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面對梅除夕的劍,楚先河一步踏出,整個人頓時發生變化。身如刀,眉如刀,眼神如刀,就好像他這個人就是一把利刀。

刀,揮出。

"當!"

"噗!"

梅除夕的全被劈飛,然後刀光一旋從他的脖子抹過,頭飛了起來。

一個照面,一刀,斬殺靈武境五重高手!

"什麼?"

梅家眾人皆驚。

梅傲骨身邊的那青衣中年人臉上浮現些許凝重,低聲道:"如此刀法……我們可能惹了大麻煩了。"

梅傲骨臉龐微抽搐了一下,隨後眼神發狠,道:"那又如何?他也不過是靈武境而已,絕不是你的對手,殺了他誰知道。而且現在事已至此,我們也沒有回頭路了。"

他明白青衣中年人的意思:如此刀法絕不是一般的家族或勢力所能擁有。對方剛才說是元武門弟子也許是真的。但既然已經得罪,那就斬草除根,永絕後患。

青衣中年人輕輕嘆息,目光凝重道:"此子確實要殺,絕不能讓他活著。就算元武門不替他出頭,他在元武門總會有一些好友。元武門弟子個個不凡啊……",嘆息中他舉步上前。

但腳剛抬起便是僵住,眉頭突然微皺,他的內心竟然一下子生出莫名的危機感。

1994·重生 "三執事,怎麼了?"

梅傲骨見青衣中年人有異,出聲輕問。

青衣中年人叫羅烈,因其元陽境一重的修為,成為了梅家三大執事中唯一的外姓執事。

羅烈目光四掃,四周空蕩蕩的沒有人影。這裡就他們這些人,沒有察覺到還有其他的人,他內心奇怪:"為什麼我會有危機感?這附近分明沒有其他厲害的高手啊,奇怪。"

羅烈卻不知道,此時方昊天和秋菊雖然還在兩百米之外,但方昊天的感應力現在無比強大,發現是楚先河后他內心對梅家這幫人自然就生出了殺念。

羅烈的危機感便是元陽境一種本能的感知讓他察覺到了方昊天感應力覆蓋之中的殺念。

前奔中,方昊天急聲道:"是我的一個兄弟遇到了麻煩。"

秋菊一聽便臉色一緊,急道:"那快點去幫他。"

"嗯。"

方昊天帶著秋菊飛起,速度如電,破空飛梭。

當方昊天飛肉眼能看到峽谷中的情況時,羅烈已經動手了。

羅烈身形一閃便欺身而上,拔劍出鞘,長劍帶著一抹驚艷的劍光,流水一般刺了出去。

楚先河瞳孔收縮。在羅烈這一劍刺過來的時候他分明感到了自己的面前就是一片大海,海中巨浪,正從遠方緩緩的、卻挾著風雷之勢,悠悠而來!

雖然看起來輕柔,但卻帶著席捲天地的威勢。

狂濤駭浪劍!

羅烈六年前突破到元陽境后便將他少年時期無意中獲得的狂濤駭浪劍法練到了大成之境。

出手一劍,帶著狂濤駭浪的劍意。

姬容目睹這一劍,眼眸深處便有一抹赤芒閃爍了一下。

"退後。"

楚先河面對這一劍陡然伸出左手將姬容甩到身後,然後雙膝微彎便向前衝去,如離弦之箭,悍然出刀。

戰霸刀!

"當你戰意升騰如沸,氣血平靜如冰如雪,那你就可以無敵於天下!"

出刀時楚先河內心中閃掠過刀譜上的這一句話。

刀光一閃,霸氣劈出。

"哼!"

羅烈冷哼了一聲,刺出的劍微微一挑便搶先一步刺中楚先河的刀尖。

下一刻,羅烈火的劍意爆發,化作了狂濤,化作駭浪,瘋狂暴涌,排山倒海!

無數的劍影迸發開來。

噹噹噹噹……

刀劍不斷碰撞,火花四濺。

"當!"

刀光劍影突然消失,楚先河的刀被挑飛到了空中。 "死!"

將楚先河的刀擊飛,羅烈手中的劍突然一壓,輕飄飄的刺向楚先河的喉嚨。

看似輕飄,卻是波浪起伏。看似緩慢,實如閃電。

姬容眼中殺芒驟現,右手一動就要出手。

但就在此,"嗤"一聲,空中驟現破空聲,然後一道刀光從天而降,直接斬向羅烈的腦袋。

刀,竟然就是楚先河被挑飛到空中的刀。

斬下的刀只是簡單一斬,毫無刀法可言。但其中的迅猛與殺伐、強大讓羅烈心驚,腳尖一點便暴退十米。

刀斬空,斬到了地面上,直沒入刀身一半有餘。

"真的有高手!"

羅烈站穩,內心暗凜。

嗖嗖!

人影落下,落在了楚先河的身邊。

突然的變化,所有人的目光都一下子落到了從天而降的一對男女身上。

這對男女,自然就是方昊天和秋菊。

楚先河和姬容站在方昊天的身後,兩人一看到方昊天的背影時眼眸都有亮光閃現。

姬容眼眸的亮光後面是驚訝與凶戾:"是他?他竟然沒死!"

楚先河眼眸的亮光自然就如此的單純,滿滿是狂喜,但又有一點不敢置信的樣子:"三,三弟?"

"二哥,是我。 冥王溺寵警花小妻

方昊天回頭一笑。

"你沒死,我就知道你沒死,太好了。"

楚先河兩道熱淚無法控制的流淌下來。

他當初為了突破靈武境離開元武門修鍊,而且還是沒有領任務外出,等於自覺脫離的元武門。如此行為在元武門其實是大忌,一個不好就是視同叛徒,只是唐火火讓人將此事壓了下去並讓元武門解除了楚先河的門籍,楚先河這才沒有遭到元武門的通緝。

楚先河離開元武門后不久竟然得到了一名刀道前輩高手的傳承。

他苦練刀法和憑著那位前輩留下的兩枚天丹,他的修為突飛猛進,讓他一直衝到了靈武境六重的層次。

感覺再在那個地方修鍊再難有進步后他便離開,要回元武門找方昊天和唐火火。

但他還沒回到元武門便聽到了方昊天的死訊,於是他馬上到天火山看究竟。路上他遇到姬容被人欺負便出手相救,然後兩人結伴而行,進入蠻獸荒原。

卻沒想到在荒原中遇到了外出歷練的梅傲骨,於是發生了衝突。

"閣下何人?"

此時羅烈定下了心神,盯著方昊天問話。

因為方昊天是從天而降的,自然是元陽境高手,所以羅烈的語氣自然不能像對楚先河那樣,而是採用了尊稱:閣下。

"別閣上閣下的,我們之間不用這麼客氣。"方昊天剔了剔手指,目光冷冷一掃梅傲骨和羅烈那幫人後輕描淡寫道,"你們每人自斷一臂就可以走了。"

自斷一臂?

梅傲骨等人臉色劇變,人人怒容,殺氣凜然。

"上,全部上,殺了他。"

梅傲骨是好色,但不是白痴,此時豈是不知道來了強敵?

他認為楚先河弱小,可以玩玩作作樂,但現在遇到強敵,自然就沒有了玩的心情。

梅傲骨大吼,但他沒有動,羅烈也沒用動。

動的是那十個黑衣大漢。

那十個黑衣大漢個個都是靈武境高手,一衝而上,同時施展最強大的殺招,殺氣四處飄散,攻勢相當駭人。

梅傲骨和羅烈雙眼虛眯,閃爍寒芒,死死的盯著方昊天。

那十個黑衣大漢是用來送死的。 我真的是反派啊 他們也知道自已現在成了少爺和三執事用來確定對方真正實力的棄棋。但他們不能退縮,他們的家人還在梅家,退縮的話死的就不僅僅是他們自已,還有他們的家人。

所以他們明知送死仍然悍然出手,而且因為明知必死出手更不保留,實力發揮比平時都要強大。他們內心都抱著一個僥倖,如果自已幸運的能傷到對方,然後少爺和三執事殺了對方后自已也等於立下了大功,家人自然會得到更好一點的待遇。

"雖然你們很可憐,但你們該死。"

看著衝上來的十名黑衣大漢,方昊天眼神冷漠。

方昊天也知道對方明知道他是元陽境高手竟然還派這些靈武境層次的人攻擊的意圖,這些人只是可憐的炮灰。但可憐是可憐,卻不等於他們有免死的資格。

惡少好色,也只是好色。畢竟好色之心是個男人都有。看到美女誰不想多看兩眼飽飽眼福?

但好色發展到了色中惡狼,發展到強取豪奪的地步那就該死了。

惡少惡行,若不是這些惡奴縱容,若不是這些惡奴推波助瀾,梅傲骨也不可能一出娘胎就是個好色的惡少,定然是惡奴自為縱容才讓梅傲骨長大后成了該死的惡少。

就算梅傲骨是少爺,強奪女子的事畢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如果惡奴不縱容,梅傲骨又怎麼敢如此明目張胆,對這些手下毫無避諱?

不避諱,就意味著梅傲骨在這些人面前強取豪奪已經成了一種微不足道的事情,已經是見慣不怪,司空見慣的事情了。

而且在方昊天看來,這些黑衣大漢若有機會殺楚先河,他們是絕對不會留手,絕不留情。甚至為了討好他們的惡少,他們出手會更狠,比梅傲骨還要狠。

既然他們殺楚先河的時候不會留情,那方昊天為什麼要對他們留情?

影后的通關攻略 犯我兄弟者,殺!

殺我兄弟者,死!

他們雖然還沒殺到楚先河,但有這種可能也要死,有這種想法也要死!

這十個黑衣大漢要死,羅烈也要死,梅傲骨也要死!

所有對我兄弟不利者都要死!

殺!

方昊天目光冷凜,神色冷漠,內心中殺念如潮。

嗖嗖嗖!

方昊天直等那十名黑衣大漢的武器則將臨身時方是一動。

一動便幻起道道殘影,等殘影凝實重新化為真實的方昊天時,十名黑衣大漢都已經倒在血泊中,他們的眉心都被方昊天用手指洞穿。

手指非劍,卻有劍意!

一指點出,劍意迸發,劍氣瞬間將他們的腦子刺碎。

梅傲骨和羅烈臉色劇變。此時兩人才真正恐慌,知道今天真的惹到了不該招惹的人,踢到鐵板了。

梅傲骨突然生出悔意。明知道對方有元武門的背景自已真該管一管自已的下半身啊!這元武門的人,怎麼真的這麼變態,真的這麼厲害?

"少爺,快走!"

羅烈突然吼起,揮劍就刺向方昊天。

"砰!"

梅傲骨反應也快,幾乎應聲而退,腳掌一跺地面便暴退十幾米,然後轉身就要逃。但他剛要轉身時,突然感到腦袋被人狠狠的砸了一錘似的,整個人蒙了,呆立在地。

嗡!

又一記重鎚砸下,梅傲骨撲倒在地,不醒人事。

像梅傲骨這種名有傲骨但實際上不可能有半點傲骨的惡少,意志力往往是最弱小之輩。此時又是在驚謊逃命之下,方昊天十幾米之距,兩記魂擊術便將梅傲骨打暈。

咻!

就在梅傲骨倒地之時,羅烈的劍方到達方昊天的喉嚨前。

"小心,他是元陽境高手。"

楚先河見羅烈的劍比剛才跟他打時更加可怕,情不自禁的擔心方昊天,大聲叫起。

看樣子,他到現在還沒有意識到方昊天已經是元陽境的存在。

如果他意識到也許就不會這麼擔心了。他可是最了解方昊天的人之一。當然,路上他早就聽說了方昊天以靈武境重傷元陽境四重高手鬼王的事,如果他不是關心則亂,他也不會擔心。

有時候人就是這樣。

明知道自已關心的人比敵人強大許多,但就是因為關心還是會擔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