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駱林笑嘻嘻的朝沙發上走了過去,點頭跟老爺子招呼了聲,鄧老二知道駱林要跟老爺子說事,跟駱林招呼了聲回房了。

「…過來了?…今天不是過來蹭飯的吧?……」

老爺子從藤茶几上,拿起香煙,拿了根自己點上,吸了口,跟駱林開了句玩笑。

「哈!咱來丈母娘家,需要用蹭飯的理由嗎?嘿嘿!…咳咳…盈盈呢?…」

駱林自己跟回了家似的,自己倒茶水,也給老爺子蓄滿了茶水,老爺子很喜歡駱林的這種隨意,這不就是顯得親切嗎?自己人那不就的這樣?很滿意的看了一眼駱林,沒吱聲。

這個臭小子,可不能讓他順桿爬,膽子已經夠大的了,要是再放縱他,那還不得翻天啊?

「盈盈在她屋裡!…別說廢話!說!什麼事?…」

老爺子端起茶,吹了下,喝了一口,呼了口氣,問道。

「第一呢,香港那邊的邀請函,已經過來了,盈盈隨時可以出發了!第二件事情,就是關於馬青松他們的編製,我覺得,您應該搞一個比內衛更加秘密的機構,專門執行一些極難的任務,比如說,去國外竊取對方的軍事機密,刺探他們的軍事情報等等,一般人不能完成的任務,當然這些人,本身應該就不是普通人,而現在中央的內衛應該還算是普通人,我的意思是馬青松等人,那可都是先天級別的高手啊!…你看呢?」

駱林傾著身子,漆黑的眸子看著老爺子閃著精光的眼睛低聲說。

「嘶…先天高手?….是什麼?」

老爺子微愣了下,但是眼中的精光爆閃,眯了下眼睛,低聲問了句。

「先天高手!那就是練武之人,能達到的最高境界!我這裡是指普通人修鍊的功夫!…應該可以這樣說吧,先天高手在這個世間,基本沒有對手!內氣外放,傷人於無形!…」

駱林笑了笑,低聲解釋了下。

「哦!那你是不是先天高手呢?不然,馬青松那些人,怎麼能聽你的呢?」

老爺子咧嘴一笑,抽了口煙,看了眼駱林帶著深意的問了句。

「我啊!練得功夫和他們不一樣,他們的功夫都是我傳授的,取他們的小命易如反掌!所以,他們不敢在我面前調皮!…你看我這想法怎麼樣?」

駱林這話已經很明白了,他的這些手下精英中的精英,換個身份那就是老爺子的嫡系秘密部隊啊!而且實力恐怖,稍有點腦子的人都不會拒絕吧?

「呼!…像馬青松這樣的高手,你那有多少個?…」

老爺子深深的呼了口氣,彈了下煙灰,淡淡地問。

「二十一個!…香港那邊我派了幾個過去,其它的都在這邊…」

駱林知道老爺子動心了,誰不動心誰是傻子。

「嗯!…我看這事可以,不加入內衛…那叫什麼呢?」

老爺子深思的皺了下眉頭,思索著自言自語的說。

「我看就叫,龍組!怎麼樣?…龍那就是象徵著我們強大的華夏!嘿嘿…由龍組成的隊伍還不夠牛X的呀!….」

駱林心中暗自得意,咋樣,你們那些YY小說裡面的龍組,那都是咱成立的,哈!現在才多少年啊?想起這個就爽啊!手指也在膝蓋上開始輕敲了幾下。

「好!好!好!龍組!好名字!不錯!…你這個想法很不錯!…現在我們國家很落後啊!現在中央還是有些不同的意見,唉!想發展經濟,可沒那麼簡單啊!…好了,不說這個,我看成立這個龍組的想法很不錯!…這樣吧,證件就暫時用內衛的,其他的事情慢慢來,等會我叫秘書,把哪些證件都給你!…好好乾!呼!……」

老爺子也有點興奮了,站了起來背著手來回走了幾步,點頭同意了駱林的提議。

「太好了!等你真正的上位了!我到時會親自出國,給你帶幾件禮物會回來嘿嘿…..」

駱林心裡高興了,這還不高興啊?龍組成立,那就意味著以後他的勢力,將會進一步的擴大,可以說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角色啊,你說他能不爽嗎?

「嘿嘿!…別光說好聽的!…這事就先這樣!你去看看盈盈吧!…」

老爺子又坐到沙發上,拿起了報紙,對駱林揮了下手。

駱林趕緊笑著答應,起身就朝盈盈的小閨房走了過去。

小丫頭的房間門沒關,半掩著,盈盈小丫頭獨自一個,坐在書桌前,在那寫著日記呢,駱林像個幽靈般的走了進來,悄無聲息的出現在盈盈丫頭的身後,猥瑣的探頭在那窺視著盈盈那娟秀的鋼筆字,在雪白的日記本上留下了一句句內心的秘密獨白。 寬敞的城池中,灰雲翻卷,讓洛天雙眼微微一亮,他能夠感覺到這灰雲蘊含著強大的修為,只要吸收,自己的實力必然會提升許多。

「打爆了!」人們目瞪口呆的看著恢復正常大小的洛天,感覺洛天實在是太彪悍了,他們從來沒聽說哪個人直接將鎮魂獸打爆的。

「嗡……」就在人們驚駭間,洛天已經開始吸收那澎湃的灰氣來。

「這些都是修為啊,若是全部給我吸收,我肯定能晉級到真仙巔峰,甚至半步仙王!」一名真仙後期的弟子臉上帶著羨慕之色,看著洛天暢快的吸收著那些修為之力。

「鎮魂獸被打爆了,這整個城中的修為之力也是濃郁了許多,我們也趁著現在吸收!」眾人也是紛紛盤膝而坐,開始吸收起來。

不過這些人,自然不敢同洛天爭搶,洛天吸的是大部分,他們只能吸收一些。

暢快,洛天唯一的感覺就是暢快,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修為不斷的提升著,若是多來幾次,真的有希望進入到仙王中期。

時間緩緩流逝,三個時辰的時間過去了,洛天睜開了雙眼,目光之中神光閃動。

「真是個好地方!」洛天看著空氣中漸漸稀薄下來的修為之力,對於他來說已經作用不大,邁步朝著另外一處城門走了過去。

看到洛天離開,一百名真仙境的弟子卻是狂喜不已,剩下的修為之力對於洛天不算什麼,但是對於他們來說卻是有著很大的作用。「快點吸收,我們跟在他後面,肯定能得到不少好處,就是不知道他能闖到第幾座城,我記得葉丘聖子足足闖過了四座城!」人們不斷的議論著,目光之中帶著期待之意,瘋狂的吸收起修為之力,生怕晚一

步。

洛天大步行走,走出了第一城,一出城便是看到了第二城的位置,沒有絲毫的猶豫,朝著第二座城池走了過去。

行走間,洛天明顯的感覺到這條路上的修為之力要比之前濃郁了太多,堪比洛天打爆鎮魂之前的第一城。

行走了一刻鐘,洛天看到了通體黑色的城池,同樣腐朽的大門之上,有著一隻猙獰的怪物,足足四顆頭顱,不過可能是年代久遠的關係,畫像有些不清楚,洛天認不出來。

「這座城中,是這個東西么!」洛天低聲自語,想到了之前進入第一城的時候,城門上刻畫的那頭怪物,正是第一城中的鎮魂獸。

洛天再次推開了城門,濃郁的修為之力,讓洛天渾身舒坦,第二城的天空之上,神魂更多了。

城中的神魂也有許多,比起第一城的神魂顯的更加痛苦,顯然兩座城的處罰,第二座要比第一座重上許多。

「一層比一層的處罰嚴重么?」洛天低聲自語,目光看向灰色的迷霧,雖然城門之上有圖鑑,但是洛天還是想看看這裡的怪物到底是什麼東西。

洛天大步邁出,朝著第二座城的正中央走了過去,走了一會兒,又是一個龐然大物出現在了洛天的視線當中。

四顆頭顱,虎頭,蛇頭,魚頭,鷹頭,好像代表著四種種類一般,灰色的身軀散發著強大的威壓,讓洛天的臉色微微一變。

「魑魅魍魎!」洛天腦海中瞬間升起了一個名字,沒想到竟然會遇到這種存在。

傳聞魑魅魍魎是鬼物的始祖,地獄中大部分的鬼物都是魑魅魍魎的後代。

魑魅魍魎,聽起來像是四個鬼物,但是卻是一體,天生四頭,無論是肉身還是實力手段,都堪稱地獄頂尖,那是同黑白無常一個級別的強者,只不過,地獄之中已經很多年沒出現過這種鬼物了。

眼前這個傢伙,顯然不是真正的魑魅魍魎,同樣也是修為之力凝聚出來的強大的凶獸。

「吼……」四顆頭顱嘶吼,看到洛天的瞬間,魑魅魍魎便是朝著洛天沖了過來。

「打吧!」洛天心中輕笑,這傢伙在洛天看來就是修為啊,打爆了這東西,自己就能夠提升實力。

血刀摘下,洛天化成一道流光,朝著魑魅魍魎沖了過去。

「吼……」魑魅魍魎大吼,發出四種聲音的咆哮之聲,朝著洛天沖了過來。

剎那間,龐大的身軀便是衝到了洛天的跟前,虎頭咆哮,一股王者之威,充斥在洛天心神,將洛天震懾。

蛇頭舞動,冰冷的獠牙散發著幽芒,朝著洛天撕咬,而鷹頭那冰冷的雙眼,爆發出道道的閃電,朝著洛天劈下,一條滔天的水柱,從魚頭之中衝出。

四種攻擊每一道都能夠重創仙王初期,甚至是仙王中期也要謹慎對待的存在。

洛天身形如電,腳踏黃泉步,手持血刀,不斷的舞動,再次開始了血戰。

血色的長刀不斷的斬出刀芒,劈砍在魑魅魍魎的身軀之上,而魑魅魍魎的攻擊也是不斷的落在洛天的身上,讓洛天不斷的吐血。

時間緩緩流逝,一刻鐘后,洛天終於以被一道閃電劈中的代價,斬滅了魑魅魍魎的一隻蛇頭。

魑魅魍魎痛苦的嘶吼,看著被閃電劈中的洛天,與之前的真魂獸一樣,感覺到了洛天的不好惹。

隨著蛇頭被斬掉,城中那澎湃的修為之力變的濃郁起來,讓洛天幹勁十足,身軀一震,雷霆之力被洛天震出體外,提刀再次朝著魑魅魍魎沖了過去。

一個時辰后,第二座城中變的平靜下來,洛天再次盤膝而坐,而魑魅魍魎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一個龐大的漩渦出現在洛天的頭頂,不斷的灌輸著修為之力。

轟轟轟……

轟鳴之聲在洛天的身體之中響起,足足兩個時辰,洛天緩緩的站起身來,眼中帶著強烈的喜色。

「估計我能突破到第六座城,便可以進入到仙王中期!」洛天站起身,再次朝著第二座城的城門走去。

而就在洛天剛剛離開,那些豐都殿的弟子們,也走進了城中,眼中帶著疑惑,隨後便是轉為震驚。

「如果我沒有猜錯,門口的那個圖案應該是魑魅魍魎,這麼快就被他斬了?」人們驚呼一聲,雖然大部分的修為之力被洛天吸收,但是對於他們來說依然濃郁。

「我們得加緊速度啊,若是趕不上,讓第三城的鬼物,再次凝聚出來,那咱們可就麻煩了!」一群人再次開始吸收起洛天吸收剩下的修為之力來。

第三城……第四城……

洛天經歷血戰,連斬兩隻鬼物,連著通過兩座城池,終於站到了第五城的跟前。

此時洛天身上的氣勢極強,雖然身上有傷,但是洛天卻能夠感覺到自己已經在突破的邊緣,不是第五城,就是第六城。

一個鳥一般的圖案出現在了大門之上,尖尖的嘴巴,身形卻是像雞一般,但是卻有著一隻鳳尾。

「重明!」洛天雙眼微微一縮,認出了這座城中的東西,眼中露出驚駭之色.

重明鳥,天生雙瞳,身形如雞,聲音異常的明亮好聽,屬於洪荒異種之一。

這阿鼻地獄,竟然能演化出重明鳥,實在是讓洛天沒想到,洛天也是明白了為什麼豐都殿的人,很多人都會敗在第五城。

實在是重明的名頭太響了,甚至要追溯到上古年間,那時候真正的重明就已經是強者。

不過洛天知道,這裡面的重明,應該同樣也是修為之力凝聚,跟真正的重明鳥有著天差地別。

推門而入,洛天出現在了第五城中,臉上帶著凝重,如今他只差一絲便是仙王中期,可不想浪費掉這個機會!

行走間,一聲鳴叫之聲,便是在洛天的耳中響起,鳴叫異常的好聽,彷彿帶著某種魔力,讓洛天的精神都是跟著恍惚一下。

而就是這一下恍惚不要緊,一塊灰雲出現在了洛天的頭頂,一道寒芒從天而降,朝著洛天的頭此刺了下來。

吱……

血色的長刀瞬間橫在了洛天的頭頂,火星迸濺而出,洛天臉上冷汗直流,心中暗呼驚險,若是自己再反應慢上一步,就徹底完了。

洛天的頭頂之上,一丈長的尖嘴,同血刀對抗著,龐大的身軀遮天蔽日,強大的壓力,讓洛天來不及想起他的東西。

呼……

風聲響起,龐大的身軀再次飛向高空,翅膀緩緩的扇動,冰冷的目光看向洛天。

又是一聲好聽的鳴叫,讓洛天嘴角一扯,連忙封住了自己的聽覺,不過封住聽覺並不好用,依然讓洛天恍惚了一下。

「嘶……」疼痛讓洛天恢復過來,兩隻利爪抓進了洛天那無雙的肉身,卻並沒穿透。

洛天只感覺自己的身軀距離地面越來越遠,被那灰色的大鳥抓到了高空。

「嗡……」剎那間,一股冷風再次在洛天的頭頂之上升起,讓洛天臉上露出苦笑。

「法相天地!」轟鳴中,洛天開啟了法相天地,兩個肩膀被利爪抓在一起,根本使不出力氣,洛天唯一能做的就是讓那寒芒偏離一些位置。洛天的身軀開始膨脹起來,瞬間化成百丈,那寒芒也是發生了偏離,並沒有刺進洛天的腦袋上,而是刺在了一面肩膀上。 灰色的城池中,一人一鳥,不斷的對抗著,不過這一次,卻是洛天佔據了下風。

鮮血從洛天的肩膀上噴出,一個血洞出現,這也就是洛天的肉身,換做一般的仙王初期,或許就已經直接被直接被這一擊給扎死了。

「給我下來吧!」洛天大吼,一隻手艱難的抬起,朝著重明鳥抓了過去。

不過洛天身軀變大了,重明鳥顯然也是抓不住了,直接放棄了抓住洛天,而是朝著遠處飛去。

「這個傢伙!要是看見你的真身,非得抓住你把你燉了!」洛天低罵一聲,大步邁出,一聲鳴叫再次響起,讓洛天身軀微微一哆嗦。

「吼……」灰色的界域撐開,一道道灰色的神魂在界域之上咆哮,將洛天包裹起來,洛天想靠著界域之力來抵擋住那刺耳的嗡鳴,但是卻依然沒什麼效果。

「該死!」洛天大罵一聲,身軀又是一震,重明鳥的攻擊再次降臨下來。

六道血痕出現在了洛天的身上,鮮血順著血痕流淌而出,如同被刀割過一般。

「這麼下去不行啊,他這一叫,我就動不了,得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否則我非常被動!」洛天心中焦急,目光帶著凝重,看向再次退到不遠處的重明鳥。

就在洛天思索間,重明鳥卻是再次鳴叫起來,讓洛天嘴角抽搐。

噗噗噗……

鳴叫之聲不斷響起,洛天身上的傷口也是不斷的增加著,洛天完全是靠著本能閃過致命的攻擊。

不到半刻鐘,洛天的身上便是多了幾十條血痕,每一道都是很深,肉皮外翻著,鮮血流淌。

「真當我的血不要錢啊!」洛天大罵,臉色蒼白,不過想了半天依然想不出什麼辦法來抵擋住這重明鳥的叫聲。

「重明,他的雙眼是重瞳!」洛天猛然間看到了重明鳥的雙眼,心中有些疑惑起來。

「跟摩天的月蝕之眼有些像啊!」洛天心中自語,雙手飛動,十色的火焰將洛天包裹。

咔擦……

灰色的界域根本承受不住重明鳥的利爪,直接被抓碎,瞬間穿破了十色的火焰,抓在了洛天龐大的肩膀之上。

嘭……

終於洛天堅持不住,龐大的法身轟然破碎,洛天狼狽的站在了地面之上。

「我明白了,這聲音只不過是個幌子!這重明施展的是幻境!聲音不過是迷惑對手而已!」洛天瞬間明白過來。

「在施展幻境之時,鳴叫一聲,來掩蓋幻境,再用幻境夾在在聲音之中,讓被幻境迷惑的人誤以為是這聲音有問題,能夠震懾住心神!」洛天低聲呢喃,眼中帶著喜色。

閉上雙眼!

洛天的第一反應就是閉上雙眼,封閉五感,嘗試看看能不能不受幻境的影響。

一聲腦海中的鳴叫,卻是讓洛天的嘴角劇烈的抽搐起來。

「這都不行,你還要我怎樣!」洛天大罵,睜開雙眼,看著自己手臂上的一道傷口。

「我跑還不行么?」洛天苦笑,他大大小小也經歷不少幻境,還是第一次沒有絲毫頭緒,黃泉步一閃,消失在了原地。

沒有任何作用,無論洛天出逃到城中任何一個角落,都可以聽到重明鳥的叫聲,之後便是被重明鳥攻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