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龍雲舟沒有絲毫的猶豫,大步朝那青色的光團走去。他不知道這光團里有什麼在等著他,可他知道,一旦他走進了這光團內從此以後人生將改變,他的命運再也不是為自己而活。

「若是為了龍族,若是為了龍魂大陸的億萬生靈,我願意!」龍雲舟不再猶豫,一步跨了進去。他的身影充滿了決絕,那是一種對真理和心中正義的決絕。

青色光團瞬間便籠罩龍雲舟全身,其中那絲絲的光線如同有靈性一般瞬間爬滿了他的身體。只是瞬間后他就和那老頭一樣,全身都被青色的光線所覆蓋,只露出了一張臉。

不過很快,他看見從前方光團的正中心,一團像是蜘蛛網一樣的巨大的光幕射出,直接遮蓋住了他的臉。緊接著,一幅幅像是來自外界的畫面,瘋狂的湧入他的心神之中。

一片美麗的星空撲面而來,星辰點點,猶如是璀璨的寶石灑在了星空之中。 重生學霸女神

突然間,前方的黑暗空間傳來一陣波紋扭曲,無數的星光像是被投入了水中一樣,竟然開始向四周晃動起來。

龍雲舟正要後退,突然就在他前方不到五米的地方,赫然從那波紋中走出一人。此人青衣長衫,眉目英挺,竟是個長相頗為俊朗的年輕人。

只是此刻的年輕人嘴角有血跡,慌亂中直接穿透了龍雲舟的身體,在他的驚叫中向後方遠去。在他的身後,從那波紋中陸續走出了十幾個人,全都是滿臉的灰敗之色,跟在那青衣男子身後快速的向著遠處疾馳而去。

龍雲舟木然的看著自己的身體,卻什麼也看不到。他變成了一團空氣,變成了透明,在這萬古恆存的星空之中,只有他的一縷神識還在起著作用。

「大哥,我們回去的路也被神魔殿的人給封死了。左邊也全都是追兵,這次是真的要致我們於死地啊。」那青衫男子身後,一個穿著火紅長衫的年輕人焦急的說道。

龍雲舟看著那兩人,忽然覺得有些面熟,像是在哪裡見過,可是怎麼也想不起來。

那青衫男子面容冷峻,一手擦乾了嘴角的鮮血,眼裡有寒芒爆射而出:「神魔殿這次專門為了引誘我們設置了這麼大一個陷阱,哼,難道這樣就想致我們於死地了嗎?我們四靈宗以龍族為首,龍族的強大,就算是神魔殿主也要退避。兄弟們,我龍族堂堂男兒,絕不會坐以待斃,就算前方有千萬人阻擋,跟我殺出一條血路回到家鄉。」

那熱血沸騰的聲音立即激發了跟在他身後那十幾個人的戰意,一股濃濃的殺氣以這十幾人為中心蔓延,龍雲舟雖然是一縷神識在此,但同樣能感受到那強大到瞬間可以讓他崩潰的戰意。

「好強的戰意,如果我肉身在此,就憑這股戰意就能讓我死上無數回。這就是我龍族的真正實力嗎?」龍雲舟心中狂跳,隱隱像是抓住了什麼。

「多魔能,你還想逃到哪兒去。堂堂龍族第一聖子多魔能不是一向以戰功自居嗎,如今怎麼卻要做個縮頭烏龜了?」就在此時,星空中如同雷霆一般傳來一陣呼嘯,星空扭曲,一個中年文士緩緩的走出。

此人滿面紅光,右手拿著一把山水畫的扇子,神情瀟洒。雖然龍族十幾個修士對他怒目相視,可他卻鎮定自若,眼神全都放在了那叫多魔能的青衣年輕人身上,眼裡有淡淡的鄭重之色,顯然以此人的定力也極其的忌憚這叫多魔能的年輕人。

「逍遙子,你散居大荒星多年不問世事,沒想到今天卻來與我為敵。你一再的咄咄逼人,真當我多魔能怕了你嗎?」那青衣年輕人向前踏出一步,一股龐大的威壓頓時讓空間變形扭曲,一道如海浪般的波紋向著那中年文士涌去。

中年文士哈哈一笑,手中扇子猛的向前一點。頓時山河翻滾,從扇子中竟然憑空出現了兩座大山,轟轟的向那波紋砸去。

兩股無形之力在空中碰撞,轟隆隆的巨響立時震動星空。多魔能和那逍遙子同時倒退兩步,不同的是那逍遙子嘴角溢出了一絲鮮血。

「龍族第一聖子不愧虛名,只是你們的聖皇已死,留下你們這干徒子徒孫能成什麼氣候。多魔能,你多次不服從神魔殿的調令,神魔殿已經發下了神魔必誅令,整個滄海都將澆滅你多魔能。餘黨若是歸順,可既往不咎。」

他這話是對所有人所說,可龍族之人卻是毫無所動,那穿著火紅衣服的青年人更是上前一步大吼道:「逍遙子,當年聖皇在時,你看見我們龍族之人連個屁都不敢放。現在投入了神魔殿下,你以為你就是個人物了?憑這這種東西,根本不配和我們說話。」

那逍遙子的神色極其的難看,聽到此話后不怒反笑。眼裡充滿了暴虐之光:「你們這些喪家之犬,沒有了聖皇庇護還敢和神魔殿做對。滄海的所有事物都歸神魔殿掌管,你們這些不自量力的東西,以為還能像過去那般逍遙嗎?今天,就讓你們為自大付出代價吧。」

「眾位道友,還不動手,更待何時。」逍遙子突然一聲大吼,頓時從四面八方陸續出現了十多個人,這些人出現的無聲無息,在他們的身後,還跟著大批黑衣修士。

「逍遙子,你怎麼這麼喜歡動怒啊?都說你逍遙星空,可我看你跟小肚雞腸沒什麼區別嗎?」一個陰沉的男子哈哈大笑,逍遙子看向此人的面色十分的難看。

「都到齊啦!」多魔能冷冷掃視周圍的修士,眼裡的殺機已經濃郁到了極點:「神魔殿是必須讓我死不可嗎?」

「多魔能,殿主口諭。多魔能阻擾封印之地進程,乃是我滄海叛徒,今日賜你一死,從者若降,可免一死。」那之前嘲笑逍遙子的陰沉男人冷冷的看著多魔能,眼裡全都是桀驁之色。

「巴莫,你這條走狗,就憑你也敢讓我龍族之人投降?我龍族兒郎,從來只有血戰疆場,唯有一死而已,卻絕沒有跪著苟且偷生的走狗,哪是人人都像你一樣?」多魔能的嘴角露出了嘲諷至極的笑容。

「說的好,那諸位就不必留情,斬殺他於此處吧。」那叫巴莫的男子陰陰一笑,退向後去。

頓時間,星空之中各種光芒閃爍。逍遙子率先動手,手中扇子全部開了下來,一重重大山從那扇子中轟然而出,轉眼間竟是有十萬大山衝出,直接朝龍族之人壓來。

而不遠處一個老嫗,桀桀怪笑之中吐出一口混濁的霧氣。緊接著她雙手連彈,無數的寒星混入了那霧氣之中,立即有一股刺鼻的臭味瀰漫開來。那本來只有不到一米的霧氣迅速擴大蔓延,向著龍族之人籠罩而去。

另一邊,一個老者摸著長須,揮手間一棵參天巨樹從天而降。轟隆隆的直接在星空之中生長開來,其上有無數的枝葉向著星空四方蔓延,粗大的枝葉竟然直接向龍族之人籠罩而去。

多魔能冷笑不已,猛的一聲長嘯,身子化為一條萬丈長的巨龍。滾滾洪水憑空從他身旁出現,直接朝那十萬重大山撞去。

轟轟之聲不絕於耳,那十萬大山竟被多魔能一重重撞破。逍遙子噴出一口鮮血,身子急速朝後倒退而去。

多魔能也同樣噴出一口龍血,可他大吼之中,身側的洪水裹著那十萬重山內的山石,狠狠的向著那團毒霧衝去。

大水瞬間衝散了毒霧,裡面有無數的慘叫聲傳出。巨大的山石一個個撞在了具有奇毒的生物之上,直接把它們撞成了粉末。

那老嫗面色慘白,雙手掐訣在身前打出一道環形的毒霧波紋,身子快速的後退而去。

而那紅衣青年同樣化為了一條火龍,咆哮之中沖向那衝天的巨樹。全身火焰轟轟瀰漫,所有想要阻擋的枝葉全都被化為了灰燼。他在那大樹之間盤繞旋轉,一路上升就一路燒了過去,大樹之上千瘡百孔,許多枝條剛剛長出就被燃燒殆盡。

那老者剛要掐訣,可突然心神一動,忽而面色大變。急急的噴出一口鮮血向後倒飛而去,眼睛則死死的盯著龍族之中一人。

「操控老夫的元魂,你是魂龍!」那老者瘋狂的大吼,同時雙手不停的拍向自己的全身,驅散那被侵入的魂力。

一個身穿白色長袍的青年雙眼閃爍,嘴角冷笑:「我龍族之威,豈是你等外人能知曉。」

「真是沒用啊,都讓開吧,這些龍族的小鬼,讓老夫來收拾吧。」就在此時,神魔殿眾人之後,一個喝著酒的老者,晃晃悠悠的走了出來。

… 那老者剛剛出現,周圍的所有人都齊齊退後,眼睛里露出了尊敬以及極度的恐懼。而幻化成龍形的多魔能和那紅衣青年則重新化為了人形,冷冷的注視此人。

「青城子前輩,您老人家和我們聖皇乃是好友,為了神魔殿的人,不值得吧!」多魔能死死的看著那老者,眼裡也有深深的忌憚之意。

「哈哈哈哈,多魔能,青城子前輩和你們的聖皇是朋友,和我們殿主同樣是好朋友。這次青城子前輩受我們殿主之託,就是來親手解決你們這些餘孽的。」巴莫哈哈大笑,面色桀驁之中帶著陰毒,似乎是恨極了了龍族之人。

多魔能一直看著那青城子,此刻淡淡道:「青城子前輩,此話可真?」

青城子仰頭喝了一大口酒,身後白髮無風自動,一股磅礴的威嚴從他全身散發出來。似是烈火,又像是寒冰,讓人無法捉摸此人。

龍雲舟雖是虛幻的神識在此,但是在看到那青城子眼神的瞬間就有種神識即將要崩潰的感覺。那是一種絕對的力量威壓,以龍雲舟此刻的能力相比於此人,連一粒灰塵都算不上。

「這人太恐怖了,世上竟然會有如此威壓的人。我平生見過的所有人加在一起恐怕連此人的一根小手指都比不上,他到底是誰?」龍雲舟拚命的瞪大眼睛,他要記住這裡所發生的一切。

青城子低下頭,眼裡似乎有追憶之色,只不過那只是一閃而過的流星,轉瞬消失不見。

他呵呵笑著看向多魔能等人,眼裡猛然閃現一絲霸道和貪婪:「小娃娃,我一直對你們龍族能操控元素的血統很是感興趣。你們的聖皇那老東西在的時候就經常的在我面前炫耀,說你們是什麼神族的後代,血液里有著神的因子。當時我就想著是狗屁,不過現在嗎,我倒是很有興趣。」

他冷冷的掃視龍族眾人,眼裡的貪婪更加重了:「你們的能力留在你們身上真是糟蹋了,不如全部讓給老夫,讓我發揮出你們最大的潛能來吧。」

他哈哈大笑聲中,一手朝多魔能抓去。這一抓,竟然無視距離,直接越過茫茫星空。原本兩人相距千里,可這一抓之下竟是轉眼就到了多魔能的身邊。

多魔能冷笑不止,右手虛空一點,頓時身後洪水濤濤,無盡的巨浪朝那手掌轟然撞去。左手凌空向下一按,口中暴喝。頓時那滾滾而去的洪水瞬間冰凍,成了齊天的無數冰錐直接朝那手掌撞去。

青城子哈哈大笑一聲,聲勢不減,可手掌卻是突然變了一個方向,越過了多魔能,向他身後的龍族諸人抓去。

「天地之火,盡在我心!」就在這時,那紅衣青年暴喝一聲,張口吐出了一團巨大的火焰,向著那從多魔能身邊擦肩而過的手掌轟去。

青城子的冷笑始終不絕,看到那火焰來時竟是避也不避。口中吐出一口酒,那酒中蘊含了他一身之超強力量,轟的一聲和那火焰撞在一起,轟隆隆的竟讓那火焰倒卷而去。

那青城子隨即口中吐出一口清氣,硬生生的將那團火焰一分為二。一半向著紅杉青年倒卷而去,還有一半則是朝著那向自己湧來的無數冰錐而去。

火焰在碰到那冰錐的瞬間便爆發出了強大的能量,轟轟巨響驚天動地。集合了那青城子全身之威的火焰瞬間便吞噬乾淨那些冰錐,帶著無盡的火海朝多魔能而去。

另一邊,那紅衫青年也是面色大變。在那無盡火海之下只能選擇了退避,他實在經不起青城子的全力一擊。

就是這麼一退讓,青城子大手轟然抓住了五個龍族之人。這些人根本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被青城子的手一直拽回了他身邊。

青城子看著手中的龍族之人哈哈大笑,嘲弄的看著多魔能道:「給你們做滄海的順民你們不願,偏偏要去解救那些本就是我們食物的螻蟻。既然你們不願和我們共同相處,那就去和那些封印之地的螻蟻一樣,來做我提升修為的元精吧。」

說著,那青城子咔咔的捏碎了手中的五個龍族之人。慘叫聲中,五團光點從那五人破碎的身體里升起,被青城子伸手抓住捏成了一個光團,收入身上消失不見。

「下面,就輪到你們了。」青城子的眼裡露出了極端的殘忍,大笑聲中便再一次向著龍族眾人抓去。

青城子的實力遠超龍族之人,這場戰鬥幾乎是毫無懸念。龍族之人各個悲憤莫名,他們沒有了聖皇庇護,如今成了人人都可欺凌的人。

多魔能死死的瞪著那衝來的青城子,眼裡殺機爆閃,大吼道:「我龍族之人,死則死矣,卻決不能如此窩囊的死掉。兄弟們,組四象龍靈陣,就算是死,我們也要殺了此人再死!」

「大哥…………」身後的一干龍族之人齊齊大吼,眼裡充滿了悲憤和絕望。可沒有一個人退縮,顯然這四象龍靈陣非常的霸道,需要耗盡他們所有人的生機,可謂九死一生。但在恥辱和苟活面前,他選擇驕傲的死去,因為他們的血液里流的是最高貴的龍族之血。

「四象龍靈陣,起!」多魔能大吼聲中,剩餘的龍族之人分成四個方位站立,隱然是一個陣法。而在這陣法之中,之前那個能操控魂魄的白衣年輕人雙手掐訣,臉上現出了凝重之色。

「四象龍靈陣!」在看著這大陣的瞬間,那青城子面色也是大變。身子更是急急的倒退,雙手不聽的掐訣。

「現在我知道神魔殿的那老傢伙為什麼叫我來而不是親自來了,原來是忌憚這個大陣。好啊,好啊,老夫記住了,若是今日不死,他日必然要厚報。」

青城子飛快的後退,手中的葫蘆砰的一聲破碎,形成了萬點金光在他身前環繞。同時他單手一指,無數的寒冰從他手指間飛出,瞬間便把那些金光凝結在了寒冰之中。

「萬古寒冰,聽我號令,寒冰萬里,凍結八方。」他雙手掐訣之中,一股陰柔的風瞬間從他身體內鼓舞而出,只聽咔咔咔咔之聲不停的響起,轉瞬之間他身前所過之處立即結起了無數的寒冰,竟是在他的身前形成一道如冰河一般的長長冰盾。


這時,那思想龍靈陣也已經準備完成。大陣突然間瘋狂的旋轉起來,以居中的白衣青年為中心,四個角上的龍族之人全身所有的生機和魂力瘋狂的湧出。各種不同元素的力量像是彩虹一樣匯聚到了那白衣青年的身前,讓他整個人看起來光彩琉璃。

「五弟,無需等待。我等的性命,今天就轟轟烈烈的在這裡燃燒殆盡。就讓這神魔殿的走狗,全部給我們陪葬吧。想要殺我們,就要付出死的代價。」

多魔能在旋轉的大陣之中大吼,那白衣青年的臉龐慢慢的堅定了起來。他似乎聽到了陣中一個個兄弟的呼喚,聽到了他們在死亡的前夕對勝利的吶喊。

龍雲舟也聽到了,那是傳進了他心神只有龍族之人才能聽到的吶喊。不願跪生,只願站死。讓鮮血灑遍仇人身,讓烈火焚盡敵人軀,讓整個世界都在龍族的毀滅中燃燒。

「諸位兄弟,若有來生,我還願和你們做兄弟。」那白衣青年猛的雙指點在雙眼之處。轟的一聲響,他的雙眼猛的爆出,融入進了他身前那七彩的光團之中。

「四象為生,龍靈輔之,天地共存,龍族不滅。思想龍靈陣,破萬千鬼魅。」轟的一聲巨響,大陣四周所有的身體在這一刻轟然爆炸開來,全部融入進那旋轉的七彩光團之中。以一股無法形容的力量向著前方,那已經逃遁的青城子轟殺而去。

星空在這一刻劇烈的顫抖起來,連遠處的星辰都在這一刻劇烈的晃動。神魔殿的諸人更是駭然的後退,在這股龐大的力量之下,他們竟然連半點阻擋的希望都沒有。

那巴羅剛想逃走,可身子卻是被一股吸力猛的一拽。在他驚恐的叫聲中,和數千神魔殿的黑衣人齊齊被那青城子抓了過去。

「你們的殿主既然騙了我,那也不能讓我獨自面對,你們既然選擇了跟隨他,那就替他來和我一起承受這無邊的巨力吧。」


青城子瘋狂的咆哮,就在此時那七彩之光終於沖了過來。在白衣青年的大吼之中,陣法轟然碎裂,所有的力量都融入到了那光團之中,向著青城子猛烈的擊去。

那層層被冰凍的金色光點在觸碰到那七彩光團的瞬間便紛紛爆炸開來,龐大的巨力向前方衝擊而去。可在那七彩光團的龐大威力之下,它們的自爆微不足道,轉瞬之間就被吞沒。

整個星空都被那七彩光團湮沒,龍雲舟在那光團衝來的瞬間,神識消散,他最後看到的,就是那巴莫痛苦掙扎的嘴臉,以及那青城子眼中的瘋狂。

轟的一聲,腦海之中像是有無數的金色粒子炸開。他感覺全身像是有無數的氣流衝擊進他的身體,一時間好像整個身體都要爆炸開來。

終於,他的身體膨脹到了極限,在一道青光下,他的腦海轟然爆炸。龍雲舟軟軟的倒在了寒冰之上,眼內漸漸的迷離起來。

… 龍雲舟緩緩的睜開眼睛,之前就像是做了一場夢,大夢醒后他還是在這片冰的世界里,似乎什麼都沒有改變過。

「都看到了嗎?」老者蒼老的聲音緩緩的傳來。

「那一切都是真的嗎?」龍雲舟慢慢的站起身,剛剛看到的一切,對於他來說震撼實在是太大了。

「是,我就是多魔能,龍族聖皇座下第一聖子。」老者威嚴的說道,這一刻,彷彿他又回到了那讓所有龍族驕傲的時代,成了萬眾矚目的龍族聖子。

「可是,可是你明明不是在那陣法中死了嗎?」龍雲舟瞪大眼睛,在剛剛看到的最後一幕,是所有的人都在陣法中崩潰,化為了滾滾力量向那青城子涌去。

老者傲然的搖頭:「那隻不過是障眼法罷了,想要殺死我們龍族之人,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但我們能活下來,也全都靠了死去的十多個兄弟,才能最終保全我們的性命。」

多魔能說的太高深,龍雲舟完全不明白,此刻只能問道:「既然你們活著,為什麼要待在這裡呢?還有,這片龍魂大陸,到底又是什麼地方呢?」

多魔能無奈的搖頭道:「你當我們不想離開這片世界嗎,你當我們不想回到家鄉嗎?只是我們沒有能力而已,在那次思想龍靈陣后,十多個兄弟用他們全部的修為自爆後為我們找出了一條生路,炸開了一個空間裂縫讓我們藏身在這片封印之地內。」

「這是一個滄海星域內一個小族的封印之地,我們在那次戰鬥后受了重傷,元神已經被分離,來到這裡后已經是相當的虛弱。還好此處是封印之地,外界的人並不過多的關注此地,所以我們才能平安的留在這裡。」多魔能淡淡說道。

「當我們來到這裡時,這裡是被當地的一個土著所統治的。他的名字叫做骨王,修為也只有區區的幻帝境後期巔峰罷了。這樣的修為,以前放在我們的眼裡根本就不入流,可我們已然受了重傷,聯手之下才把它封印起來,並沒有能殺死。從此之後,這片土地就被稱作了龍魂大陸,你們所知道的那些歷史也全都是我們編出來的罷了。」

龍雲舟還是第一次聽到這些秘聞,而且這些秘聞都是出自於自己的祖先,乃是貨真價實的秘密。他的心中第一次顛覆了對自己認知的一切,竟然有些恍惚起來。

「那鳳凰城是從哪兒來的?封印之地又是什麼意思?」龍雲舟心中有很多的問題要問,照多魔能的說法,許多東西根本就不應該存在於這世界上。

多魔能哈哈一笑,就像那種欺騙了所有小孩的大人,在這一刻終於要揭開謎底一般的開心。

「什麼鳳凰城,什麼鳳凰大神,你說的創造出一切的那個人,是他吧。」多魔能手向旁邊一指,龍雲舟猛地回頭,不知何時,他的身邊已然多了一個穿著紅衣的老者。

老者滿臉的風霜皺紋,看不出實際的年齡,腰有些彎,可是雙眼之中卻爆發出讓人看一眼全身便會沸騰的光芒。

「你,你是那個會火系功法的人?」龍雲舟想起了剛剛看到的一切,那個穿著紅色長袍的年輕人。

老者點點頭,呵呵一笑道:「我叫多荀,龍族火元素的掌控者,聖皇座下第五聖子。」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龍雲舟已經完全迷糊了。

宦臣駕到:無良痞妃輕點作 :「其實很簡單,鳳凰大神就是我,我就是鳳凰大神。你們所知道的鳳凰大神,只不過是當年我們的老聖皇去四靈宗的另外一個族群朱雀族搶來的一隻朱雀罷了。那隻朱雀天生有朱雀族的神聖血脈,火靈本體,聖皇便給我飼養。它跟我一起來到了這片封印之地,那時的我們正受了重傷,所以才創造出一個鳳凰大神來,以防止外界的人過多注意我們罷了。這一切,只不過是迷惑人的假象罷了。」

龍雲舟的腦袋真的有些脹痛了,朱雀也可以搶來? 總有人逼我當大俠 ?這簡直就是駭人聽聞的事情,要是讓鳳凰城的人聽到他們的祖先只不過是龍族這兩位公子哥兒當年的寵物時,也不知道他們的臉上會有怎樣的精彩表情。

「至於封印之地嗎,那原本是滄海星域內的一個秘密。」多魔能此時緩緩的開口道:「封印之地其實並不是一個真正的星球,也不是一塊真正的大陸。這裡就像是在滄海星域之外另外開闢的一個空間一樣,其中的山川生靈全都是被人創造出來的。」

「而創造這片世界的目的很簡單,就是培育能大量培育能提供元力給外界的修士。這裡的修士越多,那戰亂的機會也就越多,死後的元力也就更多。在外界,修為的提高需要大量的元力,但天地元力只有那麼一點,想要整個族群或者宗門變得強大,光靠天地元力是不夠的。於是就出現了這封印之地,以藉此提高整個族群或宗門的整體實力。」

「開始的時候這種方法還不為人接受,各個族群都是秘密的在暗中進行。而且想要創造出一片屬於自己族群的封印之地並非簡單之事,需要有大神通修士來幫助創造。往往一個小的族群根本支付不起請大神通修士創造封印之地的費用,所以強者更強,弱者就越弱。」

「可有一天,滄海星域遭到外來入侵。那一戰死傷無數,滄海星域幾乎被滅絕,大量的前輩在那場戰鬥中死去。經過那一次戰役,外來者實在是太強大,如果沒有整體的強大實力,滄海星域遲早會被滅亡。」

「所以在各路存活下來的大神通修士幫助下,免費為各個族群創建各自的封印之地。更是在滄海星域的中心創造出了無比龐大的星域直屬的封印之地,只要每五十年一次的滄海大比中各族能有優秀的人才出現,就可以去公共的封印之地吸取大量的元力五十年。」

龍雲舟的眼皮在狂跳,雖然他已然知道,自己並不同於這封印之地內那些被創造出來之人一樣。他是多魔能來到這個世界后繁衍至今的後代,是來自於外界那個叫滄海的地方的。

可他也是土生土長的龍魂大陸之人,他也是生長在這封印之地的人。從他出生的那一天開始,他的命運,他的未來,他所有的愛人和在意的人都在這片被外界之人稱作封印之地的地方。

這裡的一切就像是他的血脈一樣,當他想到無數因為戰亂被殺害,而死後全身的元力被吸收一乾淨的修士。而且那些人的死去,只是因為外界人想要提升修為,甚至只是為了取樂。

他的心不由刺痛起來,雙拳緊緊的握在一起。從來沒有感覺到如此的被人玩弄於鼓掌之間,從來沒有如此的悲憤過。

「本來我們龍族也有自己的封印之地,這封印之地也確實能為我們修鍊提供大量的元力。可是隨著神魔殿的崛起,漸漸這件事起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多魔能的眼裡充滿了憤慨:「我們龍族屬於四靈宗之一的龍族血脈,四靈宗內其他三族分別是玄武族,朱雀族和白虎一族。本來我們四靈宗才是滄海星域的霸主,可是多年之前,四靈宗主和四大族的聖皇同時消失,我們四靈宗便沒落了下來。也是在那時起,神魔殿突然崛起,壓制了我們四靈宗,成為滄海星域新的霸主。」


「那大概已經是幾十萬年前的事情了,久的我已經不記得到底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了。」多魔能的眼裡充滿了滄桑之意:「當有了封印之地后,神魔殿漸漸的把不服從他們的叛逆者全部打入封印之地,永世都要受元力被吸之苦,並且元神打散,永遠也無法沖入這封印之地。」

「我們四靈宗和一些宗派就是神魔殿打擊的重點對象,尤其是我們龍族,受到打擊的力度最大,無數的族人被打入了不同的封印之地內,永世不得離開。」

多魔能和多荀的眼裡同時充滿了深深的悲憤之意,這股悲憤立即便像是能從血脈傳染一般,讓龍雲舟也深深的體會到了那股強烈的悲憤之意。

無數的族人在神魔殿的奴役下成了永久被吸收身體元力的對象,不光是他們,還有他們的子子孫孫,永遠都成了別人的奴僕,隨手便可以殺死的奴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