣了,他不是自找死路嘛?! 楚澤眼神漠然的望著那道狼狽的身影,緩步自羅厲身旁走過,徑直走向徐森,而饒是如此,當楚澤從羅厲身旁經過時,羅厲及羅家眾人還是渾身發顫的不敢抬頭。

楚澤走向徐森,手掌一握,淡淡的道:「我說過,你要來招惹我,就得做好付出一些代價的準備。」

徐森顫抖了一下,他面色慘白的望著那居高臨下,眼神冷漠得不帶絲毫情感盯著他的楚澤,聲音有些顫抖與嘶啞的道:「楚澤你若是敢亂來的話,靈鷲修鍊館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你這是在威脅我嗎?」楚澤眼神一寒,身形一動,便是化為一道殘影飛快的掠出。

見狀,徐森面色也是一變,身形急忙後退,但楚澤的速度,豈是他能夠相比,眼前人影一閃。

旋即,快若閃電,根本就沒有絲毫的留情,手掌重重的扇過徐森的臉頰,那股兇狠的力量,當即便是將其扇飛而去,而那清脆的聲音,陡然在林中上擴散了開來,最後極為狼狽地在倒落在地上,鮮血牙齒連噴而出。

見到這一幕,那周圍的人頓時滿心寒意,這楚澤下手竟然沒有絲毫的留情,這樣狠狠的打臉,讓徐森這樣自尊心極強的人怎麼可能人受得了。

那徐森也是見到殺氣騰騰而來的楚澤,當即面色更加蒼白了一分,他急忙抬頭,看向密林四周,凄厲的大喝:「驚雲兄,此時還不出手?」

徐森喝聲剛剛落下,突然一陣破風聲傳來,一道極為低沉的輕笑聲卻是陡然響徹而起。

「羅驚雲……你終於肯現身了嗎?」

楚澤眉頭一皺,而後緩緩抬頭,望向不遠處的一處密林深處。只見得那不遠處,似乎是出現了一道殘影,不過是眨眼的時間,便是出現的這片樹林中,然後身形一閃,落在的那羅厲的邊上。

緊接著,又是一陣陣破風聲響起,一名少女和幾名少年陸續出現在眾人視線中,正是羅穎等人。

「你算什麼鳥東西?也敢教訓我羅家的人?」見到狼狽的羅厲及羅家眾人,羅穎冷笑道。

突如其來的冷笑,在這緊繃的氣氛中顯得尤為刺耳,因此當那道身影在出現時,那些一直藏身暗處圍觀的眾人,目光皆是在第一時間投射了過去。目光在羅穎美麗的臉上掃了一眼后,紛紛鎖定了她身旁的羅驚雲。

「羅驚雲?!」

當這些目光落向那年輕身影時,皆是一怔,旋即便是爆發出了一些竊竊私語聲!

「是羅家第一天驕,羅驚雲!」

「這羅驚雲在青嵐城中號稱年輕一輩的中翹楚人物,這強橫的實力倒也沒有剁了其名聲。」

「不過今日這好戲可真是有得瞧了,那羅驚雲據說已經是地靈境中期的實力,但現在的楚澤也不是省油的燈,兩人若是交手,鹿死誰手還是未知之數!」

「是啊……」

「……」

「大哥!」

此刻,羅厲見到羅驚雲,彷彿看到了救命稻草般,臉上頓時漾上一層狂喜之色。

而此刻的林家眾人在聽見羅厲叫大哥的時候,他們心頭都是猛的一沉,在這青嵐城,除了羅驚雲也沒誰了。

眾人的視線,紛紛看向那道身材修長的身影,那人身著青衫,雖然面目含笑,但是與其目光對視中,便是感覺到一股寒意陡然升起,令人心生畏懼。

此人,便是如今羅家天才羅驚雲!

想不到,這大麻煩又來了……

……

「呵呵,楚澤,你還是一如既往的讓人討厭啊……」

羅驚雲一現身,那陰寒並且帶著森森寒意的目光便是投向了楚澤,而後,他的眼神出現了細微的一滯,眼瞳縮了一下,顯然同樣是察覺到了楚澤陡然間暴漲的實力。

「沒想到這短短几日的時間,你便已經突破到了地靈境!」羅驚雲目光陰翳地盯著楚澤,緩緩地道。

那站在羅驚雲身後的羅穎等人聽得這話,無不是悚然動容,看向場中一臉狼狽的羅厲以及那臉頰紅腫的徐森,二人此時看向楚澤的目光如同見鬼一般。

羅穎實在是有些難以相信,上次見到後者的時候,後者在羅厲的手中沒有討得絲毫便宜,現在竟然會在這短短的時間中,將羅厲擊潰甚至碾壓徐森,架勢直逼自家大哥羅驚雲。

「敢動我羅家的人,這些年來可沒有幾個人有好過的!」羅驚雲盯著楚澤的臉龐,聲音帶著森寒,懶散平緩,但卻有著一種不容置疑般的味道。

見到這瞬息間便是變得劍拔弩張的二人,那周遭眾多圍觀者目光也是變得滾燙起來,這兩位都是在青嵐城年輕一輩的翹楚天之驕子,若是打起來,那可是相當的精彩。

「嘿嘿,這楚澤倒是好生囂張,居然敢跟羅驚雲對抗……」

「看來是羅驚雲來找場子的,先前楚澤將羅厲和徐森狠狠教訓一通,沒想到這羅驚雲來得這麼快。」

……

對於周圍暗處旁觀的那些突然間變得熱鬧的竊竊私語,楚澤倒是猶若未聞,如今,他自信,地靈境初期對他造不成半點的威懾。

「在這眾目睽睽之下,毀我青嵐宗名聲,你是想讓我楚澤臉上帶著這一巴掌回青嵐宗不成?」楚澤臉龐上的微笑徐徐收斂,漆黑眸中,凶光猛然閃爍。

面對著突然間氣勢變得咄咄逼人的楚澤,徐森與羅厲等人面色也是微微一變,旋即眼中寒意涌動。

「好傢夥,面對羅驚雲這個地靈境中期,居然還有這等氣魄,不愧是昔日的天之驕子……」

楚澤猛然間一反往常的微笑和氣,也是令得周圍的人一驚,旋即有著低低的喝彩聲響起。

「既然如此,我也得拿回屬於我羅家人的臉面。」羅驚雲嘴角一裂,露出森白的牙齒,說出來的話,有著無法掩飾的森寒。

「是嗎?那你可以試試看。」輕聲自楚澤嘴中緩緩傳出,羅驚雲的身形一頓,微微偏頭,望著楚澤。

目光如刀般地盯著楚澤,片刻后,羅驚雲臉龐上的笑容終於是淡化而去,一聲輕嘆,修長的手掌上,有著凌厲寒芒涌動,道:「那隻好廢了你啊。」

「那得看你……夠不夠那個資格。」楚澤抬頭,臉龐之上,逐漸地浮現一抹燦爛但卻寒意十足的笑容。

「自不量力!」

望著楚澤臉龐上的笑容,羅驚雲的眼神深處,冰冷之意也是一絲絲的攀爬而上,他盯著楚澤,緩緩地吐出幾個冰寒字音。

夜色蔓延,森林的上空,卻是陡然間變得冰寒起來,空氣之中,彷彿有著冷如刀鋒般的氣流流動,令人心生寒意。

楚澤抬頭,注視著那一身灰衣,渾身繚繞著刀鋒般鋒利氣息的羅驚雲,此刻的後者,宛如變成了一柄出鞘利劍,那等氣息,刺得人生疼。

「別說我沒給你後悔的機會。」羅驚雲緩緩地道,而伴隨著他聲音的落下,身體微微一震,頓時強如暴風般的雄渾氣息,陡然自其體內暴涌而出,剎那間便是籠罩這片場地。

見到這一幕,場中那靠近楚澤等人的區域,立刻嘩啦啦的空了一大圈,那些看向楚澤的目光,更是無比的同情,這個傢伙這次終於碰上硬茬了。

羅驚雲居高臨下地望著楚澤,旋即其身形直接飛撲而下,猶如撲食的獵鷹,掌心之中,帶著澎湃的靈力奔涌,猛然一拳轟出,帶著足以碾壓地靈境初期的兇悍之氣呼嘯而出,對著楚澤毫不留情的爆轟而去。

楚澤腳尖插入枯葉之中,重重一掀,漫天枯葉飛舞,而其身形也是迅速後退。

見羅驚雲攻勢狠辣,楚澤眼神也是冰冽開來,旋即雙掌緊握,兩道炎魔印驟然間拳頭之上,浮現而出,緊接著兩者在瞬息之間融合在一起,隨即,轟然對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