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震耳欲聾的聲音,蘊含著殺伐氣息,聲浪如雷,頓時壓制住了喧鬧的四周,整個司徒堡陷入了一片寧靜之中。

「快看天上!」

眼尖的人。一下子注視到天空之上風雲變幻,震蕩的波紋之中。 天品龍侍

「偉大的神靈,您卑微的信徒,獻上最忠誠的信仰!」

千萬的聲音。在這一刻竟然像是從一個人的口中說出來的一般,像是乘風破浪的風帆,又似利劍一般將天地籠罩的厚重濃霧劈開,展現出一往無前的氣勢。

唰的一聲,圍攏在司徒堡周圍的眾多的信徒跪伏在地面上。所有人口中都詠頌吟唱閻羅天子的經文,聲音向著四面八方擴散而去,似乎得到了清河郡各地的相應,一時間,整個清河郡的上空都被這虔誠的聲音覆蓋了起來。

就像是信仰編織出的一張大網,網住了清河郡所有的空間。

每個人呆在這裡面的人,似乎都經過一次前所未有的內心洗禮一樣,讓人心中的崇拜,再次加深,對於閻羅天子的信仰變得更加的虔誠。


這就是宗教的強大力量,讓人沉迷,讓人如痴如醉。

在肉眼無法的空間中,每個跪倒,虔誠吟唱的信徒頭頂,都冒出了一條白色的線條,另外一頭連接在閻羅天子的身上,純凈的信仰力量,從信徒身上升起,匯聚到信仰的神靈身上。

閻羅天子身上宛如籠罩了一層乳白的長袍,濃郁的氣息,幾乎籠罩住了身影。這些信仰力量化作的外衣,閻羅天子體內已經容納不住更多的信仰里,但是這些力量也不能被浪費掉。

因此便被閻羅天子煉製成乳白色的長袍,籠罩著身體。

這是本命神對於信仰力量的一種熟練的運用,若是放在以前,恐怕還不做不到這一步。

吟唱的聲音,一直持續到陽光升騰最高上,才沉寂了下來,經過洗禮之後的信徒,用一雙雙虔誠的眼睛凝視著天空,在威嚴的神靈化身之下,聳立這一個修長的人影。

高昂著頭,金色的陽光從上照射下來,身上就好像是籠罩上了一層金色的鎧甲,煌煌大氣,威嚴壯麗。

讓眾多信徒心中無不升起一種蟄伏拜服的衝動,口中紛紛高聲歡呼了起來。

「閻羅天子。」

「大慈大悲閻羅神王……」

一聲聲高喊並不顯得多麼的突兀,聲音絲毫不遜色於之前高喊,甚至於喊聲比起之前更加的激昂與高亢,話語之中充滿了無盡的感激之情。

其實,這點不難理解。

很多流民難民是因為家破人亡,並且在路途上遭受難以想象的磨難,才好不容易的來到了清河郡。因為遭受了難以想象的各種困難與災難之後,他們內心惶恐不安,不知道在清河郡所要面對的將會是什麼。

然而,事情卻是出乎預料之外,在這裡他們沒有收到一點的刁難,甚至於連被看不起都沒有。

在這裡他們獲得了房屋,獲得了糧食,還獲得了最珍貴的土地,一種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在他們心中升起。

這裡就是他們新的家園,也是他們的天堂!

黎民百姓從來都是樸實的,在他們心中所有的一切都是閻羅天子給的,那麼『閻羅神』就是他們未來美好生活的保護神。因此他們的感激,是發自於肺腑之中,沒有任何的虛假與敷衍了事,而是最真誠最虔誠的感激。

望著四周激動不已的人群,司徒易臉上平靜,雙手微微下壓,激動的聲音漸漸消失,司徒易臉上重新變成了嚴肅,震耳欲聾的聲音,如同雷霆轟鳴響徹天地之上。

「祭祀大殿正式開始!」(未完待續。) 「直心即為道,不懷諸法,入諸妙寂;不懷生死,入諸寶相;不懷取捨,入諸智慧……」

「生知易悟,略說半字,真證大乘,解無上道。信心受持,善解忘神,洗除心垢,功德廣遠……」

道法《真藏經要訣》,從司徒易口中詠唱,外包宇宙,內含乾坤,字字珠璣,蘊含天道深意。

「不離身心而得解脫,得解脫者,寂滅道場,入正法印,證三世因,成無上果。一切眾生,心性解脫,身相解脫。悟此文字,入解脫門,證無上道。」

隨著司徒易手指點動天地,絲絲白光掩蓋驕陽,遮蔽住漫天陽光,一絲絲蘊含無上天道,纏繞在閻羅天子周身。

頓開蓮花,朵朵白蓮,環繞周身,又有朵朵祥雲,飄散四周,開啟道花神韻,噴薄在空間之上。

「啊啊……這是什麼光,為何蘊含天道之韻,傷損意識……」

「該死的閻羅門,他故意引我等入套,各位道友,還不趕緊收回意志,免受傷害……」

「啊啊……」

朵朵白蓮,朵朵祥雲,天階以下的人,只能感受到上面蘊含著極為威嚴的氣息,但不能感受到任何的傷害。然而,如果是天階以上的意志接觸到,道韻蘊含的強大力量,自然而然的產生一種反擊的力量,越是強大的意志所承受到的傷害也要越強。

虛空中傳來的聲聲慘叫,正是因為被道韻蘊含強大力量衝擊之後,從而產生了不小的傷害,徘徊在司徒堡上空的意志陡然間全都煙消雲散,消失的無影無蹤。

眼睛微閉的司徒易,微微撐開了一絲眼帘。其中爆射出一道令人窒息的精光,洞穿虛空,帶著可怕天道之力,宛如一把神劍,破開空間,鋒利的精光讓人心神顫抖。靈魂戰慄。

前世司徒易廣采百家之長,積累了眾多精妙的道術道法理論,對於道的理解,積累的相當厚重,只是前世的武學理論,武學修為,倒不大道法的要求,才沒有展示出真正強大的力量。

但是這一世卻有所不同,玄門道法發展到相當高的層次。各種玄妙深奧的理論都經過了現實的論證,更有無數前輩的證實。

在強大可怕的力量支撐之下,道法玄門發揮出無與倫比的可怕力量。

前世積累的厚重的玄門底蘊以及道法根基,終於有了用武之地,揮手為天地,翻手為日月,積累到了無與倫比的恐怖力量,也才造就了司徒易強悍無法比擬的強悍力量。

「高貴的神靈。您謙卑的信徒們,奉上最為忠誠的信仰。」

「大慈大悲的閻羅天子。偉大的身份,創造出您忠誠僕人無盡的信仰……」


聳立在天穹之上的高聳入雲的偉岸身影,宛如神山一般,釋放出讓所有信徒都感受到溫暖的光澤,眾人忍不住低首吟唱,發自於內心深處虔誠的信仰。獻上了無限的忠誠。

這只是表面上的狀況,已經讓眾人感受到一種內心深處的震撼,清河郡的救世主,亂世的平亂者,偉大的閻羅門門主的本命神。釋放出撼動天地的無盡威嚴,便是那些覬覦窺視的意志都深深感受到一種威脅與驚駭。

他們難以想象,短短消失的這幾年中,司徒易竟然變成了這般恐怖的存在。

但這是不可辨駁的事實,由不得他們有任何的懷疑或是反駁。

清清楚楚的事實呈現在他們的面前,由不得他們不相信。

相比起表面上閻羅天子偉岸的身影,浩大的威嚴,實際上都是為了陰司地府的翻天覆地的變化。

「以吾之名,辟陰陽,通天地,開陰司,貫地府!」

司徒易暗中操控陰陽之力,並以自身陰陽道之主的名義,號令天地陰陽,與陰司融合,化為陰間之官府,謂之『地府』。因與陽世相連,也可命名為『陽世地府』。

「太虛太無,太空太玄,其大無外,其小無內,大包天地,小入毫芒,上無複色,下無復淵,一物圓成,可曰為「道」也。」

天為陽,地為陰,陰陽相濟,兩種截然相反,相互接觸,完全可能發生翻天巨變的可怕力量,卻在『道』的調節之下,完美的融合為一體。

在陰司地府中,升騰起一個巨大的陰陽相濟的太極圖案,巨大的雙魚相互流轉,在陰陽二極的操控下,發生了驚人的變化。

聳立於天地之間的陰陽圖案,宛如天幕一般,快速的旋轉了起來,並且速度隨著時間的流逝,愈發的快速起來。


好似兩條游龍,圍繞著中心的龍珠表現出一種極為堅決的態度,速度越轉越快,無形的大手,陡然張開,攪動著陰司地府。

轟!轟……

連續十聲振聾發聵的驚天巨響,猶如一座座積蓄多時的火山驟然噴發一般,噴薄而出的澎湃力量,直衝雲霄之上,就好像是一根根從地底深處延伸出的巨大黑色天柱,向外散發極為濃稠的陰氣。

粘稠至極的黑霧,就像是蕩漾而出的黑色波濤,流轉噴薄,宛如海浪一般,想著四面八方擴散而去。

這如果放在陽世之上,絕對是一場非常可怕的災難。

但在陰司地府之中,眾多的陰兵鬼將卻像是享受一般,任由凜冽的陰風從身上掃過,並沒有帶起任何波折,反而鞏固了自身的修為,氣息突兀的拔高了一籌。

從陰界池噴薄而出,陰界之力震蕩整個陰司地府,整個過程只是在一瞬間便就完成了。

但是就在整個極短的時間內,純凈的陰界之力,讓地府之中成長的陰兵鬼將得到了相當大的提升。相比起提升的實力,更多的陰界之力鞏固了陰兵鬼將所凝聚的潛力,將來成長的前途被巨大的擴大了出去,以後可以成長到一個相當高的層次之上。

當陰界池向外噴薄的時候,其中蘊含的精純的陰界力量,籠罩了鎮壓在上面的殿堂之上,氣勢也從威嚴宏達,向著更加深遠的方面流轉,表面籠罩上厚厚的黑霧,肉眼無法看穿裡面景象,感覺就像是外面披上了一層厚厚的黑紗,給人一種前所未有陰森恐怖的感覺。

「閻羅帝君,化身為十,坐鎮十方……」

「閻羅帝君,化身為十,坐鎮十方,鎮壓十殿,特赦為十殿閻羅,永鎮陽世地府,不得怠慢!」

一股偉力從天而降,虛空之上伸下了一根手指,凌空點指,閻羅帝君身體分裂成大小不等的十份。

景象讓人望而生畏,然而讓人吃驚的是,破裂的肢體詭異的漂浮在半空上,竟然沒有一滴的鮮血外泄,就好像是完整的個體,保持在那裡,完好無損一般。(未完待續。) 詭異的情形,讓人不禁瞪大了眼睛,望著在無形的力量推動下,浮動在一座座大殿之上。

每一座大殿之上,都漂浮著一團肢體,血肉蠕動,就好像是肉球一般。

轟!轟……

一股股從地底深處噴薄而出的陰界力量,衝擊在肉球之上,濃郁的陰界之力湧入了其中,肉球像是充氣的氣球一般,迅速的膨脹了起來。

劇烈的蠕動之下,肉球之中生長出一個頭顱,緊接著是四肢,一個完整的人形雛形顯露了出來。

就在讓人驚嘆的劇烈變化的時候,砰的一聲,肉球爆炸開來,化作一團血色迷霧,裡面籠罩著一個模糊的身影。

隨即一股吸力爆發,把四周籠罩的厚重血色迷霧,一股腦的吸入了體內,陡然間,出現了一個嶄新的身影。

一時間,在十座大殿上空無一例外的出現了一個身影,噴薄洶湧的陰氣在腳下匯聚,凝聚成宛如華蓋一般的霧障,腳下陰氣噴薄,洶湧的陰風從身體四周掃過,猶如鋒利的刀刃從空氣中劃過,冰冷刺骨的感覺,讓人忍不住心神震蕩,難以自持。

「陽世地府,十殿閻羅!」

從層層疊疊的虛空之上,睜開了一雙威嚴的眼睛,凝視著浮現在空中的十殿閻羅。


數量上與規格上,似乎與前世傳說中地府並無二班差距,看樣子似乎就是照搬過來的系統一樣。但事實上,司徒易並非生拉硬拽,非要按照前世地府的規則與方式,規劃出這片陽世地府。

而是由於現實的情況造就的,司徒易意外發現,天下巨變。靈氣異常,讓連接大地深處的陰司也發生了不可逆轉的巨大變化。

十座大殿聳立在陰司大地上,一重重的山巒,猶如一座座堅固的城牆,保護著最深處的閻羅大殿,那裡是整個陰司的根基所在。防禦著可能出現的意外情況。

防患於未然!

天下動蕩,強者層出不窮,司徒易也不敢確認是否有精通陰氣玄門高手,直接洞穿大地深處,沖入陽世地府之中。

無論如何,設立出一座座的防禦關卡,卻是非常有必要的。

毫不誇張的說,這陽世地府,是司徒堡與閻羅門崛起的基石。同樣是關係重要之地,一旦這裡遭到了破壞,所造成的後果,不堪設想。

當然,這只是一種最壞的打算。

擁有龐大陰界池支持的陰氣,無時無刻不在滋養著這些陰兵鬼將,強化著祂們的修為,提升著祂們的實力。

司徒易可以毫不遲疑的說:這陽世地府坐鎮的力量。足以抹殺掉一位或多位天階高手。當然前提是,這些人入侵了陽世地府。

除去坐落在陽世地府最深處的森羅大殿。其他九座大殿,都是因為天地異變,靈氣發生突變,從而造成了這聳立起來的山脈,內部蘊含充足的陰界力量,從而在陽世地府之中。造就了一座座陰森大殿。

「北斗七元星,左輔、右弼二星,謂之九星。」

「聚九星歸為,融於陰森大殿之上。」

「十殿閻羅!歸位!」

伴隨著威嚴的身影,震動的星空。一根衝天手指,點破虛空,黑暗的天穹之上,出現了一顆顆閃亮的星辰,明亮的光輝照耀陽世地府,點點光輝,潑灑在陰森大殿之上,讓看上去陰森恐怖的大殿之中,升騰起一種威嚴不可撼動的氣息。

天空九星,真是北斗七元星,左輔、右弼二星,應對著九座聳立在山脈之上的威嚴陰森大殿。

隨著『歸位』一聲轟鳴,十殿閻羅宛如流星般飛入了聳立的大殿之中,模樣幾乎一模一樣,畢竟是以閻羅帝君自身一分為十,變化出完整的個體,但是在個體之間,卻還是有著細微的差距。

如同性格同樣被剝離了出來,有善良的,有邪惡的,有猙獰的,有友善的……等等,完全不同的各種性格塑造出的十殿閻羅,如今雖然還看不出非常明顯的差別,但是一旦成長起來,絕對是天差地別,完全不可能會有兩個完全一樣的性格。

一分為十,這可不是簡單的複製,而是真真正正的分裂成十個完全不同的個體。

轟轟……

當十殿閻羅歸位之後,十座大殿成為了完整的狀態。用一個簡單的比方,十殿閻羅就是操縱坦克的坦克兵,而大殿便是那個坦克,在沒有人員操縱的情況下,它就是一個死物。但等到十殿閻羅入住其中,便如同開啟了靈魂,如同擁有了的大腦,爆發出的威力難以想象。

不過,這個比分雖然不算太恰當,因為運轉大殿遠比操縱坦克要困難的太多,但從另外一個方面可以說明,十殿閻羅的重要性,就如同陽世地府之中的定海神針,足以鎮壓所有的一切。

九座陰森大殿之上紛紛噴出一道漆黑的光柱,直射向天空閃亮的九星,似乎早已找准了目標,並沒有出現任何的錯誤。

當漆黑光柱連接到閃亮的九星之上的時候,外面漆黑無比的外表,頓時包裹上一層銀色的光暈,銀光閃閃,為昏暗的地府之中增添了幾縷的亮光。

驟然間,整個陽世地府震動了起來,天空九星以漆黑光柱相連的大殿,按照某種強大的力量牽引,連同山脈都被重新排列了起來,短暫的時間內,宛如山崩地裂,天旋地轉的巨變,讓一座座高聳的山脈改頭換面,發生了極其巨大的變化。

一座座高聳的大山,竟然按照天上九星的位置,在陽世地府之中布下了可怕的鎖星大陣,又有地底的陰界之力為支持。

「九星大陣,十殿閻羅,相信就算是天階前來闖關,都要飲恨在這陣法之中。」

煌煌的氣勢,在空氣中震動著,化作可怕九星大陣之後,天上星辰,以及噴薄而出漆黑光柱全都消失不見,短時間內沉寂了下來,看上去與之前並沒有太多的變化。

陣法的詭異便在這裡,不深入其中,根本無法察覺到其中的兇險!(未完待續。) 信仰之路始於證道,證道之先證身,證身之先證名!

簡單解釋,意思就是,信仰之路,也是一種證道的道路,以眾多信仰之力,匯聚己身,走神道道路。

當然,想要收穫信仰,必須先獲得信徒。

信仰來自於信徒,為走神道道路的先決條件,是一切的根基基礎。

如何獲取信徒呢?便有了證道之先證身,之先證名。

只有有了相當的名望,做出相當了不起的事情,庇護一方,才可以受到眾人矚目,才能獲取到相當數量的信徒,從而開啟信仰之路,收穫大量的信仰之力后,才算是走上了證道神道道路。

這有點像是現代的選舉,那些鏡頭前光鮮亮麗,侃侃而談的政治人物,想要獲得選舉的勝利,首先也要頻繁在公眾面前露面,為眾人熟知之後,才可以宣布自己的政治觀點,執政方針等等。

不過,司徒易已經擁有了先決條件,收斂流民、難民,安排他們的生活,發放生活資料,分配房屋、糧食、土地,在庇護的百姓的心中已經種下了一個種子。

而開啟祭祀大典,司徒易釋放天威,引動天地雲變,本命神閻羅天子現身,種種行動,無一例外的行為,都像是在對百姓心中那顆信仰的種子澆水、施肥,從而使其發芽生根,進而茁壯成長,生長為龐然大物。

如此便可以在信徒的心中根深蒂固,一個淺薄的信徒與一個虔誠的信徒所貢獻出的信仰力量,可是天壤之別。

陽世地府的變化不為外人知曉,但是聳立在天空上的巨大閻羅天子的投影,還是帶來一種前所未有的強烈震撼感覺。

龐大的身軀,浩瀚如海洋般的氣勢。一雙宛如太陽般璀璨至極的眼睛,散發出讓人視野灼傷的感覺。

煌煌大氣的威嚴,覆蓋了在司徒堡上空,鋪天蓋地的氣勢,也向著清河郡蔓延而。

洶湧澎湃的氣勢,就如同豎立在深海中的燈塔。便是在狂風暴雨之中,依然清晰無比,一些強悍的意志,感到了深深忌憚,不由自主的收回來覬覦的目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