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黎天鼻子有點發酸,畢竟離開村子會祖地的日子越來越近,和村長在一起的日子也越來越少了,十二戰祖還要求黎天慧祖地后就要出發去西陸。這麼說此次一一別又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再見了。

「爺爺,您休息下,我今天又想到新的點子,給你嘗嘗鮮。」黎天將心事長埋心底。臉上笑嘻嘻的說道。

「好啊,天啊可是號稱我們黎村第一大廚啊,你的手藝爺爺也是不得不嘴饞一番。」

但太陽不在留戀,終於落下。村長在院子點起火把,照亮桌子。一架子金黃金黃的烤腿,一大鍋顏色十分誘人的湯,還有其他葯羹小菜。村長也開啟了珍藏多年的果子釀。一老兩小,其樂融融的坐在一起吃飯。《考慮各位看官還沒吃飯就不在此細加描述了》

當然就像大家想的一樣,一大半的食物進入藍若琳的肚子,村長「好了該睡了,今天黎天誰我的床,若琳睡黎天的床,我今天睡客廳吧。」

黎天立即反駁:「不行,村長你誰自己的房間,我誰客廳,我身體比你強壯。」

「你平時不會生病但是每年都會生一次大病,再說我修為這麼高還是我來水客廳。」因為村長家都是兩個人住所以床都是很小的,村長雖說老了,但是畢竟骨架子在一張床就夠他一個人的。

黎天剛要說話,就被藍若琳打斷:「好了,不要真了,兩個大男人比我個女孩子還矯情,村長你老了,就老老實實睡你的床,我和黎天比較瘦小就一起睡黎天的床,擠擠就行了。有那麼麻煩嗎!」藍若琳用鄙視的眼睛看著這爺孫兩。

黎天驚愕的看著藍若琳,臉卻很不給面子的紅了。村長也是一愣,但是想了想《反正以後就是夫妻了,不過是提前了點。倒是我該怎麼把地娃娃親的是和黎天說呢,算了隨緣吧》於是藍若琳很霸氣的拉著黎天進了房間。黎天就跟個小媳婦一樣,羞紅著臉,有點扭捏的。

肩並肩躺在床上,黎天有點羞澀的向外變挪了挪,但是差點就掉了下去,畢竟這床還是蠻小的。藍若琳皺了皺眉頭,「謂,小野人你什麼意思啊,我就這麼恐怖嗎?還是說你在嫌棄我!」黎天一聽身體動都不敢動了「哪…哪有。我…我哪有。我只是覺得有點熱罷了。」

藍若琳的小手搭在黎天的額頭上「好像是哦,有點燙,是不是病了!也是黎村的溫差還是有點大的,你靠過來我身體可以溫暖你,這樣你就不會生病了,我小時候媽媽就是抱著我誰的,我生病了,媽媽也是這麼說的」

藍若琳那雙大眼睛在夜色中仍舊顯得十分透明。她那雙溫玉般的小手抱著黎天。黎天身子一怔,瞬間連就紅到脖子,心跳也如同巨獸般跳動。藍若琳又皺了皺秀氣的眉毛說:「還真的病了,你溫度這麼高。」說罷更是加強了手上的力道。

半個時辰過後「小野人你睡著了嗎?」——藍若琳。「額,沒有。」——黎天。《睡得著才怪》「小野人你知道嗎,我是逃出來的哦,我爸爸媽媽現在肯定急壞了。我家人對我太好了,我卻還讓他們著急,我真的是個壞女孩子。」小魔女眼睛帶著霧氣,語氣有點低沉。

「那個…小魔…不。若琳,也不能這樣想啊,你出來肯定是為了歷練的是吧,你看你現在這麼厲害,如果能想村長黎隨意一樣打下威名,你爸媽一定會為你驕傲的。所以你不要急哦。還有…有…」黎天發現耳邊傳來一陣小酣。——小魔女竟然睡著了。黎天一陣無語。真是個沒心沒肺的小魔女啊。

今晚註定是個不眠之夜……

看書王小說首發本書

… 第二天如想象中的那樣黎天頂著一雙熊貓眼起來,藍若琳這個罪魁禍首卻還在床上睡著。村長卻早已起來。老人總是起早貪黑的,似乎在生命的最後才明白生命的可貴了。

村長看到黎天的黑眼圈後會心的一笑:「那丫頭還沒醒啊?」

黎天想起昨天晚上小魔女抱著他的情形,溫馨的一笑說「還沒呢。」爺孫兩簡單的交流后就在沒有說話。

黎天在院子里練起了道著,村長在一旁忙著做早飯,偶爾看著黎天用工的身影,會心一笑。就這樣爺孫兩默契的如同十幾年來一樣不需要說什麼一切都是十分的熟悉了解。

這就是親情的力量,超越了一切言語。

朝陽就這麼悄無聲息的升起,暖暖的金黃-色陽光渲染著晨曦的高貴與聖潔。

藍若琳打著哈欠,頭髮蓬鬆的走出屋子,兩眼朦朦朧朧的,迷糊的略帶些呆萌,小嘴保持著小小的張合,那慵懶中帶著一絲嬌媚。黎天這個沒見過世面的傢伙,竟然看呆了。


「小野人,你怎麼不叫我起來啊!哇,還沒睡醒,怎麼在家裡就沒有覺得睡覺也是這麼舒服的呢?」藍若琳打折哈欠的對黎天指責起來。「哦,對了,你生病了哦,給姐姐看看好了嗎。」

藍若琳的玉手搭在黎天的額頭上,黎天經過一個晚上到底是有免疫了,這次沒有臉紅了,只是有點不自在的眼睛閃爍。「哦,好了!媽媽的方法還是不錯的哦!」藍若琳有點雀躍道。

簡單梳洗這一老兩小吃過早飯。

「小野人我們今天去抓魚吧,還有抓完魚就去掏鳥蛋咯。」藍若琳有點興奮道。黎天一陣苦笑,昨天的一幕——白澤的告誡他沒有和村長提起,黎天不想在離別之際要村長心存顧慮。

今天奶娃們都要留在村子了畢竟再過一段時間戰字輩就要離開了——他們的父輩中要挑選人去祖地。家人到分離總是牽腸掛肚的纏綿。黎天和藍若琳兩個人走出村子。

黎天帶著藍若琳來到了黎村子最近的一條河,這天河寬不過十幾米,但是蜿蜒看不到頭尾。河水更是清澈的看得到河底的小小砂礫。這河衝擊一片岩石,隨著時間積累下來,構成一個較大的水潭,水潭由於是由岩石構成,十分明澈,一腳踩下去落腳的是堅硬的岩石,所以沒有一點污濁。

黎天對此是輕車熟路,捲起褲腿就小和抓魚了。藍若琳,一看,頓時仙女氣質拋向九天,小臉上那種興奮掩蓋不住。她管褲腿什麼的卷沒卷,直接跳進河裡,將原本有幾條魚的譚水激的見不到魚鱗了。

黎天一陣好氣,回過頭看著小魔女,看見藍若琳,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立即沒有了脾氣。

他走了過去,蹲下身子,幫藍若琳,捲起了褲腿,藍若琳緊緊的看著黎天,默默的,大眼睛瞪得老大,在她家裡的男孩子不是見到她就愁眉苦臉的躲到一邊,就是裝的跟孫子一樣百依百順,沒辦法誰叫她是藍家兩代唯一的女性後人,全族對她就是把天上十二個月亮摘下來搞不好還真的會舉族飛升試試。所以還是第一次有同齡人在意小魔女的細節。

黎天卷完後站起身來,對著小魔女的鼻子就是『狠狠地』一刮,小魔女吃痛皺起眉頭,黎天「怎麼還發起呆了,是不是看到我英俊的樣子唄迷住了?唉誰叫咱長的帥呢。」黎天這個不要臉的在大吹大擂了。藍若琳反常的沒有還手。只是有點臉紅的低下頭躲開黎天的手。

黎天屏息凝氣的半蹲著,短暫的等候,一條一尺見方的八須靈鯽出現,藍若琳更是小心翼翼的盯著,生怕嚇走,黎天雙手下水,緩緩的接近,靈鯽此時正好尾巴對著黎天黎天突然發難,雙手如閃電般抓住了它,黎天將它舉過水麵,藍若琳一看興奮的大叫起來,在水中跳啊跳的。

黎天將魚拋上岸。一條對於藍若琳這個無底洞來說連塞牙縫都不夠的。「小野人快,快教我,教我啊!」

黎天:「別吵把魚都嚇跑咯。你過來,像我一樣蹲著然後就這樣…….」黎天雙手抓著藍若琳如玉的小手手把手教了起來。

藍若琳「好了,我會了,我們來比賽哦,輸了的今天中午負責做飯哦。」「那你輸定了!」黎天十分自信。


黎天深呼一口氣,眼睛全神貫注的盯著水面,不一會兒一條銀白色的銀鰭寶鯪出現,黎天照葫蘆畫瓢又是閃電般出手,銀鰭寶鯪到手,黎天將之拋上岸,神氣的對著藍若琳笑了笑。就這樣,黎村的抓魚小王子,將抓魚技巧發揮到極致,不一會數十條大大小小的種類齊全的靈魚就擺滿案頭。

而藍若琳此時就崩潰了,她不斷賭氣的抓了抓頭髮,於是乎一個亂髮魔女降臨。卻是毫無所獲。她看著黎天那鄙夷的樣子,十分惱火,於是用雙手捧起誰來對著黎天可惡的臉就是狠狠的一潑。黎天一看不得了了,小魔女還耍潑,立即反擊——於是異常轟轟烈烈的打水仗開始了。

岸上燃燒起一堆火來,當然魚還是黎天來烤畢竟對藍若琳的手藝黎天為了生命著想,還是不敢嘗試。黎天將衣服脫下烤乾了,反手遞給魔女說「去那片從子裡面,把濕的衣服換了吧,穿著怪不舒服的。」藍若琳看著光著上半身的黎天臉上泛起紅暈,聲音糯糯的嗯了一句。

不一會兒藍若琳換完衣服回來,黎天伸手接過藍若琳濕的衣服,順手將烤好的靈魚,地給藍若琳說「我幫你吧濕的衣服烤乾,你肚子餓了吧,你先吃點墊墊肚子。

藍若琳輕聲輕語的嗯了一句,臉上的紅暈沒有消去。黎天火上烤著衣服,衣服上有股十分清新的香味,聞著十分的舒服,烤乾了,黎天海放在鼻間狠狠的聞了一下,黎天「好香哦,女孩子為什麼都這麼香香的?」

藍若琳見此小手緊了緊,頭幾乎低都胸前,臉紅的比火還透徹。「好了衣服幹了,你先披著。我烤魚了。」

小魔女性子似乎轉變了。竟然細嚼慢咽的吃起魚了。黎天這個不解風情的鄉下小子竟然懷疑自己的手藝是不是下降了,他抄起一條烤好的靈魚,嘗了嘗「不錯啊,怎麼小魔女不喜歡吃呢?女人心海底針!」黎天一陣嘀咕。

「若琳快點吃哦,一會兒就去掏鳥蛋。」藍若琳一聽,頓時就放口大吃,什麼害羞什麼兒女情長一下子就到九霄雲外了。

村長靜悄悄的呆在房子了,沒有抽那幾乎不離身的葯煙。他來到了黎天的房間,那布滿老繭的手輕撫著黎天的床,十分小心翼翼的撫摸著每一寸地方,那渾濁的雙眼更是渾濁不堪,猶如浸溺著無窮無盡的心緒……

黎天看著天際那緩緩墜下的夕陽,《又是一天過去了,離村的日子近了,唉》黎天的心頓時猶如巨峰壓著,沉甸甸的喘不過氣來,他看了看裝滿一衣兜靈鳥蛋,滿頭落葉,狼狽不堪的藍若琳說「若琳,我們回家吧,村長該著急了。」黎天順手將藍若琳頭上的落葉掃去,並且輕輕地將藍若琳散亂的髮髻小心的別好。藍若琳靜靜地看著黎天沒有說話,嗯了一句。

天際的夕陽殘紅,灑落人間,一句古話說的好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村長。佝僂的身影埋葬在夕陽中,在村頭猶如雕塑一直…一直等候著……

本書首發於看書王

… 逝去了才會珍惜,離別時才懂留戀。時間總是那麼讓人菲薄,美好的溫馨之時時間飛逝,不見痕迹,彈指一揮間;受難煎熬時時間反而慢移,難有變化,一日三秋。

黎天牽著村長的手,村長身子佝僂,原本高大的身軀,歲月折磨下就是如此不堪。孩子身子就是長得快,黎天幾乎和佝僂的村子並肩了。

村頭站滿了人,黎君邪,黎君正這兩個君字輩的先鋒人物,帶著十二個戰字輩的壯年,還有五個天字輩的青年主動請纓去歷練。村長考慮村子既然要出世天字輩作為這一世的復興主力,必須得到些鍛煉,就同意了,畢竟大毛等五個天字輩的後人已經有通靈九脈的修為。

二個戰字輩年齡四十到二十不等,有些已經做了父親,有些則家有老母,被家人圍起來,做最後的告別。

「戰天,你要好好照顧自己,媽媽在村長等你回來,你一定要聽你君邪叔的話,不要闖禍。」一個中年婦人眼帶霧水的抱著一個二十齣頭的年輕人。

「戰意,我和兒子在家裡等你,嗚嗚,你…嗚你要…」一個抱著孩子的少婦早已泣不成聲。

「天心,天意。爸爸我…爸爸我以你們為驕傲,好好照顧自己…….」一個大漢虎目赤紅的擁抱著兩個十幾歲孩子。

「大毛……」

………….

「該走了,該走了。唉,天兒走吧」村長有點生硬的甩開黎天的手。回頭大步走去。黎天雙眼,含淚的看著村長愈加佝僂的背影。黎天沒有說任何話,就這麼看著村長的背影漸漸遠去。村長一個人緩緩的走去,身子輕微的顫抖,卻沒有回頭,就這麼泯沒與村子。

藍若琳靜靜地看著黎天,她肯定是和黎天一起走,去完祖地,村長就要君邪他們送她回家。短短的幾天她就知道黎天河村長的感情是如何的,她的心莫名的抽痛,看著黎天壓抑著的情緒。

人世間一切如此,永遠讓人不得不選擇一種最不情願的結局。這或許是上天作樂人間的手段。該離開的終將離開。

黎君邪和黎君正帶著,前往遺天州最大的都城——天都。應為只有那裡才有橫跨數十州的傳送陣。黎族的祖地在東陸的中心地——中皇州。一個號稱天才的孵化場的地方,是一切天驕的必去的戰場,只有征服那裡,你才有資本說是東陸之秀。

那裡是太古擂台開啟的地方,是太古聖子黎我道崛起的基石。是一個號稱最有活力的一個州因為那裡是天才們聚齊的地方。

不管是三千州的哪一個地方的天才嗎,都會嚮往去哪,因為有一個可以讓他們名垂千古的東西——銘道碑。這個碑石記錄從太古至今資質與潛力前一萬名的天驕。

它永遠只有一萬個名額,應為只要有後起之秀在中皇州崛起,它就能感應到並且對其評比,若是超越前人就可以將榜上的人擠下。

只是在後武時代的今天,這個榜已近萬年沒有更新,太古神話般的時代誕生太古傳奇人物,至今都沒有人可以撼動他們的地位。

唯一一次例外就是——黎隨意。黎隨意在中皇州屠戮一族史榜上亮起十分耀眼的仙光,天地符文膠著,黎隨意的名字在五千名徘徊,幾度將最後一名——虛譽擠下。

但是不知道什麼原因在黎隨意屠戮完后,消失不見,隨之消失的是他在銘道碑的第五千的名字。讓這個時代的人不無噓吁,畢竟太古時代就猶如一塊大山屹立在每一個天才的心中,難以超越。好不容易出了一個人好這樣消失的無影無蹤。

而位居榜首的是那個壓的同代人喘不過氣的太古聖子——黎我道。有人將銘道碑叫做太古英雄榜。這是因為這上面的天驕都是太古的天才。而從近古帶現在除了黎隨意拿一次撼動榜位就再也沒有一人可以上榜。

讓人震驚的還有黎族一共一百多人位居榜上,這是黎族太古輝煌的最真實寫照。其他太古大族最多的只有數十人。尤其是黎我道,這個艷驚太古的絕才,位居榜首,讓黎族輝煌了整個太古。而黎族就是這樣遭受古族的覬覦。

直至太古末期,黎族在太古浩劫中倖存,十萬年的太古就這麼廢於一場浩劫。這場浩劫,大多數新興大族族史上有記載,是太古末期,群魔作祟,有大凶出,惡人齊出,天理難容,天罰降世,天譴亂古,乾坤顛倒,強者替天行道,絞殺大凶,強強交戰造成強者殘殺,於是天崩地裂,太古寂滅,黎民蒼生為殉,葬下了一個紀元。直至有神人出,以無上法力,開創了新一個紀元,造化降世。才有今天的種種。事實如何?白澤沒有跟黎天講明白,但是白澤的態度表明事實似乎有待考察。

但是浩劫過後黎族不知道什麼原因族老死傷殆盡,落為一般家族,高手層次遠遠落後其他古族,遠古近古五千年過去,黎族一輩輩積累才有追趕其他古族的勢頭,準備光復太古黎族的輝煌,但是太古遺留下來的古族從中作梗。在加上黎族莫名的詛咒,黎族陷入浩劫,當時的族長,舉族遷移。但是不了太古遺族算到天機,半途截殺。黎族就這樣徹底消失在後武時代。除了逃出來的黎隨意十兄弟。整個黎族數千萬老老少少,被屠戮,血流成河,將中皇州邊界染成黑色,至今那裡都是黑色,沒有任何生靈,成為中皇州唯一的不毛之地。

黎族在那場浩劫中,幾乎滅盡。所以現在的黎族幾乎是村長黎隨意一個人建立的,當時他其他就兄弟都想要報仇在殉族。偷偷溜出,被群族追殺,黎隨意為救兄弟,才有了瘋煞狂魔屠戮一個古族上千萬生靈的血祭。也是讓銘道碑唯一一次在太古之後異變。黎族再一次進入東陸的視角。

這就是號稱第一大族的太古黎族!

但是讓東陸大能祭其他族老想不通的是為什麼黎族的大能,消失不見,還有那銘道碑的一百多位傳奇人物怎麼沒有一個人封印下來。那可是縱橫太古的絕頂強者,一個人就足以撐起一個家族。這就像是一個謎困擾遠古近古到現在的后武時代數萬年大能的謎題。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王

… 黎天一行二十一人趕了十多天路,一路飛到天都,由於黎天沒有找到合適的屬性功法,雖然在啟冥境,但是依舊不能飛行。而一旦達到通靈九脈幾乎可以溝通天地靈氣,而縱空不墜。所以黎天十分鬱悶的被黎君邪架著在空中飛。好在天都在即。

黎天站在城門下徹底驚呆——高千丈有餘的金色城門,全然由赤精銅打造。城牆更是直入雲霄,不見頂端,由遺天州獨有的黑隕石——一種極度堅硬的石材構成。通靈九脈的武者,全力一擊只能留下淺淺的白痕。只是原本墨黑的城牆,有些紫紅,——是被血染的。站在城門下讓人由心底生出無力感,人在世界上是多麼的渺小。

「滾開,賤民快滾開」一輛赤炎精金打造的戰車呼嘯著衝來,駕車時一個年約十五的一個少年。

黎君正護著他們立即讓開,而黎君邪手死死地攥緊。

那個少年一臉鄙視的看著黎天他們:「廢物,算你們識相。不然就讓你們死於馬下」少年穿著極度奢華,由赤足鸞金打造的戰衣,一身亮麗,頗有種『光輝照人』的感覺。

黎天原本就鬱悶的心情一下子點燃「在說句狗話試試!」黎君正剛想拉住黎天,就被黎君邪制止了。「黎族要想出世就必須不畏天下敵,黎家的男兒也必定不居於人下,黎族的仇人已經遍布天下,不在乎多幾個!」黎君邪傳音道。

那戰衣少年一聽,臉色迅速拉下:「找死!」他手上抽出一根鞭子,上面符文密布,天地靈氣迅速被引動,——好一件日月之器。戰衣少年朝著黎天就是狠狠的一鞭。

黎天迅速跳開,瞬間就在幾丈開外。戰字輩的人沒有任何反應,因為戰衣少年是剛入通靈境,大毛們通靈九脈都對黎天沒有威脅,就算是有日月之器。戰力也只不過達到通靈八脈境界遠不是黎天對手。

戰衣少年倒是不驚,反手又是幾鞭子下去,而黎天完全憑藉藏體境修來的神力迅速躲開。戰衣少年眉毛一皺,脈力運轉,抬手就是一招《綠森囚籠》——木屬性。剎那間,黎天腳下長出不盡的藤蔓,迅速將黎天包裹。「膽小鬼,叫你躲,哈哈!」戰衣少年極度囂張的放聲大笑。

天心天意對視一笑——傻子要倒霉了。


「玩膩了,現在遊戲結束!」黎天聲音剛剛落下,藤蔓就迅速被掙開。黎天大吼一聲,腳下發力,地面裂開一條溝壑,黎天藉機升空。戰衣少年先是一愣接著反應過來,脈力運轉,木屬性的靈力在空中聚集向黎天包圍,黎天肉身突然發力,上升的趨勢陡然改變,在空中滯留了——好變︶態的肉身之力。黎天突然爆發,借著地勢上的優勢俯衝而下,一直線向戰衣少年衝去。

戰衣少年一陣發慌,脈力不穩,胡亂的扔了,幾個法術,希望改變黎天的路線,黎天全然不顧,那法術落在黎天身上只是將衣服弄破,黎天身上沒有任何痕迹。戰衣少年立即掏出一件龜甲——龜甲上符篆更是繁瑣晦澀,一下子就勾動天地靈力,將戰衣少年護住。黎君邪眼睛不眨:「頂級日月之器,快接近造化之器了。黎天有點麻煩了……」只是他話剛落下,就讓他驚訝的咽下一切所說的話。

黎天勢如破竹,那白皙的手向龜甲上一劈,龜甲符文四散,破碎空中,戰衣少年更是一下子癱倒地下,一臉驚恐的看著這個瘦弱的比他還小几歲的少年《這哪裡是人啊,蠻獸也不過如此》

這時城門人漸漸的多了,路人將黎天和戰衣少年圍起來,黎天俯著身子看著戰衣少年說:「誰是廢物啊?遊戲結束,你可以滾了!」戰衣少年唯唯諾諾不甘看著黎天。

就在這時,一隊守城騎兵走來:「幹嘛了,聚齊在這幹什麼鬧事嗎?」一個領頭的一聲怒吼。

戰衣少年一聽,臉上的怯懦全然消失:「護駕。快來護駕,本少爺遇刺了,快來將這些賤民抓了。」黎天一聽,眉頭迅速皺起腳下發力,將戰衣少年死死踩在腳下。

兵官一聽,迅速趕來:「少城主回來了!賤民拿命來」一矛子向黎天刺來,靈氣波動極為恐怖,猶如一天巨龍俯衝而下。

「化神之境」一個路人發出驚嘆。

黎君正脈力運轉就要出手,黎君邪攔下「看看天兒肉身恐怖到何種境界在出手」

戰衣少年彷彿看到黎天慘死矛下。臉上顯現猙獰的笑容。

只是剎那間,黎天看都不看身後,猛地轉身,抓住矛頭,猛地一扯。兵官到底是經歷戰火,矛頭一轉收住戰矛。兵官身上符文遍布,天地靈力驚人,矛頭調轉,散發著恐怖的力量,黎天此時十分謹慎的盯著矛頭,肉身極度繃緊,全身發出淡淡的光輝,三條脈——天脈,地脈,命脈。此時猶如睡獅蘇醒,黎天覺得全身暖暖的,經脈有點酥癢,身子彷彿輕了十斤。

「肉身聖相!」黎君邪驚呼,在傳說中太古有些大能專修肉體達到通天地步,肉身散發異象,但是那都是達到達到巔峰,武力登峰造極才有的異象,而黎天在藏體境就有肉身異象——雖然只是淡淡的聖光,但是畢竟黎天才初入武修之途。

黎天被一層光包裹,覺得全身有無盡的力量。他主動出手,身子如閃電般瞬間消失原地,突然間出現兵官背後,雙手聖光濃郁的如實質一般狠狠的向兵官抓去。兵官畢竟境界高,剎那間就縱身空中,戰矛劃下一道火光劈向黎天,黎天右手一擋,火光就被打散,右手籠罩著一層十分奇異的聖光——萬法不侵。

「糟了小叔叔,不能升空。」天心天意兩人對視一下,十分焦急。

兵官知道普通的火是傷不了黎天。於是脈力運轉,符文散出,空中出現一座熔爐,熔爐高數十丈,裡面火焰滔天,金色的火焰將虛空燒的都在晃動。

「不好,虛空熔爐!這個兵官竟然有這種造化!火屬性功法中的瑰寶,幾乎失傳了,太古時期虛譽的功法。《虛譽——銘道碑一萬名。》」黎君邪驚呼道。這是一門霸道的功法。——虛空熔爐,焚盡蒼穹,不燃人血,永不熄滅。

黎天此時更是覺得壓迫,那金色的熔爐籠罩在他頭頂,他覺得寸步難行……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網

… 就在這時,黎天腦海里突然閃現一種十分隱晦的符文,這種符文透射出極為滄桑的氣息,那種古老的氣勢,在黎天腦海中激發,黎天額頭上浮現出一個符號,這個符號猶如一種古篆,但是氣息十分古老原始,黎天剎那間眼睛似乎看到日月行空,天河傾瀉,巨星墮下,天地閉合的景象。

黎天腦海里出現一步法門,法門名字亦是一種極為晦澀的文字。但是黎天卻能明白這些字的含義——無虛道。

當然這些變故只是電花火石之間,幾乎連一瞬時間都沒有。

兵官使出的虛空熔爐火焰滔天,那種焚天滅地的氣勢著實讓人恐怖,畢竟這是太古天驕虛譽的散手。虛譽縱橫一世,才得以留名銘道碑。他的散手豈是浪得虛名,路人不覺之中默默的後退。



此時的黎天雖然被虛空熔爐籠罩,但是黎天此竟然閉上雙眼。黎天額頭上的符文愈加清晰,散發出一股不盡滄桑的氣息。黎天的天脈此時符文密布,天脈脈力自行運轉。黎天緩緩地抬起手,剎那間虛空熔爐就是一顫動,但是路人及其他人全然沉浸在虛空熔爐帶來的震撼,沒有發覺。

黎君邪此時早就脈力通達全身——在他認出虛譽的虛空熔爐。他都不能隨隨便便的接下這招無敵法門——畢竟虛空熔爐,焚盡蒼穹,不燃人血,永不熄滅。雖然黎君邪可以簡簡單單當下它的攻勢,但是那無法熄滅的虛空之火,著實讓人頭痛。

黎天這是面無表情,臉上只有一種和年齡極度不符的滄桑。

突然那虛空熔爐火焰傾瀉,那種焚盡蒼穹的氣勢,將路人逼得倒退,黎君邪此時手上脈力如實質般聚集,準備出手了。

黎天終於睜開雙眼,但是十分恐怖的是那雙眼,竟然出現大星墜隕,日月寂滅的景象,黎天抬起的手,出現幾個十分簡便但是卻極度晦澀的符文,天地突然間彷彿暗淡了下來。太陽此時莫名的龜縮雲里,有那麼一瞬,所有人都感覺自己心跳漏了一拍。

《無虛道》之萬物皆無。

那幾個符文飛上天空,與那虛空熔爐接合。連一絲天地靈力波動都沒有,就那麼簡單的沒有一絲痕迹的虛空熔爐就那麼消失在天際彷彿從來就沒有出現過。那種滔天焚世的虛火就這麼毫無預示的消失了。

在場的人全部驚愕,嘴巴張的巨大。黎君邪更是驚訝的臉手上脈力都沒有停止運轉。在場最為驚愕的莫過於兵官了。他正準備發起最後的攻勢,那虛空熔爐正準備傾瀉,甚至他都看到了,虛空焰已經在焚燒蒼穹,已經出來熔爐。

黎天彷彿不知道這一切,他那雙異象驚人的眼睛此時異象全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兩個符文,和無虛道這幾個古篆如出一體。顯然是同一時期的文字。黎天抬起的雙手,突然間捏起一個手勢,瞬間天地重現光明。那龜縮雲里的太陽此時顯得十分的奪目刺眼。一切彷彿沒有什麼異樣——但是那個兵官卻完全消失了。沒有一絲痕迹,就猶如虛空熔爐異樣似乎沒有出現過一樣。

黎君邪此時十分震驚,比剛剛虛空熔爐消失還要震驚。眼底是那種不敢相信,還帶著一絲緬懷和欣喜!:「無虛道,一定是無虛道!只有無虛道有這樣的魔力!只是無虛道啊!哈哈,哈哈!我太古聖子的無敵法門竟然重現人間了!哈哈。」

這是太古聖子的黎我道的成名功法啊!——無虛道,無虛無虛,萬物皆無,萬物皆空,萬物須臾!號稱可以重新開始一切的恐怖功法,一切都可以逆轉,可以彌補一切。是太古時期黎我道成名的魔功。

黎我道憑藉此功法將一個被封印的一教古祖祭殺,一教古祖啊,這可是縱橫一世的人物,在任何時刻,這種人物都是被當做一教底蘊,那是可以改寫一族命運的人物啊!就算是在最繁盛的太古時期,這種人物也幾乎不現世啊但是卻被黎我道在二十齣頭的年齡祭殺了。震厄了幾代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