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青血劍一斬而下,無數的裂縫出現,而那柄銀白色的劍也衝出來,攜帶著毀滅性的氣勢,速度之快,直接穿破空間,而陳宇的身影好像消失不見,又好像還在原地。

「嗤!」

隨著銀白色的劍和青血劍陡然撞擊在一起的瞬間,蘇星只感覺到渾身經脈震動,差點沒有抓穩手裡面的青血劍,不斷的倒退出去的時候,經脈破損不少,五臟六腑也徹底的被震傷,雙腳深深的陷入地上面。

「哇!」

陳宇也不好過,蘇星的實力確實很強悍,他消失的身影陡然出現,被衝擊出去猛然撞擊在通道的牆壁上面,整個人都凹陷進入牆壁裡面。

陳宇慢慢的從牆壁裡面掙扎著站出來,抓著手裡面的虛劍,整條手臂上面都是鮮血的痕迹,其中有蘇星的鮮血,也有他自己的鮮血。

「想不到我確實小看了你,你的實力確實很強,我們在這裡繼續戰鬥,只會兩敗俱傷,不如我們罷手言和如何?」

蘇星雖然對於失去兒子蘇蒼茫很是痛心,不過他很清楚他來蒼茫海盜王墓穴的目的,那就是尋找蒼茫海盜王的寶藏,他可不想要在這裡和陳宇兩敗俱傷,到時候其他人從中得利。

「兩敗俱傷嗎?那可未必。」

陳宇左手上面,一柄血紅色的刀陡然出現,飲血刀發出嘶鳴聲,散發出血紅色的光芒,似乎對陳宇不經常使用它格外的憤怒,在對陳宇表達不滿。

「慢之刀意?」

蘇星臉色變得很難看,眼神裡面帶著遲疑,他不太相信陳宇的刀法也和劍法一樣恐怖,不過當陳宇身上的刀意瀰漫出來的時候,他真的不這樣認為了。

「接下來的就是你的死期。」

陳宇渾身靈力涌動起來,身上的氣勢絲毫沒有減弱,反而變得更加的強悍,慢之刀意和快之劍意瀰漫出來。

「枯寂刀法!」

「幻滅劍法!」

陳宇從千機老人那裡獲得地級極品武技,枯寂刀法,他已經開始修鍊,如今修鍊的境界確實不高,不過剛才的交鋒兩個人都已經受到不輕的傷勢,而陳宇的身體防禦能力遠遠超過蘇星。

飲血刀和虛劍同時舉起來,快之劍意和慢之刀意同時浮現出來,相輔相成,劍和刀同時衝出去。

「該死,你的刀法怎麼可能不遜色劍法,你到底是什麼怪胎,你難不成在娘胎裡面就開始修鍊。」



蘇星卻已經來不及去多想,陳宇不給他任何的機會,刀和劍的速度變得無比的快,卻看上去無比的慢。

「啊!」

虛劍和飲血刀瘋狂墜落下來,狂暴的劍氣和刀氣瀰漫,使得蘇星手裡面的青血劍從中間竟然斷裂開來,斷裂成為幾塊碎片。

刀氣和劍氣直接衝擊在蘇星的身體上面,陳宇手裡面的虛劍速度提升極致,猛然衝擊出去,朝著蘇星的胸膛刺出去。

「滾!」


蘇星渾身靈力翻滾,對方不愧是人武境大圓滿的武者,竟然直接避開陳宇的虛劍,一劍抹斷他的手臂,手臂直接飛出去。

「嗤!」

蘇星倒飛出去,猛然撞擊在牆壁上面,一口鮮血噴出來。

「跑!」

蘇星現在根本沒有任何的和陳宇爭鬥的想法,轉身就想要逃竄,可是陳宇又怎麼會給他一點點機會逃竄呢?

「到現在你還想要跑?」

陳宇棲身而上,渾身靈力涌動,身後銀白色的翅膀浮現,鯤鵬展翅施展出來,速度提升到極致。

虛劍陡然出現在蘇星的脖子上面,冰冷的劍芒使得蘇星脖子都感到陣陣的生疼,蘇星雙腳頓住,眼睛裡面帶著驚駭,陳宇的速度竟然也這麼快。

「不……不要殺我……我碧月海盜有無數的財寶,只要你答應放過我,我願意告訴你我的財寶的位置?」

蘇星雙眼深處帶著一絲狡黠,只要現在陳宇能夠放過他,他回到碧月海島之後,他不相信到碧月海島陳宇能夠戰勝他,要知道那裡可是他的老巢。


「你是想要讓我跟著你去碧月海島嗎?」

陳宇雙眼看著蘇星,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

蘇星頓時點點頭,眼神深處閃現過一抹陰謀得逞的神色。

「嗤!」

哪知道陳宇竟然不被他的話語打動,手裡面的虛劍沒有任何的猶豫,一劍直接把蘇星的脖子抹斷,抓起蘇星懷裡面的儲物袋,一口鮮血也隨著噴出來,他受傷也很嚴重,必須要儘快離開。 嗡嗡嗡……

陳宇和李幽幽兩個人出現在一座宮殿外面,他殺死蘇星之後,修養差不多一整天的時間,也恢復的差不多,而且他剛剛突破人武境中期,修為境界也穩固下來。

兩人剛剛踏入宮殿的瞬間,周圍有幾道身影也同時竄出來,其中一個人不正是幽冥海盜王楊鵬嗎?

「嘎嘎,想不到你們兩個居然還能夠活到現在,真是讓我刮目相看。」楊鵬看著陳宇和李幽幽,在他看來剛才的通道裡面危險萬分,陳宇和李幽幽看上去竟然毫髮無損,要知道兩個人的修為都很低。

「咦,你還居然突破到人武境中期,不過很可惜,還是太弱。」楊鵬臉上帶著嘲諷的笑容,對他來說人武境中期和人武境後期沒多大的區別,都是秒殺的存在。

「楊鵬,你真是越活越回去,在這裡欺負年輕人。」

蒼茫影客出現在宮殿前面,這傢伙的實力也很不簡單,雙眼看向陳宇的時候,眼睛裡面帶著三分的訝異。

「我可沒欺負他們,你可別小看年輕人,現在年輕人可不簡單,而我兒子正是這樣的一個青年。」

楊鵬說著,還不忘記誇獎一下他身邊緊跟著的青年,正是楊鵬的兒子楊學林,這個楊學林是人武境後期巔峰修為,實力確實比蘇星的兒子強悍不少,不過要真說是天才的話,楊學林還真的沒有那個資格。

「幽幽,只有我這樣的天才,才能夠配得上你,你要是願意嫁給我,將來整個蒼茫海域都是我們的。」

楊學林看著李幽幽,聲音陰森恐怖,臉上帶著自豪的笑容,被他的父親當著李幽幽的面誇獎他,他自然很高興,希望能夠獲得李幽幽的芳心。

哪知道李幽幽哈哈一笑,隨即聲音冰冷的道:「枉你自稱天才,你的目標就是蒼茫海域,殊不知蒼茫海域的邊緣,神武王國像你這樣的人比比皆是,你這不是懦弱和害怕嗎?你也不過是只敢在蒼茫海域耍耍威風而已。」

聽見李幽幽竟然這麼毫無留情的說自己,楊學林發現自己竟然沒有話語可以反駁,他見識過神武王國的恐怖,自然不會去神武王國自討其辱。

他曾經想要去神武王國闖蕩一番,哪知道剛剛到達神武王國最邊緣的城市,他就被那個城市的一個家族的十*歲的青年,修為還只是人武境中期巔峰,跨越一個等級,直接把他打敗,他只能夠灰頭土臉的回到蒼茫海域。

「哼,不要廢話了,我們的目的都是蒼茫海盜王的寶物,大家既然都心知肚明,現在就不要內訌為好,還不知道前面有什麼危險等著我們呢?」

楊鵬眼看著楊學林被李幽幽說的無法反駁,當下眼神深處殺意浮現,他知道李幽幽在神武王國闖蕩很多年,而且李幽幽的實力和天賦都很強,就算是自己的兒子是人武境後期巔峰,對上人武境後期的李幽幽,也討不到任何的好處。

「說的不錯,前面這個大殿不出意外,應該就是蒼茫海盜王的墓穴所在,定然有寶物,到時候就看誰有那個本事了。」

蒼茫影客作為曾經呆在蒼茫海盜王身邊的人,他對蒼茫海盜王的墓穴比其他人都要了解很多,當下朝著大殿毫不猶豫的衝進去。

楊鵬眼看著蒼茫影客沖入其中,自然也不會落後,對著身邊的楊學林和其他的兩個手下吩咐一聲,也率先朝著前面的大殿衝進去。

楊學林雙眼朝著李幽幽多看兩眼,眼神裡面帶著森然的光芒,冷冷的一笑,就沖入大殿裡面。

「小心一些,我們也跟著進去。」

陳宇對李幽幽說道,蒼茫海盜王的墓穴裡面,到處都充滿危機,從進入墓穴到現在,都有很多幻陣,還有陷阱。

「咔嚓!」

幾人剛剛沖入大殿裡面,前面的楊鵬最先頓住腳步,臉上帶著一絲慘白,可是後面的幾個人都看不見他的神情,也不知道前面發生了什麼。


楊鵬眼神深處一抹陰森浮現,看著手臂上面那根銀色的細針,上面散步漆黑的毒素,正朝著他的手臂慢慢的擴散而去。

「該死,我不能夠表現出任何的異常,否則他們就會有所警覺。」楊鵬渾身靈力不著痕迹的運轉,手臂上面的毒素被他慢慢的逼出來,他再次朝著前面走去。

蒼茫影客臉色微微變化,他剛才看見楊鵬的後背明明陡然一彎,似乎是遇見什麼障礙,哪知道楊鵬的速度陡然加快起來。

「不好,楊鵬故意這樣做的,前面肯定有寶物。」

蒼茫影客頓時覺得,肯定是楊鵬看見寶物,害怕自己衝上去和他搶奪,裝作好像是有陷阱的樣子,如今自己剛準備停下來,他就朝著前面很快的衝過去,更不是說明其中有寶物出現。

楊鵬感受到身後的蒼茫影客追上來,陰森的臉上浮現一抹猙獰的笑容,手臂上面的細針已經被他逼出來。

「嗤!」

蒼茫影客剛剛衝到楊鵬剛才所在的位置的時候,前面的楊鵬卻陡然回過頭來,嘴唇發青的看著蒼茫影客,直接在原地盤膝坐下來,開始瘋狂運轉渾身靈力,消除身體裡面的毒素。

數十根細針,朝著蒼茫影客陡然衝過來,蒼茫影客想要躲避,卻發現已經來不及,渾身靈力運轉,想要阻擋細針的襲擊,哪知道他只是擋住七根細針,其餘的細針全部沒入他的身體裡面。

「楊鵬,你好奸詐。」

蒼茫影客眼看著前面楊鵬那帶著嘲諷的笑容,蒼老的臉頰顯得有些扭曲,他知道自己中計了。

「要是我中毒你沒中毒,對我來說豈不是巨大的危機,況且我還有這麼多個幫手,我何必怕你?」

楊鵬聲音顯得有些虛弱,蒼茫海盜王確實不簡單,這細針的發射地,竟然是大殿入口的門框後面。

「林兒,小心,有暗器,你現在饒過剛才我走的位置,然後直接衝到我身邊的。」楊鵬看著不遠處的楊學林。

楊學林忍不住吸一口涼氣,如果不是蒼茫影客大吼一聲,他也差點就沖入進來,那麼現在被細針刺中的人就有他一個了。

「父親,放心吧,我肯定不會中毒的。」

楊學林拍著胸脯,就從剛才楊鵬和蒼茫影客他們走過的地方,繞到另外一邊,還小心翼翼的朝著楊學林靠近。

嗤!嗤!嗤!嗤!

哪知道他就要到達楊學林的跟前,耳邊陡然傳出來幾聲鋒利的破空聲,散發出漆黑的光芒的細針都讓去按衝擊在他的身體上面。

他可不是楊鵬和蒼茫影客,能夠抵抗其中的毒素,當下一分鐘都不敢多想,直接盤膝坐下來開始驅除毒素。

跟著楊學林的兩個人武境後期武者,也同時中毒,兩人的情況比楊鵬他們慘很多,他們的修為不過是人武境後期,差距實在是太大了,沒有當場死亡已近是萬幸了。

「現在怎麼辦,看來這個大殿裡面,到處都是暗器和機關,剛才的細針劇毒無比,我們根本無法通過大殿?」

李幽幽臉上帶著焦急的神色,要知道面前的大殿又這麼多的毒針,其中肯定有很不錯的寶物出現,說不一定生命紫晶壺都在裡面。

「放心,待會你跟著我走,記住我走一步,你走一步,腳印要正好和我的腳印重合。」陳宇對著李幽幽說道。

李幽幽眼神閃爍著光芒,顯得有些高興,她卻沒發現,她在不知不覺中,竟然對陳宇的話語沒有絲毫的懷疑了,哪怕是有生命危險的她也不會去多想,陳宇也不知不覺成為她的依靠,她也有些習慣聽陳宇的安排了。

「哼,大言不慚。」

楊鵬和蒼茫影客都覺得陳宇真是不自量力,剛突破人武境中期修為的武者,竟然想要抵抗那種毒針的攻擊,完全就是自尋死路。

兩人臉上都帶著冷笑,卻沒有提醒陳宇和李幽幽,他們如今身中劇毒,陳宇和李幽幽對他們都是巨大的威脅。

「走!」

陳宇懶得去管楊鵬和蒼茫影客他們的不謝,伸出一隻手,朝著身後的李幽幽伸出去。

李幽幽看見陳宇伸出來的手,五個手指頭顯得修長無比,並不像很多男人的手,顯得很是粗大,陳宇的手看上去格外的靈巧。

臉色微微紅潤,李幽幽並沒有尷尬,內心似乎還有一些興奮,伸出手死死的抓著陳宇的手掌。

「開始。」

陳宇感受來自於手掌的柔軟和細膩,也有些忍不住心神蕩漾,李幽幽的手抓著自己的手,顯得很柔滑。

嗒!

陳宇擊中心神,靈魂力量釋放出來,雙眼死死的盯著周圍的一切,哪怕是一點點的風吹草動,都逃不過他的感知範圍。

第一步走出的瞬間,楊鵬和蒼茫影客都覺得陳宇必死無疑,細針一定會攻擊陳宇,哪知道細針卻沒有出現。

噠噠噠……

陳宇牽著李幽幽的手,一前一後的朝著前面走去,楊鵬和蒼茫影客目瞪口呆的看著陳宇的步伐,為什麼他沒有促動剛才的細針出現。 「嗤!」

就在陳宇和李幽幽走到大殿中央,陳宇臉色陡然大變,四面八方的細針朝著自己這邊瘋狂的襲擊而來。

密密麻麻的細針根本避無可避,李幽幽臉色也變得無比的難看。

陳宇渾身靈力運轉,一把拉起李幽幽,把李幽幽攬入懷裡面,利用自己的身體去幫助李幽幽擋住那些細針。

「死到臨頭還想要英雄救美,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楊鵬眼看著陳宇到現在這個緊要關頭,竟然不想著少中幾根細針,反而是利用自己的身體幫助李幽幽擋毒針,臉上都帶著不屑的笑容。

「啊!」

李幽幽在陳宇的懷裡面,忍不住發出一聲尖叫,頓時就發現陳宇渾身布滿密密麻麻的細針,嘴唇都變的慘白起來。

陳宇此刻也有些震驚,這些毒針的毒素還真很強悍,不過好在他擁有吞天印和不敗神訣,運轉之下不斷的吸收進入他身體裡面的毒素。

「陳宇,你沒事吧?」

李幽幽眼睛深處,帶著濃郁的感動,淚花閃爍,話語甚至都有些哽咽,尤其是看著臉色蒼白的陳宇,心裏面更加的擔憂。

「放心吧,區區毒針對我沒有多大效果。」

陳宇也不忍心李幽幽太擔心自己,當下渾身靈力運轉起來,那些細針直接從他的身體裡面衝擊出去,一些毒素也隨著細針噴出去。

噓噓噓……

陳宇當下瘋狂的運轉不敗神訣,吞天印吸收毒素轉化成為靈力,融入陳宇的經脈裡面,那些毒素很快就被排除乾淨。

「你沒事了?」

李幽幽眼看著陳宇臉色恢復正常,帶著驚喜的道。

「走吧。」

陳宇眼看著不遠處的楊鵬和蒼茫影客的氣息也逐漸恢復正常,當下毫不猶豫的帶著李幽幽朝著大殿更深處衝出去。

楊鵬臉色鐵青的看著陳宇和李幽幽離去,奈何他身體裡面的毒素還有不少,他根本不敢強行運轉靈力,要是讓那些毒素侵入五臟六腑,那就是真的是回天無力了。

蒼茫影客和楊鵬的情況基本上一樣,他也很害怕自己身體裡面的毒素導致自己無法發揮全部實力,到時候他不是楊鵬的對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