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顧三低低地笑,目光落在她被果汁弄得越發紅嫩的唇上,「等著,晚上我去找你。」

作者有話要說:哈哈,明晚嚕嚕會很幸福的,因為顧三很聰明~ 午後,有幾家水果行的採辦來預訂蘋果,林員外同田老頭一起接待他們。

因為直隸府南邊數縣的果林受了雹災,今年蘋果收購價直接從六文八厘漲到了七文五厘。

而林家果園在昌平縣的名頭數一數二,這次前來搶貨的水果商就特別多,月初就有過來打招呼的。

送走客人,回到農莊,田老頭給林員外算了一筆賬。

今夏晴天多,蘋果長得好,又趕上正是果園的大年,畝產約莫可達兩千斤,不算新開出來的那五十畝果林,其餘兩百多畝採摘后,怎麼也能賣上三千兩。去年果園是小年,一畝果林只摘了一千多斤,加上價格低,總共才賣了一千三百多兩。

今年各種機會趕得巧,進項一下子就是去年的兩倍有餘。

進項多了,林員外當然高興,可想到那些受災的果農們,又不由唏噓:「唉,靠天吃飯靠天吃飯,辛辛苦苦忙碌了一年,一場冰雹就什麼都沒有了。」林家果園也受過災,那種罵天的憤懣絕望,林員外深有感觸。

田老頭附和著點頭,「聽說有些老爺扣了果農的工錢……」所以說,果農們比地主老爺還怕出事。

林員外不悅地皺眉,想了想,吩咐道:「往年八月工錢翻倍,今年豐收,咱們就發三倍工錢吧,讓果農們也高興高興。」

「老爺真是大善人!」田老頭由衷地感嘆。採摘月工錢翻倍,大概也只有林家人有這麼好的待遇。

林員外搖頭不語。

常遇聽他們說完正事了,心思便飛向了後院。

爬完果樹后,大小姐對顧三的態度明顯好了許多,不知道顧三到底對她說了什麼。

他覺得,今晚比昨晚還要危險。

晚飯結束送嚕嚕出門時,他忍不住悄悄問她。

嚕嚕牢記顧三的叮囑,為了能順利吃到紅蘋果,不管常遇如何哄,她都咬定兩人沒有說悄悄話。

常遇不敢在外面耽擱太久,就不能使慣用的那些手段哄她,沒辦法,只好繼續囑咐櫻桃她們。

可昨晚櫻桃和甜杏牢記他的吩咐,根本沒有好好睡覺,今晚雖然還想乖乖聽話,無奈白日里在山上走了一陣,實在是太疲憊了,一躺到炕上,很快就沉沉睡去,睡得竟比以前還要死。

黑暗籠聚,夜色漸深。

顧三熟門熟路地摸到後院,先用早就準備好的鑰匙打開廂房門鎖,進去收拾一番,這才走到上房窗前。輕輕一聲貓叫,便把嚕嚕引了出來。

「蘋果在哪兒?」

嚕嚕撲到他懷裡,習慣性地去摸顧三的袖口。

顧三很歡喜她的投懷送抱,大手一抄,便把人打橫抱了起來,一邊放輕腳步朝廂房走,一邊輕咬她耳朵:「別急,一會兒就看到了。」

他的呼吸是熱的,唇更熱。

嚕嚕忍不住縮了縮腦袋,小手攥緊他衣襟。

顧三的胸膛就輕輕震動起來,那是他在悶笑。

進了廂房,他單手抱著她,用另一隻手插上門栓,動作輕鬆自如,彷彿單手抱人根本不算什麼。

嚕嚕四處瞅瞅,並沒有瞧見蘋果,正著急呢,顧三抱她去了內室。

因為東家的到來,正院所有房屋都重新打掃過。

再加上蘋果將熟, 簪花扶鬢長安步 ,這裡也不例外。

一片寂靜果香中,嚕嚕的目光落在了炕上。

那裡鋪著一床大紅的被子,平平整整,幾乎佔了半邊炕。

顧三替她脫了鞋,掀開被子一角對她道:「蘋果就在裡面,你進去找吧。」

嚕嚕馬上鑽了進去。

看著她嬌小的身影在裡面拱來拱去,顧三身上開始發緊。他走到桌子前,點亮一早備好的小小蓮花燈,用黑布罩住,也迅速鑽了進去。

被子里當然有些悶,可嚕嚕興緻勃勃地找著,很快就摸到一個蘋果。

顧三趴在她身邊,怕她看不清楚,體貼地移開蓮花燈上的黑布,替她照亮。

蘋果還沒有嚕嚕的拳頭大,可燈光下,它紅紅亮亮的,潤澤誘人。

嚕嚕寶貝似的將蘋果圈在手裡,扭頭看顧三:「不是說有三個嗎?怎麼只有一個?」

臉頰泛紅,黛眉清麗,眼眸如水。


顧三看痴了。

他的目光太火熱,嚕嚕莫名地有些發慌,轉身,繼續去找蘋果。

顧三熄了燈,大手拽住她的腿,稍一用力,嚕嚕就趴在了炕上。顧三扯開被子趴到她背上,雙手趁嚕嚕努力抬頭掙扎時從她腋下繞過去,準確地握住她豐.盈,輕輕地揉.捏,嘴唇在她耳畔流連:「今晚就只有一個,剩下兩個,等明天到了山上再給你。」

他好重啊!

嚕嚕扭著身子想要擺脫他:「你起來,我要吃蘋果!」


甜濡的聲音里滿含抱怨。

顧三深知她對蘋果的渴望,不敢再纏著她,起身將她橫抱在懷裡,左手撐著她肩膀,右手解自己的衣裳,啞聲道:「吃吧,我等你吃完。」

嚕嚕才不在乎他在做什麼,捧著紅蘋果啃了起來。

牙齒咬進果肉,發出清脆的響,豐沛的汁水被擠出來,濺到顧三嘴角。

他舔了舔,越發口乾舌燥。

等嚕嚕啃完小半個蘋果,顧三已經把兩人都脫光了。

「好吃嗎?」顧三低頭,親親她的小鼻子,咽了咽口水。

嚕嚕聽到了,只當他也饞了,猶豫片刻后,把蘋果遞向他:「好吃,你也吃點吧。」

顧三張大嘴,將整個蘋果都叼了過來。

「喵!給我,不許你吃那麼多!」嚕嚕愣了一瞬,頓時大急,伸手就去搶。

顧三鬆口,見嚕嚕兩隻小手將蘋果藏在胸口,不由悶悶低笑。笑著笑著,視線落在距離那粉尖兒不過幾寸距離的蘋果上,他心中一動,握住她手將蘋果被咬的一面往她兩團豐.盈頂端蹭,動作輕柔。


「喵……」

新奇的碰觸,清清涼涼又有點癢,讓嚕嚕情不自禁低叫出聲。她困惑地朝胸口看去,看著她心愛的紅蘋果在顧三的控制下沿著那粉圈不停打旋兒,看著自己被蘋果汁水打濕,小尖兒也慢慢挺了起來,體內的癢便越來越多了,有什麼東西在蠢蠢欲動,想要冒出來。


她忍不住在他懷裡扭動,「你這是在做什麼啊?」

顧三將蘋果移到另一邊,不答反問:「舒服嗎?」

「舒服……可我想吃蘋果。」嚕嚕憨憨地道。

顧三親親她的小嘴兒,繼續抹了會兒,才把蘋果送回她嘴邊,啞聲道:「好了,你吃吧,我也要吃了。」

嚕嚕嘟起嘴,捂著蘋果道:「這都是我的,不給你吃了!」他的嘴好大,剛剛差點將蘋果都吃掉了。

「放心,我不跟你搶。」

顧三好笑地捏捏她臉頰,緊接著扶住她腰,低頭去嘗屬於他的蘋果。

嚕嚕的尾巴冒了出來,在他盤起的雙腿中間來回晃動,毛茸茸的碰觸,讓顧三加重了細-咬力度,加深了吞咽深度。

嚕嚕漸漸吃不下去了,蘋果依然好吃,可有更愉悅的享受在誘惑著她。

「喵……」

她輕輕地叫著,不停地叫,在蘋果和男人中間做最後的掙扎和抉擇。

突然,男人的手覆上了她的下面,兩指按著緊閉的花瓣溫柔撫.弄,中間最長的那根指頭則沿著那條縫兒來回逡巡,水聲漸起。

嚕嚕放棄了蘋果。

她抱住男人的頭,迎合他。

酸甜的蘋果汁水早已被他舔光,顧三粗.喘著抬起頭,一邊親她的臉一邊問:「傻貓,喜歡我親你嗎?」

「喜歡……喵……」

他下面加快了摩挲,嚕嚕嘴唇一直控制不住地張著,喵嗚直叫,細細弱弱,也只有抱著她的男人才能聽見。

「那傻貓喜歡我嗎?」顧三抵著她的額頭問,手指不忘動作。

嚕嚕身子一抖,咬咬唇,扭頭道:「不喜歡。」

「為什麼?」顧三明知故問,然後在她開口前,停了手指,緊緊抱住她,注視著她閃著水光的眼睛道:「傻貓,我喜歡你,我願意做你的男人了,願意做你的男人之一,就連你想找五個男人,我也答應你,不再攔著你。」

嚕嚕傻了,巴巴地望著他,高興地說不出話來。

顧三寵溺地親親她,「怎麼不說話?是還在生我的氣,不想要我了?」

「要!我要你!」

嚕嚕急得撐起身,抱著他的脖子親他:「我要你,我喜歡你!」

顧三心中一酸,原來她高興了,會如此主動。

「傻貓,我想陪在你身邊,可咱們倆沒名沒分的,我沒法住在你家裡,就不能天天陪著你。你看這樣好不好,我給你當贅婿,等咱們成親了,就可以光明正大的住在一起了,到時候你找別的男人,我也不攔著,好嗎?」

她那樣固執,娶她回家是不可能了,那就爭取入贅吧。他想守在她身邊,這樣與她相隔兩地的痛苦煎熬,他再也不想嘗了。再說,做了她的贅婿,他天天都看著她,看她還怎麼找其他男人。屆時他的阻攔,名正言順。

目前最重要的,是靠近她。

若是以前,嚕嚕是絕對不想要贅婿的,但因為大哥和老族長的態度,她本來就想認贅婿做五男之一了,如今她喜歡的顧三願意做她的男人,做了她的贅婿就能跟她住在一起,她又怎麼會不同意呢?

「好啊,你給我當贅婿!」

相思西遊之大聖追愛記 ,越看越喜歡,情不自禁去親他的嘴。

顧三下面早脹的不行了,她不喜歡時他都想要她,現在就更憋不下去了。

他將她放在大紅被子上,人跟著壓了下去,用枕頭墊在她腰下,然後扶著自己蹭她的嫩。

嚕嚕喜歡這樣的摩擦,自發抬起腿環住他腰。


顧三大喜,俯身,急切地問:「嚕嚕,我想進去,可以嗎?」

「不許你戳我!疼……」嚕嚕打了個哆嗦,馬上拒絕。

顧三放軟了聲音,唇舌在她脖頸耳下痴纏:「好嚕嚕,你摸摸,我真的難受死了。你放心,我慢點輕點,我向你保證,只有剛進去那會兒會疼一下,等你習慣了,那裡就不疼了。對了,別人都說女人喜歡大的,你讓我進去,我會讓你很舒服的。好嚕嚕,給我吧,給我吧……」

他不停地親她,下面也輕輕地撞著她。他喜歡這個突然來到他身邊的傻貓,他想要她,想要她。

嚕嚕被男人溫柔的求摩,誘惑了。

她想到了跟裴策的那次。的確,剛開始是很疼,可後面很舒服。

她喜歡顧三啊,他都願意當她的五男之一了。

她抱住他腦袋,喘著道:「那你以後要聽我的話,你要寵著我,不許再罵我了,也不許掐我!」

「不了,以後你就是我媳婦,我怎麼捨得對你壞……」顧三心疼地吃下她委屈的眼淚,那次,他的確傷到她了。

嚕嚕滿意了,尾巴繞到他的棒子下面,輕輕撓了兩下,「那你,進來吧,輕點,我怕疼……」

「好!」

顧三大汗淋漓,試探著往前頂。

她太小太緊,他太粗太大。

嚕嚕皺緊了眉頭,指甲抓進他腰背,哭著求他:「好疼啊,不要了,你出去,我不要……喵!」

卻是顧三禁不住她的層層圍困絞殺,猛然挺腰提臀,一衝到底。

作者有話要說:⊙﹏⊙b汗,蹭蘋果那裡絕對是突如其來的靈感,好邪惡啊!!!

咳咳,不要把顧三想的太壞,這次他絕對沒想什麼陰謀詭計,不過嘛,手段總得有一點,嘿嘿~ 因著顧三那一蠻橫挺身,剛剛還充溢著或粗或輕喘.息的屋子裡,瞬間無聲。

嚕嚕雙手還維持著摳抓男人腰背的姿勢,可現在,她只能仰頭張著嘴,半點聲都發不出。

她好疼。

男人就像在莊子上見過的楔子一樣,硬生生地戳進她體內,緊.密結合,半點縫隙也不留。

她疼得一動不能動,嘴唇顫抖著,眼淚無聲地流了下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腦海里終於不只是疼了,她終於聽見了自己的聲音,嗚嗚抽泣。

「出去……我疼死了……」

她哭著推男人的肩頭,狠狠地抓他。裴策也弄疼過她,可裴策很溫柔,他說輕點就輕點,慢慢地戳進來,她喊疼,他就緩緩地退出去。顧三卻說話不算數,竟然,竟然一下子就捅進來了。

他用那麼大的棒子,戳她!

嚕嚕委屈極了,越哭越凶,腰部以下不敢動彈,胸口因為抽泣不停顫抖著。

顧三很心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