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

梳洗打扮一番后,莫宇辰才推開房門,準備出去轉轉看。

可是這時候,張慕白正和杜小蘭、池大鵬兩人站在門口說著話。

當他們見到莫宇辰出來,臉上瞬間都露出了欣喜之色。

「莫公子,您閉關結束了嗎?」

杜小蘭率先出聲問道。

「大哥,你怎麼又突破修為了,你還讓不讓我活啊!」

張慕白髮現莫宇辰的修為,立即震驚了。

他本以為,自己最近剛剛突破一重,已經追上莫宇辰的步伐了。

可是他卻沒想到,莫宇辰這一次閉關出來,又提升一重修為。

…… 「這算不了什麼!」

莫宇辰聞言,無所謂的聳了聳肩。

可是,他忽然間想到了一件事,問了一句:「你二哥呢,他醒了沒?」

他很好奇,自己閉關了半個月了,今天出來怎麼沒見到蛟炎,難道他還沒有醒過來不成。

「二哥他醒是醒過來了,可是……」

「哎~或許是這件事對他的打擊太大了吧,他現在誰的話也聽不進去,一人躲在屋裡茶飯不思!」

張慕白神情黯然地說了一句。

莫宇辰聞言,心中一震……

他沒想到,自己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只是不知道蛟炎如今的執念到底有多深,是否已經達到了不可解開的地步。

如果是那樣的話,那他這輩子的武道之路,估計也就要止步於此了。

「走吧,我們去看看老二!」

莫宇辰沉默了片刻后,出聲說道。

帶著張慕白他們幾人,朝著蛟炎的房間走去。

咚咚咚!

……

很快,莫宇辰敲響了蛟炎的房門。

……

咯吱!

沒讓他們多等,房門邊傳來了一聲慘叫聲。

而蛟炎那張慘白的臉,也出現在莫宇辰他們一行人的眼帘中。

「老二!」

莫宇辰見狀,聲音滿懷關切的喚道。

「大哥,你來啦!」

蛟炎微微一笑,隨後他似乎發現了莫宇辰的異樣,驚奇的問道:「大哥,你又突破修為了?」

「哈哈哈……沒錯!」

「看到你還能笑,我也就安心了。」

莫宇辰拍了拍對方的肩膀,邁步走進房中。

此刻的蛟炎,他雖然臉色很難看,但是整個人的精神看起來卻還不錯,而且眼神中也滿帶著堅毅。

他擁有如此的眼神,莫宇辰一看就知道,蛟炎這半個月來,並沒有胡思亂想,而是在調整心態。

不然的話,他眼神中不可能透露出如此的堅毅。

蛟炎聽到莫宇辰的話,無奈地笑了起來,說道:「這件事說起來也自能怪我自己,怪不了別人。」

「我原本以為,自己的天賦之強,無人能及,就連我們蛟王族的蛟太子,我也一直對他心生不服。」

「可是現在,我終於明白了什麼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

「天靈大陸的天才強者,並不是我想象的那麼簡單……」

莫宇辰搖了搖頭,臉上的傲然之意雖然出現,他說道:「老二,知道謙虛是好事,但是你心生畏懼就錯了。」

「就算是天靈大陸的天才又如何,只要給我們足夠的時間,我們有信心超越任何人。」

「就比如江南郡城的紅無敵與白痴兩人,他們還不照樣敗在我手中,鞠伏在我的腳下。」

「只要我們刻苦修鍊,不懼生死,到哪裡都能是最為耀眼的天才。」

此時,旁邊的張慕白愣住了。

他認識莫宇辰這麼久,從來就沒見過對方如此狂傲過。

當然了,在敵人面前除外。

然而,他的這一番話卻對蛟炎非常管用。

只見蛟炎聞聲,眼眸瞬間一亮,笑著說道:「大哥教訓得失。」

「天靈大陸的天才又能如何,只要我們刻苦修鍊,不懼生死,總有一天,我蛟炎這兩個字也會讓天靈大陸所有人顫慄。」

「沒錯,你能怎麼想就對了,我們去樓下戳一頓,讓江南郡城的武者看看,我們是永不言敗的。」

莫宇辰左手攬著蛟炎,右手攬著張慕白,開懷的笑了起來。

他見到蛟炎能解開新街,心情非常的好。

很明顯,他那曾經的二弟,這一刻已經回來了。

「大哥,把凌正陽也叫上吧,當初他為我說了不少好話!」

蛟炎微微笑道。

「我去請他吧,這半個月來,凌正陽來了很多次,一直見不到莫兄你。」

「每一次回去,總是跟我說,等你出關了要通知他。」

池大鵬見到蛟炎調整好心態,心裡也為他高興。

他們之間經過這麼久以來的相處,感情也變得越來越深厚。

池大鵬現在,他都不想跟莫宇辰他們三兄弟分開了,打算一路跟他們去天靈仙院。

哪怕是他的天賦達不到入院的標準,他也要在附近找個地方住下,跟著莫宇辰他們。

當然了,他這個想法是對。

因為在很多年之後,當池大鵬成就渡劫之境時,他回想到今天,總是唏噓不已,慶幸自己的選擇。

……

客棧的大堂中。

莫宇辰三兄弟以及杜小蘭、池大鵬、小遠和凌正陽,正暢快的大快朵頤。

「莫大哥,這一杯是小弟敬你的!」

「當初是我有眼不識真英雄,請你前往別放在心上。」

「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隱藏得太深了,哈哈哈……」

凌正陽舉著就被,滿臉歉意地說道。

「哈哈哈……過去的事就別提了。」

「我也不過是仗著肉身特殊,僥倖而已!」

莫宇辰跟對方碰了一下杯,非常的謙虛。

「我信了你的邪!」

凌正陽兩眼一翻,給了莫宇辰一個大大的白眼。

隨後,他正了正身,繼續說道:「你別看我被人奉為江南郡城第一天才。」

「可是實際上,他們只是給郡王府的面子而已。」

「若要真論起來,我與柳相兩人孰強孰弱還說不準。」

「哈哈哈……你們兩人怎麼互相謙虛起來了。」蛟炎聞聲,忽然大笑起來。

可是凌正陽卻滿臉嚴肅的搖了搖頭,說道:「這些虛名,我從來沒有去在意。」

「我在乎的,只是群雄逐鹿盛會的成績而已,那才是我的戰場。」

在場的眾人聞言,神情一凜。

莫宇辰也是滿臉贊同地說道:「沒錯,一個城池的第一併不算什麼。」

「只有在群雄逐鹿盛會上名次,才能讓人名動帝域。」

「我這一次,也正是為了這個而來,希望倒時候能擠進前二十名吧。」

「我不在乎名次,只要能跟著大哥一起進帝央秘境就行了,哈哈……」張慕白胸無大志的說了一句。

可是,他們沒想到,當凌正陽聽到帝央秘境這四個字時,竟然驚動得將手中的杯子捏碎。

他滿眼放光的看著莫宇辰他們幾個,沉聲說道:「沒錯,帝央秘境也是我一定要進去的寶地!」

…… 「寶地?」

「凌兄弟這話何意?」

莫宇辰等人聞言,紛紛滿臉疑惑地看著凌正陽。

凌正陽,滿眼火熱的說道:「帝央秘境說是考核之地,倒不如說是一座寶庫。」

「在平時,天靈大陸那五大仙院根本就不會讓人進去。」

「只有那些通過群雄逐鹿考核的人,才有資格進入。」

「而且,不管是誰,一生只能進去一次。」

凌正陽頓了一頓,繼續說道:「自古以來,有不少天才自持實力高強,想要進去帝央秘境第二次。」

「可是,他們那些人,從來就沒有出來過。」

「據傳言,帝央秘境好像是上古時期,那位開創五大仙院大能的小世界。」

「而且那位大能死的時候曾經下過詛咒,但凡第二次進入帝央秘境的人,都會神形俱滅。」

「上古大能的小世界……那他得是什麼境界……」蛟炎聞聲,瞬間驚呆了。

旁邊其他幾人也都一樣,非常震驚。

只有莫宇辰一人,還能冷靜地聽著凌正陽說。

畢竟他曾經那位神秘的師尊好像特別牛逼。

而且,他還見過無賴龍那等毀滅滅地的強者,所以,這位曾經的大能,並沒能給他帶來多大的震撼。

凌正陽笑著說道:「其實在上古時期,我們天靈大陸的最強者並不是大乘境,而且古仙人。」

「即便到了我們現在,明面上都以為,大乘境就是最為頂尖的強者,其實這個說法是錯誤的。」

「因為那些渡不過雷劫的強者們,他們都會選擇兵解來躲避天道的滅殺。」

「他們這類人稱之為散仙,是凌駕於大乘境之上,仙人之下的存在。」

「散仙……」張慕白猛吸一口涼氣,語氣中充滿了凝重。

「哎~這個先放到一邊吧。」

「反正那個層次不是我們現在可以接觸的。」

「等我們進了帝央秘境,你們自然會明白,為什麼我那麼像要進去那個地方。」

凌正陽說罷,臉色凝重地看著莫宇辰說道:「莫大哥,我聽說下面的人來報,那柳相會在近期出關。」

「據我對他的了解,他肯定回來挑戰你的,你早做打算才好啊。」

張慕白和蛟炎聞聲,笑著相互對視了一樣。

而池大鵬和杜小蘭兩人也是滿臉擔憂地看著莫宇辰,唯有小遠他無憂無慮的啃著桌子上的各種美食。

「凌兄弟,前幾天我還在擔心這件事情。」

「可是今天我見到我大哥的修為突破后,我也不在擔心這件事情了。」

「到時候,我倒要看看,那柳相他怎麼戰勝我大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