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面對著韓石四人仿若商量好一般的默契,根本沒有回答他,讓得魁梧壯漢臉色一陣陣陰沉,心裡感覺到一股被忽視。

這裡除卻那隱蔽的月華境巔峰一流武者,就是他田奎最大了。

可木同等人只是四星武者,居然就敢不將他放在眼裡,直接忽視自身的盤問,當真讓他憤怒異常,心裡殺意升騰。

這些傢伙,都該殺!

不然,別人還以為他田奎好欺負了。

心裡一想,眼眸殺意升騰的田奎怒視韓石四人,揮手對身後十數名星階武者喝道:「趕緊將這些危害我天炎鎮的傢伙捉起來,若是他們膽敢反抗,那就格殺勿論。到時候,等鎮長出關,再好好招呼他們。」


聞言,田奎身後的十數名星階武者立馬在其帶領下,瞬間圍攏上來,周身瀰漫著一陣陣星光元力,隨時準備要出手。

只要捉住韓石四人,到時候什麼罪名,那就是他田奎說了算了。

咻,咻,咻。

一道道閃爍著星光元力的身影,瞬間將木同四人包圍起來,甚至手裡一道道光華閃爍,戰刃掌握在手裡,隨時都準備要出手。

若是韓石木同四人膽敢反抗,那就格殺勿論行

甚至,在這一刻,田奎周身一股股暗紫色星雲元力爆發,手裡一桿長槍,立馬仿若一道蛟龍一般,劃破空氣,直奔韓石而去。

寧可錯殺,絕不放過。

「滾!」

一聲暴喝聲,猛然從韓石的嘴裡爆發出來,一圈天炎真意凝練的波紋,猛然向著遠處擴散開來,轟擊在諸多星階武者身上。

噗呲。

那衝擊上前的諸多星階武者,腳步不由一頓,臉色一陣驚恐,嘴角一口鮮血噴吐,差點就沒有受重傷。

一剎那,所有星階武者眼眸都充滿震撼,凝視著仿若人畜無害的韓石四人,根本就無法想象,這傢伙居然會如此強悍。

僅僅一個那嘶吼聲,就讓他們受傷,差點失去戰鬥力。

這傢伙,究竟是誰?

這時候,田奎手裡那仿若一道蛟龍一般的槍影,已經轟然而下,撕裂那天炎真意波紋,直奔韓石而去。

既然出手了,絕對不能就這樣罷手。

「殺,一定要將這些傢伙斬殺!」

面對著魁梧壯漢的一道蛟龍槍芒,韓石嘴角泛起一抹不屑的神色,身後天炎真意戰刃猛然一出鞘。

咻。

一剎那,一道天炎真意戰刃光華一閃而過,直接撕裂空氣,直奔對面而去。


出手的剎那,韓石完全沒有任何波動,心冷如水,嘴角泛起一抹殘忍的笑容,方才他已經給對方活命的機會,既然對方不肯珍惜,那就休怪他了。

先前韓石就斬殺魁梧青年,還有破掉方絕五人的小五行戰陣,自是沒有任何懸念,絕對能斬殺對方。

田奎也不會想到,如今他面對的是一個妖孽天才,根本就不可能抵擋下來,哪怕躲避也做不到。

「啊!」

赤紅色天炎真意戰刃光華一閃而過,只聽到一陣低沉的嘶吼聲,光華一閃而過,頃刻向著遠處砸落而去,生機全無,再無半分存活的可能。

簡單地一刀,根本就沒有爆發出什麼強橫的武道武技,一名五星武者在天炎真意元力的爆發下,就這樣徹底隕落,連任何反抗力都沒有。

一剎那,所有身影倒退的星階武者,眼眸凝視著韓石四人,滿臉都是驚恐,也在這時候徹底明白過來。

韓石四人根本就不是他們能夠招惹的。

頓時,諸多星階武者立馬穩定住自己的身影,一陣陣冷汗連連,手裡的戰刃也是收起來,不敢再有一絲怠慢。

見韓石沒有趕盡殺絕,一名面容英俊,月末二十來歲的青年從人群走出來,拱手對韓石四人恭敬道:「前輩,剛才多有得罪,還請前輩高抬貴手,饒了我們。」

韓石眼眸一寒,周身天炎真意元力瀰漫,望了望木同,旋即暴喝道:「你們,還不配我出手。滾吧,有多遠給我滾多遠。」

凌無雙的事情,已經讓韓石很是不爽,如今又是被偷襲,完全沒有將他防砸眼裡,這十多個星階武者就仿若蒼蠅一般,讓人煩不勝煩。

若非這些星階武者修為低下,韓石不屑下手的話,恐怕這裡出手的所有人,都會變成屍體,再不會有任何生還的可能。

蒼蠅?

在韓石四人眼裡,這些星階武者就是一頭頭蒼蠅,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抗之力的傢伙,隨時都能一擊滅殺,讓其徹底了結。

修為高了,眼界自然也高,況且韓石方寒等人都知曉,以後的對手絕對是超越星階的月華境巔峰一流境界,自是不將星階武者放在眼裡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你們這些蒼蠅,還不配我出手。滾吧,有多遠給我滾多遠。」

凌無雙的事情,已經讓韓石很是不爽,如今又是被偷襲,完全沒有將他放在眼裡,這十多個星階武者就仿若蒼蠅一般,讓人煩不勝煩。

韓石那蘊藏著怒氣的威壓,轟然爆發出來,完全超越一般的半步月華境巔峰武者,自是讓眼前的諸多星階武者感覺仿若一座天地山嶽直接碾壓下來,根本就沒有半點反抗之力。

天炎真意凝練的天地元力威壓,根本就不是他們這些星階武者能抵擋。

一剎那,這些星階武者也才明白,究竟招惹了一個怎樣的存在。

韓石,絕對是月華境武者!

誰也不相信,韓石的修為只是四星武者,一定是隱藏修為,不然的話,怎麼可能會連天炎真意都能調動凝練成天地元力威壓呢?

實力懸殊。

這些星階武者根本就沒有動手的*,現在只有一個很直接的想法,那就是趕緊離開,斷然不能再招惹韓石四人了。

雖說魁梧壯漢的死,讓他們也覺得憤怒,只是相較於復仇,他們覺得自身性命才是最重要,一切只有保命才是根本。

頓時,人群當中修為最高一名四星武者趕緊拱手感激道:「多謝前輩不殺之恩,不敢打擾,暫且告退。若有什麼吩咐,儘快找我等就是了。」

咻。

十多名星階武者根本就不敢有任何停留,身影化成一道道元力光華,連先前那魁梧壯漢的屍體都沒有收斂,向著小鎮內飛奔而去。

若是再停留下來,激怒韓石的話,那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條。

這時候,當然是有多快逃多快了。

看來,這傢伙也並不是很得忍心,不然也不會沒人幫他收屍了。


對於木同四人而言,這些星階武者確實只是一些蒼蠅,根本不足畏懼,若是韓石想,他們早就死了。

這些星階武者心裡不斷地辱罵那死掉的五星武者,若非後者的話,也不會在鬼門關走一回,差點沒有丟掉性命了。

若非韓石大發慈悲,他們根本沒有任何離開的機會。

望著仿若蒼蠅一般飛走的諸多星階武者,木同望了望曼聯怒意的韓石,搖了搖頭,開玩笑道:「韓大哥,看來你的真意戰刃,還會招惹不少的蒼蠅來啊。要不,就講你的真意戰刃叫出來,那樣大家就不會再有任何麻煩了。」

「不可能。」

韓石根本就沒有任何開玩笑,直接拒絕道:「這真意戰刃是我母親留給我唯一的東西,無論如何我也不會交出來,除非我死了。放心,接下來回到聖風學院內,我會徹底將其煉化,讓其變成我身體的一部分,自然就不會再有麻煩了。」

真意戰刃,那是能夠完全煉化,融入身體,完全不容易讓人察覺,只有需要戰鬥的時候才會爆發出來。正如釋無天,身上看起來根本就沒有任何戰刃,然而一旦爆發出戰鬥,自會有真意戰刃在手。

而且,真意戰刃煉製的材料,每一樣都是頂尖,需要煉器大師才能夠製造出來,且需要進過武道真意蘊養,才能一步步成型。

這也為何真意戰刃如此稀少,每個武者見到都會徹底眼紅的真正原因。

「哈哈。」

方寒哈哈一笑,拍了拍韓石的肩膀,笑道:「韓大哥,難道你沒有聽出來,木同那小子就是在和你開玩笑嘛?怎麼你就那麼不能開玩笑。放心,有我們在,誰也搶不走你身後的戰刃。」

「要是誰敢對我的兄弟出手,就先問問我木同。」

「韓石,雖然這次院長讓我來,是要保護木同,不過你身為聖風學院的天部學員,作為老師,也絕對不會讓你出任何問題。」

一時間,釋無天三人都是笑著對滿臉陰沉的韓石說道,大家可是經歷過生死,這交情自是沒有說。

其實,韓石那裡不知道木同在開玩笑,只是他不能用什麼的天炎戰刃開玩笑。

若不是它,恐怕他早就死了不知多少次,根本就不會順利進入到聖風學院,成為天部妖孽天才,更無法和木同成為兄弟了。

隨後,木同四人進入到天炎小鎮內,並沒有見到那神秘巔峰武者,隨後草草地購買了一些生活用品,換了馬匹,就趕緊出發了。

這一次,他們需要趕回聖風學院,一個是為了不久后的三大學院大比,另外一個就是稟告魔武門的情況,讓齊天傲加大人手,趕緊找出魔武門的總部。

若是讓魔武門繼續這樣下去,恐怕神武帝國總有一天會徹底混亂。

「咦?」

一路飛奔,並沒有遭遇什麼,突然釋無天輕聲一腳,眼眸凝視著遠處。

一名五星圓滿境界武者,在諸多星階武者的簇擁下,向著這一邊飛奔而來。

「莫不是,又有麻煩?」

遠處那端坐在十六人大轎上的五星圓滿境界武者,也是在這一刻看到策馬飛奔的木同死人,特別感覺到韓石背後天炎真意戰刃一陣陣光華瀰漫的時候,仿若老鼠一般細小的眼睛猛然一陣陣精光綻放。

「天炎真意戰刃!」

驚呼一聲,那五星圓滿武者趕緊打量了韓石等人一番,發現對方修為也就五星修為,木同三人就只有三星修為。

其只是五星圓滿境界武者,雖說隱約感覺到木同和釋無天身上有一股威脅感,然而看到真意戰刃卻瘋狂了。

「哈哈,看來天助我也!」

頓時,十六人大轎一下子停在木同四人的路中間,直接將他們攔阻下來,擺明車馬,似乎就是要搶劫。

「麻煩又來了。」

看到對方的態度,特別那綻放著一陣陣精光的老鼠眼,直接凝視著韓石背後的真意戰刃,滿臉似乎將戰刃得到手的笑容,木同四人就知道。

又是一隻蒼蠅過來了!

頓時,木同三人眼眸望了望身旁的韓石,韓石也是心領神會,趕緊說道:「放心,一個五星圓滿武者,我還能解決。等著吧,看我怎麼將他斬於刀下。」

五星圓滿境界武者,先前方絕也是,更不要說對方還凝練出小五行戰陣,依舊還是被他破掉,差點重傷。

如今這老鼠眼五星圓滿武者,韓石自是沒有任何畏懼,若是對方識趣,他倒免去一些元力,讓其安然離開。

若是不然,那就只有死路一條。

威風八面,仿若高高在上的王者,老鼠眼五星圓滿武者眼眸貪婪光華綻放,直接盯著韓石身後的天炎真意戰刃,根本就沒有理會韓石,應該說完全沒有將其放在眼裡。

眼眸里,就只有等一下屬於他的天炎真意戰刃!

四周諸多星階武者凝視著老鼠眼五星圓滿武者,眼眸都是一陣陣驚恐,神色卻充滿恭維,似乎在其淫威之下,根本就不敢有任何反叛。

若非老鼠眼武者差一點就能突破半步月華,戰力強橫,這些星階武者也不會甘願成為其屬下,更不要說抬著這十六人大轎了。

十六人大轎直接攔阻木同死人,老鼠眼五星圓滿武者凝視著韓石,陰聲細氣道:「區區一名五星武者,根本就不配擁有真意戰刃。本老祖命令你們,趕緊交出手裡的真意戰刃,還有身上的財物。不然的話,你們就只有死路一條。」

殺人越貨的事情,他東湖老祖可沒有少做。

甚至如今能夠晉陞成為五星圓滿境界武者,差一點就能感悟赤練真意,絕大部分的財富都是搶奪回來。

東湖老祖那讓人嚴肅的聲音,猥瑣到極點的笑容,讓得木同等人眉宇一皺,差點沒有轉過身嘔吐。

「哼。」

早就準備出手的韓石,冷哼一聲,眼眸猛然爆發出一股赤紅色的天炎真意光華,身後天炎真意戰刃瞬間出竅。

一道赤紅的的火焰光華爆發,天炎真意元力完全凝練在一點,轟然爆發出來,直接撕裂眼前的空氣,帶著一陣爆鳴聲,直奔那猥瑣白痴的東湖老祖。

「是高手!」

凝視著那一道赤紅色的天炎真意戰刃光華,東湖老祖瞬間知曉,滿是貪婪的老鼠眼眼眸一陣陣精光閃爍,臉色劇變,身影根本就不敢有任何停留,瞬間化成一道赤練光華,向著遠處倒退而去。

這一刻,他似乎也明白,為何韓石居然如此囂張,膽敢背負著真意戰刃到處走了。

原來,韓石的戰力根本就是直追半步月華境巔峰一流武者!

難怪!

可惜,在他有所動作的時候,一切都遲了。

那一柄撕裂空氣的赤紅色戰刃,直斬而下,瞬間撕裂他的丹田,從其中穿透而出,內種蘊藏的天炎真意元力轟然爆發出來,丹田星核完全被撕裂,再無半分完好。

一刀之下,五星圓滿境界武者頃刻被斬殺,從大轎上一躍而起的身影,仿若出膛炮彈一般,向著遠處砸飛而去。

若是先前東湖老祖不是太囂張,根本不將韓石等人放在眼裡,周身瀰漫著星雲元力的話,也不至於被一刀斬殺。

然而,一切都沒有會有的機會了。

眼看著東湖老祖被一刀斬殺,諸多星階武者臉色居然泛起一股前所未有的解脫,然而看到韓石,卻瞬間被恐懼取代。

能一刀斬殺東湖老祖,若是對他們出手,他們自然也沒有任何反抗之力。

嘭。

一名四星武者跪倒在地,接下來諸多星階武者也跪倒在地,求饒道:「前輩,我們只是被東湖老祖威逼,才會投入門下,求前輩饒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