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魯麗從鼻腔裏發出一個傲嬌的音節,周霜霜忙不迭穿上拖鞋,飛竄到了衛生間,“砰”的一聲關緊了門!

隱隱約約的聲音從門外傳來:“一大早跑兩次,這是吃壞肚子了吧……我說怎麼瞧着不對勁呢……”

而衛生間裏,周霜霜拼命捂着怦怦跳的心臟,大口喘着氣。

那枚銅錢,仍在微微發燙。

她把銅錢捏了起來,眼睛死死盯着那小小的方孔,心中默唸道:我要看到那邊的情況……我要看到那邊的情況……

下一秒,空氣中熟悉的波紋盪開。

………………………

葉鶯看了看又一次昏睡的周霜霜,忍不住蹙起了眉頭,看向陸鋒:“隊長,她這身子未免也太嬌弱了,動不動就暈倒。這都第幾次了?咱們護她一時,可護不了一世吧。現在,還要帶着她嗎?”

陳少澤推了推眼鏡,看了看周霜霜,沉吟一會兒,這纔開口說道:“她所說的那位一直養着她的周世文,我已經打聽過了,根本沒有半點消息。就算有同名的,大多混的比咱們還不如,若想把一個姑娘家嬌養到這個地步,不可能。”

“因此,我推測,要麼,是她在說謊,要麼,那人已經不在輝市了。”

這時,一直沉默少言的周強也開口了。

“那你的意思是,咱們不管她了?”

畢竟,收入和回報不成正比。再說了,這個世道,帶着這麼一個軟噠噠愛暈倒的嬌姑娘,當真是十分艱難。

這時,瘦的跟麻桿似的李天昊揉了揉自己痠痛的腮幫子:“媽的,天天啃窩窩頭,啃得我後槽牙都要磨禿了……這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他後悔難當:“早知道有一天我會餓成這個熊樣子,當初再也不嫌學校裏做黑暗料理了!”

別看他如今一臉滄桑,可其實,大學還沒畢業呢。

——都是末世磋磨的呀。

“大家說的都很有道理。”

陸鋒思忖良久,又看了看周霜霜昏睡不醒的模樣,這纔開口道:“帶着吧,荒郊野地的,她這副模樣,不僅沒有受到一點傷害,還被我們撿到,也算是一種冥冥之中的緣分吧!既然護了她一次,也不在乎接下來幾次,大不了,多鍛鍊她吧。”

他嘆口氣,環視周圍。

看着他們棲身一年的破舊屋子,還有隊友們暗淡蠟黃的臉色,又捻了捻自己掌中那粗糲的紋路。

末世來臨之前,誰不是天之驕子呢?

“大家從最開始到現在,都是一起奮鬥,如今也不要嫌我願意收留一個累贅。”

陸鋒苦笑道:“但凡她有別的出路,我也就不說什麼了。可你們瞧瞧這世道……”

他垂下眼簾,語氣不帶一絲情緒:“今天有消息傳來,輝市的最後一批存糧,已經在今天下午告罄……我們大約也沒多少日子好過了。趁着還有勁兒,能護一天就護一天吧。”

他看着周圍一點也不驚訝的隊友,淡淡說道:“真到那時候,我是不願意淪爲畜生的,大不了先走一步吧。”

這話一說,四周一片寂靜。

半響,還是葉鶯“啪啪”擊掌大笑道:“行,隊長,是個爺們兒!”

她站在那裏,渾身氣勢儼然一朵豔烈的霸王花:“我們那麼多人,當初憑什麼就服你當隊長?不是因爲你能力最強,而是因爲你的心最堅定!”

“我這輩子,生活在大吃貨國,照理說心肝脾肺腎什麼都嘗過,也就不差那口人肉了。真到那一天,大不了自我了斷了。”

口中說着“了斷”,她的神情卻十分安定,只有眼底蘊藏着火焰。

——沒有希望,只有決心。

“讓我這女漢子,也學一學人家林妹妹的愁思,乾乾淨淨來,乾乾淨淨去!”

葉博瞪她:“說的什麼不着四六的,那叫質本潔來還潔去……帶着就帶着吧,回頭我教她幾手,也不能光會暈倒和大叫。”

他環顧四周,又警惕的看了看窗外比昨天密集的篝火,說道:“”趁着現在還不至於到那份上,都好好睡一覺吧。”

陳少澤又推了推眼鏡,看了看窗外火光映襯下寸草不生的土地,突然笑了起來。

“還好喪屍病毒早在第一年爆發後,就徹底失去了活性。不然萬一我們要死不死的時候被傳染上,還哪裏能幹乾淨淨的去?”

“現在,”他從兜裏掏出幾個石頭樣的窩窩頭扔過去:“來,今朝有飯今朝吃,該磨牙時還得磨!”

……………………………………………

而在另一頭,小小的衛生間裏,周霜霜看着躺在牀上人事不知的自己,淚珠一顆一顆的墜下。

他們到現在,還要帶着她這麼一個累贅……

明明連飯都沒得吃了……

周霜霜跟許多人一樣,是從小在和平年代被嬌養着長大的孩子,衣食無憂。

這麼多年最大的愁緒,也不過就是幼兒園放學沒有媽媽接,或者閨蜜也有了別的朋友,以及最近的軍訓太苦了……

可如今,放在她面前的,卻又是另一份赤裸裸的殘酷!

殘酷到,連一點希望都看不到。

眼前的波紋慢慢又一次消弭無蹤,她看了看那仍舊放在衛生間的漱口杯,和沉在水底的金鍊子。

“……病毒在一年前就已經徹底沒了活性……”

她的大腦,在這一刻飛速的轉動了起來。

如果……

——不,不行。

不能就這麼冒冒然的去做,畢竟,關鍵的一點,還沒被驗證呢。

她想了想,順手從旁邊的架子上抽出一隻鞋刷來,捏在手裏。

………………………

下一刻,末世裏的周霜霜醒了過來。

她連番幾次暈倒,此刻再度醒來,倒沒有特別引人注意。再加上大家正都努力的啃着窩窩頭呢,說話實在艱難,只葉鶯含糊叫了聲“霜霜”,給她指了指枕邊的東西。

——那是小半顆窩窩頭。

周霜霜想起他們之前的悲壯話語,眼眶又一次忍不住紅了。

然而還有更重要的事。

她偷偷握了握掌心,那裏什麼都沒有。她心中一緊,又慢吞吞的摸向了自己的口袋。

然而上上下下翻遍了,還是什麼都沒有……

不行嗎?

她看着那小半顆硬邦邦的窩窩頭,鼻頭更酸了,手指頭不由自主,又摸上了那枚銅錢。

而下一刻,卻見眼前的熟悉的漣漪泛起,在那波紋的正中間處,一隻粉色半透明的塑膠鞋刷,正安靜的躺在那裏。 周霜霜的眼睛死死盯着虛空中那個半舊的粉紅色鞋刷。

鞋刷是陳雪薇帶進宿舍來的。

她天生心思細膩,想到軍訓期間只有兩套衣服可以換,鞋子也只有兩雙,女孩子愛乾淨,天氣又熱,總要刷刷洗洗的。所以就在門口超市買了這個。

不過,因爲進宿舍當天來了一次大掃除,刷了刷犄角旮旯的地方,所以儘管軍訓才第四天,明明還沒到這隻小粉紅鞋刷上崗的時候,它卻已經舊了。

周霜霜擡頭看了看屋子裏的人。

陸鋒依舊一臉沉默,此刻正小口啃着那硬邦邦的窩窩頭,他的進度似乎比其他人快許多,那窩窩頭如今只剩一半。

周霜霜心知,另一部分大約就是她牀邊的那個了。

察覺到周霜霜的視線,陸鋒擡起頭來,面無表情的囑咐一句:“快吃吧。”

周霜霜咬咬牙,點了點頭。

而其他人卻沒功夫注意這二人短暫的互動,此刻俱都半是滿足,半是苦大仇深,只顧得與那窩窩頭抗爭了。

在他們看來,周霜霜這樣不食人間煙火柔弱的小女生,也實在跟他們沒什麼共同語言。他們力所能及護一下就行了,也不用太慎重。

這一刻,周霜霜拿起那小半塊沉甸甸的窩頭,想到自己剛纔腦中轉過的那個念頭,忍不住渾身都有些微微發抖。

她忍了又忍,手掌在硬邦邦的牀單上摩挲着,慢慢從身體一側,伸向了誰也看不到的虛空。

只一眨眼,手中便握住了那堅硬又帶着厚度的鞋刷。

下一刻,葉鶯的聲音傳來:“霜霜,怎麼不吃?趕緊的。”

周霜霜心頭一驚,下意識的手一鬆。

手上的鞋刷便又一次重新滑向了虛空,而待她轉過頭來時,葉鶯的視線看着她,依舊沒有半分異常。

她鬆了一口氣。

——有關於這銅錢的一切,果然只有自己才能察覺,其他人,要麼是被屏蔽,要麼是下意識忽略掉了。

她心頭涌出一抹驚喜:這麼一來,自己就不必提心吊膽,戰戰兢兢了。也可以偷偷幫他們一點忙……

就是不知道,帶的東西有沒有什麼限制?比如重量,或者種類,或者體積?

在她仔細琢磨的時候,隊伍裏的幾個人已經將窩窩頭啃掉了一半。

葉博揉了揉自己痠痛的腮幫和發軟發酸的牙根,從隨身揹着的水壺裏小心翼翼的倒出一杯水,如同品嚐瓊漿佳釀般,細細的吞嚥了下去。

再看其他人,也差不多都是一模一樣的順序。

直到這時,葉博彷彿放鬆過了一般,看了看窗外,說道:“隊長,今晚我值夜吧。最近幾天,估計都不會太平。”

陸鋒點了點頭。

他們是按順序來的,不過這年頭,難免有受傷的時候,所以也不是說是誰就必須是誰的。反正不是葉博,也有其他人,總能輪到的。

他拿出懷中的匕首小心擦拭,一邊心中琢磨着:……基地糧食沒了的消息,肯定不止自己一個人知道。

——他們這些在末世中掙扎的螻蟻們,都各自都有各自的渠道。據他所知,早在半年以前,就已經有人破禁嚐了同類的肉。

如今,這消息傳開,不過是又一道催化劑罷了!

窗外那躍動的篝火,彷彿人心中不斷跳動的慾望火焰。

無關道德,只有生存。

……………………………………

而此刻,周霜霜已經又在嘗試另一個可能了。

她把窩窩頭握在手心,看似心神在那窩窩頭上,實際上,她心中正不斷默唸着:我要回去!清醒的回去!

下一秒。

總裁我要和你玩命 她環顧四周,又一次置身宿舍的衛生間裏,虛空中的鞋刷,依舊安安靜靜的呆在那裏。

而在這時,末世裏的周霜霜也小心的張口咬了一下那個窩窩頭。

“啊!”

她痛苦的哀叫一聲,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至尊保安 明明自己已經很小心了啊:…

“哈哈哈!”

這下子,大家原本沉重的心情也都消散了,此刻大笑道:“怎麼樣,沒吃過吧?”

“這個不能咬,也不能啃。”

葉鶯在旁含笑給她傳授訣竅:“用門牙,慢慢的、一點一點的磨。”

將門毒女 周霜霜看着那似乎是麩皮稻殼雜麪等亂七八糟混合而成的人間殺器,哀怨道:“不能用水泡泡嗎?”

“那可不行。”

葉鶯愛惜的摸着水壺:“沒了糧食,水也不多呀。你忍忍吧,慢慢習慣就好了。”

不,不可能習慣的。

周霜霜攥緊了窩窩頭,擡頭看向虛空。

而宿舍的衛生間裏,周霜霜此刻已經伸手,一把撈出了那條項鍊。

此刻,兩個相同的人隔着空間靜靜對視,彼此都知道心中所想。

周霜霜下定決心,揣着那根粗重的金項鍊,雄赳赳氣昂昂的就往門外頭去。

魯麗看到了,忙叫一聲:“霜霜,你準備幹什麼?還沒到飯點呢。”

周霜霜含糊道:“我出去辦點事兒。”

“出去?去哪兒?”

魯麗納悶道:“咱們不是全封閉訓練嗎?”

周霜霜:……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在殘酷的軍訓面前,她縱有滿腔雄心壯志偉大計劃,此刻也不得不偃旗息鼓,重新一屁股坐到了牀上,一直到吃飯時,仍在悶悶不樂。

食堂的飯菜口味不錯,又相當實惠,其實很受學生們期待。

不過,規矩也多,比如不能浪費,必須在規定時間吃完。

不過,今天上午沒訓練,倒是可以鬆口氣。

陳雪薇長的嬌小玲瓏,斯斯文文,此刻卻是狼吞虎嚥,三兩分鐘飯就下去一小半。

“每天訓練訓練,沒到飯點兒我就覺得餓……一定是基地伙食太好的緣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