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我有想過。"方昊天笑道,"但我既然還在這裡,就代表我決定了不會丟下你而離開。呵呵,我覺得我們畢竟相識一場,並肩做戰過。如果你死了的話你需要一個替你埋骨的人。"

鍾奎身軀微顫了一下,突然說道:"方老弟,我是天龍堂的人,你不必……" 鍾奎的話沒有說完,但其中的意思方昊天已經明白。

有時候聰明人跟聰明人說話,不需要說透,一點就明。

只是不聰明的人若是站在兩個聰明人的身邊聽兩個聰明人說話,肯定會一頭霧水,肯定會知道自已真的不聰明。

可惜身邊現在沒有不聰明的人。

"天龍堂的人就不是人?"

方昊天笑道:"實不相瞞,我對天龍堂真沒什麼好感,可以說知道天龍堂在魔劫當前還急著要跟元武堂爭地位時我就當天龍堂是大敵,曾想過見到天龍堂的人我就殺。但見到了你,見到了韋殺青,我改變了主意。當然,像南宮霸衣這樣的畜生我是一定要殺的,呵呵,雖然之前他一個人逃跑時我就想過打斷他的腿,但我現在想殺他。"

鍾奎沉默了一小會,說道:"謝謝。"

"別客氣。"方昊天不以為然的擺了擺手,"如果你真要謝,下次見到我元武堂的人時,不該死的也希望你能手下留情。"

"不該死的人……"鍾奎突然笑道:"天龍堂有該死的人,元武堂也有該死的人……好,我答應你。"

兩人對視一笑。

一陣微風吹過,彷彿吹走了心頭的陰霾。

但吹得走嗎?

"方老弟,扶我坐起來。"

鍾奎像是突然想通了什麼,無神的雙眼突然變得有了力量。

只有想活的人才有力量。

一個連活的勇氣都喪失的人,最先喪失的必定是力量。

鍾奎有了力量,方昊天很開心。笑著伸手將鍾奎扶坐起來,道:"前輩想通了什麼。"

"如果我不恢復實力,如何替你殺元武堂該死的人?"

鍾奎顫著手要拿出一枚丹藥。

方昊天臉上仍然盪著喜悅的笑容。他知道鍾奎重燃了求生的意志。但他不得不告訴鍾奎另一件事,說道:"前輩,吃丹藥沒用。這種毒能將丹藥的丹力化為毒性。吃得丹越多此毒就越強大,最終會壓制不住而死。"

鍾奎徹底動容:"這毒這麼厲害?"

解不了,驅不了,居然還能將中毒者吃下的丹藥之力轉化為毒性,太可怕了!

這是什麼毒?

鍾奎想不出來,方昊天也不知道。

方昊天臉現凝重之色,道:"此毒確實厲害。但我研究過了,在毒未清之前我們只要不吃任何丹藥,此毒也就不會壯大,不會發作,暫時危害不了我們的生命。"

"還好。"

鍾奎輕輕的鬆了口氣。跟著說道:"但此毒一直留在體內是一個大隱患,終不是辦法啊!"

方昊天說道:"所以我們現在的希望就是能活著回到蠻獸殿,希望殿內有解此毒之法。"

"回蠻獸殿……"

鍾奎一臉苦澀。

回去又如何?

他剛才說一個人回天龍堂,實際上他很清楚,一旦回去他就是死。

他跟隨南宮堂皇這麼多年很清楚南宮堂皇的性格。

南宮堂皇發出的命令是絕對不會更改。就算他回去解釋,南宮堂皇也相信他沒有背叛,但南宮堂皇也會殺了他。

因為命令發出去了,如果不殺鍾奎就顯得南宮堂皇的權威沒有真正令出法隨,說一無二。

說白了,為了南宮堂皇的權威,為了南宮堂皇的面子,南宮堂皇就必定會殺他。

但這一點鐘奎沒有跟方昊天說。

如果真能活著回去蠻獸殿,鍾奎還是會回天龍堂。

死不可怕!

最重要是自已一定要讓"大哥"南宮堂皇知道自已沒有背叛。只要"大哥"知道他不是叛徒他就算死也不憾了。

鍾奎也很想方昊天能回到蠻獸殿,能回到元武堂。他懷著死志,但不希望方昊天死。

對方昊天這個年輕人,鍾奎很敬佩,希望他活下去。他對方昊天寄以了厚望,覺得這個年輕人日後定是人族對抗魔族的一大王牌,會是人族最強大的高手。

方昊天伸手將鍾奎拉起,說道:"天快要黑了,前面有個小鎮,我們還是到鎮上去過夜吧!來,我背你。"

鍾奎沒有拒絕,因為他真的沒有力量自已行走。

方昊天的傷真的也很嚴重,但相比之下,他的傷就比鍾奎的傷輕多了。

所以方昊天得背著鍾奎。他撐著酸痛的身體背起鍾奎,舉步向著前方的小鎮走去。

雖然傷重,雖然身體酸痛,但他的步伐仍然沉穩。

人生的路,每一步都要走得沉穩。

只有穩,才能順利的到達路盡頭的彼岸。

呼!

前行一里有多,一隻妖獸撲出。

"死。"

方昊天心念微動,一把魂劍射出,直接將這隻妖獸的頭給砍了下來。

咻!

劍飛回,消失。

"方老弟,你真不可思議。"鍾奎說道,"你的傷也這麼重,但你御劍仍能如此強大,這是元武門的御劍秘術?好強大! 大叔,離婚請放手

方昊天笑了笑,沒有解釋,沒有說什麼。鍾奎認為他御劍是元武門的秘術,那就是秘術。

"元武門居然有這麼強大的御劍之術,你才元陽境四重就如此強大,就沖這一點,天龍宗比不上元武門啊!"鍾奎感慨道,"以前我不覺得,但現在從你的身上我看到了元武門的強大,看到了元武門的底蘊。但元武門如此秘術以前從沒有聽說過,想必這是一種很特別的秘術,並不是人人都能修鍊成功,你……你也許是眼前這門秘術唯一一個修鍊成功的人。"

"也許吧!"

方昊天雙手託了托鍾奎的大腿,呼吸急喘了幾下。

"你還是別說話了,你的氣力也不多。"鍾奎說道,"但現在挺無聊的,不如你聽我說說我的事?"

方昊天微微一笑,輕點了下頭。

獸性盛寵:帝少疼入骨 鍾奎開始說他的經歷,從他懂事說起。

他的一生也是充滿了傳奇色彩的一生。

實際上,任何一個九重大高手的一生都會很精彩。

"佩服。"等鍾奎說完後方昊天忍不住出聲,"前輩你放心,如果你真的沒機會活下來而我能活下來,等有機會回到元武郡我一定會替你回去看看你的大哥和大嫂,還有你那個最疼愛的侄子。以後我會將他們視為我的家人一樣看待。"

"謝謝。"鍾奎臉上有釋懷之色:"我還是自私了,說是給你講我的經歷,但你還是聽出我是在交代後事。""我們也算是有過命的交情了,這事應該。"方昊天笑道,"但我也托你一件事。"

"你死不了。"鍾奎一聽就說道,"如果沒有我拖累,你一個人就能肯定能回到天龍堂,所以你不用像我這樣交代後事。"

"我不是交代後事。"方昊天笑道:"我是求你不要輕易放棄,只要一線活的希望都不要放棄。"

鍾奎一聽就應下道:"好,我不會放棄。能活著誰想死……可是他的內心卻已如死灰,他太清楚南宮堂皇的性格,所以他更清楚路上就算死不了,那等回到天龍堂之時也就是他的死日。

他還是沒有將這個告訴方昊天。

怕方昊天擔心,也怕方昊天阻止他回去天龍堂,更怕方昊天陪他一起回天龍堂。

從見到方昊天的那一刻起到現在,鍾奎已經知道方昊天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一旦讓方昊天知道他回去天龍堂必死,方昊天就一定不會不管他。

要麼他放棄回天龍堂。

要麼方昊天陪他回天龍堂。

沒有第二種可能。

如此重情義的人,鍾奎怎麼能讓方昊天陪他回天龍堂送死?

重情義的人,理應在世上活得更久點。

不然的話,顯得人間太無情了。

可是事實上重情義的人往往會死的很快,方昊天會例外嗎?

如果重情義的人死得慢,豈不是不能顯得天道無情?

可是天道又是什麼?

它是有情還是無情,誰又能說得清。

等走到鎮口時,天已經黑了。

鎮上已經亮起了燈火。

街道上的行人不多,看到方昊天背著鍾奎走在街上,行人都忍不住多看幾眼。

但大多數的人都認為這是一對從某個山村裡出來的父子。

父親病重,兒子背父入鎮求醫。

一個平凡的年輕人背著一個平凡的父親,默然前行,是一幅子孝父慈的畫面。

旁邊小飯館中有豬油炒菜的香氣溢出。

"挺香的。"方昊天說道,"明天來吃。"

"好。"鍾奎點頭,眼中有希望的光,"一定很好吃。"

明天若能來這裡吃飯,表示兩人還活著。

活著,是一件開心的事情。

開心吃東西,東西能不好吃嗎?

方昊天背著鍾奎繼續前行。

"這個鎮子很小。"

"看樣子也就是一個不到兩萬人的小鎮。"

"但再小的鎮都應該有客棧。"

很快,方昊天和鍾奎在這條街道的中間看到了一家客棧:和平客棧。

鎮是和平鎮,客棧名和平。

這條大街也突然很和平。

如果不和平,哪來這麼繁榮?

這條本來顯得有點冷清的大街突然變得很繁榮,很熱鬧。

大街亮了起來,如同白晝。

人多了就顯得繁榮,熱鬧。

這個鎮子雖然小,但有菜場,有茶館,有早集,還有花市……有這些,人突然變多又有什麼奇怪。

街道的兩邊突然多了很多人,街道的前方則是出現了一個人。

一個灰衣人。 灰衣人一張馬臉看上去只有四十多歲左右,兩條濃眉連在一起好像一根黑色的粗棍。他看起來很普通,那是因為你看到的是他的臉。

商楚 不管是誰,只要看到這個馬臉人的眼睛就不會再覺得他普通。他的雙眼很有神,閃閃發光,就好像兩盞閃爍的油燈。

"高昆,你是來殺我的嗎?"

方昊天感覺到他背上的鐘奎身軀微顫了一下,身體也一下子變得冷了許多。

小鎮並不冷,身體冷了,是因為身體里的那顆心冷了。

鍾奎身體變冷,聲音卻沒有冷,刻意保持如常。

方昊天看得出,鍾奎和高昆的關係非同尋常。

"是。"

高昆的回答很乾脆,點頭也點得很坦然。好像他來殺鍾奎是天經地義的事。

高昆的話並不多,但有人嫌他的話多了。

"三執事,少堂主說了不要多廢話。"一名中年人從一側走到高昆的身邊,突然出聲道:"下令動手吧,鍾奎必須要死。"

聽了這個中年人的話,高昆又點頭,點的也很坦然。好像高昆聽那中年人的話是理所當然,也是天經地義。

實際上,在天龍堂中,中年人的職位遠不如高昆。

但中年人有點特別,他是南宮霸衣的心腹,所以高昆聽他的話很正常。

"誅殺叛徒!"

那中年人將劍舉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