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顯然,這丹藥店正是容華和君臨兩個開的。

因著這個小鎮修為最高的也才離仙中期,所以容華的丹藥店中賣的也就是一二階仙丹,有那麼幾枚三階仙丹,不過,品質倒是極好。

一瓶十枚丹藥,通常都是三枚上品,七枚中品的搭配,下品那是沒有的。

容華為自家哥哥倒了杯茶:「難道我的修為沒有進步?」

「大羅金仙中期,可謂進步神速。」容景看了一眼容華,微微蹙眉:「不過,你這修為會不會提升的太快了?」

容華抿唇一笑:「哥哥仙君大圓滿,半步仙帝的修為,這進步可是比我快多了,但哥哥的根基瞧著也依舊穩固啊。」

容景輕瞪容華一眼:「我們能一樣嗎?」他是因為前世記憶蘇醒,帶來了前世的修行經驗和心境。

那神帝級別的心境,他只要儘管吸收靈氣讓自己修為提升,一直到神帝都會是暢通無阻。

容華搖了搖頭:「我知哥哥這兩年怕是奇遇不少,但哥哥可別忘了,我可是闖過了萬象輪迴陣的,萬象輪迴陣中的經歷,最起碼讓我在晉陞到神帝,都不會有任何瓶頸」

她倒是佩服她哥哥,每次分別之後見面,修為都是穩穩壓住她一頭,當然,這許是也和她分心太多有關。

畢竟,哥哥除了修鍊就是煉丹,她卻是煉丹,煉器,畫符和布陣都沒落下。

容華頓了頓,側眸看了君臨一眼:「而且,阿臨在側,他怎麼可能會允許我做出只管提升修為,卻給自己埋下隱患的事情呢?」

容景語氣微酸:「我知道你現在是女生外向,可你還沒嫁給他呢!有必要這麼每時每刻的都給他說好話嗎?」

容華:「」

她嘆了口氣:「明明我和阿臨之間的事已經是板上釘釘,絕無可能有變,你和爹爹怎麼就是不能接受呢?」

容景語氣幽幽:「沒辦法啊,自家才剛長出個水靈靈的花骨朵的珍品,直接被人連根拔走,這心氣啊,怎麼也是順不下來的。」

「而且,你越給他說好話,你哥我這心裡,就越燒的慌,恨不得一腳把他踹出個十萬八千里的。」

容華:「哥,你還沒說,怎麼突然跑到這麼個小鎮上來了?」

這話題轉的不太自然,容景呵呵一聲:「你都能和這小子跑到這裡來度假了,你哥我怎麼就不能路過這裡了?「

語氣中酸意不減,容華不由扶額:「我和阿臨來這裡是意外。」

當時君臨隨意的劃開空間,地點定的是西洲沒錯,但具體的卻沒有定下,所以他們就給隨機傳送到這裡了,正巧這裡挺寧靜的,符合了他們當時的心境,他們也就留了下來。

容景點頭:「嗯,我也是偶然路過。」

容華:「」這話聽著沒問題,但總還是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容景看著自家妹妹略有些微妙的眼神確是微微一笑:「我有事告訴你。」

容華頓了頓:「什麼事?」

容景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仙人和魔人高層達成共識,他們共同出手,趁著兩界結界最虛弱的時候,將界膜撕開一條口子,並用神器鎮壓。」

容華眉心就是一跳:「他們瘋了不成?」

仙界和魔界雖然在同一處,由結界分開,然而那結界卻並非人力所為,據古籍記載,那是天道的手筆。

為的是阻隔兩界的靈氣仙界仙靈氣清正平和,魔界魔靈氣暴烈難控,兩者若是相遇,那便會是一場巨大的爆炸!

容景哂然一笑:「仙界的仙人認為仙界如今太平靜了,成長起來的強者空有修為,卻沒有與之相匹配的戰力魔界的出現正好用來練兵。」

「魔界的魔人則是覬覦仙界的資源,畢竟,魔界的魔靈氣向來暴烈,很容易失控,所以,想孕育出天才地寶來著實不太容易。」

「雙方達成共識,這撕裂界膜之事也就成了必須,至於兩邊不同的靈氣之間的對碰會引起的風暴,他們自信於一切盡在掌握,神器在手,不會鬧出什麼大亂子」

聽完容景的話,一旁靜坐的君臨終於抬了抬眼皮:「一群自以為是的蠢貨。」

若是仙靈氣和魔靈氣造成的風暴真有那麼好控制,好處理的話,當初天道也不會選擇直接用結界將兩方隔開了。

君臨抬頭看了看天空:「不過,也該到清洗的時候了。」

這話聽的容景心中一抖:「這話是什麼意思?」

君臨看了大舅子一眼:「天道所設下的結界哪有那麼容易被撕裂?既然被他們成功了,那就只有一種可能,那是天道故意的。」

「不過也是,這仙界已經平靜了億萬年,也該亂起來了等著瞧吧,萬年以內,這仙界必有大亂。」

容景默默然無語,大亂么?其實也不奇怪,畢竟,界膜都被撕開了,仙魔對碰,大亂那不是理所應當的嗎?

容華無奈的揉了揉眉心:「所以,這就是自作孽,不可活嗎?」

君臨微微挑眉:「縱觀史上所有大亂,不都是自作孽,不可活六個字就足以概括的?」

容華沉默了一瞬,不得不承認,這話說的,有道理啊。

容景也是點頭:「不過,那些什麼都不知道的底層仙人們,卻是真正無辜啊。」

君臨輕嗤一聲:「凡是活在這強者為尊的世上,誰不曾雙手染血?無論人類的,亦或獸族的,既然染了血,又何來無辜?」

容景:「」說的好有道理,但總覺得似乎有哪裡不對?

容華素手托腮,神色若有所思。君臨看著她這幅模樣,心中一跳,莫名有些小心翼翼:「阿鸞,你在想些什麼?」 容華回神:「……啊?嗯,其實也沒什麼,就是想著萬年以內,這仙界既然必有大亂,此番熱鬧,若是不留下來瞧瞧也實在可惜不是?」

這話若是被別人聽到,肯定會嘲諷容華自大狂妄,畢竟飛升這回事可遇而不可求,多少人天賦夠了,悟性夠了,修為也夠了,偏偏就是少了機緣二字,://m./

而容華話中的意思卻好像飛升一事對她來說,簡直手到擒來,她想何時飛升就何時飛升,怎麼能不讓那些心知飛升之難的人發笑呢。

可作為一個經過萬象輪迴陣中煉心,又有混沌界這個外界一天,內里百年的至尊神器在手,且不缺天才地寶,整個人生如同開了掛簡直就是作弊的女仙,容華從來都深刻的明白,飛升神界對她來說,其實真的就是一個時間問題。

而且,這個時間,還是在她掌控之內的——若是容華願意,一年之內,她絕對能成功飛升……

聽到容華的話,容景還好,畢竟,他的修為進步其實也在他掌控之內,心境修為夠了,何時飛升也是一樣的。

至於遠在神界的母親,嗯,雖然容景對這個從沒見面的母親心生期待,然而也並沒有多麼迫切。

所以,早一些救出母親,還是晚一些救出母親,對容景來說其實並沒有多大差別,畢竟,看君臨和妹妹的師尊他們的表現,母親雖然自由受制,然而並沒有生命之憂。

當然,容景也知道,他們的老爹是等不了的,當初按捺下來,那是因為兒子女兒還小,且自保之力不足。

現在嘛……沒看容函的修為飆升的速度可是相當之快的。

但同樣聽到容華的話的君臨臉色卻是黑了那麼一瞬:「不行!」

本來嘛,君臨是算過的,以容華的天賦悟性和氣運,不出意外的話,千年之內,一定能夠達到神尊和他並肩而立。

而這個意外,君臨一定不會讓它有發生的機會,也就是說,君臨一直都以為自己千年之內一定能娶到他心愛的阿鸞為妻。

只是他萬萬沒想到,他的阿鸞居然會在聽說仙界會有大亂之後,居然決定留在仙界湊熱鬧!

仙界大亂具體在什麼時候,因為天道的干預,君臨其實算不出具體時間,但大概還是有的,萬年以內仙界會亂那是肯定的,但還有一點就是,三千年之內,它肯定亂不起來啊!

所以,若是阿鸞真的留下來,那他千年之內舉辦婚禮這件事不就打了水漂了嗎?

所以不行!絕對不行!

君臨相當堅定的這麼告訴自己,可是當容華因為他的反應過激看過來的時候,君臨心裡不由一虛,險些就說出了『你想湊熱鬧那就湊吧』這樣的話來,不過他還是抗住了。

就那麼用默默的委屈的小眼神回看容華。

容華頓時就是心一軟:「這麼激動做什麼?我就是開個玩笑,仙界的事情,等我飛升之後還是可以再回來的嘛。」

「……」容景微微挑眉,將自己準備懟回君臨的話又咽了回去。

青瀾劍劍靈在容景識海里鄙視容華:「主人你妹妹就這麼被美色所蠱惑真是太沒有立場了!藍顏禍水啊她都不懂的嗎?主人你可一定要好好的教導她啊!」

容景語氣有些似笑非笑:「那不如你親自出來教導一番鸞兒?順便也指責一下你口中的藍顏禍水?」

「……」它哪敢啊?青瀾劍劍靈頓時不吭氣了。

聽了容華的話,君臨卻是高興了,就知道阿鸞一定不捨得讓他等太久的:「阿鸞你喜歡什麼樣的婚禮?」

雖然婚禮他已經在準備了,不過阿鸞的意見也很重要,提出來他正好改掉不合適的。

容華微挑了下眉,還沒來得及說話,容景就已經神色不太好看的開口了:「你是不是忘了我和父親還沒同意將鸞兒嫁給你?」

君臨:「……」他就應該送走大舅子之後再和阿鸞討論這個問題。

「你們不是已經在外人面前承認了我是阿鸞的未婚夫?」君臨反問回去。

容景微笑:「你一沒求親,二沒下聘的,我們為什麼要把鸞兒嫁給你?」

君臨:「……」他沒有嗎?他明明提了不止一回,準備了大量天才地寶,奇珍異寶送給岳父和大舅子以作聘禮,可他們不是都退回來了?

君臨覺得自己真心委屈。

容景卻已經轉頭去看容華:「我此來除了告訴你仙界最近變化之外,還是來告訴你父親半年前已經突破仙尊,家族中人大喜,大宴賓客……你是不是也該回去恭賀父親?」

容華一怔,隨即就是一派驚喜之色,除此之外,也有些嗔怪:「這麼重要的事,哥哥你怎麼不放在前面說?」

容景嘴角牽起似笑非笑的弧度:「父親突破一事已經傳遍仙界,我也沒想到你居然一點也沒聽說……」

說著他掃了一眼君臨:「想必你這兩年的心思都放在了他的身上,我和父親你一點也沒有關注吧?果然這心啊,都已經偏到胳肢窩了……」

這語氣頗為幽怨,讓容華也有些心虛,這兩年,她確實是對阿臨關注太多,對家人關注太少了。

容華輕咳一聲:「……過後我就將這店關了,和阿臨一起回去賀爹爹大喜。」

容景到底也不捨得讓自己妹妹太過尷尬,於是點了點頭。

……

沒有理會小鎮上的居民們的挽留,容華迅速的將自己這間小小的丹藥店關門,與君臨一起和容景飛走。

居高臨下,容景回望了一眼,將整個小鎮盡收眼底:「你們待的這個小鎮倒是偏僻,若不是偶然間路過,我還真是找不到這裡。」

容華無辜臉:「哪裡偏僻了?哥哥你這不就偶然路過了?」

容景看了她一眼,眸光溫和中帶著無奈:「偶然?我在這西洲已經找了你三個月了。」

當初容華在這裡落戶之後,倒也給容函他們傳過訊,但也只說了她人在西洲,並未說具體位置,所以容景能三個月之內就在這偌大的西洲找到人,其實也是巧合。

容華心中不由愧疚:「是我不好,當初沒給你們具體的地點。」

容景卻是哼了一聲:「行了,你也別替君臨掩飾了,當初肯定是他故意不讓你和我們說你在西洲的哪一處,為的就是不讓我們找到你們。」

容華默默低頭,她哥猜的還真准。

君臨面無表情,沒有一點點不好意思,他就是不想被他們知道他和阿鸞在哪裡,可就算他瞞著了,大舅子依然還是在短短時間內找到了他們……下一次想過二人世界,他一定記著找一個他們想不到的地方。

比如說,無回澗中就不錯。

無回澗,乃仙界禁地,無回澗中罡風層狂暴,便是仙尊都不敢輕易觸碰,至於罡風之下是什麼,沒人知道,就那麼一道罡風層,就足夠擋住仙界的仙人們了。

容景眯著眼打量了一下君臨,總覺得這傢伙心裡在打著什麼壞主意,比如說拐走他妹妹什麼的。

容華看了兩人一眼,無奈的聳肩,作為大舅子和女婿,她哥哥和阿臨兩個人之間從來都是氣場不合。

容華嘆了口氣:「……對了,哥哥你之前不是說爹爹突破成仙尊,容家大宴賓客嗎?不知是何時的事?」

容景看著妹妹就忍不住柔和了眉眼:「大宴之事尚在三年之後,鸞兒你完全是趕得上參加,所以無需介懷。」

容華:「……」不不不,她完全沒有介懷這個,她就是尋個話題而已。

容華扯了扯嘴角:「是這樣啊……不過,為何會拖到三年後?」

容景笑的溫柔:「自然是為了給那些個客人趕路的時間。」順帶著給那些客人準備賀禮的時間,畢竟,有一位新仙尊出世,這也是仙界一等一的大事了。

當然,最重要的是……容景看了自家妹妹一眼,最重要的是,他家父親成為仙尊,大宴賓客這種時刻,怎麼能沒有鸞兒在場呢?

所以,這留出的三年時間,其實就是為了找到容華。

若是三年時間沒能找到容華,那麼他們還會將宴會在推遲三年。

……

容華和容家的長輩們見過禮之後,就回了自己的小院休整。

第二天,天還未亮,容瑩雪就已經找了過來。

房間里,正在打坐的容華和君臨雙雙睜開眼。

君臨微微蹙了蹙眉,有些不悅,他總是不願意有人來打擾他和容華兩個人的相處。

容華笑了笑:「小姑姑來的真早,我們也出去吧。」

君臨微微頷首,應了一聲。

容瑩雪正坐在院中的石凳上,她沒有出聲,也沒有在容華的小院中亂晃,她相信,她踏進這個院子之後,她的小侄女就已經知道她來了。

果然,不多時,就見到容華和君臨走了出來。

容瑩雪正想對容華露出一個笑容,表情卻僵住,她看見了面無表情,氣壓甚低的君臨。

容瑩雪不由尷尬的笑了笑,五年未見,這位侄女婿還是一如既往的不喜歡被打擾啊。

容華拉了拉君臨的手,示意他別嚇自己的小姑姑,然後對著容瑩雪勾起了唇角,露出一抹笑意:「小姑姑怎麼來的這麼早?是有什麼事嗎?」

直覺甚為敏銳的容瑩雪察覺到身邊若有若無的危機感在容華開口之後漸漸散去,她僵硬的嬌軀才放鬆了那麼一些:「其實也沒什麼,就是五年不見,所以想和你聊聊,順便聽聽你這五年的經歷。」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最快更新!無廣告!

夜翊他們口中的器靈毫無疑問正是幻夢,君臨將幻夢丟進歷練空間的時候,就給夜翊他們下了命令,讓好好教訓幻夢,務必讓幻夢明白,容華身為主人,她的事情,不是幻夢一個器靈可以不經容華同意就

做決定的。

夜翊他們接到君臨的命令,自然不敢遲疑,不過,卻也對容華新收的神宮器靈幻夢有些許好奇,畢竟以後就是夥伴了嘛。

可是沒想到一見面,幻夢就以那般中二的姿態想要站在他們頭上撒野——這簡直就是不能忍啊。

除了兔兔,夜翊,九嬌,銀杉還有玄冥,可都是獸族王者血脈族群中出來的,他們的天賦,放在各自族群中,那也是相當不凡。

縱使認容華為主,可骨子裡的傲氣卻從來都沒有減少過,只是不會在容華這個主人,不敢在君臨這個尊上面前表現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