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項龍突然一驚,眼睛就亮了起來。

「項羽身上的氣勢不對,他竟然體內有功力流轉的波動,這個樣子……竟然只有後天境界,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說著的時候,他的手已經伸到了背後,將那根小樹一樣粗的槍拿在了手中。

「後天境界?項羽的實力倒退了?」赤靈覺得自己一向聰明的大腦今天完全不夠用了。

「姜亢?」

姜亢自己一臉呆愣的模樣,搖頭道:「你搞錯了,我不認識什麼姜亢,我叫項羽。」

「項羽?」

葬長風一愣,轉頭看向身邊的無風長老。

「難道我們認錯人了?」

認錯你妹啊!

無風長老滿頭黑線,恨不得給這傢伙一巴掌。

他盯著姜亢冷聲喝道:「姜亢,你不用裝神弄鬼了,那天晚上和我交手的就是你!魔武雙修,而且懂得寒冰槍法,除了你,還能是誰!」

「嗎的,你敢耍我!」

再不好用的腦子,此刻也算是反應過來了,葬長風怒吼一聲,手一抓,地面上的刀頓時飛了起來。

唰的一閃,又沖著姜亢劈了下來。

相府庶女:王妃不好惹 刀鋒眨眼又變大了,帶著一股無匹的力量就落了下來。

姜亢心裡一驚,這丫的雖然腦子不好,但是這實力是實打實的,如果項龍不出來的話,自己要贏真的是非常艱難啊!

作者緣道君何在說:還有一章 姜亢手中一閃,藍色光芒亮起,湛水龍槍已經入手!

身子往後騰空而起,胯下的馬被那刀砍中了,瞬間從中間破開,血水灑的到處都是。

「你還不出去幫忙?」赤靈急忙催促道。

項龍此刻出奇的鎮定,作為一個高手,對於戰鬥擁有著天生的敏銳感,他知道姜亢現在還堅持的住,他想要知道這個曾經的天才人物,如今發生了詭異的變化,身體之中還有多少戰力!

「哼哼,讓你見識一下先天的威力,死吧。」

葬長風似乎在享受虐殺的快感,並不急著催動殺招,手握著自己剛剛買來的長刀,腳下一邁,身後凌空出現了一對真氣凝結的翅膀!

身體頓時騰空而起,手中的鍛刀再次放大,飛在天空中沖著下方的姜亢就劈了過去。

「卧槽啊!」

姜亢一看眼睛都瞪了出來,這尼瑪還帶飛的,怎麼打?

攻擊到了面前,一味的逃跑只能死的更快,姜亢牙齒一咬,頂著長槍就扛了上去。

當!

兩者相接,同等品次的武器並沒有給對方造成多大的傷害,姜亢的力量佔了上風,並沒有被境界瞬間壓倒!

「後天的境界,但是力量不輸先天,項羽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項龍也是一臉迷糊的看著眼前的戰局。

「嗯?」

一刀沒能砍到姜亢,這讓先天智障達人葬長風心裡無比的疑惑。

接著,真氣催動,境界之差突顯出來,他手中的刀再度放大,變得沉重無比,刀身上光芒璀璨,直接壓向了姜亢。

呲呲呲!

姜亢咬牙硬扛著,身上的真氣騰騰而起,卻是依舊無法逆轉等級之間的巨大的差距。

他比起其他人而言,多的就是技能和力氣,可是現在這種對拼,讓他的優勢完全發揮不出來,處於被壓制的狀態之中。

鍛刀往下壓著,姜亢腳步開始往後滑去,土地之上拉出了一條痕迹。

「給我下去!」

接著,葬長風抬起刀來,猛地往下一斬!

巨大的力道傳來,姜亢全身都不受控制,被那股力道瞬間砸入了泥土之中。

「怎麼會這樣!』

項龍臉色一緊,捏著槍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一幕。

家族的天才,怎麼會被一個普通的先天壓著打呢?

「先天之下,皆為螻蟻,即便你天賦再高又如何?」

又是一聲冷笑,葬長風抬起刀再度劈下,要趁著這個機會將姜亢誅殺在坑洞之內。

「可惡!」

憤怒的咆哮了一聲,在土地當中,姜亢祭起無畏衝鋒,身體化作一道金光,在長刀落下的一瞬間衝到了天空當中,手中的長槍猛地挑去。

「嗯?」

葬長風微微吃驚,翅膀一揮人的身體已經騰空而起,在往上飛了一些距離,直接逃脫了無畏衝鋒的攻擊範圍,讓姜亢恨得牙痒痒。

後天修為雖然能夠縱跳如飛,但是無法凝成翅膀,也就不能直接飛行,一招攻擊勢落下,身體就開始落向地面。

在徹底落地之前,姜亢手中長槍一抖,一道寒冰之息沖著天空射了上去。

「寒氣,項羽怎麼還會這招!」越看著,項龍眼中的疑惑就越發的茂盛了起來。

而赤靈就在他的身邊,看著場中的戰鬥,聽著耳邊的話,閃爍的目光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修為不夠!你,傷不了我!」

一聲冷哼,葬長風身上狂涌的氣息一震,寒氣瞬間便消散而去。

姜亢臉上出現了吃力之色,落在了地面之上。

葬長風似乎有意戲弄姜亢,身子騰在半空中,手中的長刀不斷的往地面砸落著,姜亢只能左右閃躲,像是一個土撥鼠。

地面煙塵四起,縱橫交錯的都是被刀劈出來的痕迹,姜亢左閃右躲,只是為了在對方的刀下保住一條性命。

他想凝練出一道分身,但是對方還有兩個人在,而且先天高手能飛,自己要走脫的可能性實在是太低了!

先天後天的差距,就有這麼大嗎!

姜亢有些不甘心,想當初他是步玄的時候還能揍通玄的,現在卻只能被壓著打了,實在是憋屈至極!

「一個只會滿嘴噴糞的垃圾而已,竄來竄去,只是為了在我的刀下苟活一條性命!」

葬長風臉上掛著濃濃的嘲笑意味,手中長刀一擺,直接撞在了姜亢的長槍之上。

姜亢本來就逃得有些累了,這下被突然砍中,頓時內臟一陣翻湧,口中朱紅噴洒,身體就往後倒飛了出去。

「艹啊!」

怒罵了一聲,進步的這麼快,還是讓別人給虐了!

神念一動,他就從無際之戒中摸出來了蛋蛋!

「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狗屎,我現在就送你回你的狗屎堆里去!」

長刀向天而起,葬長風臉上的笑容變得殘忍了起來,沖著姜亢一刀怒劈而下。

樹林之中,項龍已經忍無可忍了,手中巨大的霸龍槍瞬間飛了出去!

長刀未曾落下,黑色的長槍突然迎面衝來。

葬長風吃了一驚,將刀轉了一個方向,想要格擋住攻擊,然而巨大的衝擊之勢卻讓他身體一頓!

「好大的力量!」

嗡!

鍛刀連帶著自己的手臂,竟然在長槍的撞擊之下,不停的顫抖著!

震驚的抬起頭來,只見林子裡面飛出來一道漆黑的影子。

黑影身上的長袍瞬間炸碎,露出了上半身那虯龍一般的肌肉,還有那堅毅的臉龐,以及臉上的憤然怒火。

「你給老子去死!」

一聲怒吼,腳面在即將落下的霸龍槍上一踩,項龍直接出拳,沖著葬長風就砸了過去。

如此魯莽的攻擊,不由得讓葬長風心中冷笑,舉刀迎擊項龍。

「小心!」

赤靈驚呼了一聲,這傢伙用拳頭去撞別人的刀刃,哪裡能夠不吃虧呢?

能!

當!

讓人震驚一幕出現了,項龍一拳砸在了鍛刀之上,手上不見任何傷勢,而反觀葬長風則是身子猛地一震,竟然倒飛了出去,眼中儘是驚駭之色。

太強了,那力道實在是太猛了。

「喝!」

項龍不曾停下,身子如同炮彈一般再次彈了出去,來到了葬長風的上方,一腳沖著對方肚子就踹了下去。

噗呲!

鮮血狂濺!

這一拳頭落下,葬長風感覺自己整個身子骨都要散開了,那巨大的力道直接摧毀了自己的骨骼,手中的刀自然脫手飛出。

劇烈的疼痛讓他無法凝聚真氣,背後的翅膀瞬間散去!

咚!

又是沉重的一擊落在了他的胸口,此刻他完全失去了反抗之力,因為強大的力道導致了心脈血管的破裂,眼中鮮血迸出!

身子轟的往地面上砸落而去。

「侮辱我項家及項家之人,死!」

漆黑的身影隨著葬長風從空中落下,在四起的煙塵中踏向了對方的頭顱。

作者緣道君何在說:多謝打賞和鮮花,欠四更了。肯定很多人會說只欠著不還,我想說,會還的……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不好!」

無風長老和另外一人頓時變色,這葬長風傻是傻了點,但也是葬山源源王的親弟弟,而且是先天高手!

要是死在了這裡,那損失不必多說,自己二人恐怕也要性命不保。

不過這個突如其來的傢伙實在是太強了,同為先天高手的葬長風在他手中幾乎毫無還手之力,一開場到現在就是被碾壓著打,如今性命將要不保!

兩人頓時大急,也不顧雙方境界之差,飛速的往葬長風落地之處跑了過去。

「哼!」

不屑的哼了一聲,項龍似並不急著殺了葬長風,一腳踩在他頭顱之上,手一揚霸龍槍入手,接著衝來的兩人就橫掃而出。

霸龍槍瞬間放大,沉重的槍聲壓迫的空氣發出嗚咽之聲,恐怖的力道帶起一陣黑風,黑槍如同黑龍甩尾,狠狠的撞了兩人。

無風長老眼皮一跳,身前凝聚出一張厚土巨盾,同時身體飛速往後逃去。

轟!

黑槍抵達身前,轟然一掃,沖在前面的那位後天長老連慘叫聲都沒來的發出,就被巨大的力道崩碎成了幾段,體內的鮮血夾著內臟飛的到處都是。

重生福晉求和離 無風長老反應較快,竟讓他逃出了霸龍槍的攻擊範圍。

「再來!」

項龍冷笑一聲,手中的霸龍槍徑直往前一吐!

黑黝黝的槍身頓時筆直的射了出去,無風長老勃然變色,這人的恐怖已經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即便是自家的源王也不曾見過這種爆發力度。

生死攸關之下,他祭起一聲力量,將身前的後土巨盾凝聚成了一座小山頭,要擋住對方的攻擊。

終於,黑槍來到,依舊是如同以往一般的剛猛,強烈的勁道凝聚在槍頭之上,直接撞了上去。

「啊!」

無風長老大吼,束髮的冠帶直接炸碎飄搖的到處都是,身體周圍黃光陣陣,只為在對方的攻擊下撿回一條性命。

轟!

黑槍終究撞上,後土之盾並未炸裂,然而巨大的力道依舊讓他吐血不已,那桿漆黑的槍就插在自己的巨盾之上,頂著自己的身體往後退去。

腳下的土地寸寸開裂,黑槍竟然勁道未曾消停!

倏然,背後一顆粗壯的大樹攔住了無風長老的退路,頓時長槍一轉,猛地刺了出去。

「啊!」

後土巨盾成為一團黃色的光芒,跳躍之中不斷的抵抗著這股力量。

然而,終究是一聲猛烈的炸響之聲,黑色的槍順利的倒飛了回去,黃土炸碎的背後,無風長老兩隻手臂已經消失不見!

天價寵婚:雙性總裁好凶猛 臂膀之處,鮮血淋漓,滿身都是傷痕。

輕而易舉的一槍,竟然含有如此威能,讓姜亢心驚不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