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馮殤平靜的讀著一個個名字,有的被喊中名字面上激動,而那學員所屬的學院更是一片歡呼。

「………齊福壽。」

鍛造學院同樣一片歡呼,只是卻沒有太過激動。畢竟他們對齊福壽信心十足,晉級決賽可是板上釘釘的。

「游雪中。」

游雪中再次打開摺扇,淡然的扇著。只是南天學院卻沒有太過激動,畢竟游雪中是中途入學,更多的是借著南天學院的一個參賽名額來參加這次的學院交流而已,並非真正與南天學院有什麼關係。

「最後……」馮殤心裡有點猶豫。他多麼想用權力令徐焰落選,但……

那些凡人、學員看不懂,身後一位位大佬,又或者是坐在外門的一男一女導師,一定也看出徐焰打造的那古怪大鐵片上濃郁的氣息。若是他現在令徐焰落選,肯定會引起極大的爭議。

徐焰的毫無背景,有好處卻也有壞處。

壞處自然是因為沒有世家、豪門作背景,並不會有很多人把他放在眼內,甚至會引來很多人的攻擊。

而好處也因為他沒有投靠任何一方勢力。一個十三歲的大師境鍛造師,若成長起來會是多麼強大的力量!?馮殤雖然是鍛造學院的人,但他可是知道,不論三大、八院,哪一方的勢力早已在目光落在徐焰身上。

待雲府外門畢業后,便是一番龍爭虎鬥的爭奪戰。

爭奪的,便是徐焰這個新一代鍛造天才!

所以他們這些人,不會讓馮殤在這裡打擊徐焰的聲名。

「徐焰。」馮殤最後吐出這個名字,內里卻是深深的無奈:「這八位,將會參加明天的決賽。勝者將會獲得鍛造學院發出的獎勵──五行神環。」

當五行神環四字一出,齊福壽麵上儘是難以置信之色,而游雪中則是猛地啪的一聲,把手中的摺扇失手摺斷。身後坐在石椅上的大佬們則是一個個露出愕然之色,看向一個方向。只見一名白白胖胖的中年人坐在看台,面上露出得意之色,欣賞著各個震驚的表情。

這次大佬知道,馮殤雖然是宗師境,也是鍛造學院的客席講師。

但真正鍛造學院的大佬,是這位看似人畜無害的白胖中年人──周大富。周大富沒有修練的天份,甚至不是鍛造師。但他的身份特殊的很,因為他是南方的錢莊的大佬。

也就是說,人們用來代替銀兩的銀票,全是周大富的錢莊代理的。

周大富到底有多有錢?

沒有人知道。

只是有一年,南方飢荒,數個主城陷入混亂。周大富的錢莊,自發性負責了幾個主城五年的糧食。據說當時運送糧食的車隊,其車龍一望無際看不見尾巴。

雖然無法得知其實際的財富數目,但簡單的四個字足夠形容不過:富可敵國!

縱是如此,周大富清楚知道藍朝對他的忌憚,每年他繳付給朝廷的稅務極高,而且時不時損款鎮災、武裝朝廷四軍,甚至舉辦學院。

而鍛造學院,便是周大富舉辦的。 只因當時太愛你 整個學院所需的材料等,都是周大富一手包辦。

因此,聯想到這次的獎品【五行神環】是出自周大富的手,那些大佬們面上便露出理解之色。 第三百三十三章──五彩神環

徐焰聞言一怔,張開雙眸。

五行神環,在卷藏【奇珍錄】曾有記載。

傳說中,其神環是用上古鑄造九天的【五彩神石】打造而成。神石自身兼具五行屬性,生生不息。簡單而言,是一個最頂級的空間道具,比起一般世家用的家徽玉佩,其收納的空間差天共地。

像賓士贈予徐焰,那足以容納【九龍聚火鼎】的空間玉佩已算是很高級了,但與五行神環一比,卻是如雲泥之別。在奇珍錄中,甚至沒有具體空間大小的解釋,當中只用四字來形容:能納天地。

除此之外,對於紋者、紋師而言,更是一件稀世奇珍。

因為五行神環其五行生生不息的緣故,是一件最適合溫養紋兵或寶具的空間道具。

像是蕭雪用來置放紋兵的手環,已是難得一見了。但五行神環可是五行兼備,所以不論任何屬性的紋兵寶具,都有溫養及成長的效果,而且其效果更是普通的溫養道具數十倍以上,兩者根本沒有可比性!

其是五行神環早已成為傳說。

哪怕在奇珍錄中,只說當年面世的那塊五彩神石原石,只足夠打造出十件【五行神環】。過去了千年,五行神環已經不知多久沒有面世。哪怕得到了,誰不會藏著掖著!?

如果說那百年不朽木因為只有短短一截而影響實用性,五行神環便是實用性極強的寶物!

現在竟然以此為獎品!?

至少曾經舉辦過的任何一屆學院交流的鍛造賽,都沒有過如此稀世奇珍作獎品!

只是轉念一想,發出此獎品的是周大富,又覺得合理不過。

周大富沒有修練天賦,得到五行神環對他而言卻是得物無所用,而又適逢這次的鍛造賽據說是數百年來最強的一屆,便以此神物作獎品,既有面子又具話題性,對他這開錢莊的而言,賺回來的也許比五行神環更多的銀兩。

當然,這些商業的話題扯得太遠。

聽到獎品是五行神環后,哪怕是徐焰也是露出饒有趣味之色。

本來抱著玩玩心態的他,也是略為有了取勝的慾望。

…………

馮殤環視一周,看著眾人的震驚,便再次平靜的道:「就這樣,明天決賽再見。」

就連他聽到獎品是五行神環時,也曾是起了貪念想要據為己有,但想到周大富的勢力,他很快便打消了這個念頭。周大富不單是整個南方的首富,而且在藍朝的壓制下,卻仍然活蹦亂跳的,其潛在勢力不言而喻。

下方的齊福壽同樣面露狂熱之色!

五行神環,可是對紋兵有著奇效的寶物!這吸引力,對於任何一名鍛造師來說都是無法抵擋著!

而游雪中面上更是略顯猙獰,內心不斷的咆哮:「這次一定要贏,沒有任何人能從我手中奪走五行神環!」一開始老師命令他來南皇城參加學院交流,他還有點不滿。

現在回想起來,莫非老師早就得到五行神環的消息?

…………

鍛造戰,向來都是學院交流中最沉悶的一個比試。

畢竟鍛造兵器,沒有紋術、戰鬥那般絢麗耀目。

有鑒於此,馮殤在周大富的授意下,也特地找了個比較「有趣」的方式去比試。而且在最後的五行神環獎勵傳開去后,也帶來了一個不大不小的高潮。

當中也有不少人對於明天五行神環花落誰家很期待。

同時獲得不少話題的,便是徐焰。

畢竟徐焰可是據傳十三歲的大師,今天打造的那個古怪的大鐵片看起來平平無奇,與齊福壽、游雪中這兩位名師之後相差甚遠。不少人已經開始認為徐焰只是浪得虛名,更有不少落選無法進入決賽的學員對徐焰心懷怨懟,把怨氣的落在他身上,認為是徐焰因為與楚宗師有著非比尋常的關係從馮宗師手下走後門,繼而進入決賽。

縱是如此,決賽的名額已經決定,他們再多吵鬧都是徒勞。

更多的看熱鬧之人,都是期待明天的決賽中徐焰的表現。若當真是沽名釣譽之輩,明天一戰足以令他名譽掃地。

只是當事人卻沒有那個覺悟。

…………

在外面吵鬧、成為話題中主角的徐焰,此刻卻在湖畔小屋中,與眾人對飲著。這次除了金千機外,竟然還有稀客。

同樣坐在案桌上的,還有二人。

二人一身深紅色長袍,在袍袖間,有著一個鐵塔的院徽。

一人表情平靜漠然,偶然舉杯細斟,其勢自現。那種風範看起來真不像是一名少年。至於在他身旁,則是一名青年。與其相反,青年眨巴著眼睛,小口小口的看著杯中物,一向比自己小得多的少年邊小聲嘟嚷著:「小師叔,這好好喝喔。」

而徐焰則是一副豪邁的一杯接一杯,都不用催酒,看他那個勁兒便足夠把自己灌醉。

一旁的紅袍少年看得眼角微微抽搐,對著金千機低聲問道:「金兄……真的不用管管徐兄嗎?他明天可是要參賽。」

徐焰可不是真的醉,只見他瞪大了眼珠子,虎聲道:「管什麼管,參賽小指頭般大小的屁孩,便是真醉了也不會輸。」

來訪的二人,正是鐵血戰門的李白與宋巧。

那天徐焰客氣的說有空找他們喝酒,沒想到這二人當真便來了。而徐焰與金千機自然也不介意,便形成了眼前這個古怪的組合。

徐焰再次一口喝盡杯中物,眼角掃了李白一眼:「好了,酒也喝過,該談正事了吧?」

李白猶豫片刻,看向金千機。只見金千機笑吟吟的,也不說話。顯然不論徐焰或金千機,都看出李白來此,並不單單是為了喝酒。

李白見狀,也不再轉彎抹角:「徐兄快人快語,那在下也不吞吞吐吐了。李某來此,便是為了向徐焰求一紋兵。」徐焰也不驚訝,這些天來求他打造數十上百都有了。

他醫術不弱,但比起鍛造還是差遠了。至今上門的,絕大部份都是求鍛造紋兵。

徐焰也不拒絕,只是繼續自斟自酌,一邊道:「說說看。」

李白打起精神,一拍腰間玉佩,一面小盾便出現在身前。 第三百三十四章──巨額訂製

只見小盾呈圓,但其盾身上沒有太大的波動,以徐焰的眼光,一眼便看出這只是一件普通不過的一階紋兵,而且還是非名師打造的普通紋兵。

「徐兄請看,這盾是我擅使之物。但也因為其外形特殊,至今也沒從其他兵器鋪或拍賣所中見過。哪怕是這件一階的小圓盾,也是那名鍛造師打造出來的失敗之作。」

「既然沒有現成的紋兵能夠購買,也就只能度身打造了。」

「現在徐兄在鍛造界里如日中天,因此李某也特意前來,望求一紋兵。」

徐焰摸了摸那顆發亮的光頭,看向金千機。

金千機聳了聳肩,表示沒有意見。

只是徐焰從金千機口中得知李白的事情。

那天徐焰因為突破先天宮、后又落在風花公子的紋陣中,所以對於金千機與李白的事情不太了解。後來知道因為百里風出言不遜,李白一怒斬其兩半。

徐焰與金千機因為其特殊緣故,情同兄弟。

而也從事情中看出李白確實是一位可交的朋友。

一念及此,徐焰思量片刻,便開口道:「有幾個選擇。」

李白露出喜色:「願聞其詳。」

徐焰便緩緩道:「眾所高知,紋兵之間階級森嚴。而當中最大的分野,莫於紋圖的數量。每多一種紋圖落在紋兵上,便會令紋兵的功能增加,其變化也是呈倍數式增長。」

李白聞言點了點頭,對於紋兵的基本知識,他自然了解。

「但也因此,造成了紋者的麻煩,便是需要隨著境界成長而更換紋兵。」

「或許對於普通的紋者而言,這並不是什麼問題。但相信以李白兄弟你的眼界,自然會看出這當中的問題。」

李白沉思片刻,方才開口:「徐兄意思是,熟悉的問題?」

徐焰點頭道:「是的。」

「兩柄紋兵,縱使想要做得再相似,但當中材質不同,也會影響其入手重量;哪怕材質一樣,其材質的紋理不同,也會影響手感。」

「重量、手感、鋒銳……等等,都會影響紋兵與使用者之間的默契。」

此刻的徐焰面上哪有一絲一毫的醉意,看上去凝重肅穆,彷似沙場上的將軍,指點江山:「對於一名紋者而言,與其兵器產生默契、了如指掌,甚至如臂使指,把兵器化成自身的一部份,這都需要大量的時間,並非一朝一夕之事。」

「可能對普通紋者而言,他們一世都不可能突破某一個境界,自然不會理會。但李兄天賦出眾,加上有名師指點,將來至少突破四宮境並不困難。」

「但這意味著,李兄在一宮境到四宮境時,需要不斷更換紋兵。這對於李兄可算是一個不大不小的麻煩。」

李白沉默片刻,顯然也是認同此說法:「徐兄有何高見,不妨直說。」

徐焰舉起兩根手指:「一,我直接替你打造二階紋兵。以李兄的實力,應該足夠駕馭二階紋兵,直至你突破三宮境之前都不需要更換紋兵。而且這個可就便宜得多,也不過是十多萬的事情,以李兄的身份地位,這大概並不困難。」

李白不動聲色,以他的身份弄來十多萬確實共不困難:「第二個方法呢?」

徐焰一笑:「這個就複雜多了。」

「我先替你打造一階紋兵,只是這一階紋兵,從紋圖、材料到鑄形,儘是最頂級的功夫。而且隨著你的境界提升,來找我我替你把紋兵升階。例如當你踏入二宮境時,我便直接把你手中紋兵提升至二階。」

李白聞言面上驚駭:「還有這等神乎其技的鍛造法門!?」

徐焰嘿嘿一笑:「旁人自然是不行,但若是我的話……」他面上一副得意洋洋,看得金千機想要狠狠的來一拳。

「事先構圖得足夠完美,理論上是可以辦到的。只是這當中技術太過複雜,而且價錢太高昂,饒是現在我也沒能去嘗試。若是你有興趣,我可以一試。」

一旁的宋巧這時也不禁開口嚷嚷:「這麼說,你不就是收了小師叔錢,卻又把小師叔當試驗品!」

徐焰嘿嘿再笑,面上卻沒有任何尷尬之色:「這只是我的建議嘛。」一邊說著,他面上露出友善的表情:「你想一想喔,一件強大的紋兵足夠用一輩子,隨著你的實力提升而晉階。而且當中的外形、大小、重量,甚至玄乎的【人兵合一】的意志,也不會因此而改變。」

宋巧彷佛害怕自己這個「小」師叔會被徐焰這個魔鬼引誘,連忙道:「小師叔,你可別聽這傢伙胡說。若真有如此神奇,他又怎會以小師叔你當第一個試驗品。」

徐焰聞言,面色卻回復平靜,甚至有點漠然:「閣下此話,未免有點太瞧不起我了。」

金千機見狀知道壞了,他知道徐焰性格極其剛烈,連忙打圓場:「都是朋友,好好說話。」

徐焰冷哼一聲。

而此時,李白卻是突然笑了:「看來,若非我因金兄而怒斬那個狗口長不出象牙的人,徐兄甚至不會向我提出這第二個方案吧?」

「至於其他人,不是徐兄害怕失敗,而是徐兄不屑在他們身上花如此多的功夫吧?」

徐焰再次冷哼一聲,徑自喝著杯中酒,也不看他們一眼。

論到鍛造,他心高氣傲至極。

「我決定了,就第二個方案吧。」李白開口,旁邊的宋巧連忙道:「小師叔……」李白也是瞪了他一眼:「現在是你是師叔還是我是師叔!就這樣了!」

李白向徐焰拱手:「那麼一切拜託了。」

看到李白如此信任自己,徐焰的面色才緩和了點,卻仍在那邊耍狠:「先旨聲明,老子可是分期付費。首次打造是最重要,先收一百萬兩。然後每次突破時,我替其刻劃紋圖晉階都是額外收費,每一次一百萬……若你有本事踏入五宮境,刻劃的一次紋圖那便是五百萬!」

「外加欠老子一次人情。」

徐焰一副不可一世的仰著頭,用鼻孔看著李白:「小子,你付得起嗎?」

宋巧已經面上一副懵然。

先收一百萬,這已經是度身訂造三階紋兵的價錢!

然後每次突破又收一百萬……

也就是說,若李白真的能突破五宮境,加上最後一次的五百萬……那麼得總付九百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