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顧顏不友善的瞪了回去,她才懶得理會。

倒是秦嵐,既然這麼簡單就擺平過去了,一時間氣不住在地上跺腳。

「哥,哪能這樣的,你看人家壓根就沒把你放在眼裡,他不就是一個廢物嗎?什麼都沒有,家裡人也不管他,我看……」

話音未落之際,就聽見巴掌聲響徹,在場的人都愣住了。

秦東臉上隱忍著怒火,手上不斷在顫抖:「我讓你別說了,平日里我是怎麼教你的。」

秦嵐蒼白著臉頰,秦東從來都沒有對她動手過,這次居然因為一個男人……

眼淚當即就流出來了:「哥,憑什麼我在替你們說話呢……」

秦東差點另一巴掌就要落在她臉上:「我讓你別說了!」

秦嵐這才閉上嘴巴,在這麼多人面前被打,她還是第一次,一時間心裡的自尊心難以平復下來。

「你到底是不是我親哥。」

秦東轉過身:「至少你要知道自己的錯誤」

沒人看見的是,顧顏一點點的鬆開了手,臉上掛著笑。

轉過身看著霍霆,和熙的陽光照在他臉上同樣魅惑。

「真想跟你比試比試。」

另一邊,秦嵐沒忍住心裡的情緒,直接就哭著跑走了。

「哥,我恨死你了。」

江璃連忙追上:「哎,秦嵐,等等我。」 這場鬧劇總算結束了,不過瑞絲戰隊的人不服,在這麼多人面前被侮辱他們還是第一次。

「第一次做人,憑什麼讓著那什麼顧顏?」

不過更多的是心裡的心虛,就像顧顏說的沒錯,這幾次做的確實有些過分了,大家都看出來,不過只是沒說而已。

「咱們現在既然和秦家結下樑子,那咱們就得多加防範,別讓他們再知道我們的消息。」

幾個人圍在一起,眼中閃過尖銳的光:「咱們都知道,對方不是什麼好欺負的人,這次事情做得確實有些魯莽了。」

幾個人在旁邊商量,秦東早就已經聽進去了。

在心裡暗暗的想,一定要讓秦嵐和瑞絲戰隊的人不要再有接觸了。

秦東在心裡打著小九九,下樓看見霍霆還站在那,於是就走上去打招呼。

秦東主動上去打招呼:「怎麼還沒走?」

霍霆沒怎麼回答他,秦東就又主動挑了個話題:「對了,這件事情確實是我妹的錯,我會回家好好的管一下我妹。」

秦東還是第一次跟人家道歉,說話還有些笨拙:「這樣,你回去的時候跟他們說一聲,如果可以的話,咱們開個聚會好好的喝一頓。」

霍霆伸手攔住他,一點都沒想再繼續聽下去:「這件事不是由我來做主,你該和別人說。」

霍霆語氣很生硬,和之前一樣,冷漠得沒有一絲溫度:「還有,我現在還有事情,我先走。」

秦東望著他的背影,一時間有些無力,這兩者之間的關係他該怎麼辦?

突然想到家裡那個小祖宗還在生氣,於是就連忙又開車去追秦嵐。

秦東離開后不久,晏許就從旁邊湊上來:「哎喲,你竟然要打人家哥,那你就原諒她吧,畢竟也只是一個小孩子而已,甚至都還沒成熟。」

霍霆從鼻孔中哼出一聲冷笑。

欺負他的人還想讓他原諒,不可能。

晏許被碰了一鼻子灰,有些掃興的人揉了揉鼻子:「行了行了,我來當這個何事佬,咱們都別生氣了,要不然這樣咱們先回去。」

霍霆已經有這個想法了,只不過他暫時還看著面前削瘦的「男人」。

一時間居然因為她又笑了。

顧顏回過頭正好看到他,歪著頭問:「要不要去擼串?」

看他平時正正經經的,其實也就是一個痞子。

霍霆沒說答應,也沒說拒絕。

顧顏就當他同意了,看見這個大少爺還杵在原地,有些疑惑。

「還愣著幹什麼,不趕緊走?」

「難道你忘了自己來幹什麼?」

顧顏眨巴著眼睛,一副剛想起的樣子:「哦,我差點忘了,我還是未成年,所以我沒有。」

顧顏臉上掛著笑,並沒有一點帶著歉意的樣子:「所以就勞煩霍霆大少爺自己走過去。」

可霍霆怎麼可能會,他這麼站著也是問題,顧顏突然心生一抹主意:「要不然這樣,你如果真要坐車的話,要不一起來騎滑板?」

霍霆毫不猶豫的拒絕:「不可能。」 顧顏在旁邊早知道了,這個養尊處優的大少爺怎麼可能會喜歡這種玩樂。

「那好吧,既然這樣,那我就只好不能帶霍少爺。」顧顏故意裝出一副無辜的樣子,騎上滑板就要走:「那咱們就去擼串,聽說最近網吧又新出了個遊戲,不如咱們一起去?」

幾個人聽著心裡自然高興,都一起吵著鬧著要。

顧顏又在余光中看了眼霍霆,霍霆已經在不自覺間就踏上了滑板。

顧顏還諷刺了一聲:「你不是不肯嗎?」

霍霆用剛才顧顏的話來反駁她:「你不是找我比賽嗎?」

顧顏眼色一凜,突然覺得這場比賽有點意思。

「好好,我就想看兩個神仙打架。」

「我的媽媽,我今天是不是買彩票了?這麼幸運。」

「是啊是啊,我簡直對你們拭目以待了。」

幾個人在旁邊誇讚,顧顏目光中浮現出一抹微妙,隨後,趁著夕陽兩個人就直接踏上了滑板。

顧顏速度並不慢,就連腳下的力氣也很穩,不過霍霆速度好像隨時都要比他快一點。

顧顏一時間感覺到不妙,又在腳下暗暗實力,可是對方依舊是一副不緊不慢的樣子,反而還湊過來。

「你是不是有點慢了。」

顧顏一邊咬牙切齒,一邊又跟他拉開距離,腳下同時又慢慢的適應。

可是速度太快反而適得其反,到最後終點的時候,霍霆稍勝她一籌。

可顧顏不知道為啥,總覺得霍霆是故意的。

明明他沒那麼慢,可霍霆還是放了不少水。

不過,也可以說是為了她的面子所在。

幾個人一起到了飯店,旁邊不斷飄著味道,其實霍霆很少來過這種地方,心裡還是有一時間的抗拒,不過沒有顯出不滿。

顧顏剛才輸了覺得有些不爽,所以更需要發泄一下。

「老闆給我來一斤牛肉。」顧顏豪爽的說。

老闆這邊剛記下,霍霆那邊就打斷她:「不許吃。」

幾個旁邊的人都愣住了,霍霆什麼時候會開始管人?

顧顏氣鼓鼓的摔下筷子:「憑什麼?」

「身子還要不要?」霍霆剛才要來的時候就已經表示過拒絕。

「不用你管。」顧顏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是會把話說的很曖昧,像是在撩人。

「你說了你就得聽我的。」霍霆依舊風輕雲淡的說:「如果有意見的話,你大可以再贏我一次。」

顧顏憤憤不平的摔下筷子,什麼人嘛,管天管地的,還管到她這邊來。

顧顏朝他伸出中指,可霍霆什麼反應都沒有,反倒好像在旁邊得意的笑。

顧顏在旁邊鬱悶了,因為眼睛的事情不能吃牛肉,可是對他這種無肉不歡的人來說,簡直是一種折磨。

幾個人酒過三巡后就開始扯起了遊戲的事。

顧顏喝了口水,將杯子放在桌子上:「對了,霍霆,我問你件事,你對這次遊戲設計,你有什麼感想?」

霍霆有些無語他問的問題,顧顏也換了個方向問。

「或者說,你有沒有獨特的一套打法?」 霍霆朝他勾勾手,顧顏就湊過去仔細的聽。

霍霆眸子如夜,慢慢從薄唇中吐出兩個字。

「你猜。」

顧顏臉色立即就拉下來,剛想發火,就聽見旁邊有人喲呵了一聲。

「這不是顧顏……」說話的是個吃串的男人,看到他們一臉驚訝的走過來:「沒想到你們和電視上一樣……」

說著就做到顧顏旁邊,霍霆厭惡的瞥了眼,那人反倒是沒看見一樣,嘿了一聲。

「我是你們的小迷弟,怎麼樣?不介意我在這邊插個座吧。」

顧顏自然不會說什麼。

夜色已經完全黑下來,服務員端了幾盤烤肉上來,霍霆一看這些東西,臉色黑的能跟天空比。

「怎麼吃這些?」

顧顏正好要氣死霍霆,於是得意的說:「怎麼樣不能吃吧?不能吃你趕緊回去。」

見著面前的味道是熟悉的感覺,顧顏喉嚨微動,眼睛執著的盯著面前的一盤肉。

要說實在的,他已經將近一年多沒碰這玩意了。

也不是說沒碰過,只是家教比較嚴,顧母從不讓他吃這些,總感覺是拉低了自己的品位。

可是,顧顏莫名其妙的就愛這玩意。

說著眼睛放光的,拿起一串,正要送進肚子里,霍霆就已經快速的閃過咬了一口。

顧顏要吃到嘴就發現已經少了一半。

「霍霆。」顧顏忍無可忍:「你自己沒長手嗎?還需要我來喂你。」

霍霆還理所當然的點點頭:「記得這些說過你要照顧我飲食起居,這不是你應該做的嗎。」

顧顏:「……」

她覺得簽訂那個什麼協議,才是對自己一個最大的諷刺。

「算了。」顧顏沒胃口繼續吃,就在旁邊問:「你剛來的,我還想問你,你對這個遊戲有什麼感想。」

「倒也就那樣。」霍霆敷衍的回過去:「如果需要的話,我不介意和你細細的說。」

該死。

霍霆永遠都這樣,說話的時候總是帶著一種曖昧感。

在旁邊的吃肉男一臉驚訝,沒想到,這倆男的在網上,是cp也就算了,現實居然也這麼……

看來還是他見識太少,不過有人請他吃飯就已經是件不錯的事了,就低下頭來繼續吃。

「霍霆!」顧顏拍了把桌子表示已經憤怒中。

霍霆這才認真的說:「我已經認清遊戲里的所有英雄和位置,包括裝配跟打法我都會。」

這句話說的還是太狂妄了,顧顏搖搖頭自然不相信。

「行了,有些話不要說的太過,我打了這麼久我還不能說,我已經完全認清。」

她說著:「你得記住,在過幾天你就要上場了,我不可能把所有賭注都放在你身上,但是你目前是我唯一的希望。」

顧顏說著,用一雙深究的眼神看著他。

「我也不相信。」吃肉男在旁邊不屑的嘲笑:「這種牛逼以後不用再吹了,說出來也怪丟臉的,你知道這遊戲總共有幾個英雄。」

說著的時候又狠狠咬了一口:「我跟你說吧,這遊戲幾十個英雄呢,打法都不一樣,誰一定能說得出他們的裝備。」

霍霆自然懶得理會這男人的嘲諷,反而是將目光放向了顧顏。

這人怎麼樣他管不著,只不過霍霆最想要的是顧顏的答案。 顧顏沒在意那麼多,繼續吃東西。

說實在這東西的確勾引她的胃,一下又一下,越吃越上勁。

如果這是一個沒人的地方,顧顏一定要長長的發出一聲喟嘆,這是什麼神仙東西?

「別吃了。」霍霆直接拖著盤子拿開。

顧顏氣鼓鼓的瞪他:「憑什麼這是我花的錢。」

霍霆聲量加重:「難道你對我的話有什麼意見?」

在他的眼神中,好吧,顧顏的火氣在一點點下降。

不管怎麼說,現在自己有求於人家,自然要做好一切的事情。

「沒事,我知道。」顧顏臉上掛著笑容。

幾個人在討論遊戲的事。

「如果你覺得讓我主動打也是件好事,我也不可避免。」霍霆語氣依舊平靜。

遊戲男這就好奇了:「可是帝閣戰隊是怎麼有信心把你放上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