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鹿羽面色愈發古怪起來。

他看白痴一樣看著蒼雲海,撇嘴道:「這是戰爭,你跟我講公允?退一萬步說,你是什麼境界,我是什麼境界?你多大了,什麼身份,我多大了,什麼身份?」

蒼雲海頓時一滯,目露凶光。

他只是不想在陣法之中與鹿羽開戰。

見識了鹿羽一劍破甲五千七的場景,那等戰鬥力,直逼二元凝魄境,蒼雲海根本不敢大意,故此用這種激將之法。

可沒想到,鹿羽絲毫不上套。

但也誠如鹿羽所說,不管是在境界、身份、還是年齡方面,蒼雲海都遠遠的高出鹿羽一籌,現在在陣法之中,讓鹿羽佔一點便宜,好像也說的過去。

只是……

在陣法之內戰鬥,蒼雲海能發揮出來七成的實力,就已經謝天謝地。

鹿羽不上套,蒼雲海壓力倍增,目光愈發凝重。

而與此同時。

在城牆之上。

安泰和目光之中,略微凝重,望著下方的戰鬥。

身為城主,若是下方的強者足夠,他不能輕易出手,畢竟還需要讓來掌控大局。

一開始,安泰和的確是打算上戰場,畢竟下方三名凝魄境。

但陣法啟動后,所取得的效果,讓整個藍月城都佔據了上風,加上諸多散修和梁乾拖住了那金銀夫婦,鹿羽對戰蒼雲海,再也沒有強者值得安泰和親自上戰場,所以便在城牆上,望著下方的戰鬥。

此時的安泰和,目光鎖定著鹿羽跟蒼雲海。

「你覺得,他們兩人,誰能勝出?」安泰和輕聲說道。

在其身邊,有著一名本身戰鬥力頗弱,但智謀過人的統領,也沒邊參加戰爭,而是在觀察陣勢和出謀劃策。

他目光微微眯起,篤定道:「若是兩人生死戰,鹿羽統領必勝,這畢竟是在七星殺伐陣之中,蒼雲海在短短時間內,就已經分心抵禦了數次陣法的絞殺之力,鹿羽統領的實力,我們有目共睹,直逼二元凝魄境……」

話到這裡,他頓了頓,輕輕搖了搖頭,道:「雖說如此,但要一擊分出來勝負卻是極難,即便鹿羽統領實力在強一些,也不可能一招誅殺蒼雲海,就怕蒼雲海對拼之後,察覺自己不足,會轉而逃離,用人海拖住鹿羽統領,從而自己則想辦法破陣…破陣之後,不光鹿羽統領,我們藍月城,也會受到不小的影響。」 這名統領不愧是負責出謀劃策的人,從鹿羽跟蒼雲海之間的戰鬥之中,就能頭頭是道的分析出來如此眾多的因素。

聽得這話后,安泰和也點了點頭。

凝魄境之人,已經有實力去破陣了。

目光微微眯起,安泰和輕聲道:「就算他不敵鹿羽,轉而去破陣,我也不會讓他成功的,我還沒有出手呢……」

藍月城之中,安泰和是凝魄境。

這是安泰和現在最大的底氣,即便蒼雲海真的如同那統領所說,用人海戰術拖住鹿羽,安泰和也可以暫時性的拖住蒼雲海,給鹿羽爭取時間。

畢竟,現在,有機會打敗蒼雲海的,唯有鹿羽一個人罷了。

蒼雲海,畢竟已經進入了二元凝魄境。

白髮魔女傾世暴君 這是整個安泰和最擔心的地方,所有的變數,都可以出現,可以接受,因為不會對戰場造成太大的影響,但蒼雲海這裡,不能出現絲毫變數。

一旦二元凝魄境這裡出現變數,就不太好抑制了。

「我們靜觀其變吧。」

那足智多謀的統領點點頭,緩緩道:「我相信鹿羽統領,應該不會讓那蒼雲海有機會逃離的。」

「嗯。」

安泰和也點點頭,目光重新投放到了鹿羽的身上。

在陣法之中。

鹿羽跟蒼雲海兩人,彼此對視著。

兩人的身上,都有著靈力,在緩緩的波動,周圍的空氣,發出一道道輕微的碰撞之聲。

「砰砰砰……」

聲音一道道傳來。

那是兩人的靈力,在空氣之中,就已經接觸到了一起。

雖然兩人還未曾交手。

但戰鬥,早已經開始了。

凝魄境的存在戰鬥,除了武器與拳腳之外,還有著一點,是化形境的人無論如何也接觸不到的——魂魄。

凝魄境,是凝聚出來了宛如實質的魂魄。

魂魄發出攻擊,無聲無息,十分詭異,可以直接侵入到對方的身體之內。

雖然無聲無息,但達到凝魄境之後,自然對魂魄散發出來的力量,有著絕對的敏銳,可以清晰的感應到。

此時的兩人,便是在用魂魄釋放力量。

因為那種詭異的無聲無息,對同一個境界的人難以取到好的效果,故此兩人的魂魄在釋放力量的時候,將自身的靈力,也是夾雜在其中。

「嗡嗡……」

鹿羽注視著蒼雲海,體內的力量,不斷的傾瀉而出,向著對方轟擊而去。

一圈圈光芒,在鹿羽的身上,若明若暗。

而蒼雲海也不甘示弱,體內力量運轉開來,魂魄釋放出來的力量,更是極其的浩大,僅僅只是力量,卻彷彿千軍萬馬一般,踐踏而去。

「轟隆!」

斗羅大陸外傳唐門英雄傳 兩者的力量,在空中猛然發生碰撞。

周遭的空間,在一瞬間,便扭曲了起來。

一股強猛的靈力波動,激蕩開來,宛如水波一般,向著四面八方擴散而去。

所過之處,那七星殺伐陣的光線,直接被擠壓到一旁的位置。

忽然,鹿羽動了!

「嗤!」

雙眸之中,寒光一閃而過,鹿羽身影驟然而動,渾身上下,靈力與殺意已經醞釀到了極點,手腕一抖,潮汐劍在空中劃過一抹絢爛的弧度。

這一次,鹿羽全力以赴!

即便是一劍破甲五千七,也只是七成力道,但這一次,全力而為!

「刷刷刷……」

天空之中,突兀的出現了九道鹿羽的身影,每一道身影,都擺出一個奇異的持劍的姿勢,或刺、或撩、或斬……

九種姿勢!

「倏!」

某一個瞬間,那九道殘影,盡數的歸納進入鹿羽的身體之內。

圓滿天武學:《孤影九劍》!

「刷!」

第一劍,鹿羽手腕一抖,欺身而上,靈力宛如潮水,對著蒼雲海的腦袋之上,狠狠的斬落而下。

周遭的靈力,在這一刻,都彷彿被潮汐劍切割開來。

「哼!」

望見此幕,蒼雲海冷哼一聲,面色一寒。

他不敢大意,看的出來,這一門武學,赫然是那一劍破甲五千七之時所施展的武學,當下渾身一震,靈力洶湧而出。

「轟!」

渾身上下,靈力激蕩,手臂一震,落仙錘之上,頓時爆發出來一股漆黑的氣息,在不斷的繚繞著。

蒼雲海手臂一抬,將落仙錘橫置在自己腦袋之上。

「轟!」

《孤影九劍》第一劍,狠狠的斬落而下,猛烈的斬在了那落仙錘之上,兩者碰撞,靈力迸發,發出一道轟然巨響。

八零農家小福寶 「嗖!」

巨大的力道,從落仙錘之上傳來,直接湧入了蒼雲海的手臂之內,虎口在瞬間便「咔嚓」一聲破碎開來,鮮血橫流,而他的身影,也是直接被重力轟擊的倒飛了出去。

身影從天獸之上掉落而下。

腳掌在地面上狠狠的踏了足足十幾步,方才堪堪的止住自己的身影。

「好強橫的攻擊,不愧能一劍破甲五千七!」

止住身軀后,蒼雲海輕輕晃了晃自己的手臂,只覺得被震得雙手都有些麻木了起來。

劍,本是飄逸、刁鑽、輕靈的武器。

但是,經由《孤影九劍》這門武學施展開來,卻令得以勢大力沉著稱的落仙錘都抵擋不住!

「吼!」

這時,蒼雲海的那一頭天獸,卻是猛然發出一道怒吼之聲。

自己的主子被傷,它身為坐騎,直接對著鹿羽發起了兇猛的進攻。

「嗖!」

身影一躍,這天獸的身軀,在瞬間暴漲起來,剎那間,便化作了數十丈寬大,目光猙獰,張嘴怒吼,其內的獠牙清晰可見,巨大的手掌,對著鹿羽的位置,狠狠的拍了下去。

這天獸,赫然也是一名凝魄境的天獸!

唯有進入凝魄境之後,天獸才會自由變換自己的身軀大小。

「孽畜!」

瞧得此幕,鹿羽目光一眯,眸子內,寒光一閃而過。

《孤影九劍》的攻勢,宛如潮水,連綿不絕,一擊強過一擊。

第一劍,就令得二元凝魄境的蒼雲海連連倒退。

現在,箭在弦上,不得不發,而那天獸卻不自量力前面對付鹿羽。

這簡直是找死。

「刷!」

手腕一抖,鹿羽身影一動,直接飛掠到空中,對著那天獸所在的位置,狠狠的一劍劈斬而下,一抹光芒,宛如長虹貫日,毫不留情的,切割而去。

「嗤嗤……」

空氣之中,都響起了一道道刺耳的切割之聲!

由此可見,這第二劍,究竟何等強橫,要知道,鹿羽已然是全力以赴了! 城牆之上。

望見這一幕,安泰和的目光,卻是驟然一縮。

「不好,那蒼雲海的坐騎竟然也是一頭凝魄境的天獸!」

這一下,血靈城這邊,便是四名凝魄境了!

如此一來,藍月城壓力倍增。

「蒼雲海跑了!」

那足智多謀的統領,此時也是驚叫一聲,臉色瞬間難看。

事情果然還是向著最糟糕的地方發展了!

只是他們一開始,就自動的忽略了那坐騎,總覺得蒼雲海若是想要去破掉陣法,必然要用人海戰術來對付鹿羽,如此一來,一旦對方有所動作,安泰和就能瞬間出手。

可現在,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石火之間!

安泰和就是想要有所動作,卻也來不及了。

「但願蒼雲海不能快速破掉七星殺伐陣!」

安泰和目光微微閃爍,其內精光熠熠,低聲道:「否則,恐怕就難了!」

一旦蒼雲海快速破掉陣法,先前建立起來的優勢,就會被打破,這對於藍月城來說,就算不是致命的,但也是極嚴重的打擊。

「嗚嗚嗚!」

這個時候,那足智多謀的統領臨危不亂,直接從身上拿出了號角,吹響了起來。

身為唯一一個沒有上戰場的統領,他身上帶著諸多不同的號角。

這個號角,是啟動《小周天陣》的訊號!

《小周天陣》,防禦型陣法,目的就是防禦攻擊,擔心七星殺伐陣被破。

同一時間,諸多地方,都是聽到了這號角聲。

「快,啟動小周天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