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麥哈爾表情不變,只是恭敬,感激開口。取出蘊含劍指七星的傳承白石,朝著無盡神性揮灑的道神拋飛而去。

看似平靜的麥哈爾,其內心早已波濤洶湧,澎湃異常。

若分階來算的話,普通神台境九重天巔峰是第一階,神台境九重天巔峰天才是第二階,視第二階天才為無物的金斯,白龍,麥哈爾這類妖孽天驕則是屬於第三階,而縱橫無敵的妖孽巨擎,君清殿下,裂空王,鬼谷子,開元,則是巔峰的第四階。

只要這縷神靈意志補全後續神法,麥哈爾就有可能繼續提升,甚至達到第四階,成為妖孽中的巨擎,有與君清殿下等人爭鋒的恐怖實力。

而這縷神靈意志,全憑本能,根本不會注視麥哈爾,神不知鬼不覺。

道神幻影接過麥哈爾拋來的傳承白石,當即意識探入白石之中,觀想其中所記載的神法,開始按照麥哈爾意願開始補全。

而這個過程只持續幾刻了,幾刻之後道神開口:「這部神法特殊,大量的功績只能兌換王者境!」

話音落,傳承白石拋向麥哈爾,劃出一道弧線。

「此法已經磨滅在天地,滿天諸神至多擁有此法至絕世之境,修之謹慎。」道神幻影,不可思議的多說,周身在補全神法之後,泛起極其不穩的神性威壓。

「什麼?」

後方諸多絕世身影齊齊一震,模糊的身影之內泛起道道恐怖目光,深深看著麥哈爾,充滿不可思議。

一部神法,似乎令無所不能,造物主般偉大的道神,無可奈何。

握住傳承白石的麥哈爾,同樣為道神的話語,為之震撼滔天。本以為道神幻影會以超乎世俗的驚天閱歷見識,補全這一部古老神法,可萬萬沒有想到,道神幻影竟是取來了神法原版,且告知麥哈爾這部神法的特殊。

連諸神擁有的,最高也只是這一部神法的絕世之境,天下之大,怕是找不出幾部能令神靈無法掌握全部的神法,算是特殊中的特殊。

須知,神靈已是神道的巔峰,站在了永恆的巔峰!

「絕世強者,那是王者境之上的境界,離我還遠。但是現在這部原版神法,補全至王者金核境,足以讓我提升。」麥哈爾心中喃喃,壓下對這部神法的震撼以及遐想。

不由小心翼翼看向諸多震撼的絕世強者,麥哈爾投來的目光,如火如針,令絕世強者偏頭,有人更是發出不屑冷哼。

一部只能修至絕世強者之境的神法,就算在特殊,也引不起他們的注意,要知道,他們十人,便是巔峰的絕世強者。

麥哈爾的目光,就是在懷疑他們,令諸強不屑。

諸強的不屑,卻令麥哈爾心中為之一緩,偏頭看向道神幻影,慢慢的,向道神幻影行之一禮,感激萬分。

「砰!」

就在麥哈爾行完禮的一瞬間,道神虛影連連扭曲變幻,閃爍出遮天的絕世神光,惶惶刺目。蘊含神性光輝的身影,徑直爆碎成漫天晶瑩,恢宏不穩的恐怖神性威壓,一閃即逝,震撼全場。

就連諸多絕世強者虛影,望著這一幕,都瞠目結舌,久久不能回神。

道神,蘊含神靈的一縷本能意志,有著無上的威能。可此時,卻就這樣自行崩散潰滅,消失在眾人眼前。

「這個年輕人!」

絕世強者虛影齊齊又一次看向麥哈爾,十雙目光,變得莫名怪異。

挽救近百天驕,令少言寡語的道神連連開口,一部神法令道神潰散崩滅。

三件事每一件都是充滿不可思議,當三件同時集中在一人身上,絕世強者們對其的印象當真深入腦海,無法忘懷。

「獎賞已經頒布,你就回部落,和他們一起舉行入部儀式罷。」絕世身影之中,有人打破了著詭異的寂靜。

眾多絕世強者,終歸是絕世強者,只是在一驚之後,就已經平靜下來。

麥哈爾聞言卻搖搖頭,看向諸多絕世強者,微微彎腰歉身:「我想跟隨各位前輩,進入遺迹內部,尋找更大的機緣!」

聞言,絕世強者們似乎因道神幻影崩滅之事,竟沒有浮現震怒不悅之色,相反還淡淡的提醒了一句:「造化往往伴隨著兇險,你既有此決心,就隨我們一起,並無不可!」

當即,十大絕世強者虛影,沖向遺迹深處天之盡頭。

麥哈爾根本沒有半分遲疑,帶著沖霄的凌厲,衝天而起,化為一道劍之長虹,遠遠跟在十大絕世虛影化身之後,沒有掉隊。

「轟隆隆!」

天崩地裂,威能浩蕩滔天。

十大絕世強者在靠近壁障的瞬間,拋出一枚毀滅波動浩瀚的玉符,爆發出毫不遜色於君清殿下四十九道大陣組成的毀滅波動,一舉就將壁障震碎,打通出足以容納人形通過的道路。

十大身影聯袂衝進,眨眼就消失在星辰無盡的內部星空之中。

麥哈爾緊跟而入,進入遺迹內部之後,望著令人震撼的浩瀚星空,久久才回神恢復清明。

至於消失的十大絕世強者,麥哈爾並不多想,單獨沖向某處,分了開去,他的目的可不是擊殺外來者。

「傳承白石,果然神台境還有得提升!」麥哈爾喃喃,在某顆不起眼的星辰之上,盤坐下來,將意識深深沉入白石之中。

與此同時,遠在神傾部落的第二道身,緩緩睜開眼,看向面帶微笑的金斯。

.(未完待續。) 浩瀚的星空,星辰光輝無盡。

當麥哈爾真正走在這片無垠無邊的星空之中時,才感受到一股莫大的死寂與荒涼,猶如走進了一片故人墓地。面對的,都是曾經與之笑顏的朋友,與生死之交的墓碑,心空空蕩蕩的一片,席捲著自己的思緒。

站在星空之中,就似站在大地,疾馳遁行沒有任何不適。

而在遺迹外部時而看到星辰中的宮殿,站在星空再去觀望,就如仰望著一片大陸,無邊無際,令人根本不能升出窺探之心。

在這片璀璨星空之中,麥哈爾時而更能看見在各處隨意颳起星空大風,這股大風並不起眼,威勢並不強烈。但這股大風刮過之處,星光暗滅,黑暗吞噬,就連巨大堅固的星辰,在這股風下,都化為一團團齏粉。

從此之後,大風颳起,麥哈爾不敢隨意停留。

「金斯所說,在星空之中,這股湮滅之風只是殺機之一。」麥哈爾喃喃,隱藏在了一顆星辰之中,「而在這片星空之中,還有著星之使者,由無處不在的星光隨機凝聚而成,打之不死,除非一擊必殺。」

「不過,我還沒有見過這種星之使者!」麥哈爾心中低低道,不由掃了一眼枯敗的白色星辰,「明明星辰已經完全枯敗腐朽,可偏偏星空之中,還存在著無處不在的星光。」

疑惑歸疑惑,可麥哈爾不會真正去尋找緣由。

「轟!」

麥哈爾意識巨震,在一次探入傳承白石之內,陷入那種無邊無際,無可抵擋的黑暗。

而在這種黑暗裡,漸漸出現一道持劍的人影輪廓,站立在黑暗。人影輪廓體魄散出淡淡的光,顯化出內腑里七道神秘無比的星脈,與連通流轉在一起的二十八道大穴。在這顯化的一刻,丹田裡的神台光芒無比暗淡。

「劍指天樞!」

「劍指天旋!

「劍指天機!

無聲的世界里,麥哈爾的注視下,持劍的身影擺出熟悉怪異指劍姿勢,高指蒼天。

而在這一次次的詭異姿勢下,丹田裡的神台漸漸龜裂,破碎,化為晶瑩碎點,散落在丹田之內。

「開闢星海!」

傳自遠古的魔幻之音,又一次穿過虛幻與歲月,重重的響在麥哈爾腦海。

在麥哈爾目光注視之中,原本碎裂成晶瑩的神台,在七大星脈,二十八道大穴連成一片的大周天之下,以神台晶瑩光點為中心,星戮劍氣大周天灌注,硬生生在丹田之內,幻化出一片劍氣元海。

無與倫比,滔天之威令麥哈爾腦海轟鳴,回到了現實。

「星海,在傳承白石之中,一共能開闢三道。若想突破金核境,便是三海歸一,佔據丹田,劍氣元化,貫通二十八道大穴,七大星脈,凝聚劍之金核。」

麥哈爾深吸一口氣,目光掃過星空,繼而緩緩閉眼舉劍。

「劍指天權!」

「劍指玉衡!」

「劍指開陽!」

「劍指搖光!」

每一次的舉劍,都會有神秘星光垂落湧現,流轉在麥哈爾體內,將星戮劍氣映襯的真如星光。

但這股神秘星光的出現,卻讓麥哈爾體內神台,產生劇烈的恐怖震蕩,將其體內平穩的氣息一舉打亂,神台在衝擊下,有了破碎龜裂之意。

麥哈爾半刻未停,任由體內混亂震蕩,不去鎮壓。

有熱能精血的存在,就算此法危及生死,他都沒有半分後退。

「咔咔!」

劍指七星一遍遍演練,體內神秘星光產生的震蕩之力,越來越澎湃,整個神台遍布裂痕。

而在神台根基遍布裂痕,隱隱失去鎮壓之力時,體內無盡的星戮劍氣沸騰,毀滅力滔天席捲,充滿暴虐。

「砰!」

神台炸裂,星戮衝天。

「星海給我開!」

麥哈爾心中低吼,雙目驟然開闔。

在神台潰散,星戮劍氣不穩狂暴的瞬間,體內丹田一滴純凈妖皇精血轟轟化開,熱能瞬間遍布全身奇經八脈,二十八道大穴,七道星脈,勾連向破碎的晶瑩神台碎片,寸寸炸裂起猩紅鮮血。

「有熱能精血在,沒有什麼可以阻擋我。」麥哈爾低低道。

就在麥哈爾進行突破,開闢體內星海之時,在浩瀚無垠的星空之內,猛然掀起滔天星光大浪,無盡的星光從四面八方各處規律匯聚而來,聚成一個個星光千百丈的球體,內里顯出一道道人影。

無盡星光匯聚聚攏形成的巨大球體,眨眼之際,就已遍布裂紋。

「砰砰砰!」

星光球體一道道接連炸碎,迸發起洶湧澎湃的星光,閃耀遍布星空。四周還在匯聚的星光,在這股洶湧澎湃的星光下,轟然碰撞震碎消弭。

最後濃郁星光聚合的星空,一道道沐浴星光的身影顯現。

人形之影,完全由星光凝聚,是星光之體,沒有任何的思維波動,一眼看上去,就是由一大團星光凝聚成的物體,只不過換成了人的形象。

若是有強者在此,定能一眼認出這些正是不死的星之使者。

但此時星之使者凝聚的數量,一眼望去,密密麻麻不下百道。

百道身影,就這樣站在星空之中,無形氣勢匯聚,就靠近過來的一顆顆枯敗星辰,化為煙沙,隨風消散。

頃刻之後,百道星光凝聚而成的璀璨身影,齊齊閃動,化為一顆顆從天而降的流星,劃過星空,向著某顆前行漂移中的星辰衝去。

若是麥哈爾在此,定能一眼看清,這些星之使者所去的星辰,正是屬於他麥哈爾閉關開闢星海的星辰。

浩瀚無垠的星河之內,一道披著星辰長袍的身影,步態優雅,橫跨一片片星空前行,扭轉萬里山河,無邊距離,似要去往冥冥未知之地。

可是當百道星之使者幻化在星空時,這道星辰之中的星之身影,頓住了腳步。

「第一次是二十位星之使者,第二次是四十多位星之使者,第三次是這近百位星之使者。這片禁地星空,最近有了很多客人。」星辰長袍身影,傳出溫和的男聲,「看來我也不能閑著,得要去一一見過這些星空來客。」

(。) 星海開闢!

其中最大的危機,便是神台爆碎引發體內星戮劍氣的混亂與反噬。而這種一旦爆發就能置人於死地的反噬危機,在神台爆碎的那一刻,就已隨著熱能擴散,一起爆發,炸裂一條條不堪重負的經絡。

這些,對於麥哈爾而言,只是一閃而逝的痛苦。

一**滂沱的熱能流遍全身,體內滔天的反噬,已肉眼可見的速度平復。洶湧的星戮劍氣,更是以強行灌注的姿態,沖入體內丹田破碎的神台晶瑩之中,開闢劍光星海,一瞬之間,灌注的星戮劍氣無窮無盡。

「轟!」

別怕,老祖在! 浩瀚星空之中,無垠星光倒卷。

一道道星辰流光劃過星河蒼穹,組成流光星雨,奔騰浩蕩,絢爛夢幻。一路橫衝直撞,威勢滔天,所過之處星光渙散,星辰碎滅,群星退避。

強烈的危機,突如其來,撼動搖曳麥哈爾的心神。

「這是?」

麥哈爾望向遠處的星空,看到了這令人震驚的一幕,瞳孔立時一縮,剛剛開闢一道星海的喜悅,蕩然無存。

「星之使者,近百人!」

沒有半分遲疑與停頓,剛剛發現星之使者接近的麥哈爾,拔地衝天,朝著遺迹內部逃遁而去,殘影道道,速度之快已盡全力。

可近百星之使者追趕之速同樣不慢,目的十分明確,緊跟在麥哈爾身後,鍥而不捨,與之保持在一種持平的狀態。

「是為我來的?」

麥哈爾看著後方星光恢宏的近百道身影,面色猛然一沉,變的陰沉。

「轟!」

星空巨震,劍影星華沖霄而起,恢宏無邊。一柄絕世長劍,橫空陡降,迸射撕裂出萬道縱橫劍氣,虛空扭曲,散出無盡璀璨的滔天星光之劍,遠遠射殺向速度最快,一馬當先的星之使者。

「嗤嗤嗤!!」

星光劍氣迸發的滔天絞殺之力,橫貫萬古星河,浩浩蕩蕩的傾世湮滅,席捲起一波又一波的恐怖劍氣餘波,寸寸星光都為之崩滅混淆。

當先的星之使者,在這股滔天劍光湮滅之中,無聲無息。

收劍入鞘,麥哈爾腳步一刻未停,沖向遠方,引動無垠星光。

當這股激蕩的毀滅之力消散后,星之使者暗淡顯化,而此時的星之使者,全身被斬斷,形體不存,千瘡百孔被犀利劍光撕裂,只留下少許的一截軀體,沒有了人形的狀態,就連籠罩在周身的星光都已暗淡。

一擊之下,星之使者近乎湮滅,戰力驚人。

「嘩啦啦!」

但就在麥哈爾看清的一瞬,浩瀚星空之內湧來無盡的星光,將這具殘體籠罩。

呼吸轉眼過後,殘缺的星之使者,就已恢復之前人形巔峰,沖向麥哈爾,威勢滔天。

「嘶!」

麥哈爾心中一震,爆射掠移的身影愈發快速,迅若雷電。

一劍之威,堪比三階頂尖,乃是麥哈爾開闢第一道星海后全力的一擊,就算是金斯,白龍之流若是不察,都會被一劍絞殺成一團血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