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需要的材料準備妥當,接下來自然就是傳承之塔的工作了,而葉凡要做的就是將火山區域保護起來。從死火山被封印來看,肯定是有人發現了這裡的秘密,所以封印了這個地方,兩大勢力的爭奪肯定也是沖著這裡蘊藏的特殊礦石而來。

葉凡不久后要在這裡開啟融合,所以他需要將這裡封鎖,讓任何人都不能靠近來破壞他的行動。

打造封印對葉凡來說倒不是什麼難事,如今的他絕對能用陣尊的陣法來布陣,哪怕不具備真正陣尊的力量,但陣法也絕對不是陣尊這個級別以下的陣法師能夠破解。葉凡開始布置陣法,而女神們則是組成最強守衛,防止有其他人來這裡搗亂。

還真別說真有神獸來搗亂,這就是先前被陳盈秒殺的兩大勢力,這些人自然不清楚這裡的狀況,可己方死了那麼多神獸,當然需要報復,所以衝突很快發生。這次邪艷一眾女神強烈反對讓陳盈出手,所以美人兒只能跟在葉凡身邊充當保護工作。

陳盈到對自己不能殺敵沒有什麼好失望的,跟在葉凡身邊也不錯,相比較與殺敵,她認為這才是真正有意義的事情。

有一眾女神充當守護,來犯神獸很快被消滅。 準備工作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兩大勢力在試探了幾次后,就不敢來打擾葉凡的準備工作了,不過事情並未因此消停,因為在死火山設置封印的神獸發現了這裡的情況。

神獸天宮!

這是第九重天國神話中的無上存在,它們統治者第九重天國無數年,雖然如今退居幕後,但是影響力巨大,在第九重天國只要是神獸就會談之色變,表現出足夠的敬意來。如今葉凡一行霸佔了神獸天宮看上的東西這還了得,所以神獸天宮很快派出了自己人,這些傢伙非常強勢,剛一出現就要求鎮守這裡的女衛們馬上從這裡撤出去別說,還要向神獸天宮賠禮道歉,不然將會引來毀滅性打擊。

對於這幾個神獸如此囂張的威脅,邪艷跟邪鳳這對姐妹的回答非常簡單,她們直接假尼姑這幾個神獸幹掉了。兩姐妹當然知道這是得罪神獸天宮的舉動,可她們壓根不在乎是,甚至還躍躍欲試,因為在她們看來只有這樣才有大打出手的機會。

寂寞可是一件讓人難過的事情,現在葉凡在忙自己的事情,兩位邪惡的女戰神沒機會用自己的方式愛他,所以只能通過戰鬥來帶著他一同去戰鬥。兩姐妹最喜歡的事情只有兩個,第一自然就是用在自己的方式去愛葉凡,第二個自然就是帶著他一道戰鬥,讓他為自己的戰力增幅。

邪艷跟邪鳳的心思其他人當然看得出來,不過她們並沒有表示異議,或許她們也覺得這是小事而已,沒必要在意。

這樣惡劣的挑釁行為哪能不將神獸天宮激怒,他們派出一支力量直達死火山,這是一支全由三道坎級別的武者組成的隊伍,其中第三道坎的有八位,這是神獸天宮的八大神將,非常強大。神獸一般都要比神族來的強大,這些都在這八位神將的身上展現的淋漓盡致。神獸天宮一下子派出如此強大的戰力,自認能夠將一切敵人粉碎。可是當神獸天宮的強者抵達戰場的時候發現事情跟他們想象的不一樣,這次要面對的對手綜合實力在他們之上。

雖然神獸天宮非常憤怒,但是他們也知道一旦開戰就算他們能夠打贏,怕是自身也要損失慘重,所以他們有了一絲猶豫,打算和談,看看能否通過談判解決問題。神獸天宮的意思非常的明顯,他們要奪回死火山的控制權,這一點女神們當然不會同意,尤其邪艷為首的一群女神都是狂熱的戰鬥分子,她們巴不得能夠跟神獸天宮死磕,哪裡會同意握手言和,通過談判解決問題。

大戰還是開始了,神獸天宮也不是真正害怕的勢力,他們對自身的強大武力還是非常自信的,這是在第九重天國無數年積累起來的自信。

這是有時候自信並不能帶來勝利,神獸天宮的實力的確非常強悍,他們能夠鎮壓第九重天國,可是碰上邪艷為首的這些女神卻提到了鐵板,讓他們非常的痛。

邪艷這些女神可都是經歷過難以想象的戰鬥,她們的對手不管是武力,還是對神力的運用都遠超這些神獸,所以哪怕彼此的差距不大,真正戰鬥開始的時候呈現的卻是碾壓。

女神們跟神獸天宮的戰鬥還在繼續,而葉凡的準備工作已經完成,一座結界出現,除非是神尊駕臨,不然根本撼動不了這座封印。

葉凡沒有去管女神們,她們既然喜歡戰鬥那就去戰鬥好了,他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可沒工夫去約束她們。

最後的融合開始前葉凡還是警告了邪艷諸女,表示不要帶著他戰鬥,以免影響他融合。雖然感覺傳承之塔會屏蔽掉這個能力通道,但是以防萬一還是需要的。

對於葉凡的警告雖然不樂意,但是邪艷姐妹還是懂得分寸的,不能帶著心愛的男人一同戰鬥,邪艷跟邪鳳的戰鬥慾望頓時小了很多,也不打算帶隊殺上神獸天宮去找那些神獸的麻煩。

一切都非常順利,葉凡出現在傳承之塔中,現在與未來的融合,這就預示著百年的時間過去,葉凡需要回天玄世界,然後去邪武大世界找月萌。

想到月萌讓葉凡很激動,回到過去不僅有救出父母,他還想找月萌。

對於葉凡來說他跟月萌分離太久了,是時候去找她了,這次無論如何都不能再讓她從身邊被人帶走。

「我都需要做些什麼?」

「主人什麼都不需要做,一切事情都由我們來完成。」

傳承之塔非常乾脆,然後就催促葉凡進入事先準備好的母巢內。這是一座全新的母巢,看樣子為了這次融合傳承之塔做了非常充分的準備,既然不需要葉凡插手,那麼他索性就什麼都不敢是了,對於傳承之塔還是充分相信的,他非常期待融合后的自己將會變成怎樣。不求一下子突破到神尊境界,那畢竟很不現實,葉凡只需要讓自己達到圓滿

葉凡進入了母巢,過程有些粗暴,一條類似於觸手的東西閃電間一口將他吞掉,在他還處於懵逼狀態時人已經進入母巢內。身上的如意神甲自然消失不見了,這東西關鍵時刻總是靠不住,不好耗子這裡也不需要它提供保護。

融合開始了,一切都非常的快,葉凡看到了另外一個自己,非常的強大,就算以他如今的實力跟修為都要心驚。

葉凡很震驚,另外一個自己體內的劍道氣息太浩瀚了,雖然感覺兩人似乎處於同一境界,但是在量的差距上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他甚至感覺自己非常的渺小,在這無窮無盡的劍道力量面前,他只是最微不足道的螻蟻。

葉凡雖然一直都知道《御天訣》非常牛逼,但是他認為現在的自己同樣牛逼,所以對於專修《御天訣》倒也不是非常迫切,可是此刻,他才知道自己以前的想法幼稚了,這豈止牛逼啊,簡直牛逼大了。 葉凡感覺非常震撼,同樣是修鍊,同樣的境界,可是兩者之間的實力差距居然如此大,這將他嚇到了。不過轉念一想也絕對正常,《御天訣》的修鍊方式本就變態,想當初從最開始的的修鍊就能遠超一般人的修鍊法,那種艱難一般人早就瘋了,哪裡能夠完成第一個九境圓滿。

如今的葉凡已經快要達到第三個九境的巔峰了,這樣的修鍊速度只用了不到百年的時光,必須承認還是非常給力的。當然了,如果換做是修鍊《御天訣》的話,葉凡就不敢保證自己能夠達到那一步哦,也許還在第二個九境徘徊了。

融合絕不是葉凡能夠左右的,未來的他太強大了,就算是現在的自己在其面前也要感到顫慄,如何能夠去促使兩個自己融合唯一。

在葉凡的預料中融合絕對是一個非常艱難的過程,畢竟兩個算是不同體系的人融合,一起風暴都是非常輕鬆的事情。不過事實證明葉凡真的想多了,雖然看上去是兩個人,但他們的確是一個人,尤其彼此修鍊的劍道境界還是一模一樣,這方面就能完全的契合。

不過融合也不是簡單輕鬆的事情,那一刻葉凡感覺自己被打散了,整個人化為了細小的塵埃,他似乎感覺自己化身億萬。這種感覺非常奇怪,葉凡雖然能夠化劍,讓細胞都變成劍氣存在,但是他並未這麼徹底過。

當自己真正意義上的化身億萬之時,葉凡才發現自己對於化劍還是不夠了解,有些技能雖然擁有了,但是需要真正意義上去用,要不然你永遠都不會了解自己的極限到底在什麼地方。

同樣化身億萬的絕不是葉凡這個自己,未來的他同樣化身億萬,那一刻他們的融合才真正開始。

「轟!」

這個過程並沒有想象中的短暫,葉凡失去了對一切的感知,他認為融合經歷了億萬年之久,時間的流逝是那樣的清晰,以至於他的心都變得麻木。

「轟!」

重組在葉凡無法預感中完成,原本感覺過去億萬年的他發現也許這一切都只有一個閃念的功夫,當他意識到的時候融合已經完成,現在當他未來的他都已經消失,真正存在的只有一個唯一的他。

原先體內的修鍊體系都消失了,甚至葉凡感覺現在的自己也不僅僅只是《御天訣》的修鍊體系那麼簡單,一株巨大的劍道神木存在於元竅中,現在他的元竅已經不能稱之為元竅了,它似乎就是一個宇宙神國,他能夠看到在巨大的劍道神木四周存在著三個類似於神國的東西,每一個神國中似乎都有一株世界神木,它們同樣釋放著磅礴的劍道之力。

這是什麼情況?

《御天訣》難道就是真正修鍊出內宇宙神國?

葉凡很是震驚,如果這個猜測是真的,他可以想象當年的御天大帝開創了這門玄功,那麼他一定也有內宇宙神國,那麼這個宇宙神國到底是什麼,難道就是御天宇宙神國?

這樣的猜測讓葉凡非常震驚,如果御天宇宙神國是御天大帝的玄功所化,那麼作為創造了宇宙神國的御天大帝未必就真正死亡了,也許只是陷入了某種沉睡中。畢竟如果御天大帝死亡,他的神國很可能會出現可怕的徵兆。

現在的自己到底有多強了?

葉凡很好奇,看上去自己的境界跟融合前差不多,可所擁有的劍氣卻達到一個不可思議的程度。

「融合后的主人跟以前有了很大的不同,這種不同就是對於主人來說不存在一個境界的小境界劃分。」

「什麼意思?」

「意思非常簡單,主人現在是三道坎級別,對於主人來說只存在一道坎,只要踏足這個境界,主人就是最強三道坎,如果要用量區分,就像一個宇宙神國中的神國一樣,理論上主人可以讓自己無窮無盡的大。」

「如果這個量達到一定程度會產生質變吧,照這樣說我豈不是能夠直接挑戰更高一檔次的對手。」

「理論上是可行的,不過要操作起來卻非常困難,最明顯一點就是主人擁有內宇宙神國,可要讓力量抵達外界,主人自身就必須具備無限大的輸送通道。現在的主人是介於半步神尊跟神尊之間,雖然輸出通道遠超一般的三道坎級別高手,但是這個量也是有限的,所以要想挑戰神尊,主人需要加大自己的輸出通道,也就是修鍊對應的虛脈圖,只有完成九級虛脈圖的修鍊,當達到一定程度時,越級打出媲美神尊的攻擊根本就不是問題。」

「那次神尊優勢怎麼一回事兒?」

「次神尊很難解釋,不過主人如果要發揮出次神尊的實力,最低要求就是打通三級虛脈圖,努力吧,要想有多強大,就需要付出同樣的努力,現在的主人還非常弱小,只有當自己真正達到神尊這個層次,主人才算是真正繼承了御天大帝的傳承,而那時候主人才真正開始修鍊大帝的傳承功法。」

葉凡聞言有些懵逼,達到神尊才真正算是繼承大帝的傳承,這要求太高了吧。突然間葉凡有感覺,或許御天大帝的強大已經超出所有人的預料,神尊才是真正的起點,這豈不是說神境往上還有境界,如果是這樣那就太震撼人心了。

葉凡很快就從這些想法中脫離出來,不管是否還有凌駕於神境之上的境界,對於他來說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處理好眼下的事情。

「對了,不是說要找龍心嗎?這東西到底在哪,為何我沒有看到?」

葉凡終於反應過來,他只關心融合了,倒是將這件神器給忘記了。

「龍心不是已經得到了嘛,還是通過主人的幫忙。」

「我的幫忙?」

葉凡有些懵逼,他不記得自己得到了什麼龍心。

「所謂龍心其實跟外界想象的不一樣,只要聚集九座母巢龍心就會出現,這次幫助主人融合就是依靠龍心的力量,而現在這顆龍心已經跟主人的劍道神木相融,當做是穩固內宇宙神國的基石。」

葉凡一陣愣神,他不由展開內視,神念將劍道神木包裹,這東西就是蒼天神木,在他的感知中彷彿將內宇宙神國撐起來,似乎真的無窮無盡一樣。

可惜葉凡沒有感應到龍心的存在,這讓他不由有些遺憾,融入古劍神木中他需要慢慢了解自己體內的內宇宙神國才行。

修鍊的事情不可能一蹴而就,這需要慢慢來,同樣虛脈圖的事情也不能急,葉凡很清楚這東西要修鍊非常的恐怖,絕不是一次進入剎那永恆就能搞定,說不定需要驚人的次數。對於這些當然都是猜測,可葉凡認為八九不離十,所以暫時可以放一放了,現在他最重要的就是離開九重天國。

「怎麼一副無精打採的樣子,你們最近什麼都沒幹嗎?」

葉凡走出火山,他發現邪艷一群女神無精打採的樣子不由很是驚訝。

「神獸天宮的人跑了,我們又不想殺上他們的老巢,最近幾天簡直無聊死了。」

俏妍微微一笑,看到葉凡出現,她眼中的神采出現,美麗的女神閃電間挽住他的胳膊,惹火的身體就這麼依偎在他的身體上。

美麗的女神重新煥發活力,她變得有些興奮了,看下你個葉凡的眼神很亮,那完全就是想要吃人的架勢。

眼神重新煥發亮光的遠不止俏妍一個,尤其是邪艷跟邪鳳,這對姐妹花可是第一次見面時就在眾目睽睽下愛葉凡,如今看到他哪裡不想故技重施。不過這次有一個麻煩,那就是兩姐妹都在,外甲上一個也喜歡愛得非常直接的俏妍,她們三個想要獨愛葉凡是不可能的,除非她們立馬分出一個勝負來。

葉凡哪會不知道三位女神的心思,他可不想現在跟她們戀愛,所以淡淡的劍意釋放,這是一種新的嘗試,他當然不會發動攻擊,而只是將自己的劍意放到三女的身上,立時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原本打算一展秘技的三位女神根本無法將自己的意願付諸行動,最終她們都用幽怨的眼神看向他,似乎怨他不解風情。

葉凡咧嘴一笑,跟一眾女神重逢,他要做的就是離開九重天國,至於如何離開倒也簡單,不過在離開之前,他將火山中的礦石都席捲一空,什麼都沒有留下之後,才離開九重天國。

離開九重天國,自然就是離開神獸世界,這一點是不會變的,至於要如何離開非常簡單,當走到第九重天國的盡頭門戶就自動出現。

神國再度恢復了熱鬧,這座失去神尊的神國變得有些不穩定了,這倒不是因為發生了什麼驚人的大戰,而是因為這裡聚集的強者過多,他們釋放的力量會影響到神國自身的穩定。

月戩的心情非常興奮,突破了,他終於如願以償成為了一尊帝儲。

這可是真正的帝儲啊。

雖然不是完全的血脈覺醒,但他認為自己就是聖殿第一人,將那個玄月神國的帝儲踩地上摩擦非常輕鬆。 月戩非常興奮,自己可是帝儲啊,這樣的血統誰能想象,自己如果回去,聖殿肯定會授予自己帝儲的稱號,那樣一來自己將是聖殿第一人,所有的皇儲都在在自己腳下卑微的地下高貴的頭顱。

什麼玄月神國的帝儲,根本不值一提,在自己面前那也只是必須臣服的螻蟻而已。

月戩非常得意,他沒想到這次進入神獸世界自己的收穫居然如此大,直接成為了做夢都難以想象的帝儲。

「殿下,我們是繼續等下去,還是直接回去?」

月戩的追隨者都非常興奮,主子如此給力,他們與有榮焉,完全可以想象,今後的他們將會因為月戩變得牛逼起來,所有人都要對他們表示敬畏。

「殿下,我認為咱們還是等一等比較好,那些外來者堵住了離開神國的出口,這時候出去我們難免會跟他們發生衝突。」

不少人都非常興奮,認為跟著月戩的他們可以橫行無忌,不管到哪裡都要讓人退避三舍。不過還是有人比較理智的,知道月戩雖然牛氣起來了,但是這只是對宇宙神國內部的成員而言,如果碰上這些外來者,他們才不會管你們是不是帝儲,在雙方的實力差距比較名下你的情況下,現在跟外來者對上可不是明智的選擇。

月戩同樣知道這些道理,他還沒有狂妄的認為自己成為帝儲之後就可以吊打那些外來者,如果真的有這樣的想法,他怕是一定會死的很難看。血脈的強弱雖然跟實力相關,但是你不能指望一名第一道坎級別的高手去怒懟第三道坎級別的高手,真要這麼干,那都是嫌自己活的太滋潤了。

月戩打算低調一段時間,不過顯然他有些想當然了,三大世界這次都非常窩火,他們的血脈的確覺醒了不少,算是一個意外收穫,可是空手而回也就罷了,他們居然臉傳說中龍心長啥樣子都不知道,這幾窩囊了。

現在看到月戩一行人離開神獸世界,他們當然要過來問問情況。當然了,其實三大世界的人知道月戩這些傢伙的存在,這不可能得到龍心,可現在他們的心情並不好,所以打算找人出出氣,好讓自己的心裡好過一點。

「你們看樣子都很興奮,莫非得到了什麼奇遇不成?」

一名宮羽家的第三道坎強者出現,他體內強橫的神力浩蕩而出,那可怕的氣場就算是東宮世家第三道坎級彆強者豆芽變色。三大世家的武者普遍實力都要比月戩身邊這些追隨者強出,哪怕就是同級別的,也會存在很大的差距。

月戩的臉色非常難看,本來以為自己成為帝儲了,就該牛氣起來了,可逼還沒有裝起來,就要被人打臉了,這種感覺如何能夠爽快。只是月戩雖然不爽,但是也知道不可能是宮羽家這些神靈的對手,他只能硬著頭皮道:「我們只是提升了一下血脈,並沒有什麼奇遇,我想你們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哼!」

宮羽家的武者冷哼一聲,他不屑的看著月戩道:「你應當是一個帝儲吧,血脈倒是比先前我們遇到的那些帝儲強出很多,不過你的先天血統並不是有多高啊,如果換成我們東宮家,你怕是連核心家族都進不去,看樣子這個宇宙神國的神靈也不怎麼樣啊。」

宮羽家的人當然看得出來月戩擁有的是幽冥族血統,可現在幽冥族已經併入御天宇宙國,這麼多年過去,只要不是那種極端的種族主義者,一般不會那這樣的事情說事。

月戩非常窩火,自己才剛剛晉陞帝儲血統,這傢伙就跳出來將自己貶得一無是處,這樣打臉的行為讓他異常的窩火。可惜月戩只能忍氣吞聲,實力不如人能有什麼辦法,逼現在是沒法裝了,只能等回去之後再慢慢裝回來,現在還是老實的忍著吧。

「不知道公子來自哪個地方?」

「怎麼?還想報復我們不成?」

「不敢!」

月戩嚇了一跳,他只是隨意一問,沒想到宮羽家的人反應這麼強烈。

「哼!」

宮羽家的武者本來就是找茬的,自然要借題發揮。

「你們肯定得到了什麼好東西,快點交出來,不然後果自負。」

隨著宮羽家這位第三道坎強者發話,前後也就十多個呼吸,一下子就出現數十位強者,這不僅僅只是宮羽家,龍家的人也來了,為首的龍林玉,這傢伙雖然只有第二道坎級別的實力,但是在龍家還是很有地位的,這次之所以沒有進去,主要還是處於保護的原則,只不過沒有想到他在外邊被人教做人了。

龍林玉一直都在等葉凡一行出來,他發誓一定要報仇,雖然葉凡也沒有將他怎麼樣,但是當初的他可是非常狼狽的,一群人躲著不敢出來。對於老子龍族的龍林玉當然不能忍,尤其這小子還跟葉家有關係,那就更加不能忍了。

「小子,你們可知道一個姓葉的小子?」

龍林玉突然開口,他一臉玩味的看著月戩,說實話,他對這個什麼帝儲還是很不屑的,血脈雖然非常純凈,但是要比龍家的血統弱不少。對於不如自己家族血統強悍的人,龍家人先天的優越感會爆炸,這也是他們龍家非常不爽葉家的緣故,因為他們的血統比不過對方。

姓葉的小子?

月戩眼皮一跳,他第一個就想到了葉凡。

「倒是認識一個,不知道你們找他做什麼?」

龍林玉的眼睛頓時一亮,只聽他激動的道:「那小子在什麼地方?」

月戩遲疑道:「我們這次並沒有遇到他。」

「哼!」

龍林玉冷哼道:「你不會想包庇這小子吧?」

月戩一臉的無辜,他怎麼會包庇葉凡,他恨不得這小子去死。

「我們華月神國跟玄月神國有仇,我們都是帝儲,自然是世仇,怎麼會包庇對方。」

龍林玉冷哼道;「那你告訴我這小子在什麼地方?」

「這個……」

月戩很鬱悶,他都說了不知道,這傢伙還這樣問明顯就是找茬了。 尖叫聲充斥整個武鬥場,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場面讓葉凡驚訝了,他還真沒有想到整個李然居然如此受歡迎。說實話在葉凡看來高貴的血統應當矜持才對,因為這是一種身份的象徵,而這個李然顯然不是這樣,一出場就要引發整個武鬥場的騷亂,方法-大家不是來看決鬥的,而是來看選秀跟帥哥的。

話說看帥哥的話,葉凡認為自己可以秒殺全場,可也沒有看到有人因為他的到來而尖叫。如今這個李然一個出場就引發尖叫,不得不說這傢伙的人氣還是高的可怕的。

「這傢伙幹什麼的為何如此多人為他瘋狂?」

月青槐一臉的疑惑,在她看來李然也就一個小小伯爵的水平,他居然比他們這些公爵排場還大,她懷疑這傢伙肯定有什麼隱藏職業,要不然不會如此受歡迎。

葉凡無語道:「其實事情絕對沒有你想象中那樣複雜,血統就是血統,不是有多少民眾支持,你就能壓倒競爭對手。這種手段最多就在彼此實力差不多的情況下,獲得支持率更高的肯定是眾望所歸,不過這一點在現在是不適應的,不管這傢伙如何跳,他都是一個皇儲,這一點是不會因為很多人支持他就能讓他成為帝儲的。」

葉凡看得很清楚,神國最重要的還是血統,其他東西都只是點綴而已,如果他跟這個李然血脈差不過,這種手段肯定有效,可他們之間的差距太大了,這樣的手段不管怎麼看都顯得幼稚跟可笑。

「大哥,這小子太囂張了,看那樣子完全就是一副吃定你的意思,待會兒一定要給他臉色看一看。」

石荃的臉色很是陰沉,雖說對葉凡也沒有什麼好印象,但是這人就怕比較。葉凡或許讓他討厭,但起碼不會厭惡,而這個李然簡直就是太騷包了,讓他恨不得衝上去將這傢伙幹掉。

都是皇儲,這個李然就是最討人厭的那一種,總是自以為是,其實他什麼都不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