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高粱頓時來精神了,一把抱過來仇雲燕,把白嫩嫩的nǎi兒捏成各種形狀,沒想著仇雲燕這麼奔放喲!一想著兩個白花花身子躺著,一個個叉開求自個上去,那就得勁!跟做皇帝似得。

「你這小色鬼,還真想啊!」仇雲燕也抱著高粱的腦袋,高粱順勢腦袋一沉,上下嘴皮子一番,就裹住了仇雲燕的nǎi子,讓仇雲燕感覺到絲絲麻麻的熱乎。高粱的大話兒,又朝她腿中間鑽。

「是不是現在在想李美芬,上次可是把她看光光了,你也真是,都不學好,偷看女人,小心長針眼!」

「誰想她啊!雲燕姐你可比她好多了,水靈靈的,看見就想吃。」高粱還特意扒開仇雲燕的腿,朝裡面濕乎乎的摸了一把。「她啊!都不知道被多少男人日過,瞧那裡都乾癟,毛乎乎的。」

「小粱!你咋這樣說人家呢,心裡酸是不!」仇雲燕嘴上這麼說,心裡還是挺有滋味的,女人誰不愛比人好,誰不愛受人誇呢!

高粱忽然想起李美芬幫蔣主任打仇雲燕主意的事,上回日了李美芬,結果沒日好,那女人吃干抹凈就跑了,肯定是還要打仇雲燕主意的,得給仇雲燕提個醒,別讓她吃了虧。要是讓蔣主任那頭菜豬給拱了,高粱可要心痛死。

「雲燕姐!你可別被騙了,那李美芬沒安好心呢!她要勾引你讓教導處的蔣主任來占你便宜。上回她就故意那樣說,還把你腿都掰開了。」

仇雲燕一怔!高粱說的認真,煞有其事,看著不像假的。而且她也不笨,李美芬安的什麼心,仇雲燕可是能看出來,只是不確定而已。

「小粱,你咋知道的?」

「我上次上廁所,沒留神聽到的了,蔣主任和李美芬在廁所里搞那事!搞得哇哇叫。」高粱偷偷的把事情攪渾,半真半假,反正仇雲燕也不知道。

仇雲燕信了,琢磨一下,笑得挺輕鬆。

「呵呵!蔣興權那老王八,打上我主意了,不過我不擔心,叫李美芬也就試探試探我。那老王八蛋的心思可不在我這兒!不然還不成天被他纏得煩死了。」

高粱半是好奇半拍馬屁的說:「雲燕姐,不是,你這身段兒都惹不上他,還有誰比得上你哦!」

「倒是真有,那女人可誘人呢,蔣興權那老烏龜天天粘著她轉!」

高粱忙問是誰!

「鄉里中學新調過來的老師,張玉香!那女人還真是絕了,豐滿妖嬈,連我看了都覺得惹眼!」 高粱頓時恨得牙痒痒,腦子裡幻想老皺皮的蔣主任騎在張玉香身上,張玉香那個委屈,神仙一樣的女人被玷污了,就渾身都是氣!

「混蛋老王八!」

仇雲燕還以為高粱為自己生氣呢,笑呵呵的把高粱的腦袋往懷裡摁。高蔣恨蔣興權高粱恨蔣興權想糟蹋張玉香,那樣張玉香就不純潔了,不能讓他玷污!得琢磨琢磨主意。

見高粱有點分心,仇雲燕拍了拍他的腦袋。「想啥事去了!是不是說的鄉里調來的老師,你也起了色心!你這個小色狼。」

高粱知道女人心眼小,趕緊搖頭。「哪能呢!我高粱是有志青年,哪能見到一個女人就想上。」

「呸!那你還睡我這來了,以為我不知道呢,第一次就不老實,趁人我慌神就亂摸佔便宜。我上次凍得慌你不會給我洗個熱水澡行了?小色鬼,早就打主意了是不是!」

高粱也呵呵笑,發現仇雲燕有時候很乾練,但是卻有一顆童心,有時候喜歡玩鬧,比如剛剛自己說要強、jiān她的時候。

「我當時也慌了嗎?」

仇雲燕張大了眼瞧高粱,哪裡肯信!

「不過我還是挺感激那次馮大壯的,要不然我可睡不上雲燕姐你咯!」高粱歡騰的捉住仇雲燕的nǎi揉,見仇雲燕不制止,而且漸漸有些好受的樣子,估摸著仇雲燕歇得差不多了,翻身又騎上去!


仇雲燕嚇了一跳,趕緊坐起來。「不來了,不來了!痛死人去。」

「那我咋辦?」高粱瞧著盪鞦韆一樣的大話兒晃蕩,挺鬱悶的,弄個不經日的女人自己也遭罪呢!

仇雲燕敲敲高粱的腦袋,白了他一眼。「你不就是想我變著法子給你弄么,躺下去,我可怕被你噎死!」

高粱心花怒放,照著床上就是一滾,挺翹翹的對著仇雲燕。仇雲燕驚訝的比劃著長度,用手掌握了一下,低下頭去……

「雲燕姐,今晚我睡你這了!」

「都要被你噎的翻白眼了,早知道才不理你呢,不受這罪……我去喝口水。」

「可你剛剛還快活舒服呢!哪捨得不理我喲。」高粱枕起胳膊躺著,瞧著仇雲燕渾身上下凈凈的誘惑身段兒跳下床來回走。

「早知道就讓馮大壯揍你去,不掉水裡就不會讓你沾身子了。」仇雲燕口不對心的說,他是怕高粱還要胡來,自己受不了,多以先打擊打擊他的積極性。

高粱明白,見仇雲燕實在是不想來了,那個心思也就淡下去了。又說了會話,高粱穿起褲子,準備回去。

「我送送你!」

仇雲燕帶著高粱一起下樓,外面還是空蕩蕩的沒一個人在,高粱繞出教工宿舍,找准自己停好的拖拉機,正搖得起勁!拖拉機突突突的發聲,後面好像有人喊!

「等……等等我!」


顧湘西在後面跑的氣喘不停,高粱驚呆了眼,那對異常碩大的nǎi球連大衣也藏不住,一陣上下亂甩,波動不止!和著拖拉機的突突聲,大nǎi球也是一凸一凸個不停,十分惹眼。

「顧……顧老師……」高粱要是瞧見這麼大這麼顯眼的nǎi球還不喉嚨發乾結巴,那就不正常了。不僅喉嚨發乾,還手足無措,覺著放哪都不好。

「呵呵!你還記得我呀,我知道你呢!高粱師傅,也是我們龍灣鄉的,我追上你讓我送我一程,我早點到學校準備教案,誰知道一個人都沒有。差點讓你跑了……呼……」

那一陣呼,就跟吹氣球似得,直刷刷的往上漲大,然後一喘氣,吱溜陷進去一半。這他娘的真是撩眼啊,扯開了還不跟nǎi油果凍子似得,玩上一晚上都不見得會疲軟,那溝子朝中間一擠,啥東西都能夾住……

「我先坐會兒啊,累死了!」顧湘西爬到後座去喘氣了,高粱的眼珠子就跟有條線牽著似得,跟著那雙大nǎi球走,直到顧湘西轉身了,高粱才回過神來。心裡暗暗想,這真他娘的摸一把才爽,估計誰也抓不住。這女人也不知道藏一下,是要勾人呢!

高粱爬到前面做好,心思一轉,把前面的反光鏡往下往中間掰一段兒,調整好位置。

「走咯!」

一聳一拉,顧湘西那對大nǎi球跟灌水的大氣球一樣,彈向空中,落下又漲開。高粱這心裡頭就跟打鼓似得,後面蹦一下,胸口跳一下。

拖拉機本來就顛,高粱今天還特意走了攔路,上上下下,那對大nǎi球要不是掛的牢,早就拋飛出去了。

顧湘西在後面拍拍手,被搖的要散架了!她哪裡不知道自己的突出點,原先還捂著,不讓它到處彈,那樣跟有意思,就跟使勁抓住自己捏自己一樣,高粱心裡熱切的不行。

朝小坑裡一陷,顧湘西的手指頭就深深的抓進胸口的nǎi球,朝側邊一陣好擠,而且一隻手還管不住兩,一陣手忙腳亂,還要怕跌下去。

今日要是騎了摩托車,那還不得舒服死去,就跟睡棉花袋一樣,肉滾滾的!

顧湘西臉頰燙了,知道高粱就沒想好事,不過她倒是習慣,見著自己的能想好事就怪了,哪個不朝上面盯。

「小高師傅,你慢慢點,不著急!」

顧湘西不得不說了,看看倒是沒什麼,她就是被人這樣盯大的,越盯越大,可這樣顛下去,她估計要摔了!你說不讓看,還說不出口,也制止不了。乾脆把心一橫,顧湘西抓住自己的大nǎi,看著是不讓跳了,其實是讓高粱瞧個夠,不用顛了又有得看,這下總能走平穩了點!

當然,顧湘西沒說,高粱也不揭穿,樂得飽眼福,就當一個願打一個願挨。跟村裡那些媳婦願意給娃子們摸nǎi一個道理。

到了鄉里,顧湘西到路口喊停,高粱不舍的踩剎車。

「謝謝你了,小粱師傅!」

「不用呢,顧老師,下次回家再拉你!」

顧湘西心裡一擰,又有點好氣又有些好笑,樂呵的給了高粱個笑臉,也沒說答應。

「顧老師,你是哪個村的?」

「大雲山村!」 望著顧湘西甩得亂七八糟的nǎi球不見了身影,高粱才把口水咽下去,開車回家。心裡邊卻老惦記,不知道顧湘西那雙nǎi球蹦出來會是個啥樣,會不會比柳chun桃更大?

這個難說,柳chun桃的大nǎi高粱也要兩手抓一隻。不過肯定更惹眼,顧湘西的身子骨沒那麼大,nǎi溝子擠得更深!這女人要是弄起來,那對nǎi球都能舒服一回,這他娘的才爽呢!

這會兒是早chun,到了夏天,衣服穿的少了,還不知道是啥光景!

要是在村裡,叫烏嘴上去扯一扯她的衣角,撕拉繃開咯,頂著雙大nǎi全村亂跑,那可有意思咯!

高粱心裡壞壞的想,不過可不敢真這樣,雖然烏嘴很聽話,小那會高粱叫她叼過女人裙子,不過這事缺德!叼開了還得讓那些老光棍瞧了便宜,也不值當!

時間就在高粱送菜這種每天重複的過了幾天,一中也正式開學了,除了天氣漸漸回暖,一切又回到了去年似得。

當了村部的會計后,由於大部分時間不在村部,高唐和劉長喜也沒真把高粱當回事。尤其是高唐,就當添了個堵,高粱沒來村部,正合他意呢!實際上早幾年,老宋就不管事了,村裡的賬由支書和村長一起管。

不過高粱偶爾也會抽空去瞧瞧,一個是顯擺顯擺,更重要的高粱自個覺著不能啥事不明朗,容易被高唐揪住辮子,多學習學習賬目也是好事。不發言表態歸一碼,不過可不能讓人瞎糊弄。

相比村裡的事,高粱現在更喜歡待學校,等一切上正規后,仇雲燕沒那麼忙了。忽然間奔放起來,原先是高粱想在她身子上蹭蹭摸摸,現在反過來了,高粱去仇雲燕辦公室辦啥事,那小媚眼使得絕,不時的扣扣撓撓,主動來撩高粱!

今天又是這樣,高粱進仇雲燕辦公室遞菜單子,仇雲燕裝模作樣的瞧了一遍,心裡卻在想著高粱帶來的那種飽滿腫/脹感,不覺的兩條修長的腿兒搭著夾緊,把腿窩子那處夾成一大塊誘人的凹陷!

「小粱,這幾天送的大白蘿蔔比較多,而且大個,吃了可是容易上火!」

高粱心知肚明,而且早瞧好了外面沒人,朝仇雲燕大白蘿蔔一樣光溜的腿兒上摸一把。「仇主任,我的蘿蔔可大了,水汪汪,甜絲絲,你嘗過呢!不上火,而且還下火,瀉火!」

「你這小鬼頭,名堂不少嗎?」仇雲燕剜了高粱一眼。「那行,我要大白蘿蔔啦!」

高粱哪聽不出弦外之音,仇雲燕這陣上癮了,膽子變大,辦公室也撩起來咯!高粱趕緊朝外面看看去,要是沒人就關門,趕緊把仇雲燕伺候一頓。仇雲燕可要伺候好了,現在可是他的財神爺呢!再說,那精緻粉嫩的小身段,對高粱很誘惑!

「仇主任在說大白蘿蔔呀!」

還沒挪動腳,蔣興權就進來了,而且聽著了後邊一句,心痒痒的就闖進來!趁著這個好機會他要再試探試探仇雲燕。

「大蘿蔔好呀!仇主任喜歡?」

高粱還以為蔣行權剛在外面聽見他和仇雲燕眉來眼去,那可是要糟,摸摸腦袋說:「蔣主任,你說的啥我咋聽不懂呢?」

這傻子!你能聽懂才怪,蔣興權在腹謗。

「仇主任,你外甥不懂呢,你就沒跟他說道說道?」蔣主任眯著小眼,瞧仇雲燕搭著的腿上掃過就停住了。

蔣興權打什麼主意,仇雲燕心裡可跟鏡子似得,頓時不動聲色了,不過倒是發覺蔣興權真把高粱當傻子了,心裡也好笑。「蔣主任,你別看他憨!懂得可不少?」

「那是!」蔣興權敲敲桌子。「現在的娃子可不比我們那會,什麼都懂!外面網裡到處是潢色電影,全給學壞了,不好教啊!仇主任,你說是不是。」

仇雲燕知道這蔣興權是打蛇上棍,立即冷了臉。

「蔣主任,您有啥事,沒事我還要去電工房看看呢!」

蔣興權碰了個不軟不硬的釘子,在仇雲燕身上吃了癟,心裡不舒服!瞧著在邊上礙事的高粱就不待見。

仇雲燕見蔣興權沒再出格了,臉色也緩了,她並不想跟蔣主任搞的那麼僵,頓了頓說道:「蔣主任,是真不好意思,年底學校的變壓器出了幾次問題,又遇上電工老張家裡有事,這要是斷了學校的電,可是大事!」

「呵呵!仇主任你忙,我沒啥事,就出來轉轉。」

仇雲燕和顏悅色,蔣興權心情一好,又覺著犯不著跟個傻子較真,沒面子掉分!不過這傻子倒是要好好利用一下!

等仇雲燕出去了,蔣興權朝高粱招招手!

「小粱,過來!」


「啥事啊!蔣主任?」

「小粱,我問你,你表姨最近在忙啥?」

高粱還不知道蔣興權把他當傻子了,想著被蔣興權壞了好事,等下再跟仇雲燕約個地方,臉上綳得緊緊的說沒幹啥呀!

蔣興權知道這樣問個傻子知道是白問,摸摸大腦瓜子琢磨琢磨。「小粱,你能不能把你表姨的那啥告訴我,就是上網的那玩意兒,我跟你也說不清,就是一串數,你問問,問好了,我給你……」

蔣興權琢磨著該給個傻子啥好處,高粱也在尋思,這老頭還想用那玩意?

仇雲燕平時也是上網的,辦公室一台大殼子電腦,沒事也逛逛之類,不過沒啥癮頭,不像那些學生,大晚上溜出去爬圍牆通宵玩,白天口水涎子滴上慢慢一課桌,眼窩都朝里陷進去。

「蔣主任,不就是上網的qq嗎?不過我表姨不用!」

蔣興權一怔!扭頭就說:「原來你不……沒啥!」蔣興權打住後半句,瞧了瞧,根本沒個傻相,反而還透著機靈,不傻那就不好辦了!倒是高粱說起上網輕巧巧的,好像很懂!把蔣興權給吸引了。

「那個,小粱,你懂電腦?」

「反正能搗騰兩下,小毛病也弄修修,多的就不行了!」高粱也不知道蔣興權為啥這樣問!說話就留了一點兒。 蔣興權想了一會兒。「那你幫我去看看,那玩意最近不咋順溜,也就隨便弄弄,弄不好也沒事,當玩了!」

蔣興權咋說都不是好人,想打仇雲燕的主意,還想睡張玉香,夠高粱恨得牙痒痒了,憑啥幫他修電腦?所以站著不說話,心裡不樂意。

見高粱沒個動靜,蔣興權搓了搓手板。「小粱,你去給我瞧瞧,要瞧好了,我給小炒店的侄子打個招呼,以後他家的菜也歸你送了,不去外邊買,怎麼樣!」

除了學生食堂,學校裡面那一溜小炒店也是吃飯的地方,雖然是小頭,比不上食堂,但是消耗也不少,一天也能賺幾十塊錢。 亡魂工地 ,輪到高粱了,因為人面小,那幾個小炒店的老闆不搭理他。

蔣興權這個說法挺讓人心動的,又能賺上一筆!也不過是給瞧個電腦唄,又沒少塊肉,白撿的便宜幹嘛不要。

高粱臉上假裝猶豫的說:「那行!蔣主任,我瞧瞧可以,可不保證能弄好呢!」

「呵呵!看病還得先瞧人呢,那你看看再說,現在去!」蔣興權拉著高粱就上側邊的教導處。

教導處可比仇雲燕的後勤管理處氣派多了,裡面收拾得齊整乾淨,還有綠草盆,幾個年輕女老師在裡面寫寫畫畫,有的也在敲電腦,噼噼啪啪!

蔣興權是主任,裡面有專門的小辦公室,大桌子上電腦擺在那,蔣興權手一攤,隨高粱咋弄,反正他是不懂!

高粱搗騰一陣,黑屏上一刷亂七八糟的東西,高粱心裡就有底了,跟張玉香的電腦一樣,中毒了,而且蔣興權也不知道在弄什麼亂七八糟的,都要崩盤了。

搗騰了好一陣,蔣興權看著有模有樣,可沒啥緊張,還是黑呼呼的,心裏面頓時有點急!

「小粱,這能不能弄好去!」

「蔣主任,你是不是上網看毛片了!這中毒厲害著呢,得弄一會兒。」

蔣興權老臉頓時就掛不住了,有道是打人莫打臉,揭人莫揭短呢,這小兔崽子咋那麼愣!

蔣主任張嘴就想否認,不過高粱根本沒搭理他,自顧自擺弄,蔣主任反而覺著沒啥好否認的了。一個農村半大小孩,說了也沒人信不是,蔣主任要不是瞧著這一點,也不敢讓高粱擺弄呀!

「嘿嘿!小粱,這事可別到處說,影響不好!」

蔣主任這老色鬼的德性,高粱反而覺著不是壞事,想想讓他過過乾癮,說不準心思就淡了,不會去sāo擾張玉香了!

嗯!是這道理,等下再給這老色鬼多弄弄,讓這老色鬼耐不住天天干過癮,至多上癮了把李美芬那sāo/貨弄進來日就對了,交幹了貨那還有心思和力氣去想張玉香!

一想著還能這樣,高粱頓時來勁了,好像這樣就能保衛了張玉香不被侵犯似得!

「蔣主任,這有啥好說的,你要是想看啊,我給您弄弄,往後可別到處亂點了,不然又要中毒。」

「小粱,你真會弄啊!那感情好,能不能看到電影,真人的。我就只能翻到那些一張一張的相片,還老是看不全。」

「呵呵!瞧我的!」

高粱干這活可是老手,上學那會高粱爬出去玩通宵,可搗騰熟了,網裡的老闆不要錢也讓高粱玩,就讓高粱給著下潢色電影招生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