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魔龍尖嘯一聲,驟然俯衝而下。濃郁的死氣在魔龍的操控下迅速壓縮,凝聚成一顆灰色的死靈法球,急速射向青雲彩鱗蟒。

青雲彩鱗蟒吞吐著蛇須,龐大的身體突然挺起,立在天地之間,一俯一彈,兩道青色的毒液隨著口水噴出!

充斥著腐朽氣息的死靈法球,急速而下,肆意散發著幽暗的光彩,吞沒了青雲彩鱗蟒青色的毒液,自身也是漸漸消損,只在青雲彩鱗蟒身上留下淡淡的黑跡。

魔龍緊隨其後,雙翼貼在背後,若隕星一般急速墜下。絲絲縷縷的黑氣在魔龍身外凝聚,融匯,化作一層黑色的甲胄,貼附在魔龍身上。

虛鎧!

咔!咔!

青雲彩鱗蟒身體搖動,身上想起一陣骨節錯位的聲音,蛇鱗開合間反射著寒光。點點冰晶在青雲彩鱗蟒身畔凝結,圍繞在它身邊,恍若流雲一般聚起。

寒氣溢動,在青雲彩鱗蟒身前形成了一面冰盾。微光閃動,看上去宛如微波蕩漾的湖面。

魔龍快若雷霆,瞬間便來到青雲彩鱗蟒身前,揮爪擊打在剛剛形成的冰盾上,冰盾應聲而破。魔龍張口一吼,死氣繚繞在魔龍爪上,一爪擊在青雲彩鱗蟒腹上,將青雲彩鱗蟒擊飛而出。

青雲彩鱗蟒嘶吼一聲,身體狼狽向後飛去數十丈,方才停下。其身上忽然散發出青色的光澤,迅速流遍全身。光芒蔓延著,青雲彩鱗蟒的身體也緩緩縮小,最終縮小至三丈左右長短。

青雲彩鱗蟒身上寒冰凝結,其背後緩慢凝聚出兩道長約一丈的藍色翅膀,緩慢扇動著,散發著縷縷寒氣。青雲彩鱗蟒向著魔龍低吼一聲,急速向上飛去。

魔龍扇動龍翼,再度飛起,急速向上飛去,撲向青雲彩鱗蟒。它身上瀰漫著深沉的死氣,猶如地獄的君主重臨大地,帶著千軍萬馬征伐世界一般,一往無前。

……

寒風捲起枯葉,飄蕩在天地之間,嗚咽的風聲流轉,伴著纏綿的雨聲,顯得有些冷寂。

瓢潑大雨落在人間,洗刷著霧氣中的落日山林,偶爾有些獸啼傳來,顯得空寂而渺遠。

姬夜眉頭微皺,看著前方,臉上有些陰沉。癸芳冭召喚的這隻實力不凡的四階亡靈,著實有些棘手。姬夜目前的實力還不足以對付四階的亡靈生物,這隻亡靈令姬夜感到有些頭疼,不由搖頭一嘆。

足有一丈多高的骷髏將領手握鎖鏈,眼眶中青色的靈魂之火微微抖動,散發著一股陰冷,死死盯著姬夜,令姬夜身體一顫。

眼前的骷髏將領身穿殘破的鎧甲,手中提著連著鎖鏈的流星錘,鎖鏈與流星錘上都布滿斑斑銹跡,顯得極為殘破。除了銹跡,還有一些早已凝固的血跡粘在流星錘上,散發著一股腥臭。

姬夜手握騰龍劍,雙腿微彎,手腕一甩,體內靈力涌動,一道劍氣激射而出,落在骷髏將領身上,帶起一聲巨響。巨響過後,骷髏將領向前走來,發出嘎嘎的笑聲,其身上卻是只有一絲微不足道的傷痕。

姬夜見此,微嘆著搖了搖頭。

「想必召喚了這隻亡靈之後,你也是快要逼近極限了吧?」姬夜看著癸芳冭,面上有些冷淡。

「試過便知!」癸芳冭冷哼一聲,不再言語,身前骷髏將領提起流星錘,手腕輕輕轉動著,猛然向前一甩,流星錘驟然飛出,略向姬夜,鎖鏈伸展繃緊的刺啦聲刺耳難聽,猶如鬼泣。

姬夜腳下發力,身體向一側彈出,呼嘯而來的流星錘擦著姬夜衣袖衝出,驚得姬夜背上出了一片冷汗。流星錘錯過姬夜,攔腰將一棵樹截斷,擊碎野草,揚起塵土,沒入土中。

「好快!」姬夜低吼一聲,揮劍練練射出數道劍氣,劍氣交織一片,撲向骷髏將領。蔚藍色的劍氣猶如新月,接連落在骷髏將領關節連接的地方,留下不深不淺的傷痕。

骷髏將領手中一拉,流星錘隨著鎖鏈驟然飛回。骷髏將領手中一松,甩動鎖鏈,流星錘猶如毒蛇吐須一般,在空中驟然一轉,再度擊向姬夜。

姬夜輕喝一聲,手中急速揮劍,劍氣縱橫,激蕩而出,射向骷髏將領。流星錘隨著刺啦刺啦的鎖鏈繃緊之聲驟然飛回,在空中一滯一轉,再度擊向姬夜。

姬夜腳下生風,急速閃躲,躲過流星錘,手中揮劍不止,數十道劍氣橫貫林間,一道道相接擊向骷髏將領,但對骷髏將領來說卻是猶如微風,絲毫無礙。

不遠處,癸芳冭搖頭冷笑,譏諷道:「姬夜,這種程度的劍氣,還是不要拿出來丟人現眼。」

姬夜面沉如水,沒有回應,仍是不住地揮出劍氣,擊向骷髏將領。劍氣激蕩而去,落在骷髏將領殘破的黑色甲胄上,留下淡淡的痕迹后,便是消散成空。

癸芳冭低喝一聲,身前骷髏將領身上泛起一層灰光,灰色的光暈自骷髏將領身上沿著鎖鏈漸漸蔓延,逐漸瀰漫在流星錘上。流星錘在空中一轉,急速襲來,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呼嘯著沖向姬夜。

姬夜面上一沉,卻是沒有躲閃,抬腳向前一踏,雙手緊握騰龍劍。靈力猶如奔流的江河一般在體內急速涌動,姬夜大吼一聲,面上顯露著近乎瘋狂的表情。

騰龍劍上流動著著淡青色的靈力,在滴落的雨水下,顯得很不起眼。姬夜身上瀰漫著絲絲空靈,在流星錘襲來之時,身體一側,避過來勢洶洶的流星錘,揮劍下擊,斬在鎖鏈上。

鏗鏘一聲,騰龍劍與鎖鏈相撞,帶起一篷火花。四射的火星迅速被雨水吞沒,化為烏有。騰龍劍去勢一滯,忽然其上金光一閃,姬夜抬劍再斬,鎖鏈應聲而斷,落在地上。

癸芳冭見此,口中一聲驚呼,但隨即便是冷靜下來,冷眼看著姬夜。

骷髏將領輕輕轉動頭顱,低吼一聲,鬆開了手中緊握的鎖鏈,伸手抓向身後的佩劍。

這時暴雨傾盆而下,天際雷鳴陣陣,濃密的烏雲漆黑一片,遮蔽天光,使得森林之中恍若黑夜一般。

骷髏將領伸手握住後背的佩劍,足有七尺長短的重劍緩緩出鞘離身,被其插在地上,漆黑的劍刃上寒光熠熠,散發著一股濃郁的寒氣。雨水滴落在劍刃上,竟是緩慢化作寒氣消散在空中。

姬夜面色肅然,沉聲道:「好劍!」

骷髏將領眼中的靈魂之火微微抖動,似是聽懂了姬夜的稱讚,而對姬夜一笑。風聲穿過骷髏將領身上鎧甲間的縫隙發出嗚咽的響聲,骷髏將領眼中的靈魂微微一顫,漫上灰色,它伸出右手,提起重劍,猶如聽見號角響起的騎士一般,舉劍向前一震。

姬夜微微低頭表示敬意,精神力收回體內,身畔雨水不再受到阻礙,接連落在姬夜身上,打濕了姬夜的衣衫。姬夜戴上兜帽,目光清明如水,雙手握緊騰龍劍,口中低喝一聲。

姬夜橫劍身前,低聲喝道:「來戰!」

骷髏將領向前踏出一步,身上殘破的鎧甲微搖,骨節也是吱呀作響,它身後有一個殘破的斗篷,此刻隨著雨水的沖刷而漸漸舒展,不再粘在鎧甲上,有如戰旗。

姬夜舉劍,向前衝出,身形雖然渺小,但氣勢卻是漸漸升起,瘦弱身體發動的衝鋒也是相當強勁,一往無前。 暴雨之下,巨炎蜥低吼一聲,向著亡岩嗜淵獸撲去。其爪上帶著暗紅色的炎芒,落在亡岩嗜淵獸身上,留下道道寸許深的傷痕。

亡岩嗜淵獸低吼一聲,身上漫起土黃色的光芒,其鱗甲上有淡金色的符文閃現,顯得極為瑰麗。亡岩嗜淵獸向前撞出,與巨炎蜥相持不下,抬爪拍在巨炎蜥身上。

一旁的凜風破淵獸也是低吼一聲,衝上前去。其身畔有淡青色的風漩繚繞著,使得其速度奇快無比,轉瞬間便是從癸芳冭身畔掠至巨炎蜥身側,抬爪拍向巨炎蜥。

巨炎蜥悶哼一聲,向後退去,身上血流不止,甚是凄慘。兩隻淵獸卻是不曾相讓,低吼一聲,追了上去。

形勢逐步落入下風,巨炎蜥低吼一聲,眼中漫上絲絲血色,隨著它的怒吼,血色的光芒在其全身上下急速流轉著。漸漸地,血色的光芒蔓延至巨炎蜥全身,火紅色的紋路漸漸浮現,猶如甲胄一般覆蓋在巨炎蜥身上。

巨炎蜥瘋狂發動攻擊,長尾如狂蛇一般不停的揮動,帶著奪目的火光,擊向一側不時襲來的凜風破淵獸。

流火四溢,猶如岩漿,雖有雨水洗刷,仍是生生不息,四散紛揚。

狂化帶來的火焰魔紋閃爍著近乎白色的光芒,巨炎蜥立起的瞳孔中閃過一絲凜冽,口中驟然噴出一道白色的火柱,射向身前的亡岩嗜淵獸。

火柱急速射出,亡岩嗜淵獸躲閃不及,只得將雙爪抬起,擋在身前。亡岩嗜淵獸爪上暗黃色的光芒瀰漫,身前驟然生成一層介乎虛實之間的護盾。

足有一尺多粗的火柱射來,以無可阻擋的姿態將亡岩嗜淵獸身前的護盾貫穿,狠狠地擊打在亡岩嗜淵獸身上。亡岩嗜淵獸悶哼一聲,被火柱擊飛,落在不遠處。

亡岩嗜淵獸身上被火焰灼燒的焦黑一片,身上涌動的光芒也是漸漸消減。巨炎蜥長嘯一聲,身上升起白色的火焰,急速向著亡岩嗜淵獸奔去。巨炎蜥的速度不快,顯得很沉穩,白色的焰浪洶湧澎湃,隨著雨聲而去,仿若有海浪拍岸的聲音在流轉。

火焰連綿向四方蔓延,如同歲月走過的痕迹,迅速的擴散,從天而降的雨水無法將它熄滅,因為這是四階的源力。

唯有源力才能擊散源力。

火焰蔓延,一點點的焚燒了枯草,燃盡了碎葉,如同一點點的抹去了舊時光里的回憶。

焚塵!

巨炎蜥攜帶著炙熱的火焰極速前進,高傲注視著被火焰摧殘折磨的淵獸,亡岩嗜淵獸低吼一聲,有些畏懼的向後退了幾步,不敢直面巨炎蜥。

巨炎蜥掠至亡岩嗜淵獸身前,抬爪向前擊出,亡岩嗜淵獸卻是躲避不過,被其一爪擊飛,狼狽的撞斷幾棵古樹,身上的鱗片也是破裂,鮮血流淌不知,甚是凄慘。

凜風破淵獸站在巨炎蜥不遠處,身體周圍繚繞著柔和的風之翼環,緩慢的轉動,意圖將飛來的火焰吹散。但三階的它凝聚的風遠遠不足以將巨炎蜥所釋放的火焰吹散,改變不了火焰的到來。

巨炎蜥長嘯連連,氣勢澎湃,攜帶著慘白如骨般的火焰撲向凜風破淵獸,它的爪上籠罩著蘊有絲縷金芒的白色火焰,將凜風破淵獸身畔的風環擊散。巨炎蜥攻勢不停,抬爪繼續向前,將凜風破淵獸撲倒在地,擊穿了它右腿上的青色鱗片后,爪刃刺入,貫穿了它的右腿。

凜風破淵獸慘叫一聲,眼中流露著惶恐之色,右臂上汩汩流出鮮血,像是鬥志也隨著鮮血的流逝而逝去。

不遠處,亡岩嗜淵獸樹榦后緩緩走出,身上的光芒漸盛,一道道金色的絲線自其眉心的傳承之晶緩緩流出,蔓延至其全身。亡岩嗜淵獸目光森冷,死死盯著巨炎蜥,毫無情緒波動。

巨炎蜥似是感受到了亡岩嗜淵獸挑釁的目光,抬頭向前看去,低聲咆哮著。它身下的凜風破淵獸也是看向亡岩嗜淵獸,在看到亡岩嗜淵獸前爪擦地,作勢要向巨炎蜥撲來后,也是恢復了冷靜,齜牙向著巨炎蜥低吼著。

巨炎蜥低頭向著凜風破淵獸瞪去,抬爪拍在凜風破淵獸頭上。凜風破淵獸悶哼一聲,昏了過去。巨炎蜥看向亡岩嗜淵獸,亡岩嗜淵獸身上不住湧現出傳承之晶的力量,氣息竟是漸漸超過了它。

一聲聲猶如鼓聲般低沉的心臟跳動聲音緩緩在林間響起,一聲一聲,猶如兩軍交戰之前的軍鼓,氣勢分外雄壯,令人猶如面對著蒼茫大地,而心生膽怯。

亡岩嗜淵獸身畔的光芒漸漸變暗,看上去不像大地的顏色,倒像是地獄中死火的顏色。亡岩嗜淵獸身上的光芒最終變至黑色,隨後漸漸凝實,化作一層寸許厚的黑色甲胄,覆蓋在其身上,猶如冰冷的鐵鎧一般,反射著冷冽的烏光。

火之源力的溫度能夠達到駭人的近千度,土石雖固,但怎麼可能抵擋住如此高溫,也只有同是源力的土石才能夠抵擋火之源力。

土之源·御

吼!

亡岩嗜淵獸怒吼一聲,強壯的身體如同一座小山一般,氣勢洶洶的向前衝去,撲向巨炎蜥。

巨炎蜥也是不甘示弱,怒吼一聲,身上火焰顏色更淺,急速向前衝去。

兩獸相逢,揮爪撲擊,身上的源力流轉,在對方身上留下道道傷痕。空氣中的其它元素被漸漸排開,便是連空中滴落的雨水也是改變了方向,無法落在兩獸附近。

寒風吹過,融入到高昂的吼聲中,漸漸遠去。

……

江城,巫神殿。

姬玄身前浮著三面水鏡,其中一面清晰的呈現著魔龍與青雲彩鱗蟒的戰鬥,那股氣勢,便是通過水鏡觀察,也是使得姬玄身邊的黑袍巫師目露驚訝,發出一聲輕嘆。

「這夢獸是你從何處找到的?」

黑袍人聲音有些沙啞的開口,看向姬玄。

「自罪淵之中,偶然得到。當年雖是感受到這隻夢獸有些不凡,擁有部分魔龍血脈,但沒想到它的血脈濃郁程度竟然已經超過了進化的比例,由夢獸進化為魔龍。」

姬玄面上有些得意,看向黑袍巫師,問道:「你那隻火龍現今如何?」

「一般。」黑袍巫師淡淡答道。

「哦?境界戰力如何?」姬夜聞言,面上一愣,他知道眼前之人眼界甚高,他的一般,或許已是常人眼中的強悍。

「前不久踏入了八階,戰力比之准聖域有過之而無不及。」黑袍巫師微微皺眉,輕聲說道,兜帽下的臉流露出一絲笑意,似是有些自得。

姬玄嘴角一撇,搖了搖頭,說道:「不過是只雜種火龍而已,遠不如龍島上的上古龍族,何以自得?」

黑袍巫師聞言,冷哼一聲,不再言語,轉身看向水鏡中魔龍與青雲彩鱗蟒的戰鬥。

……

空中,魔龍急速撲下,撞向青雲彩鱗蟒。在其身畔有淡金色的光暈聚集,輕盈的光點繚繞飛舞,宛若只只曼舞的彩蝶在拍打著翅膀。一道金色光影緩緩現形,宛如一頭正在仰天長嘯的巨龍,轉瞬而逝。

神聖龍皇的祝福!

神聖龍皇乃是無數年前龍族君臨大地時期的龍族帝皇,他是那個時代的驕陽,所有的龍族都匍匐在他的王座之下。神聖龍皇的魔法天賦極為出眾,人族之中除了法神之外,沒有能夠與其比肩的存在。在他踏入神境之後,對所有的血脈族人施展了祝福之術。

這個祝福之術隨著他的血脈流轉,所有擁有他血脈的生物,無論是龍族還是其他種族,都會對全屬性魔法的免疫百分之四十,並且擁有極高的恢復能力。

顯然,魔龍乃是神聖龍皇的血裔。

在金色光影消失的時候,魔龍身上浮現出一副介乎於虛實之間的黑色甲胄,覆蓋在其身上,襯的魔龍極為肅穆威嚴。

虛鎧!

虛鎧是龍皇祝福附帶的防禦魔法,能夠大幅度提高龍族的肉體防禦力。

青雲彩鱗蟒目光冰冷注視著高空,身上的鱗片不住的開合,發出尖銳的摩擦聲。其身上湧現絲絲縷縷的寒氣,身上凝結出點點冰晶,冰晶蔓延連接,猶如甲胄。

魔龍沖而下,龍翼收縮在背後,宛若隕石一般墜落。魔龍急速而落,伸爪拍向青雲彩鱗蟒。青雲彩鱗蟒身體一彈,轟然立起,咬向魔龍脖頸。魔龍低吼一聲,身體一轉,避過青雲彩鱗蟒的襲擊,爪上黑光瀰漫,驟然擊出,將青雲彩鱗蟒擊落雲層,急速墜下。

頓時一聲尖嘯響徹在空中,青雲彩鱗蟒狹長身體急速墜落,雙目中卻是漸漸瀰漫起灰白色的霧氣,漸漸籠罩了它的雙眼。

嘶!

青雲彩鱗蟒吞吐著蛇須,目中的灰白色霧氣溢出,向著四面八方蔓延而去,隨著灰白色霧氣的蔓延,空中凝結出薄薄的冰晶,雨水凝結成冰,不再墜落,懸挂在青雲彩鱗蟒身側。

空氣中的水元素急速聚集,淡藍色的光點顯現在空中,凝結成點點冰晶,懸挂在空。一道淡藍色的光波驟然顯現,以青雲彩鱗蟒為中心向四面八方擴散而,寒冰領域瞬間成形,籠罩了青雲彩鱗蟒身畔三丈方圓。

極冰之域! 龍族,歷史悠久。

早在創世之初,巨龍們便是在混沌之中遨遊著,與生存在混沌中的各種生物戰鬥。在世界樹連接諸界后,巨龍們回歸到物質世界中,成為物質世界最初的生物之一。

在那之後,第一代的生靈被世界樹創造,繼而在大地上繁衍。古精靈、夜靈、巨人的時代之後,王國覆滅,諸族艱難傳承。後來,世界樹穩定諸界,劃分十國。

自此,有了初生神靈。

那個時代最終在兩脈神靈的征戰中覆滅。

那之後,原始神靈統治了諸天,幽冥世界與天人諸界的距離越來越遠。諸族繁榮的發展,直到神戰開始,十國墜地,諸天分離。

而龍族也離開了諸族的視線,回到了龍島。

作為如今為數不多的黃金種族,龍族與其他種族的修鍊方法截然不同。大部分龍族在出生之後,便會擁有自己的領域。這是隨血脈流傳下來的能力,而不是像人族一樣需要依靠修鍊來獲取。

龍族的血脈之中蘊含著元素的奧義,當一隻幼龍自龍蛋中來到這個世界后,那些存在於血脈中的符文會逐步的與附近的元素法則產生緊密的聯繫,而幼龍也便隨著不斷的生長,而逐步提高著對於元素的掌控能力。

在神戰之後人族漫長的歷史中,處處可見龍族的身影。儘管幾乎所有血脈純正的龍族都回到了龍島,但有時一些年輕的龍族還是會離開龍島來到人間。它們留下了許許多多的子嗣,有的是低階龍族,有的是龍族與其他種族的混血。

但無論如何,神聖龍皇的諭令並沒有使得龍族不再對世界產生影響。歷史上諸多大事件的背後多多少少有著龍族的影子。這些體形龐大,有著超凡力量的生物,從來沒有離開過這個世界。

吼!

魔龍一聲高吼,宣告著最後戰鬥的開始。躁動的龍血如同毒藥一般在魔龍體內流動著,不斷提升魔龍實力的同時也給它帶來錐心刺骨般的疼痛。

魔龍向下噴出黑紅相間的火焰,劇烈灼燒的火球燃燒著空氣中的魔法元素,宛若太陽般飛向青雲彩鱗蟒,沒入了濃濃霧氣之中!

嘭!

青雲彩鱗蟒也是不讓,尖嘯一聲,噴出一道冰霧。兩股截然相反的能量交匯產生了巨大能量波,向著四周擴散而去,冰霧向上擴散,使得空中的雨滴驟然結冰,化作細小的冰晶,龍息落下,冰晶極速碎裂,消散在空中。

黑紅色的龍炎去勢不減,將青雲彩鱗蟒的冰霧熔化,呼嘯著落在青雲彩鱗蟒身上,帶起它凄厲的吼叫著。在青雲彩鱗蟒凄厲的尖叫聲傳來的剎那,其身上的蛇鱗虛甲被徹底破碎,絲絲鮮血滴落,瞬間凝聚化作冰晶,融入雨幕之中。

嘶!

青雲彩鱗蟒一聲尖嘯,極冰之域內的風雪頓時化作澎湃的巨浪,道道冰龍成形,尖嘯著撲向魔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