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電光火石間,萬千根翎羽長梭而出,一場足以滅世的火勢,彷彿拍岸而起的驚濤駭浪席捲天地而來。

蘇子賢看的真切,灼熱的火溫撲面,一層燭龍給予的掩護下,蘇子賢還是能夠感受到天間的火羽焚燒。

蘇子賢也沒有因此而怯懦,重劍龍雀在凝聚的掌力下推出,火海撲面中,長白劍氣分割出一條鮮明的分界線。

(本章未完,請翻頁)

而這些遠遠不夠,蘇子賢重新握緊腰間的兩柄長劍,雙目緩緩的閉合,氣息歸入三元,隱隱之中,只需要觸覺便能夠感受攻擊的距離。

拔刀斬!

蘇子賢身形微微弓曲,雙臂猛然抽劍,劍出的瞬間,便是蘇子賢建議最強的時刻。

劍出時,蘇子賢的雙眸也眯出一條縫隙,用最原始的方法,管中窺豹,在眼前密集的火羽中,尋到了火雨的攻擊核心。

劍影宛如萬千隻手揮舞而成,火雨落在凌亂密集的劍氣上,竟然沒有絲毫欺進而入的空隙。

這是蘇子賢從道法雲典中尋到的一招劍式,不過對自身的劍術要求很高,一般人無法將劍招練到極致。

劍招名為劍巢,是和萬劍歸宗的類似的劍術,對用劍者的要求很高。

前期初學期,會因為對劍意的領悟不夠,所以需要用劍者自行揮斬劍鋒,製造劍氣,用交錯而成的劍網,不斷編織成巢。

大成時的劍巢,不僅可以施展劍術的最高境:萬劍歸宗,還能攻守兼備的拒敵於千里之外。

蘇子賢周身丈許之內劍網密佈,周身的劍氣宛如茂密的森林,密不透光。

想要鋪天蓋地的包裹蘇子賢的身軀,就要先破開蘇子賢的劍氣,而蘇子賢現在的劍氣如潮水,層出不窮,火雨可以平息一道劍氣,但卻不能對上百道。

蘇子賢無法以逸待勞,就乾脆用實打實的揮劍,硬撼頭頂的火雨。

劍氣和火雨對峙,火雨竟然沒有刺入劍巢半分,而蘇子賢就像是伐木機器一樣,不停的舞動雙劍。

劍巢的初學,蘇子賢算是勉強的合格,劍巢的初學境界,就是如此的以守代攻,伺機而動。

但是片刻之後,清脆的一點虹光刺入蘇子賢的劍巢範圍,蘇子賢雙劍交叉頂在胸口,沉重的撞擊把蘇子賢震退。

水面上浪花長行,蘇子賢在水面不停的打滾,直到撞在岩壁上,方才頓住身形。

蘇子賢不敢鬆懈大意,身形剛剛停消,蘇子賢便接着反推力重新衝上,分毫不顧着落的火雨還有什麼後手。

而下一刻,蘇子賢見到了火雨的後手,火雨落在藏有上善水的水面,竟然沒有熄滅,彷彿是汽油一樣漂浮在水面蔓延而來。

蘇子賢心中驚訝,雙劍在身前暫時的斬出一道溝壑,身影踏浪飛過火海,雙足中龍吟聲傳過,蘇子賢踩着燭龍之影飄在空氣中。

「上善水都無法平息的火焰?」蘇子賢內心思索著,而燭龍則說:「上善水可以滅掉所有火炎,只是因為此處的上善水的濃度太低,因此這等火勢方才控制不住的暴起。」

「那這是什麼火焰。」蘇子賢奇怪的問,就算是上善水的濃度不夠,但也不是什麼樣的火焰才能做到的吧?

「無根火,它是朱雀的後裔?」燭龍在蘇子賢的內心叫道。

「朱雀?」蘇子賢驚到燭龍話語中的關鍵,頓時失聲的叫道。

一聲驚呼,火海中浴火的炎侖身影乍現,似乎是被蘇子賢的叫聲吸引,而下一刻,它的攻擊卻更加奮不顧身。

翎羽全失的炎侖,竟然直接化火焰為羽毛,光禿禿的皮囊上,愣是飆出了火焰的羽衣。

蘇子賢知曉炎侖很可能是朱雀的後裔時,心中的戒備更甚一分,出於對四聖的尊崇,蘇子賢也不再隱藏的生出蒼龍之影。

「上善水?龍形?」炎侖的心中同樣爆炸性的驚呼,他所認知的龍形態上善水,只有一個,那就是青龍。

青龍之氣並不屬於純粹的上善水,而是上善水的精鍊,上善水無形,而青龍主修的是有形的上善之水,也就是極致的冰寒之意,走到巔峰的極致寒冰,和無根火併駕齊驅。

很快炎侖便想清楚這不可能是青龍,但是蘇子賢的身上同時擁有兩道龍氣,讓他堅信了一點,蘇子賢是九五至尊。

「吼!」水龍無形的彷彿化為水瀑布,兇猛的上善水熄滅了下方的無根火,而炎侖也在水龍的撕咬中,褪去了火焰羽衣。

蘇子賢飄然落下,勝負已經揭曉,在見到蘇子賢身上的蒼龍之氣時,炎侖已經沒有了戰意。

望着波濤洶湧的水面,蘇子賢尋到了已經成了禿毛雞的炎侖,炎侖艱難的站在水上,心中之火熄滅,它已經必死無疑。

「你輸了。」蘇子賢走到它的身邊,輕聲的說道。

「這場戰,我願賭服輸,不過……咳咳咳……」炎侖的神智幾乎崩潰,蘇子賢屈指彈出一縷燭龍之息幫助炎侖續住了最後一口氣。

「說吧,你和朱雀的關係應該不一般吧?」蘇子賢詢問道。

「你看出來了?不愧是九五至尊。」炎侖狼狽的笑道,它現在必死無疑,但也算是死得其所。

「無根火是朱雀的絕技,旁人不可能習得,所以我斷定你和朱雀的關係不一般。」蘇子賢回答道。

「沒錯,我的確算是朱雀的後裔。」炎侖滿是頹敗的回答蘇子賢的問題,這是它最後的時間,它不準備有任何的隱瞞。

————————————(開新書,這個月爭取萬字日更!求各種票,謝謝。)————————————-

(本章完) 大汗帝國。

王庭城內。

皇宮中。

鐵木真怒視武破穹道:「怎麼個意思,為什麼惡靈向大汗發起進攻?」

「閣下,是不是應該給朕一個合理的解釋?」

武破穹看向鐵木真,「惡靈是神帝召喚前來,可是現在部分惡靈卻不受控制,肆意向大汗百姓發起攻擊,此事老夫也很無奈!」

「大汗帝可以下令國內高手鎮壓,驅逐惡靈,保護百姓!」

聞聲。

鐵木真龍顏大怒,一掌拍在面前案牘上,怒聲暴喝道:「看來你們神帝與朕合作的誠意不夠,既然如此,朕將不再與你戰爭神朝結盟!」

「閣下速速離去,告訴你們神帝,對方楚帝之事,朕無暇顧及!」

鐵木真直接下了逐客令,武破穹倏然起身,輕笑一聲,道:「既然如此,那老夫就不打擾了!」

說話間。

他陰桀的眸子裏,閃過一抹不被察覺的冷笑。

武破穹離開之後,鐵木真速速召集百官前來,商討如何對付惡靈之事。

可聽到百官稟報之後,他徹底懵逼了。

惡靈肆虐,人數不斷增加,大汗之地滿目蒼夷,很多城池已經被惡靈佔據,時下的大汗帝國已經四分五裂。

惡靈!

邪惡之物,這是要毀朕的基業!

鐵木真喃喃低語着,周身上騰起恐怖的殺意,下令諸將鎮守王庭城,保護王城百姓安危,剩下之事他會交給鬼門強者去辦。

就在百官準備離開御書房之時,一名內侍進入殿內,行色沖忙,上前躬身一揖。

「稟陛下,鬼門強者來報,又有大批惡靈向王庭城靠近!」

「又來?」

「真以為朕好欺負?」

鐵木真怒聲喝道,拂袖向御書房外走去。

這一次。

他決定親自迎戰惡靈,讓他們知道大汗之地,就是惡靈的禁區。

凡是進入者,必殺之。

此時。

一座惡靈城堡內。

武破穹的身影出現,在一名惡靈的帶領下,他來到一座房間外。

「屬下武破穹,拜見神帝!」

「進來吧!」

一道響亮的聲音傳出,武破穹推門進入。

此刻。

房間內只有兩道身影,除了戰爭神帝外,還有一名通體漆黑的惡靈,武破穹看不清對方的樣子,但能夠清晰感受到對方實力要在他之上。

這人,太恐怖了。

這是武破穹看到惡靈時,唯一的感覺。

「武皇回來了,朕交給你的事情辦的如何?」戰爭神帝緩緩開口詢問道。

在他說話的瞬間,房間內磅礴浩瀚的靈氣輕顫,掀起一道道漣漪波動。

感受到戰爭神帝身上釋放的威壓之力,武破穹神情一凌,沉聲道:「稟陛下,事情已經辦妥!」

「大汗之地陷入混亂,大汗之地隨時可以控制,至於大汗王可殺之!」

「楚國大軍情況如何?」

「回陛下,楚軍在天藏山下集結,安營紮寨已經半月之久,時下惡靈環伺,他們盡在掌控之中,相信再有五日時間,楚軍必將糧草盡失。」

武破穹緩緩開口說道,戰爭神帝點了點頭,十分滿意他的辦事效率。

「漢王已經臣服於楚,接下來,將是本帝與楚帝之間的大戰,這一次,戰爭大陸必須是朕的,楚帝必須死!」

戰爭神帝鏗鏘說着,目光停留在面前惡靈身上,「阿鬼,你親往天藏山,近日楚帝就會出現,帶他的首級回來!」

「明白!」

阿鬼轉身離去,化為一團黑霧消失,武破穹看着他離開的背影,隱約間彷彿發現了一把滴血的血鐮。

戰爭神帝看向武破穹,見他一臉詫異的樣子,「武皇無需留在此處,速速前往蒙帝城內,哪裏現在已經掌控在神帝軍團手中。」

「等候朕的命令,隨時準備席捲天下,讓朕的黑龍帝旗插遍大陸的每一個角落!」

「屬下,明白!」

…………

天藏山下。

楚軍大營出現在荒野上。

飛煙席捲天地,籠罩在乾坤之間。

軍營上。

金龍旗御風招展,獵獵作響,一道道金龍彷彿隨時要騰空飛躍。

空氣中。

濃郁的惡靈氣息籠罩,讓人頭皮發麻,不寒而慄。

尤其是濃郁的惡臭,讓楚軍將士備受煎熬。

大帳內。

白起,帝辛,項羽,李靖,李勣,冉閔諸將端坐在,皆是殺氣騰騰的樣子。

「軍中百姓越來越多,糧草馬上消耗殆盡,再這樣下去,三軍將葬身於此!」白起沉聲說道。

「是啊,惡靈殺戮不斷,百姓無處安身,我們雖然收留了他們,可現在軍中無糧,自身都難保了,這些百姓怕也無法保全了。」

李勣緩緩開口,在他臉上噙著擔憂之色。

此時。

項羽出言道:「元霸,羊侃,南宮長萬三人帶兵離去,這都過去五日時間了,他們會不會有什麼危險?」

「項王不必擔憂,趙王三人皆以殺戮惡靈為樂,他們又不是第一次出去,相信很快就會回來!」

李靖絲毫不但心三人安危,若有所思道。

就在這個時候。

楚帝帶着眾人出現在大營外,巡邏的士兵忽見有人前來,紛紛劍拔弩張,待楚帝一行走上前來,士兵大驚失色,相繼跪地施禮。

見狀。

楚帝抬手示意眾士兵起身,點了點頭,顯然對他們的警覺非常滿意。

大帳內。

白起諸將接到士兵來報,得知楚帝親臨,皆是喜出望外,相繼騰起身影,大步流星衝出大帳。

眾將上前躬身施禮,楚帝微微抬手示意眾人起身,目光從大營內掃視而過,發現隨處可見百姓的身影,心下對諸將非常滿意。

能在惡靈屠戮作惡的時,保護無辜百姓,楚軍算是一支義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