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鳳青衣點了點頭,將那枚法則種子放入口中,然後緩緩坐了下來。

一股強大的氣息,從鳳青衣的身上散發了出來。

鳳青衣的臉色開始浮現出一絲痛苦,顯然,當她釋放出體內那壓制了許久的力量之後,她的身體承受起那股力量也有些艱難了。

凌傲天的目光死死地盯著場中的鳳青衣,雙手不由自主地緊握起來。

鳳青衣的痛苦還在加劇,她的額頭上,開始出現了細細的汗珠,聲聲痛苦的呻吟,開始從她的口中傳出來。

「青衣!」凌傲天緊張起來,然而,面對著這種情況,他卻無能為力。

「啊!」一聲大喝,從鳳青衣的口中傳出,接著,她身上那本就強大的氣息,再次增強了不少,在她體內那強大的力量衝擊下,她的身體開始微微顫抖起來。

「該死的,青衣的承受力已經達到極限了!」凌傲天腳下一動,便想不顧一切地衝出。

「天哥哥,不要!」綠朧一把抓住了凌傲天,「青衣姐姐在檢查身體的承受能力,現在,她還沒有動用法則種子的力量,你不要太緊張了。」

如同驗證綠朧的話一般,鳳青衣的峰體開始劇烈顫抖起來,一道虛影,從她的頭頂升起。

看著那與鳳青衣一模一樣的虛影,凌傲天心中一緊,那是鳳青衣的意識,若是這道意識離去,那後果可就不堪設想了。

「意識離體,看來,青衣姐姐的身體承受能力已經達到了極限,接下來,該是法則種子發揮作用的時候了。」

綠朧的話意剛落,鳳青衣的身體周圍開始出現了一道又一道奇異的波紋,在波紋的蕩漾下,鳳青衣頭頂的那道虛影開始慢慢地回到了她的身體之中。

接著,在那股波紋的不斷震蕩之上,她那顫抖的身體,開始慢慢地平復了下來。

鳳青衣那原本痛苦的神色,也漸漸平復了下來。

接著,鳳青衣身上那股強大的氣息,開始慢慢地收斂起來,而她的實力,也在那股強大的氣息慢慢回到體內的時候,不斷地攀升著。

九級戰者初期,九級戰者中期,九級戰者巔峰! 凌傲天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著鳳青衣,雖然他知道一個人若是不斷壓制自己的實力,在突破的時候可以達到越級估破的效果,可是,他卻沒想到效果這麼明顯,鳳青衣竟然直接跨越了一個大等級,達到了九級戰者巔峰。

隨著鳳青衣的實力攀升,她身體周圍的天地靈氣開始不斷地朝她匯聚而去。

大約半個小時后,那瘋狂朝鳳青衣流去的天地靈氣終於平復了下來。

結束了嗎?凌傲天看著周圍漸漸平息下來的一切。

「天哥哥,還沒有結束!法則種子的力量還沒有完全消散。」就在凌傲天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打算跟鳳青衣打招呼時,綠朧開口了。

凌傲天愣住了,趕緊朝著場中看去,這才發現,雖然鳳青衣周圍的一切都恢復了平靜,可是,她身上流動著的那股奇異波卻並未消失,依舊在不停地流轉著。

難道,青衣還要進行突破?凌傲天瞪大了眼睛睛,不可思議地看著場上的鳳青衣,她突破了一個大等級,難道還不夠,還要想繼續突破不成?

就在他這樣想的時候,鳳青衣的身上再次散發出了一股強大的氣息,這股氣息,遠遠強過了她先前所散發出來的,猝不及防之下,凌傲天竟然被鳳青衣這無意間散發出來的強大氣息逼得退了數步。

緊接著,原本已平復下來的天地靈氣,開始再次朝鳳青衣涌去,進入到她的身體當中。

涌動的靈氣,翻滾的奇異波紋,形成了一融奇異的景象。

凌傲天獃獃地看著眼前的一幕,心裡開始火熱起來,看到了鳳青衣壓制實力展現出來的效果,他心動了,也想如鳳青衣一般,狠狠地壓制一回。

「天哥哥,青衣姐姐能夠如此,是因為法則種子的緣故,不然,她即使壓製得再狠,也最多能夠達到九級戰者中期而已,而且,這樣壓制也極有可能讓她無法承受強大力量而受到傷害。」看到凌傲天意動之色,綠朧嚇了一跳,趕緊提醒,生怕凌傲天一個衝動,也學著鳳青衣壓制自己的實力,強行突破。

聽到綠朧那慎重至極的話,凌傲天有些尷尬地笑了一下,在那一瞬間,他確實有了那種衝動,但是,一回想到先前鳳青衣沒有憑藉法則種子時表現出來的痛苦,再加上綠朧的提醒,他放棄了這種想法,畢竟,如果風險與收穫不成正比,就沒有必要冒這個險。

「綠朧,放心吧!我不會壓制實力來突破的!」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凌傲天突然感覺心底傳隱隱有一種聲音在告訴他,順其自然,水到渠成,方是大道。

說在這時,鳳青衣那散出的氣息,開始再次收斂起來。

要突破到尊級了嗎?凌傲天心中一緊,目光再次回到了鳳青衣的身上。

然而,鳳青衣這一次收斂了氣息,實力卻沒能上升。

看來,想要突破到尊級,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凌傲天這樣想著。

鳳青衣的氣息收斂后,並沒能突破到尊級,但她卻並沒有醒來,那在她身體周圍遊盪的法則種子的力量,依舊在她的身體周圍遊盪著。

時間,不斷地流逝著,轉眼,三天時間過去了,鳳青衣依舊沒有醒來,在她身體周圍遊盪的法則種子力量,經過了三天的消耗,也變得淡了不少。

看來,青衣想要突破到尊級恐怕是不可能的了!凌傲天有些遺憾地看著鳳青衣身體周圍的法則力量慢慢消散,嘆了一口氣,在這一刻,他終於清楚地認識到,一個修鍊者想要修鍊到尊級有多麼困難。

時間,依舊在流逝,又是三天過去了,鳳青衣身上那淡淡的法則力量波動終於完全消散了。

結束了!

凌傲天長出了一口氣,朝鳳青衣走了過去。

轟!

突然間,鳳青衣身上那早已消散多時的恐怖氣息散發了出來,帶著無與倫比的威壓,朝著四面八方擴散而去。

感受到那股氣息中所蘊含的恐怖力量,凌傲天臉色大變,飛快地向後退去,在這個時候,他有種感覺,若是讓鳳青衣散發出來的氣息擊中,他非受重傷不可。

怎麼回事?退出鳳青衣的氣息衝擊範圍之後,凌傲天有些疑惑地看著鳳青衣,有些不明白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

「青衣姐姐打算再次衝擊尊級!」綠朧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本身實力達到聖級的她,對鳳青衣的情況了解得比凌傲天要多。

「衝擊尊級!青衣瘋了嗎?現在法則種子的力量已經消耗完了,再強行衝擊尊擊,豈不是很危險?」凌傲天緊張起來。

綠朧點了點頭,說道:「青衣姐姐現在衝擊尊級,確實有危險,可是,她卻不得不這麼做,因為,她這次突破是憑藉法則種子做到的,若是不能順利突破到尊級的話,她想要突破尊級,必然得花上更多的時間,如今,她只有突破了尊級,改善體質,才能將法則種子在她體內的藥力完全化去,徹底消除法則種子對她的影響。」

就在綠朧跟凌傲天分析鳳青衣目前的處境的時候,鳳青衣身上再次發生了變化,她那原本平靜的神情,開始再次浮現出一絲痛苦之色,她的身體也開始顫抖起來。

「綠朧,有辦法幫到青衣嗎?」看到鳳青衣痛苦的樣子,凌傲天著急地問道。

綠朧無奈地搖了搖頭,說道:「現在,只能靠青衣姐自己了,外人一旦相助,她非但不能突破,還有可能受傷,境界跌落。」

知道沒有辦法,凌傲天只得放棄了幫忙的打算,把緊張的目光落到了鳳青衣的身上。

「青衣,一定要成功!」凌傲天的目光死死地盯著鳳青衣的每一個動作。

鳳青衣的身體顫抖得越來越厲害,一聲聲痛苦的呻吟從她的口中傳出。

凌傲天緊握雙拳,恨不得代替鳳青衣分擔一部分痛苦。

「呀啊!」

一聲痛苦至極的尖嘯,從鳳青衣的口中傳出,接著,那股朝四面八方擴散的狂暴氣息,開始一點一點地回到鳳青衣的體內。

「快了!」綠朧同樣也緊張地握著拳頭。

「綠朧,什麼快了?」凌傲天有些不解。

「只要青衣姐姐能夠順利將她散發出的氣息收斂回體內,再吸納夠足夠的天地靈氣,就可以突破到尊級了。」綠朧解釋道。

聽了綠朧的解釋,凌傲天開始關注起鳳青衣那不斷收縮的恐怖氣息。

等待,是極其漫長的,特別是鳳青衣的這次冒險突破,真正讓凌傲天心中產生了度日如年的感覺,看著那散發在鳳青衣身體周圍的恐怖氣息一點一點被鳳青衣收回體內,凌傲天第一次感覺到時間是那麼的漫長。

終於,經過了不知多少時間后,鳳青衣散發出來的恐怖氣息完全回到了她的體內,接著,她的身體開始劇烈地顫抖起來。

在最後一絲恐怖氣息回到鳳青衣體內的瞬間,天地間的靈氣開始瘋狂地朝鳳青衣匯聚過去,而她那顫抖的身體,也因為被龐大的天地靈氣包裹,漸漸地平復了下來。

看著鳳青衣的神態慢慢恢復了平靜,凌傲天長出了一口氣,鬆開了握緊的拳頭。

綠朧同樣也鬆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

「看來,青衣姐姐成功了!」

吸納天地靈氣,改善體質,可不是一個簡單的過程,足足花了十天時間,幾乎將附近數百公里內的天地靈氣吸納一空之後,鳳青衣對周圍靈氣的吸納才慢了下來。

又過了五天之後,天地靈氣終於不再向鳳青衣匯聚,她的突破,也到了最後的時刻。

當最後一絲天地靈氣進入鳳青衣的身體后,她的身體上開始泛起一陣光芒,接著,鳳青衣的身體上,開始升騰起一絲絲黑色的霧氣,顯然,那是長年來鬱積在她體內的雜質,在她即將突破的時刻排出了她的體外。

鳳青衣的實力開始緩緩上升。

在凌傲天與綠朧的注視之下,鳳青衣體內的力量不斷上升,達到了一個臨界點。

轟!

一種靈魂上的衝擊,從鳳青衣上散發出來,她體內那達到臨界點的力量,在這一瞬間,完全突破了界限,達到了一個新的境界。

成功了!鳳青衣在經歷了一番磨難之後,順利地突破到尊級,成為了戰之大陸的頂尖戰力。

鳳青衣的眼睛睜開了,臉上,露出了一絲甜甜的笑容。

「青衣,恭喜你成功突破!」凌傲天露出了一絲笑容,先前的緊張與擔憂,被他不著痕迹地收了起來。

因為成功突破而欣喜無比的鳳青衣,全然沒有注意到凌傲天臉上那一絲被他客意隱藏起來的擔憂,興奮地說道:「這次突破,可真不容易啊,傲天,你知道嗎,剛才有一瞬間,我都差點以為我會失敗了。」

由於過於興奮,鳳青衣對凌傲天的稱呼竟然在不經意間發生了改變,等到她發覺的時候,那略顯親昵的稱呼已經脫口而出,瞬間,她的臉上布滿了紅霞。 對於鳳青衣的稱呼,凌傲天不知是沒有發現還是沒有在意,他微笑著對鳳青衣道:「是啊,你剛才的情況可不妙啊,以後,可得小心,千萬不能再這樣拚命了。」

看到凌傲天對自己突然間改變的稱呼意然沒有一絲反應,鳳青衣的心裡沒來由地感到一陣失落,但是,她很快便穩下了心緒,說道:「我們走吧,進入極西絕域看一看,這讓人聞聲色變的鬼王莊禁地,到底有何兇險之處。」

說實話,對於未知的鬼王莊三大禁地,鳳青衣幾人心裡也沒有底,畢竟,裡面到底有什麼樣的存在,有什麼兇險,他們一概不知,不過,由於到鳳落閣主的下落只有進入三大禁地才有可能得到,因此,在面對極西絕域這樣的險地時,他們並沒有什麼畏懼,隨著鳳青衣的聲音,三人一獸踏入了極西絕域的範圍。

剛一進入,一股讓人無法言說的氣息便從四面八方匯聚過來,將凌傲天等人圍在了中間。

壓抑!一種極其壓抑的感覺,從凌傲天的心底升起。

「你們有感覺嗎?」凌傲天問鳳青衣和綠朧。

鳳青衣與綠朧點了點頭。

「看來這極西絕域果然不簡單,大家小心點,還有,注意看一下周圍,也許,我們能找到什麼線索。」凌傲天道。

雖然在幾人周圍瀰漫著讓人壓抑的氣息,但是,凌傲天他們並沒有退縮,依舊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呀吼!」

一聲凄厲的吼聲,從遠處傳來,接著,一道身影如閃電般朝著凌傲天他們沖了過來。

「小心!」實力達到尊級的鳳青衣何其強大,在那道身影出現的一瞬間,便已發現,提醒了眾人一聲后,直接向前掠出。

一拳!

就在那道身影即將衝到他們身前之時,鳳青衣那無比凌厲的拳頭狠狠地朝前揮出了一拳。

帶著強大的力量,鳳青衣的拳頭落到了那道身影的身上。

「不好!」鳳青衣在拳頭擊中那道身影的瞬間,臉色大變,因為,她明顯能感覺到,她的那一拳,落空了,並沒能擊中朝他們襲來的身影。

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那道身影的速度並不是太快,按理說是根本不可能避開自己的拳頭的,可是,那原本不可能發生的情況,卻真實地發生了,她的拳頭,實實在在地落空了。

在鳳青衣拳影掠過的地方,那道身影如閃電般朝著凌傲天沖了過去。

凌傲天的修為雖然在幾人中是最低的,但是戰鬥力卻絲毫不弱,見那道身影朝他衝到,他沒有任何猶豫,手中的殘劍無比凌厲地朝那道身影橫掃過去。

殘劍散發著凌厲的寒意,掠向那道身影,轉眼間便落在了它的身上。

然而,讓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現了,凌傲天的殘劍同樣落空了,那道身影竟然再次越過了凌傲天的殘劍,朝著凌傲天撞了過來。

一種危險的感覺,從凌傲天的心底升起,他能感覺得到身上所帶的凌厲的氣息,若是讓那道身影擊中,後果絕對是極其嚴重的,面對著巨大的危機,凌傲天來不及細想,腳下一動,九絕步施展了出來,趁著那道身影還沒攻擊到自己,朝一邊閃去。

隨著凌傲天的這一閃,那道身影的撲擊落空了,然而,撲擊落空的那道身影,並沒有停下來,而是向前衝出,發出尖嘯,朝著綠朧沖了過去。

實力已經恢復到八級魔獸層次的綠朧,手段自是不若,看著那道身影逼近,她縴手輕揮,一道光牆出現在她身前,擋在了那道身影的前方。

光牆乍成,那道身影已到了光牆之前,然而,讓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再次出現了,那道身影並沒有被綠朧的光牆擋住,而是無比輕鬆地穿過了那道光牆,朝綠朧撲去。

「該死!綠朧,小心!」看到這一幕,凌傲天臉色大變,因為,他發現了,那道身影似乎根本就可以無視他們的攻擊,也正是因為如此,才會讓他們覺得自己的攻擊完全落空了。

然而,凌傲天的提醒明顯遲了一點,綠朧召喚出光牆之時,根本沒有半料到那道光牆根本不能阻擋對方,等到凌傲天出聲提醒之際,已經太遲了,那道身影已經來到了她的身前。

想避開,明顯來不及了,因此,綠朧發出了一聲長嘯,身體上浮現出一團光影,將她的全身護得嚴嚴實實。

就在綠朧做完這一切的時候,那道身影已經撞在了綠朧召喚出的光影之上。

轟!

一股強大的力量,襲在綠朧的身上,她的身體,瞬間在那道身影的強大力量衝撞之下,倒飛了出去,一口鮮血,從她的口中狂噴而出。

、事情的發展,實在太出乎意料了,僅僅在不到一分鐘的時間,綠朧便受了傷。

「綠朧!」凌傲天身形一閃,朝綠朧掠去,一把扶住她倒飛的身體,「你怎麼樣了?」

「天哥哥!這傢伙太怪異了,它似乎可以在遇到阻擋的瞬間間身體化為虛無,避開阻擋。」綠朧臉色蒼白,說出了自己的發現。

凌傲天的臉色大變,在這一瞬間,他意識到,他們遇上大麻煩了,如果這怪物能夠完全避開他們的攻擊而向他們發動攻擊的話,那無疑會給他們帶來巨大的麻煩。

就在這時,那道將綠朧擊飛的身影並沒有停下,而是繼續朝前衝出,朝著緊跟在綠朧身後的三頭衝去。

綠朧的受傷,三頭自然看見了,此刻,見那怪物再次朝著自己衝來,三頭怒了。

「吼!」「吼!」「吼!」「吼!」

因為憤怒,三頭四個頭顱同時仰起,發出怒吼。

伴隨著三頭的怒吼,一股精神波動從三頭的身上散發了出來,率先迎上了那道身影。

大吼聲尚未停下,三頭的四個頭顱再次噴出了四色火焰。

四色火焰,帶著濃烈的高溫,朝著那道身影捲去。

「三頭,快閃開!」知道怪物的奇異特性的凌傲天出聲提醒。

然而,就在三頭聽到凌傲天的提醒,飛快地向一旁避開的時候,讓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現了,那道在凌傲天他們凌厲攻擊下毫髮無傷的怪物,竟然直接被三頭的四色火焰卷了進去,在一陣凄厲的慘嚎中,化為了灰燼。

凌傲天愣住了,鳳青衣愣住了……

三頭更是不可思議地看著眼前的一幕,忍不住呢喃道:「我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

鳳青衣率先從震驚中清醒過來,有些不可思議地問道:「三頭,你是怎麼做到的?」

「我不知道!我就那麼隨意地一噴火,它就死了!」三頭在鳳青衣的目光下有些心虛地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