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黎曉曉躲在一個陰暗的角落裏,思考着對策。

這次的事情,是他進入遊戲以來遇到的最大的一個考驗!如果能渡過,那便青雲直上,如果不能渡過,那便身死道消。

就算只爲了活下去,他也必須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來應付此事!

必須先找到柯鴻宇,否則他獨木難支,別說殺死吳楓和小丑了,下次能不能從他們倆手裏逃生都是個問號。

而且這時候黎曉曉也反應過來一件事:阿蕾莎之前讓他去教堂門口找黑暗阿蕾莎純屬不懷好意!

很顯然,任務②中的隱藏BOSS就是小丑,而作爲BOSS,自然必須比他強許多才能擔此重任,所以系統強化了他,而強化的媒介,十有八九就是阿蕾莎。

由此推斷,阿蕾莎必然知道小丑的存在,而且在某些方面和小丑達成了共識,也就是說,他們是一夥兒的!

阿蕾莎讓他去教堂門口,目的就是讓他去送死!

所以,眼下的大環境對他來說簡直就是惡劣至極!天時地利人和,全都在小丑那一邊!

“我應該早想到這一點的……”黎曉曉十分懊惱,如果他早想到了這一點,肯定會選擇和井月光他們合作,就不用如此被動了。

“完成了任務①,井月光他們肯定已經離開了副本,現在只能把希望寄託在柯鴻宇身上了,希望他還留在寂靜嶺吧……”

黎曉曉展開一份從學校找到的寂靜嶺地圖,琢磨着該去哪兒找柯鴻宇。

這時候,街道上傳來了腳步聲。

隱藏在陰影裏的黎曉曉探頭望去,發現是羅斯、莎倫、西比爾和達利亞四人。

“羅斯女士,莎倫!”黎曉曉從暗處走出來,笑着打招呼,“你們這是準備離開寂靜嶺了嗎?”

莎倫看到黎曉曉,格外的開心,“是的黎先生,多虧了你的幫助,阿蕾莎已經完成了她的心願,她去教堂的時候就順手把我們送上來了,現在事情了結,我們也該回家了,我想爸爸了。”

黎曉曉看向達利亞。

羅斯看到跟着解釋一句,“達利亞畢竟是莎倫的生母,我們會帶她一起離開這個鬼地方。”

黎曉曉笑笑,並沒有告訴她們那個殘酷的真相:她們無法回到生者的世界,羅斯再也見不到自己的丈夫,莎倫也再也見不到自己的父親。

就讓她們活在自己編織的幸福夢境裏吧!

“那祝你們一路順風。”

站在街口,黎曉曉目送莎倫四人漸漸遠去,直到她們的身影消失在霧中,他才轉身向着另一條街道走去。

莎倫是另一個阿蕾莎的分身,她對黎曉曉是有好的,但她沒有任何能力,幫不到黎曉曉什麼,黎曉曉也就沒有開這個口。

電影裏,黑暗阿蕾莎告訴羅斯,阿蕾莎將自己僅存的善良化作了一個嬰兒,送到了孤兒院門口。

又在羅斯問“爲什麼是我”之後說,“不是我們選擇了你,而是你選擇了莎倫。”

看到這句話黎曉曉就明白了寂靜嶺整個故事的由來——不過是阿蕾莎爲了復仇而精心策劃的一場陰謀。

她將自己僅有的善良化成莎倫送出寂靜嶺可不是出於什麼好心,而是爲了“釣魚”,釣一個領養莎倫並愛她的母親。

莎倫在長大之後得了夢遊症,這時候母女的感情已經十分深刻了,這位養母,無論是羅斯還是別的什麼人,總之,肯定會按照阿蕾莎的提示,來到寂靜嶺。

黑暗阿蕾莎一直守望着寂靜嶺的入口,終於有一天,她等到了莎倫和她的養母,按照計劃,她製造了一起車禍害死了她們,讓她們的靈魂順理成章的進入了寂靜嶺範圍內的表世界。

之後黑暗阿蕾莎故意讓達利亞發現了莎倫,因爲她瞭解她這位親生母親,知道她一定會帶走莎倫並悄悄藏起來。

羅斯醒來後瘋狂的開始尋找莎倫,黑暗阿蕾莎便利用她的愛女心切,一步步將她引進陷阱爲她所用。

最後,在羅斯的幫助下,阿蕾莎大仇得報,神清氣爽,而羅斯和莎倫卻永遠迷失在這個亡者的世界裏。

寂靜嶺的鎮民全部死亡後,阿蕾莎撤去了佈置在寂靜嶺周圍的“壁障”,寂靜嶺重新與外界相連,羅斯和莎倫才能夠順利離開。

整個故事就是個巨大的陰謀,羅斯和莎倫,還有警察西比爾都成了這個陰謀的犧牲品。

阿蕾莎的心狠手辣可見一斑。

不管是黑暗阿蕾莎,還是善良阿蕾莎,不過都是阿蕾莎本體的棋子,她一點兒也不在乎她們的死活。

她不會主動去殺死莎倫的靈魂,但如果莎倫惹了她,她也不會心慈手軟。

黎曉曉也不想害了這個可愛的小姑娘,雖然她只是個NPC。

“這麼說的話,現在寂靜嶺已經能連接到外界了,這一點是不是可以利用呢?”黎曉曉撫着下巴,思索着。

邊想邊走,黎曉曉走到了一個三岔路口,看到一個插兜哥正步履蹣跚的向他走過來。

祭出鍋子三下五除二拍死了插兜哥,黎曉曉看看地上那一灘顏色詭異的血,走進去使勁踩了踩,然後往左邊的道路走去。

系統的裝備質量極好,這鞋底一般不會沾到什麼髒東西,即使黎曉曉故意沾了插兜哥的血,走了十幾米後,鞋底子也乾淨了。

回頭看看,在霧中留下一串由深到淺的血腳印。

黎曉曉琢磨了一會兒,折回頭,走上了另外一條路。 最早的時候,黎曉曉看寂靜嶺這部電影,只是當做一部能帶來快樂(?)的爆米花電影看的,所以對於裏面的各種劇情並沒有深入思考。

但在他進入副本之前第二次溫習電影時,他看的十分仔細,也思考了每一個細節。

寂靜嶺能在一干平庸的恐怖片中脫穎而出,大部分在於它關於現實世界、表世界、裏世界的新奇設定,若離開了這個設定,那些懸疑成分便肯定不會那麼驚豔了。

電影裏並未明說,但黎曉曉看完之後卻有自己的想法。

現在在經歷了電影世界後,他這些想法便愈發的清晰了。

現實世界,顧名思義,不用解釋。

裏世界,是一個能將人內心的黑暗面具現成各種怪物的世界,它可以看作是阿蕾莎的領域,但卻不是阿蕾莎創造的,它本就存在與另一個平行時空,只是阿蕾莎的黑暗力量能夠驅使它而已。

至於表世界,黎曉曉覺得,這其實就是“亡者的世界”,也就是大家平常所說的“陰間”。

這個世界也是一個平行空間,這裏所有的建築都和現實世界無異,常年瀰漫着散不去的迷霧,迷霧中偶有怪物出沒。

這個空間,並不侷限於寂靜嶺,它的範圍是全世界!

這點從電影末尾、羅斯和莎倫驅車回到迷霧瀰漫的家中這一點就可以得到佐證。

阿蕾莎的能力,只覆蓋了寂靜嶺範圍,所以她利用自己的能力阻斷了表世界裏寂靜嶺通往外界的道路,將所有的寂靜嶺鎮民困在這個地方。

她殺死了所有鎮民後,表世界的寂靜嶺便可以出去了。

黎曉曉沿着路,一直跑到了寂靜嶺外,在距離寂靜嶺大約十公里的地方,有一家不大的加油站。

當然,此時加油站裏白霧瀰漫、空無一人,但裏面卻停着幾輛沒了主人的汽車,油庫也是滿的。

加油站的便利店裏還陳列着許多過期的食物和飲料。

黎曉曉轉了一圈,對這個地方十分滿意。

……

小丑和吳楓漫步在迷霧籠罩的寂靜嶺中,尋找着黎曉曉的蹤跡。

很快他們來到一個三岔路口前,看到那一灘已經變成黑色的血跡,以及一串血腳印。

吳楓歪着腦袋瞅了瞅那串由深到淺然後消失不見的腳印,一眼就戳穿了黎曉曉的意圖,“黎曉曉故意留下的吧!”

小丑臉上露出一個莫名的笑容,看着另一條岔路,“所以你的意思是他在這條路留下腳印,其實去了另一條路?”

吳楓搖搖頭,“我沒這個意思,說不定他故意留下腳印讓我們以爲他去了另外一條路,實際上他依然走的有腳印的這條路。”

“那還說不定,他故意讓你以爲他讓你以爲他依然走這條路,其實去了另一條路呢?”小丑說出了一個繞口令般的可能,吳楓聽懂了。

他一攤手,“所以黎曉曉既不是想讓我們以爲他去了那條路,也不是想讓我們以爲他走了這條路,他只是想讓我們爲難他到底去了哪條路。”

小丑的笑容更大了,“他想讓我們倆分開……吳楓,你怎麼看?”

吳楓聳聳肩,一臉的無所謂,“分開就分開,我們倆無論是誰,一對一都能穩贏黎曉曉。”

嘣兒~

小丑往血腳印的那條路蹦去,蹦了幾步,回頭衝吳楓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如果你再讓黎曉曉給跑了,我可是會鄙視你的呦!”

吳楓翻了翻白眼,扭頭走向另一條路。

兩個人分道揚鑣。

小丑沿着路隨意走着,沒走多遠,便來到了醫院門口。

看着醫院陰森森的入口,小丑扶了扶頭上的王冠,嘀咕,“我就知道那傢伙不可能走這條路的,他怎麼敢跑到阿蕾莎的地盤來……”

張望四周,小丑蹦到了醫院的車站站牌旁邊,咬破一根手指在站牌上寫起了血書,“鴻宇,看到此留言,請到學校車站等我,黎哥留。”

退後兩步,小丑滿意的欣賞了一下自己的傑作,便又蹦蹦跳跳的走了。

……

吳楓沿着街道走了許久,一直走到了寂靜嶺鎮的邊緣。

原本這個地方與外界截斷了,是一片深不見底的深淵,遠處也是迷霧瀰漫不曉得彼岸在何處。

但是現在,深淵沒了。

雖然迷霧依舊濃郁,但那條通往鎮外的道路卻沒了阻斷,筆直的延伸到迷霧深處。

“這……”吳楓揉了揉太陽穴,“對了,寂靜嶺鎮民全部死亡之後,這些路就通了,難道黎曉曉離開了寂靜嶺?不應該啊……他除了殺死小丑沒有其他選擇,無論是在副本里逃竄還是脫離副本,結局都逃不過一個死字。”

“究竟跑到哪去了?”

吳楓轉身折返,打算再到別處找一找。

他很明白黎曉曉現在的處境,反抗尚且有一絲活路,逃避只有死路一條。

所以他不相信黎曉曉會離開寂靜嶺。

“他不會坐以待斃,現在他和我們一樣在寂靜嶺到處轉悠,尋找柯鴻宇……只要運氣好,總能碰到他的!”

吳楓自認爲完全掌握了黎曉曉的心理,繼續尋找着黎曉曉。

而吳楓始終沒有注意到,有一隻拳頭大的蜘蛛,正藏身霧中不緊不慢的跟蹤着他。

加油站。

黎曉曉睜開眼,眼底閃過驚喜,“勞資終於轉運了!果然如我所願,過來這邊的是吳楓! 大愛晚成:許你竹馬情深 先把這二五仔解決了,然後再去想辦法解決小丑!”

黎曉曉起先定下的計劃就是先滅吳楓再殺小丑,在那個三岔路口留下腳印的時候,他就知道他們肯定會分頭行動,所以他當時可是把佛祖、耶穌、宙斯、土地、山神、作者菌……等求了個遍,只求走這邊的是吳楓!

現在,總算是得償所願!

“冰冰,A計劃,走起!”

……

吳楓走着走着,忽然有種“被監視”的感覺,而那道監視的目光,來自於他的身後。

吳楓沒有回頭,依舊保持着之前的速度不緊不慢的走着,只是右手上地獄之門開啓,悄悄放出了一條魔藤。

這根魔藤只有手指粗細,無刺,呈扁平狀,整體是啞光的灰黑色,在這大霧的天氣,它貼在差不多顏色的地面上,讓人幾乎很難看清。

吳楓與魔藤心意相通,他很快知道那種被監視的感覺來自於何處了——有一隻蜘蛛鬼鬼祟祟跟在他後面。

見識廣博的吳楓一眼便認出了這隻蜘蛛的品種:出自系統商城的新手伴侶——冰魄蛛王。

很顯然,這是黎曉曉的寵物! 吳楓裝作什麼都沒發現的樣子,兀自走着。

走到下個十字路時,吳楓左右看了看,做出一番躊躇模樣,然後選擇左轉。

很快吳楓發現,冰魄蛛王並沒有繼續跟蹤他,而是轉頭跑向了相反的方向。

“明白了。”吳楓摸着下巴,微微笑起來,“黎曉曉通過在外巡邏的冰魄蛛王發現了我,剛剛我離他很近,所以他不敢輕舉妄動,我一離開,他立馬就去了相反的方向以便避開我。”

“看來我猜的沒錯,雖然留在我搜索過的區域會很安全,但他並不想苟且,他還奢望能找到失蹤的柯鴻宇,聯合二人之力對付分散的我和小丑,各個擊破。”

“打的是好主意,只是你的寵物等級太低,根本無法不着痕跡的跟蹤我。”

“現在,捉迷藏的遊戲,要結束了!”

吳楓笑着,一邊讓魔藤盯緊了冰魄蛛王,一邊遠遠吊着,跟在後面。

走着走着,吳楓逐漸發現周圍的景物越來越熟悉,“這是……”

雖然大霧瀰漫,但吳楓還是認出了這條路,這是這個方向出鎮子的唯一道路,他之前走到過這裏,之後又折了回去,沒想到繞了一圈後,卻又回到了這個地方。

冰魄蛛王走到鎮子邊緣也沒有絲毫停下的跡象,依舊沿着道路飛速前進。

“跑到鎮子外面去了?”

吳楓皺皺眉,繼續跟着。

沒多久,他看到一座建築物矗立在迷霧中,模模糊糊的。

等魔藤跟蹤着冰魄蛛王走近,他纔看清,那是一座寂靜無人的加油站。

冰魄蛛王爬進了加油站,從半開着的便利店門鑽了進去,不見了。

吳楓沒讓魔藤繼續跟,很顯然,黎曉曉就藏在那間便利店裏面——畢竟便利店只有這一個出入口。

“黎曉曉在加油站做什麼?”

吳楓並沒有貿然進去找黎曉曉,而是站在霧裏思索起來,思索如果他是黎曉曉,他該如何破這個必死之局。

“在自身實力不達標的前提下,想要戰勝比自己強大的敵人,只有兩個可能,一種是藉助人,一種是藉助物。”

吳楓嘀咕着,“寂靜嶺的BOSS阿蕾莎是站在我們這邊的,所以黎曉曉無人可以借用,那麼,物的話……”

吳楓眼睛一亮!

現實中的寂靜嶺是怎麼變成一個空無一人的“鬼鎮”的?

是因爲地下煤礦起火,燒了整個寂靜嶺,燒死了過半的鎮民才變成這樣的。

至今爲止,寂靜嶺地下的火焰,依舊在燒着,整個寂靜嶺充滿了要人命的煤煙,所以便成了鬼鎮。

現實中的寂靜嶺有一個地下煤礦,表世界的寂靜嶺自然也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