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同時也是唯一『可與為援』的勢力……

水,在流;船,在走。

君棄劍放下了槳,讓船順流飄行,遲疑了許久之後,道:「屈兵……令祖的

圖謀細節,你都曉得嗎?」

屈戎玉頷首,道:「說來很容易,先『暗連』倭族,放出錯誤消息,讓倭族

方面以為南武林是一盤散沙,不足為患,倭族軍馬溯長江至蘇杭上岸後,即與本

派首尾相應,一氣而下江東。私底下,本派再通聯無憂前輩,由無憂前輩暗中一

統南武林,在倭族軍馬到來之時,領各幫各派人馬,一舉殺他個措手不及,使其

再也不敢正視我中原土地!」

君棄劍聽完,又開始深思。

這些話,他早就聽過,那是在他易名投入雲夢劍派,離開回夢堂之前,元仁

右親口告訴他的。

這是一個很漂亮的計中計,君棄劍心裡十分認同,屈兵專不枉了『當代第一

兵家』的稱號。

但,就由於屈兵專是『兵家』,兵家的特點:無道德禁區,一算再算,算無

止盡!故此,君棄劍也十分疑慮 ̄屈兵專能算倭族,豈不能算我?

假設……雲夢劍派全派盡出,即已是一股精英戰力,再加上南武林群雄,要

以逸待勞,一舉擊潰遠來疲乏、且也極可能是毫無戒心的倭族軍馬,其實不難。

但是……

若果雲夢劍派到頭反噬,與倭族連成一氣,反過來對付南武林群雄呢?

又有誰應付得了?

皇甫望已死了、君棄劍四肢肌腱俱斷、黑桐只能與屈兵專打成平手、黃樓曾

敗在元仁右手下、徐乞恐怕只能勉強抵住於仁在、中原最負盛名的丐幫『蓮花落

陣』亦不敵回夢堂之『回夢劍陣』……

若論單挑,天底下實無偌多好手能與雲夢三蛟相抗衡;若論陣勢,在諸葛靜

已亡的情況下,君聆詩一人獨木難撐大廈,當年對付稀羅△時所用過的『人八陣

』也難能擺出,又有何辦法能破『回夢劍陣』?

雲夢劍派的威脅,實在太大!這就是君棄劍遲遲不敢相信元仁右言語、屈兵

專圖謀的原因!

屈戎玉看出了他的疑慮,輕嘆一聲,道:「如果你還是不信……到了那時候

,你可以拿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直到將倭族打退、本派人馬全退回湘江、衡

山為止。如何?」

一退,再退,屈戎玉不斷的讓步。

她所求的,就是君棄劍能夠相信屈兵專、能夠協助屈兵專……

君棄劍微微一怔 ̄她居然也會有這種近乎祈求的口氣?

楚兵玄,曾經對王道等四人手下留情;

屈戎玉,曾經救了他一命;

元仁右,教授他『歸雲曉夢劍法』;

屈兵專,將他引入雲夢劍派,收入門牆……

記憶不斷回溯,君棄劍找不到,真的找不到。

找不到雲夢劍派的敵意!

他對雲夢劍派的印象,還停留在三年前的丐幫大會……

停留在元仁右當眾打折黃樓一臂、回夢劍陣大破蓮花落的時候……

孰是?孰非?

君棄劍混亂了。

水,在流;船,在走。

冷魅首席的致命戀人 「你記得嗎……在去蒲台山的路上,你和我說的故事。」屈戎玉緩緩說著,

語氣既悲且怨:「你說,在戰場上的兵,殺了對方的兵,後來收拾戰場時,會發

現對方的衣甲里,縫著對方的妻兒所縫製的祈運布,可能那名兒,就與自己離散

的妻兒一樣……所以你從不親手殺人,因為你害怕,有一天,可能你所殺的人,

有一個就是諸葛涵……」

君棄劍深深頷首。

所以他不殺人,所以他急著想找回諸葛涵!

因為他害怕!

「那麼,你知道嗎?兵家有一道籬藩,名曰『人性』。」屈戎玉再次嘆氣,

她幾乎是一句一嘆:「人稱爺爺為『當代第一兵家』,其實我覺得不是……他很

聰明,擺演兵棋、作戰術規劃,實在是無人能敵!但他跨不過『人性』……因為

,他太重視我了!」

聞言,君棄劍怔了。

當年,天才軍師,諸葛季雲,不也是如此嗎?

被稱作『天縱英才』的諸葛靜,實際上卻是一個愛妻護子的人,他是一個溫

柔的丈夫、和靄的父親,君棄劍很清楚!諸葛靜與殺妻求將的吳起不一樣!大大

不一樣!

「……『乃知兵者是兇器,聖人不得已而用之』……」君棄劍緩緩念著。

屈戎玉凝神看著君棄劍,等他說下去。

這兩句,是李白寫下的。

君棄劍獃獃地、幾乎是機械式地說道:「若果,早點用兵,可以避免了不得

不的時候,早點用兵,可以比晚用少死很多人,那應該要用、還是不用呢……」

同樣的問題,一個他已經問過很多很多人的問題。

第一次提出這問題時,那是靈山戰役當天,諸葛靜出門之前,那時他三歲。

諸葛靜沒有答案;謝禎翎說:應該先搜集情報,判斷對方是否可能被說服,不要

用兵。

第二次提出這問題時,那是與君聆詩流浪四海的時候,那時他十歲,君聆詩

回答:如果你早點問,或者有人可以答你,如今,沒有了。君棄劍現在曉得,二

爹的『有人』,那人,是指稀羅△。

第三次提出這問題時,那是在劫岡底斯山獄後、在唐古喇山口與段鈺、宗

飛妍、程至清道別時,那時他十六歲。段鈺回答:殺將!

第四次提出這問題時,那是在靈州戰役之後,寒星剛死,在首陽山上,那時

他十七歲。自問自答的結果,他想要放棄『兵道』。

現在,是第五次,君棄劍十八歲。面對的人,是屈戎玉。

重生九七當軍嫂 聽了這問題,屈戎玉怔了。

「怎樣……你有答案嗎……?」君棄劍盯著屈戎玉,問道。

屈戎玉呆然半晌,心裡覺得君棄劍是在刁難自己!但真正細看,君棄劍的情

貌卻是無比真切、滿滿的求教意味,並無刁難他人時應有的輕蔑神色。

於是,屈戎玉開始深思了。

不久,她得到答案。

「如果是爺爺,他會!」屈戎玉篤定的答道:「我也是!」

這是一個沒有答案的問題,君棄劍要的不是答案,他只是想藉此觀察屈戎玉

的態度。

君棄劍點點頭,又拿起了槳。 ?船行數里,君棄劍終於再次開口:「以我個人的想法,最希望落腳的地方,

是在蜀中。」說這話時,他的眼神放得很遠,透露出一股懷念。

他本出身蜀地,遇到諸葛靜的地方,亦是在蜀中;諸葛靜是蜀人、謝禎翎是

蜀人、諸葛涵自然更是蜀人!

若說君棄劍有家鄉,就是蜀地!

但屈戎玉並不明白這層道理。實際上,根本沒有人知道君棄劍從何而來。故

屈戎玉一聞此言,即大皺其眉,沈吟片刻後,道:「你怎會想去蜀?在你立足未

穩之前,蜀是最危險的地方……」

雲南有所行動了,這是他們心裡都很了解、但還『不敢』去證實的;青城與

唐門聯合,也是南武林極難搞定的一股勢力;再加上『沒錢就扁』行動失利的原

因尚未查明,如今的蜀地,實是危機四伏!

於是屈戎玉又問:「有否第二個選擇?」

實際上,真要考慮一個根據地的話,最適合的地方,應是蘇州的林家故宅!

前任南武林盟主林家堡滅門,至今還不到二十年,蘇州的地方士紳,多還認

得『林家堡』這塊招牌。 浪漫流星雨 再加上眾所皆知,君聆詩即是林家堡遺孤,選擇在林家

堡立穩腳步,不僅容易得到地方上的支持,且四周皆無大患,可以安步當車地培

養實力,才是上上之策!

君棄劍沒有再多說。這些事,屈戎玉明白、他自然也明白,但世上並非只有

『道理』這種東西。

人有理性、也要有感性,只存其一,不能稱之為人。

魏靈的離去,雖說在雙方面觀點、訴求皆大相逕庭的情況下,乃是勢所必然

的結果,但也在君棄劍心中留下了陰影。

每一個人的理念不可能完全相同,這是一定的。當初的神宮寺流風與堀雪

,與如今的魏靈,兩相比較之下,其實大體來說,情況是相同的。

即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

那麼,下一個,會是誰呢?

或許屈戎玉說得沒錯,魏靈走了,君棄劍還是有所不舍。

沒有人會喜歡,身邊有人離開……

屈戎玉見君棄劍仍無法釋懷,略想了想之後,即道:「喂,你有沒有聽說過

,從前有個女員外……」

「女員外?」君棄劍微微一怔,回了神,但聞屈戎玉繼續說道:「他很喜歡

馬,買了很多馬回家,她靠馬拖運貨物,到各地去作買賣。但是她不懂得養馬,

所以很多馬累病了、餓瘦了。她就找了一個馬來養馬。每當女員外出門去作生

意,馬就在家裡照顧那些馬,把馬兒全都養得又肥又壯。日子一天天過去,有

次馬忽然告訴女員外,其實他很喜歡女員外。女員外嚇了一跳,其實他也喜歡

馬,但是從沒想過要和馬有什麼主從之外的關係……或者也可以說,女員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