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雷風等人把用枯草偽裝了馬車,帶著人下了山。

因為要去送這些財寶,七七想了想,還是打算她和九叔叔親自去送。

因為她有空間,可以更安全一些,若是推著車子去,著實太麻煩。

於是沐北冥就讓張毅等人護著蘇萬年一家去慶豐鎮找劉慶東,然後他們只帶了雷風和另一個魅影閣的人。

一行四人直接往西去了,離開了別人的視線,七七就把那些東西都收入了空間。

空間一下子擁擠了起來,裡面趴著睡覺的銀寶也被驚醒,看了看這麼多財寶,也是瞪大了眼睛,吱吱亂叫。

四人騎馬而去,七七聽到九叔叔說見過輕塵叔叔的人,也是一陣奇怪,怎麼她沒見過,九叔叔倒是見過?

沐北冥解釋了一下,他也只是猜測,那幾個人許是輕塵派來跟蹤雲世宏父子的探子,因為不確定,才沒告訴七七。 蕭讓眼睜睜看著無戒和尚和天書書頁大戰,在心裡不停的給天算書生加油,但是很不幸,天書書頁最終被無戒和尚的血袈裟給鎮壓。

「好了,礙事的人已經解決,蕭施主,快來和小衲合二為一吧!」

舍利煉化已經完成九成九,無戒和尚臉上露出狂喜之色來。

或許是成功在即,讓無戒和尚得意忘形,他再次解封了蕭讓的言語,笑問,「蕭施主,你還有什麼遺言?」

「無戒和尚,你今天一定要保證,將我徹底弄死,千萬別給我翻身的機會,否則,我會殺上天界,上窮碧落下黃泉,將你九顆舍利全部打碎!」

蕭讓的本源神魂和擎天柱分身同時開口說道。

「哈哈,蕭施主,你永遠沒這個機會的,今日小衲就要用你的肉身獲得重生!」

無戒和尚哈哈大笑著,一伸手,一朵超大的黑色蓮花出現在那已經快成流態的舍利上。

「大和尚,你永遠也獲得不了新生!」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很是突兀的響在蕭讓的識海。

「誰?!」

無戒和尚臉色當時就變了,這裡可不是什麼實體的地方,而是蕭讓的識海,竟然有人可以入侵。

「我在你身後。」

那聲音淡淡說道。

無戒和尚轉過頭去,就看到一個仙風道骨白髮飄飄的老者正含笑站在那。

「大和尚,奪人軀體,這可不是出家人該乾的事情。」

白髮老者伸手向著那舍利一指,舍利竟然是憑空消失了!

「我去,這白髮老頭太牛了有沒有!」


蕭讓當時就被刺激的差點魂飛魄散,無戒和尚這麼牛叉轟轟的一個人,這人竟然都將其舍利收走,而且看起來輕鬆自如毫不費力,這到底是何方神聖?

「你不是他,你到底是誰?」

無戒和尚的臉色也前所未有的凝重了起來,這個白髮老者,真正的震驚到了他。

「大和尚,老夫名喚洛河圖。」

白髮老者呵呵笑道。

洛河圖!

聽到這三個字,蕭讓的瞳孔猛然間收縮了起來,他對這三個字可是太熟悉不過了。

三千年前天武大陸的陣法第一人,陣道的集大成者,因為所布陣法超過了天武大陸的力量極限,而被天降九九八十一道驚雷劈了個魂飛魄散。

蕭讓以前對陣道的強大還沒有一個直觀的了解,但是自小花給予他一顆空間珠子后,他對陣法的強大了解深刻,因此對陣法第一人洛河圖愈發的敬畏起來。

他已經做出了接受陣道傳承的決定,卻沒想到,他還沒來得及接受,卻親眼見到了陣道的老祖宗。

「洛河圖?沒聽過,看來你是這個位面的原住民了。」

無戒和尚皺起了眉頭,長達一尺的白眉晃來晃去。

「沒錯,老夫可不像大和尚你,來自天外。」

洛河圖呵呵一笑。

「很難想到,這個位面的人,也有你這種具備通天徹地之能的大能。」

無戒和尚說道。

「大和尚,你只是一絲殘魂,老夫還是對付的了的。」

「老頭,你將小衲的舍利弄哪去了?」

「無可奉告。」

「阿彌陀佛,上天有好生之德,小衲雖不願多造殺孽,但老頭你自己找死,就怪不得小衲超度你了。」

「大和尚,儘管出手。」

洛河圖微微一笑。

「大慈大悲手。」

無戒和尚低低呢喃,聲音宛如來自天外,白色僧袍無風自動獵獵作響,長眉飄飄,好像乘風歸去的仙人。

呼!

他向著洛河圖打出了一掌,這一掌很慢,就如同一個孩童在玩耍,讓人看得清清楚楚,以為得過上千年萬年才會落到人身上。

蕭讓看到這手掌的那一刻,感覺一股深深的疲憊從靈魂深處襲擊而來,他內心告訴他,這一掌得打上上千年,閉上眼睛睡一覺再接掌也不晚,這想法一出,立即就深深的紮根,揮之不去,他的眼皮,慢慢的耷拉下去。

「呔!」

這時候,一道清脆的炸音卻是猛然響起,驚醒了蕭讓,他睜眼看去,入眼還是那一隻慢吞吞的手掌。

「蕭讓,你可知大和尚打出了幾掌?」

洛河圖雙手背負在後面,大聲問道。

「一掌?」

蕭讓看到這仍舊在空中前進的手掌,試探著問道。

「錯,在你昏昏欲睡的那一刻,大和尚已經打出了十萬八千掌!」

洛河圖說道。

「什麼?」


蕭讓被震驚得猛然瞪大了眼睛,十萬八千掌?

老天,我眼皮根本就沒合上啊!

「你仔細看看!」

洛河圖猛然一聲大吼,吼聲直接深入蕭讓心靈深處,好像一直遮蔽他雙眼的一塊黑布被揭開,蕭讓看到了兩人真實的對決。

洛河圖束手而立,沒做出一個動作,但是他的周身,一個環形力場卻是將其包圍,好像一個透明的玻璃大罩子。

在這大罩子上,是密密麻麻的掌心,這些掌印各個方向、各種姿態的都有,裝飾品一樣將那玻璃大罩子給鑲嵌的到處都是。

蕭讓看不懂那些密密麻麻的掌法,但是洛河圖一動不動就可以屏蔽所有攻擊,這一點蕭讓卻是看懂了,他驚駭的大叫道,「空間的力量,那是空間的力量,難道空間珠子沒有碎?!」

「這是空間的力量,但卻和空間珠子無關,珠子只是法則的容器,容器碎了,法則還在。」

洛河圖說道。

說話的時候,他向前邁出了一步。

就是這一步,讓蕭讓的臉色再次變了。

人邁步的話,從這一步到另外一步,這個過程可以無限劃分為一個個小瞬間,每一個瞬間,人的狀態都不同,這所有的瞬間,組成了邁步這個過程。

過程是虛的,只是一種描述,但是在洛河圖身上,過程成了實體,那無數個邁步的瞬間,都是一個實實在在的人,從洛河圖腳步抬起開始,就有一個處於那個瞬間的「他」飛出來,等他一步邁完,整片空間已經密密麻麻全部都是洛河圖了。

「這是時間的力量,將每一個瞬間都擺在了一起!」

蕭讓眼睛瞪得老大,張口大叫了起來。

「沒錯,這是時間的力量。」< 七七也是更加佩服九叔叔了,若是能追趕上那些探子就太好了。

這邊狄丘和封銘帶著人馬下了山,卻是不知道該往哪邊去了。

尤其是狄丘,猶豫極了。

往西南方向,可以跟赫連馳的隊伍匯合,那裡正是主戰場,是建功立業的地方。

可是,自從再一次見了月神,他就猶豫了。

現在可以肯定的是,赫連馳當初是真的騙了他,是赫連馳想造反,怕是故意製造了月神是假冒的假象,藉機造反。。。。。

這樣的話,他到底還要不要跟隨赫連馳?

其實事情走到今天,他似乎已經無路可退,跟著赫連馳,指不定真的能夠勝利,然後等著自己的就是榮華富貴。。。。

可是,真的不會被月神懲罰嗎?

大漠的漢子還是比較害怕月神的。。。。

封銘這邊卻是已經想了明白,直接要往北面去。

「封大人,你這是去哪兒!」

見封銘要走,狄丘立馬詢問。

「去大漠,去雪山,找毅王!」

封銘也不瞞著,十分的堅定。

「你瘋了嗎?毅王已經失蹤那麼久,你去哪裡找他?而且大漠現在民心激憤,就是盼著我們能夠推翻朝廷,得到好消息,給他們找到活路,你現在回去怎麼跟他們交代?」

狄丘忍不住勸解起來。

大漠的民眾經過赫連馳的動員,再牛羊大面積死亡,現在是對朝廷恨之入骨,對毅王讓人假冒月神也是恨之入骨。。。。

封銘回去啥都沒帶,就如同逃兵一般,這不是找罵嗎?

「正是因為如此,我才要回去,我要告訴大漠所有人真相,讓他們知道月神並沒有震怒,月神是真的,是有人的陰謀!」

「我要調查真相,找到牛羊死的秘密!我還要找到毅王,他不該蒙受不白之冤!」


封銘想到這個就十分的氣憤,感覺自己被利用了一般,所以不僅是為毅王為大漠,也是為他自己,為月神!

「可是,你現在回去說你見過月神,月神還是那個月神,誰信啊!他們氣憤的是牛羊的死,你能讓那些已經死去的牛羊回生嗎?」

狄丘覺得這封銘簡直是腦子壞掉了。

現在回去,真的是找不痛快啊,若是能證明牛羊的死跟月神震怒無關,而是人為,早就能證明了。。。。

赫連馳那個人做事最是謹慎,怕是所有證據都被毀滅了,那牛羊的死,只能是月神震怒造成的。

「不信我也要回去,狄大人,道不同不相為謀,不過我也奉勸你,那赫連馳為了自己的野心,枉顧大漠那麼多民眾的生死,不惜害死他們賴以生存的牛羊,這樣的人,跟著他,你覺得能好過嗎?」

「你也仔細想想吧,現在回去贖罪,還來得及,月神一定會寬恕的,若是執迷不悟,怕是。。。你好自為之吧。」

封銘點到為止。

封銘直接帶著隊伍離開了,狄丘在後面卻是糾結了老半天。

「狄大人,您別聽那封大人的,封大人願意回去找死,放棄唾手可得的榮華富貴那是他自己的事情。 從蕭讓聽到洛河圖這個名字開始,就知道這絕對是一個牛到天上去的人物。

但是他卻萬萬想不到,洛河圖的牛根本不是他能想象的,遠比他想象的要牛十萬八千里!

無戒和尚那可是打遍天界無敵手的猛人啊,就算他現在只剩一縷殘魂一顆舍利,可畢竟是天界中人,君不見那浮生五重的青藤人被無戒和尚一句話就殺了?

可這麼牛的無戒和尚,洛河圖站著不動讓無戒和尚打,無戒和尚竟然根本打不到!

等到這時間能力一展開,蕭讓根本就不知道這樣有什麼用,就已經是快五體投地了,好高大上有木有!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這種位面怎麼出現你這種能力的人!」

一向淡定的無戒和尚再也無法淡定了,蹬蹬蹬後退三步,瞪大了眼睛看著滿空密密麻麻的洛河圖。

「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大和尚。」

洛河圖淡淡一笑,仍舊是束手而立,一圈圈的波紋卻是以他的雙腳為中心,向著周圍吞噬而去。

無戒和尚一看到這波紋,當時就臉色大變,抬腿就跑,那腳邊往前踏邊延長,眨眼間延長到三萬里。

「沒用的,我可以壓縮一億里的空間。」

洛河圖淡淡的話語傳來,無戒和尚延長的三萬里路瞬間縮短,他不光沒遠離,反而是越跑越向洛河圖靠近。

當那波紋波及到無戒和尚之時,他的腳就好像被冰凍住一樣,立馬僵住,這冰從無戒和尚的雙腿往上爬,無戒和尚低頭一看大驚失色,猛一伸頭,身體在一瞬間拔高九萬里,正想繼續拔高,一抬頭,看到空中一個遮天蔽日的大手掌落了下來。

「你長高九萬里,我將你縮短九萬里零三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