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黎明時分,帝星辰、魯一笑、韋一槍等人都是站起身來了,經過一夜調息,眾人恢復都不錯,又充滿了幹勁。

「好了,我們啟程吧!」魯一笑看了眾人一眼說道。

「等等!」帝星辰卻是示意眾人等一下。

「怎麼了?」魯一笑、韋一槍等人都是疑惑的看著帝星辰。

帝星辰微微沉吟了一番,這才說道:「我昨天晚上考慮了一個晚上,最後我做出了一個決定。他們最終的目標是我,要殺的人也是我,大家根本沒有必要為我以身犯險,只要我離開這一個隊伍,大家就安全了。所以,我決定離開!相信,我離開之後,他們會繼續追殺我,而不會再去關注你們!」

「這怎麼行!」眾人聞言,都是搖頭,不肯答應:「你曾經在我們最危險的時候不顧生死幫助我們,我們怎麼能夠在你最困難的時候將你丟下呢?」

帝星辰卻是搖了搖頭,認真的說道:「這件事情我考慮得十分清楚了,而且也不會改變。我一個人單獨行動,人少行動也快,不容易被追上。而且,難道你們對我的實力還不放心嗎?人多了,反而行動減慢,這樣下去,大家最終都只能夠落到一個全軍覆沒的下場。所以,請各位答應我吧!」

眾人雖然心有不忍,但想到帝星辰說的的確有道理,而且這也是最好的選擇。最後,眾人無奈的答應了帝星辰的這個主意。

帝星辰微笑著看了眾人一眼,點了點頭,道:「你們放心吧,我修羅帝星辰這個名號,可不是白來了。我可沒有這麼容易就死掉,有緣,我們再相見吧!」

帝星辰說完此話,便縱身一躍,頭也不回的朝著死亡沼澤深處快步奔去,很快身影便消失在了眾人的眼前。

死亡沼澤深處,一道身影飛快的在其中穿梭著,仔細一看,這才發現,這一道人影原來是一名年約二十二三歲,眉清目秀,目光冷冽的青年。沒錯,這一名青年不是別人,正是帝星辰。

和眾人分別之後,帝星辰沒有絲毫的停留,繼續朝著死亡沼澤的深處快步奔去。帝星辰的實力本來就強大無比,經過一個晚上的修養,身上的傷勢也差不多痊癒了,體力也完全恢復了。

所以,他一個人奔行,速度倒是遠遠超過一群人的行動速度,只不過過了半天的時間,他起碼也已經奔行了數百里的距離了。

以帝星辰的速度,日行千里,夜行八百,簡直是輕而易舉。若非這是死亡沼澤,到處充滿了危機,帝星辰恐怕已經進入了死亡沼澤的深處了。


這死亡沼澤,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大,帝星辰徑直的朝著死亡沼澤的深處奔行了這麼久,卻是依然感覺沒有走到死亡沼澤中心位置。

此刻,帝星辰已經走到了一片小樹林之中,在死亡沼澤,這樣的小樹林很多,雖然小樹林之中往往可能盤踞著非常可怕的妖物,但對於進入了死亡沼澤的玄修者而言,這樣的樹林反而是一片樂土。

帝星辰剛剛進入了這一片小樹林之中,便感覺到這一片小樹林之中的某一個地方有著一股強大的氣息,不斷的散發出來。很快,這一片小樹林之中,正盤踞著一頭恐怖的妖物。

「吼!」

就在帝星辰剛剛察覺到了這一點之時,突然一道據吼聲便從小樹林之中傳遞了出來,緊接著只見一道黑影飛快的朝著帝星辰撲來,眨眼之間便落到了帝星辰的面前,口中發出無比威嚴的聲音,道:「人類,你究竟是何人,居然膽敢擅闖本座的地盤,難道是活得不耐煩了?」

帝星辰仔細一看,發現眼前這一道黑影,原來是一頭全身長滿了黑色毛髮的雄獅。

但是,這一頭雄獅卻是有一點兒非同尋常,因為他不像一般的獅型妖獸只有一個頭,它居然足足有三個腦袋,分別長在一個脖子之上,三個腦袋,六隻眼睛,一起目光秀光的看著帝星辰,顯然是不懷好意。

更奇怪的是,這一頭三頭獅的全身上下,居然燃燒著一股黑色的火焰,將它雄壯的身體給包裹在了火焰之中。

「三頭黑焰獅!」帝星辰看到這一幕,眉頭頓時不由向上一挑,他已經認出來了眼前這一頭妖物是何方神聖了。

眼前這一頭三頭黑焰獅,帝星辰曾在一本古籍之上看到過有關它的記載,據說這一種妖物,乃是太古神獸九頭獅王的後裔,血脈高貴,天賦異稟,實力遠超出一般的妖物。

在如今的星空大陸之上,已經不多見了,只有南荒地區,還有這種妖物活動。

值得一提的是,這一種妖物的鮮血非常的珍貴,擁有強大的效力,據說不僅能夠煉製成療傷的聖葯,而且直接飲用,還能夠延年益壽,提升修為。

帝星辰仔細一看,發現眼前這一頭三頭黑焰獅修為並不算高,只有玄尊巔峰的修為,還在帝星辰的應付能力之內。

看到這一幕,帝星辰嘴角不由微微上翹了起來,露出了一絲邪邪的笑道,道:「原來是一頭三頭黑焰獅啊,倒是少見的品種。據說,飲用你的鮮血,可以提升修為,正好本尊者最近非常想要儘快的提升修為,沒想到你自己就送上門來了啊,實在是太妙了!」

三頭黑焰獅顯然沒有想到帝星辰不僅沒有絲毫的驚慌,反而還說出了這樣的話,只見它愣了愣,緊接著也是猙笑了起來:「愚昧無知的人類玄修者啊,你的話還真有意思。你說得不錯,本座身體之中流淌著的乃是太古神獸九頭獅王高貴的鮮血,乃是療傷解毒的聖葯,對於你們人類玄修者而言,也是提升修為的捷徑。只可惜,你太渺小了,以你這麼卑微的力量,根本不是我的對手,你想要飲用我的鮮血,等到下輩子吧!」

「這可不一定!」帝星辰看著眼前這一頭三頭黑焰獅,卻是舔了舔嘴唇,嘴角露出一絲邪邪的笑容。

三頭黑焰獅看到這一幕,知道自己居然被眼前這一名玄尊中期的玄修者給小瞧了,心中頓時不由大怒,臉上浮現出來一絲很是人性化的猙笑,道:「可惡!沒想到,我高貴的三頭黑焰獅居然還被你這一名區區玄尊中期的玄修者給小瞧了,也罷,既然你闖入了本座的地盤,正好本座也好久沒有吃人肉了,今天就拿你開開胃吧!」

三頭黑焰獅言罷,突然一躍而起,便飛快的朝著帝星辰撲了上來,速度奇快無比。

眨眼之間,三頭黑焰獅便已經撲到了帝星辰的頭頂上方,但是這時候,黑頭黑焰獅卻是張口一噴,頓時噴出一團黑色的火焰,朝著帝星辰的腦袋噴射了過來。

「顫抖吧,凡人!在本座的神火面前,拚命的顫抖起來吧。你將會在顫抖之中,在本座的神火之下,變成一道美味可口的點心,進入本座的肚子!」三頭黑焰獅猙笑著。

「哦?這就是你體內的本源之火了嗎,本質倒是不弱,勉勉強強也能夠跟綠焰相比了。只可惜,你的實力實在太弱了,根本無法發揮出來這火焰的威力!」

帝星辰看到朝著自己噴射而出的熊熊黑炎,卻是絲毫也不驚慌,反而淡淡一笑,張開口來,張口一吸,便將這一道熊熊黑炎給吞入了腹中,然後很是享受的打了一個飽嗝,微笑道:「嗯,味道還算不錯!」

「什麼?你居然將我的神火全部吞下去了,你居然一點兒事情都沒有?這、這、這、這怎麼可能啊?」 第一零六一章煉化獅血

三頭黑焰獅看到這一幕,頓時目瞪口呆,張目結舌,那毛茸茸的臉上,露出非常人性化的震驚的表情,不斷的搖晃著腦袋,不可置通道:「這是不可能的!這是不可能的!這是絕對不可能的!要知道,我這神火,可是來自我的傳承記憶,乃是來自我身體之中,祖宗流傳下來的力量。我們三頭黑焰獅一族,可是太古九頭獅王的後裔,別說你區區玄尊中期的玄修者了,就算是玄尊後期的人類玄修者,被我這異火粘身,也是必死無疑的。你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反而將我的神火全部都給吞入了口中呢?」

三頭黑焰獅驚訝得有些語無倫次了,那巨大的身體都在忍不住微微顫抖著。


帝星辰憐憫的看了眼前這一頭三頭黑焰獅一眼,搖了搖頭,邪笑道:「不錯,你的這火焰,的確威力不弱。只可惜,你遇上了本尊者,本尊者的身體之中,擁有比你更加強大的火焰!去,幽冥綠焰!」

帝星辰說到此處,右手一指,指向了三頭黑焰獅,頓時一道綠色的火焰,從帝星辰的手指之中噴射了出來,化成一道綠色的火龍,朝著三頭黑焰獅席捲而去。

三頭黑焰獅看到這綠色的火焰,臉色頓時大變,驚呼道:「這是幽冥綠焰,該死,想不到你這人類,居然會擁有幽冥綠焰如此高級的異火!你……」

三頭黑焰獅話還沒有說完,那一道綠色的火龍已經撲到了它的身體之上,將它身上的皮毛給燃燒了起來。

三頭黑焰獅的身體,都是皮毛,本來就容易燃燒,再加上幽冥綠焰威力巨大無比,所以一落到了三頭黑焰獅的身上,便瘋狂的燃燒了起來,熊熊烈焰,這一頭三頭黑焰獅這一下子,真的變成了一頭火獅子了。

「啊啊啊啊啊啊……該死啊,該死啊,本座從出生以來,還沒有吃過這麼大的虧呢,該死啊,萬萬想不到,你這卑微的人類玄修者,身上居然擁有幽冥綠焰。今日,算本座栽了,不過你等著吧,很快本座就會回來報仇的,你最好祈禱,可以活著離開這一座死亡沼澤……」

三頭黑焰獅猙獰的看了帝星辰一眼,就朝著一旁飛快的跳躍著,打算逃離這裡。但是,帝星辰怎麼會讓它輕易逃脫呢。

其實,帝星辰早就留意著三頭黑焰獅了,為的就是防止它逃走。就在這一頭三頭黑焰獅打算逃走之時,帝星辰已經動了。


就在這一頭三頭黑焰獅剛剛躍出七八丈的距離之時,帝星辰已經搶先一步,出現在了三頭黑焰獅的身前,一拳重重的轟擊在了三頭黑焰獅的身軀之上。

「啊!」帝星辰的這一拳,足足使用上了十成的力量,也便是足足一百多萬斤的力量。一拳打在了這一頭三頭黑焰獅的身體之上,這一頭三頭黑焰獅頓時慘叫一聲,便轟然倒地,身上的氣息也是消失了,正是死掉了。

看到這一幕,帝星辰長袖一揮,將三頭黑焰獅身上的幽冥綠焰收了回來,看了一眼三頭黑焰獅已經被燒得皮開肉綻的身體,雙眼之中露出一絲可惜的神色,嘆息一聲,道:「真是可惜了!這三頭黑焰獅的毛皮,可也是一件寶貝,拿到拍賣行去賣掉,也能夠換不少的玄靈石。算了,這毛皮雖然價值不菲,但卻怎麼也不能夠跟它的血液相提並論。傳聞這三頭黑焰獅的鮮血,非常的神奇,只要喝上一點,我說不定修為便能夠再提升一個境界了吧!」

帝星辰說著,目光便落到了三頭黑焰獅的脖子處,嘴角微微上翹了起來,露出一絲邪邪的笑容。

緊接著,只見帝星辰突然蹲下身體,伸出右手來,摸了摸三頭黑焰獅皮毛都被燒焦了的頸部,突然張口一咬,嘴巴就咬在了三頭黑焰獅的頸部,一滴滴黑色的鮮血,頓時從三頭黑焰獅的頸部,飛快的湧入了帝星辰的口中。

過了大約兩三個呼吸的時間,帝星辰這樣喝了不少的三頭黑焰獅的鮮血,他這才停止了下來,重新站起身來了。

他感受了一下喝了這鮮血是否有什麼變化,但是讓他失望的是,似乎什麼變化都沒有。

「看來,這三頭黑焰獅的鮮血,也不過如此,世人都是以訛傳訛,將這三頭黑焰獅的鮮血穿得太神奇了。這種事情,果然不可全信……」

正當帝星辰感慨自己被被傳聞給欺騙了的時候,帝星辰突然「啊」的慘叫一聲,整個人倒在了地上,臉上露出了非常痛苦的表情,額頭之上眨眼之間就布滿了汗珠。

沒錯,此刻的帝星辰,正在承受著巨大的痛快。他感覺自己的身體之中,一道道奇怪的力量正在四處流竄著,這些力量所到之處,帝星辰便感覺身體好似有千萬根針在刺痛著,無數只螞蟻在叮咬著,簡直是無比的難受,生不如死,痛不欲生。

沒錯,這一股正在帝星辰身體之中流竄著的力量,正是三頭黑焰獅的鮮血。帝星辰聽過了三頭黑焰獅的鮮血服用了可以提升修為的傳聞,但是卻從來不知道,服用三頭黑焰獅的鮮血,其實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甚至可能會被鮮血反噬,導致死亡。

所以,一般玄修者就算得到了三頭黑焰獅的鮮血,也不敢輕易服用,就算服用,也只敢喝上一滴,還必須找一群高手幫自己護法。而像帝星辰這樣的,隨隨便便就喝了好幾口的,簡直是從來都沒有聽說過。

按照帝星辰這種方法,恐怕過去服用三頭黑焰獅的那些玄修者們,都要死絕了。只可惜,帝星辰對這一切,都是一無所知!

此刻的帝星辰,正倒在地上痛苦的掙扎著,服用這三頭黑焰獅的鮮血,的確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而且帝星辰還服用了這麼多的鮮血,就算是帝星辰這樣實力強大,心志堅定的人,也是忍受不住這樣的痛苦。

不過,好在帝星辰的心志極為堅定,在痛苦的掙扎了一番之後,便強忍著痛苦,勉強的盤膝打坐了起來,開始暗暗運轉起來了《九轉雷神訣》,開煉化體內三頭黑焰獅的鮮血的力量。

若是此刻能夠進入帝星辰的身體之中,就會發現,在帝星辰的身體之內,一股股漆黑色詭異的氣流從帝星辰的丹田之內涌了出來,追擊著正在帝星辰體內瘋狂肆掠的那一股股黑色的血液,這些漆黑色的氣流,正是帝星辰的玄氣。而那些黑色的血液,毫無疑問,正是三頭黑焰獅的鮮血。

這三頭黑焰獅的鮮血,行動速度居然快極了,特別是進入了帝星辰的身體之內,飛快的流竄著,許多地方,都已經被這些鮮血給破壞掉了。

「可惡!這樣下去,恐怕這三頭黑焰獅的鮮血,會將我們的身體層層瓦解掉,到時候,就算我僥倖不死,也會變成廢人一個!不行,必須趕快煉化這一股力量!」

帝星辰咬了咬牙,拚命的催動丹田之內的玄氣,更快的追擊著這些黑色的鮮血。終於,在經過一番追擊之後,帝星辰的玄氣,終於追上了三頭黑焰獅的鮮血,兩股恐怖的力量,於是就在帝星辰的身體之內打鬥了起來,以帝星辰的身體作為戰場。

可想而知,此刻的帝星辰,肯定是在承受著巨大的痛苦。但是他卻一聲不哼,繼續催動體內的玄氣,和這些黑色的鮮血對抗著,開始煉化這些黑色的鮮血。

不過,帝星辰似乎低估了這些黑色鮮血的力量,帝星辰催動起來的玄氣,居然敵不過這些黑色的鮮血,反而被這些黑色的鮮血給吞噬掉了,黑色鮮血的力量再一次壯大。

「該死!你們這一群該死的黑色鮮血,就連三頭黑焰獅本尊者都斬殺了,本尊者還不信,煉化不了你們這一群鮮血!」

帝星辰看到這一幕,臉色一沉,將丹田之內剩下的玄氣全部都運轉了出來,攻向這些黑色的鮮血。

這一回,帝星辰還將《九轉雷神訣》的力量,也催動到了極限。這一次,帝星辰已經調動了他所有可以調動的力量,一旦失敗,他就短時間之內肯定沒有辦法抗拒這一群黑色的鮮血了,結局肯定會被這些黑色的鮮血給吞噬掉。

這一回,帝星辰可以說是背水一戰,跟這一群黑色的鮮血拚了!如此強大的力量,若是尋常的力量,早就被煉化掉了。

可是,這三頭黑焰獅的鮮血,可是傳承自太古時期的神獸九頭獅王啊,雖然從太古時期到現在已經不知道過去多少萬萬年了,這一份力量也淡化了不知道多少倍了。

但是,即便如此,這三頭黑焰獅的鮮血,力量依然非常的恐怖。兩股力量,在帝星辰的身體之中瘋狂的對抗著,不過,很遺憾的是,三頭黑焰獅這些鮮血的力量,實在太強大,沒用多久,居然打敗了帝星辰所有的力量。

帝星辰感覺到自己力量已經用盡,而三頭黑焰獅的力量正在不斷的增強著,帝星辰不由苦笑一聲,心中暗嘆道:「沒想到,我沒有死在忽必烈的爪牙之下,也沒有死在吳昊、吳霸天父子的手中,而是死在了一頭已經死掉的三頭黑焰獅的手中。哈哈哈哈,這一種結局,還真是搞笑啊……」

帝星辰苦笑著,他已經感覺生命正在飛快的流逝著,似乎下一刻,他就要永遠的離開這個世界了。 第一零六二章有反應了

眼看著帝星辰就快要不行了,但是,就在這時候,帝星辰的胸口處,突然閃爍起來了一陣陣金色的光芒,帝星辰本來已經枯竭的丹田之內,居然一下子又充滿了力量。在這金色光芒的幫助之下,三頭黑焰獅的鮮血並沒有得意太久,很快就被帝星辰體內的玄氣給煉化了,完全融入了帝星辰的身體之中,成為了帝星辰的力量。

「是通靈寶玉!」


帝星辰心中一驚,知道是通靈寶玉的力量,才煉化了這些三頭黑焰獅的鮮血。帝星辰沒有想到,他在五大學院切磋大會的時候,好幾次都差點死掉,都沒有逼迫這通靈寶玉出現。這一次,這些三頭黑焰獅的力量,居然逼得通靈寶玉現身了。

「這通靈寶玉,極有可能是太古甚至更古老的東西,難道是它感受到了太古時期九頭獅王鮮血的氣息,所以這才被激活了,出手幫助了我!」

帝星辰心中不由暗暗猜測了起來,這通靈寶玉是什麼東西,怎麼控制,一直到了現在,帝星辰都不太清楚。

這一樣東西,實在是太過於神秘了。就在這時候,帝星辰也感覺自己身體之中的玄氣,似乎已經達到了一個頂點,自己的丹田,已經無法容納下這麼多的力量了。

咔嚓!就在這時候,帝星辰的丹田,突然出現了一絲裂痕。此刻帝星辰的丹田,就好似一個大壩一般,大壩之中的水,就是玄氣。

這個大壩如今已經蓄滿了水,這些水即將沖開大壩,進入一片全新的天地之中。一旦這些「水」進入了一片全新的天地,帝星辰的境界,也會進入一片全新的天地,得到再一次的提升。

呼呼呼!就在這時候,天空居然開始變色了,天空之中出現了許多的烏雲,但是因為是在死亡沼澤之中,上方毒霧、瘴氣太多了,所以並不明顯。

帝星辰的四周,也刮起來了一道道狂風,帝星辰的全身上下,也是散發出來了一股股強大的氣息。

緊接著,一道巨大額黑色旋渦,出現在了帝星辰的頭頂之上。一道道白色的光華,從這一道黑色旋渦之中噴洒了出來,落到了帝星辰的身上,帝星辰不由閉上了雙目,整個人沐浴在這一股股聖光之下,整個人都得到了洗滌,得到了升華……

良久!良久!帝星辰緊閉著的雙目突然睜開,頓時他的全身上下散發出來一股無比強大的氣息,整個人的氣質大變,如同脫胎換骨了一般。

這時候,天空之中的那一道黑色旋渦,也是緩緩消失了,四周的狂風也消失不見了,天空又恢復了原來的面貌,一副風平浪靜的樣子,一切又恢復了原來的面貌,好似剛才發生的一切都是幻覺一般。

但是,此刻帝星辰身上巨大的變化,卻是在向四周敘說著,這一切並非幻覺。

沒錯,此刻的帝星辰,已經突破了玄尊中期的境界,達到了玄尊後期的境界了!

達到玄尊後期之境之後,帝星辰的實力大增,他的力量,由原來的一百多萬斤,直接增長到了一百五十多萬斤。

換一句話來說,也就是說,此刻的帝星辰,已經達到了玄尊後期,而且是非常飽滿的狀態。

「哈哈哈哈,這三頭黑焰獅的鮮血,果真是一件寶貝啊!我現在的實力,就算追蹤者十八號不死,我殺他也是易如反掌。」感受著身體之中充沛的力量,帝星辰忍不住高興的笑了笑,他看了一眼地面之上的三頭黑焰獅,發現它脖子處鮮血還在不斷的往外流。

帝星辰看到這一幕便忍不住心痛,暗罵一聲自己真是浪費,便連忙從空間戒指之中拿出來了一個葫蘆,將剩下的三頭黑焰獅的鮮血,全部都裝入了葫蘆之中。

這三頭黑焰獅的鮮血,可是價值不菲,無論是拿去賣掉,又或者留給修羅傭兵團的成員,都是一個非常不錯的選擇。

做完了這一切之後,帝星辰看了看四周,他本來打算在這裡休息一下的,但是剛才他在這裡突破,很容易將忽必烈派出來的爪牙吸引過來的。所以,他決定還是離開這裡,繼續前行。

只見帝星辰長袖一揮,將他在這裡留下來的痕迹全部都抹掉了之後,便一躍而起,繼續朝著死亡沼澤的深處奔去。

十天之後,死亡沼澤之中,帝星辰也不知道自己深入死亡沼澤到什麼程度了,但四周的毒瘴越來越多了,顯然是越來越接近死亡沼澤的中心位置了。

這幾天,帝星辰在死亡沼澤之內遇到了不少的危險,比較常見的便是沼澤怪蜥,不過帝星辰有異火在手,這一種妖物也奈何不了帝星辰。

其次,帝星辰有幾次差點中了毒瘴之毒,好在帝星辰身上有著不少避毒的寶貝,再加上他修鍊的這一門《九轉雷神訣》著實神奇,運轉起來,居然百毒不侵,所以這些毒瘴,也是基本奈何不了帝星辰。


像帝星辰和韋一槍剛剛進入死亡沼澤的時候遇到的讓人出現幻覺的毒瘴,帝星辰也遇到過了好幾次。不過,經過第一次這樣的經歷之後,帝星辰有了經驗,當然不會再被這種低級的伎倆所欺騙,因此這些讓人出現幻覺的毒瘴,也是奈何不了帝星辰。

不過,一路上,帝星辰有一次經過一片小樹林,其中並無妖物的氣息。但是,帝星辰進入其中之後,卻是發現了好幾頭盤踞著的三頭黑焰獅,不過這些三頭黑焰獅,可不像帝星辰之前遇到的那一頭那麼容易對付。

這些三頭黑焰獅,居然至少也是夢魘後期的境界,也便是相當於玄尊巔峰的玄修者。

看到那一幕之後,帝星辰嚇得連忙退出了小樹林之外,若是被這一群妖物發現了,帝星辰還真是必死無疑了。

畢竟,這裡可無法飛行,而且它們比帝星辰更加熟悉地形,帝星辰遇上了它們,簡直就是想逃都逃不掉。

這幾日,他也遇到了不少的玄修者,幾乎都是像魯一笑那樣的小隊,但人數卻是更多。

像帝星辰這樣單獨行動的,帝星辰倒是一個也沒有看見。不過,還好帝星辰只是路過,雙方並沒有碰頭,也沒有發生什麼矛盾衝突。

今天,帝星辰一如既往的朝著死亡沼澤之內飛快的奔行著,那記載著《弒神九殤》的破碎龜甲碎片之間,似乎都有這一種神秘的聯繫,只要帝星辰拿著其中一塊碎片,若是附近有其他的碎片,帝星辰都可以感覺得到。

帝星辰也便是靠著這一個方法,在死亡沼澤之內尋找著其他記載著《弒神九殤》的破損龜甲的碎片。

不過,帝星辰已經尋找了不少天了,但他空間戒指之內的那三塊破損的龜甲碎片,卻是都沒有任何的反應,就連帝星辰此刻,都有些猜想,這死亡沼澤之內,是否真的還有其他破碎龜甲的碎片呢。

正在帝星辰有些懷疑之時,突然帝星辰發現,他空間戒指之內的那三塊破殘龜甲的碎片之上,皆是散發出來了一股古老的氣息,並且緩緩顫動了起來。

「有反應了!」帝星辰早就在留意空間戒指之內三塊破損龜甲碎片了,此刻這三塊破損龜甲碎片有了變化,帝星辰馬上便發現了。

他心中頓時不由大喜,暗暗說道:「看來,這死亡沼澤之內,的確至少還有一塊破損龜甲的碎片。而且,我此刻距離那一塊破損龜甲的碎片,已經不遠了。」

帝星辰心中暗喜,當即便打算繼續朝前奔行,尋找另外一塊破損龜甲碎片的下落。

「啊……安拉多、安拉多、安拉多……」但是,就在這時候,突然不遠處傳來一道有些稚嫩的驚呼聲,聲音十分的恐懼,似乎是有人遇到了什麼麻煩。

從這些驚呼的聲音,帝星辰估計對方絕對不是中原人士,極有可能是南荒之中居住的少數部落的成員。

但是,這死亡沼澤之內,難道還有少數部落之人居住嗎?帝星辰倒是有些好奇!聽著這一道聲音,聲音很是稚嫩,對方的年紀應該很少,不會超過十五歲。

帝星辰本來也不是一個喜歡多管閑事之人,本來準備就這樣離開,繼續尋找其他的破損龜甲的碎片的,但是這一道聲音叫得格外的凄慘,帝星辰看了看四周,這裡根本不可能再有其他人出現去救他的。

所以,帝星辰還是動了惻隱之心,一躍而起,朝著這一道聲音傳來的地方快步奔去。這一道聲音傳來的地方並不遠,其實就在幾十丈之外,一片小樹林之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