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雷雲中,電芒躥涌,拇指粗細的電芒不斷的滾涌。

「給我劈!」孟秋低聲呢喃,拇指粗細的電芒從雷雲當中滾出,轟擊在了一片斷崖上,頓時間巨石滾滾,山脈顫抖。

孟秋對仙冥雷錄的第一層雷動九天,僅僅觸摸到了皮毛,而所掌握的雷電殺芒,卻是威力驚人,殺機滔滔。

「仙冥雷錄果然是深不可測。」孟秋感慨道。

「孟兄,不要總忙著修鍊,我們去蘭州城喝酒賞美走。」吳悔的聲音飄蕩在孟秋的耳邊。

「我的天啊!」吳悔看著一方雷雲,心驚的低呼。

孟秋起身,頭頂的雷雲消失不見,眼中卻是雷電轟鳴。

「蘭州城,果然是一個好地方。」孟秋低語,目光有著期待,身影朝著吳悔奔去。 孟秋、徐倩、韓高強和吳悔四人,離開踏星閣直奔蘭州城而去。

孟秋依舊記得,他離開孟家鎮來踏星閣路過蘭州城的時候,城衛大人對他說過的話,頤指氣使的呵斥,說蘭州城不歡迎他,並且不希望看到他出現在蘭州城的一幕。

「吳小胖,是不是要帶我們去醉仙樓找你的老相好啊?」韓高強打趣。

「如實招來,你在醉仙樓名叫瑤華的老相好,到底是何許人也?」徐倩逼問起來。

「還有這回事,我怎麼不知道呢?」孟秋頓時來了興趣,饒有興趣的詢問。


「孟兄,你可是不知道,以前吳小胖可是三天兩回就往醉仙樓跑,這一次進入雷帝傳承耗時一月多,吳小胖早就按耐不住想要見到那位瑤華姑娘了,所以這才拉著我們去喝酒,其實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韓高強樂笑不止,神情認真的解釋。

「我倒是很好奇,到底是什麼姑娘,能夠將你的魂勾走啊。」孟秋哈哈大笑。

「孟兄,你別聽韓高強和徐倩亂說,才沒有那回事呢?」吳悔言不由衷的辯解。

不過吳悔期待的眼神,已經將他出賣了,這讓孟秋更加的好奇。

吳悔確實想要見到瑤華,所以,這才拉著孟秋幾人美其名曰去喝酒賞美,實際上,他最重要的目的就是去見瑤華,次要目的才是去喝酒。

四人一路談笑,不久之後就來到了蘭州城。

吞雷獸趴在孟秋的懷中,要是不仔細看的話,一般人根本就發現不了它的存在。

對於孟秋幾人的談話,吞雷獸聽在耳中,它的態度很是冷漠,沒有絲毫的興趣。


徐倩三人對於吞雷獸的存在是知道了,三人僅僅知道,吞雷獸是孟秋從雷帝傳承當中帶出來的,對於吞雷獸到底有何威力,三人一無所知。

吞雷獸不屑於跟徐倩三人說話,所以,在徐倩三人的眼中,吞雷獸很是普通。

「蘭州城,我又來了。」孟秋盯著眼前的城牆,古怪一笑。

這一次,孟秋可謂是藝高人膽大,要是再有人對他呼喝的話,他是不會客氣的。

四人步入蘭州城,吳悔輕車熟路,帶著他們朝著醉仙樓直奔而去。

孟秋的身後,一隊蘭州城衛軍在一邊巡邏,這隊城衛軍大概在二十人左右,領頭的是一位小隊長,他的修為在天靈境高期。

這位小隊長,正是當初率領眾城衛軍圍殺孟秋的那位小隊長。

「是他?城衛大人告誡過他,讓他不準再來蘭州城,沒想到他又來了,他這是在挑釁我蘭州城的規矩,更是無視城衛大人的威嚴。」小隊長面色陰冷,帶著殺氣說道。

孟秋在雷帝傳承當中所取得的驚人造化,在天瀾大陸內各方勢力當中傳開了。

蘭州城,作為天聖殿下屬的一個不起眼的小城池,蘭州城的存在,就是為了調和踏星閣和碎月閣等勢力,不讓這些勢力發生大規模的械鬥和廝殺。

對於孟秋的事情,蘭州城當中的城衛大人沒有資格知道。

再說了,雷帝傳承才剛剛關閉不久,城衛大人也來不及從別處聽聞關於孟秋的威名。

小隊長並沒有帶領人去追孟秋,而是吩咐道:「跟上去,將這幾人的行蹤給我記下來。」

「是!」小隊長的身邊,兩位城衛軍武者跟了上去。

小隊長知道孟秋的厲害,上一次,他帶領眾人圍殺孟秋,都沒能將孟秋殺掉,並且讓城衛軍損失了數十人,小隊長知道自己無法殺掉孟秋,所以,他決定去通知城衛大人。

孟秋四人一路前行,在一座花花綠綠,五彩繽紛的巨大建築面前,停住了腳步。

「這就是蘭州城四大樓之一的醉仙樓啊,果然是氣勢威武,霸道不凡。」孟秋上一次來蘭州城,在聚寶樓用赤晶石購買了手中的龍鱗劍,關於醉仙樓的鼎鼎大名,他是聽過的。

徐倩皺了皺眉,顯得有點兒不自然,畢竟,醉仙樓的名聲不怎麼好聽,這裡雖然是娛樂場所,沒有明文規定女人不能進,可很少有女子去這種地方。

「徐倩,你怕什麼?這裡是醉仙樓,又不是妓院。」 婚婚欲睡:嬌妻休想逃

「屁話,老娘什麼場面沒有見過,豈會害怕?」徐倩冷哼了一聲。

徐倩嘴裡說不怕,心中難免有所顧慮。

「你不是想要見識一下吳小胖的老相好嗎?機會就擺在眼前,你可千萬不要怯場才行啊,免得讓那位瑤華姑娘看你的笑話。」韓高強在一邊告誡。

「走著!」徐倩踩了韓高強一腳,無所畏懼的說道。

吳悔走在前面,孟秋、徐倩以及韓高強三人跟在身後,徑直走進了醉仙樓。

「唉吆,這不是吳悔公子嗎?你可是有些日子沒有來了。」

「呀, 戰國大召喚 。」

「吳悔少爺,你來醉仙樓帶著公子就行了,為何還要帶著一位姑娘呢?」

…………

吳悔低著頭,唯恐別人認出他來,可他的身軀就是一個明顯的標籤,他走過的地方,那些認識他的姑娘們一個個親切的問好,這讓吳悔不好意思的將頭低得更低了。

「這下將臉丟到家了,身後的這三個傢伙,一定會以為我是醉仙樓的常客,以後指不定還怎麼取笑我呢?」吳悔訕訕苦笑,很是靦腆的想著。

「小胖,醉仙樓裡面的姑娘,基本上都認識你啊,你的名聲可是很響啊。」孟秋暗笑。

「哪有,孟兄太抬舉我了。」吳悔腳步放快,對於四周姑娘們一句句打趣的聲音,像是沒有聽到一般,沒有絲毫的理睬。

四人穿過鶯鶯燕燕的閣樓,來到醉仙樓深處的時候,四周的景象猛然一變。

遠處琴音繚繞,流水潺潺。

鼻邊香風舞動,芳香沁人。

完全是一個鳥語花香的另外一重景象,靈秀逼人。

「這醉仙樓,很有意思嗎?」徐倩嘀咕了一聲,再也沒有了半點的不適應。

「吳悔公子大駕光臨,有失遠迎,有失遠迎啊。」一位年過半百的美婦人,輕笑中迎接了上來,衣裙蹁躚,風光無限。 「原來是花媽媽。」吳悔對著美婦人恭敬的笑著。

花媽媽趕緊嬌笑道:「吳悔公子這句花媽媽可是折煞老身了,在下可不敢當。」

以前,吳悔叫她一聲花媽媽,她是一萬個答應,並且受之無愧。

如今,吳悔的修為從鍛體境一舉晉陞到了天靈境巔峰,這讓花媽媽有點兒忐忑。

花媽媽的修為同樣在天靈境巔峰,由此可見,醉仙樓的背景很是不一般。

她的實力,跟踏星閣的閣主一樣,這等實力放眼於蘭州城,那都是非常厲害的強者了。

花媽媽眼神毒辣,一下子就發現了吳悔等人的修為,所以,才顯得不安。

更重要的是,吳悔等人剛剛從雷帝傳承當中出來,所獲得的好處,自然不是花媽媽能夠媲美的,吳悔幾人的前途,同樣不是花媽媽能夠忽視的。

「這個醉仙樓,很不簡單啊。」孟秋在心中暗自嘀咕,天靈境巔峰的強者,對於現在的他來說沒有任何的危險可言,可醉仙樓存在的歲月已經很久了,他沒有進入雷帝傳承之前,天靈境巔峰的強者,對他可是有著很大的威脅。

除去花媽媽之外,孟秋隱隱能夠察覺到,醉仙樓當中,有幾道隱晦的氣息波動,這等修為明顯不是天靈境巔峰的強者散發而出,而是通幽境的強者所擁有的氣息。

「通幽境。」孟秋輕聲呢喃,這三個字代表著何等的意義不言而喻。

蘭州城四大樓當中,踏星閣的萬寶樓和碎月閣的聚寶樓,能夠有天靈境中期的強者坐鎮,已經是非常厲害的強者了,而醉仙樓最是不凡,天靈境巔峰的強者除外,竟然還有通幽境的氣息,這讓孟秋豈能不驚訝呢?

孟秋能夠察覺到通幽境的氣息波動,吳悔三人則是無法感知的到。

「花媽媽,給我們安排個雅緻的亭子,再將好酒好菜全部拿上來。」吳悔如此說道。

「好!」花媽媽風情萬種的笑著,輕聲答應下來。

在花媽媽的帶領下,孟秋四人來到了一座亭子當中,亭子四周,池水蕩漾,花開正茂。

很快,一排少女端著美酒佳肴上來了。

「幾位慢用,老身這就退下了。」花媽媽躬身告退。

吳悔急忙道:「花媽媽稍候,不知道瑤華在嗎?」

「這?」花媽媽略微猶豫,這才和顏悅色道:「在的,我這就去告訴她,說你來了。」

花媽媽退下去了,她自然知道吳悔來醉仙樓的用意。

吳悔每一次來醉仙樓,都是來找瑤華的,從來沒有列外過。

可此時情況特殊,瑤華正在接待一位大人物,這讓花媽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只能先答應下來,免得讓吳悔起疑,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甜妻似火:偏執總裁,寵上天 ,他的臉色很是難看,高興不起來。

以往,他每次剛到醉仙樓,瑤華第一時間就知道他來了。

現在,遲遲不見瑤華的蹤影,這讓吳悔很是失落。

「瑤華在幹什麼?難道有事不成?」吳悔暗自想著,心中一片苦澀。

「怎麼了?」孟秋詢問。

「難道有什麼不對勁嗎?你為何愁眉不展的。」韓高強拿起酒壺往酒杯里倒著酒。

「想必是見不到瑤華姑娘,很是失落吧?」徐倩一語道破天機。

吳悔沒有隱瞞三人,將瑤華的事情給三人解釋了一遍,然後這才不安的說道:「按道理來說,瑤華知道我來早就現身了才對,可為何不見蹤影呢?真是讓人擔心。」

「你的老相好,會不會在接待重要人物?」徐倩心有擔心的說道。

「不可能,瑤華從來不接待任何人,醉仙樓裡面的所有人,對她都是畢恭畢敬的。」吳悔搖著頭,否定了徐倩的猜測。

「這就奇怪了。」徐倩納悶了,憑藉女人的視覺,她也是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來,我們喝酒,想必你的瑤華早就知道你來了,故意將你晾在一邊,讓你干著急呢。」韓高強端起酒杯,豪爽出聲。

「我猜也是。」徐倩肯定的說道。

「耐心等著吧。」孟秋緩緩開口。

「乾杯!」吳悔聽三人這麼說,心中的失落少了許多,這才跟三人吃喝起來,談意漸濃。

轉眼之間,半個時辰過去了。

吳悔再也沒有了耐心,他急聲道:「不行,我得去找瑤華。」

「好,我們陪你一起去。」孟秋三人很是支持。

「好兄弟,我的幸福可就要靠你們了,要是有人敢欺負我的瑤華,我們就將那人殺了,然後再將瑤華搶回來。」吳悔紅著眼,氣勢洶洶的說道。

就在吳悔正打算帶領孟秋三人去找瑤華的時候,一道琴音飄來,琴聲蕩漾,聲調高亢而輕快,讓人心馳神迷。


這琴音從很遠的地方傳來,吳悔的腳步一頓,臉上的失落更盛。

「怎麼了?」孟秋三人不解的詢問。

「這琴音是瑤華所彈,啊啊啊,我要瘋了,瑤華竟然在給別人彈琴,我怎麼能夠受得了。」吳悔眼神瘋狂,就要失去理智一般,幾乎就要抓狂了。

「淡定,我們順著琴音去找,不就能夠找著人了嗎?」孟秋輕聲開口。

「好主意。」吳悔讚許了一聲,他的身影率先飛跑起來,朝著琴音飄來的地方疾馳了過去,孟秋三人緊緊跟隨在吳悔的身後。

吳悔的一身肥肉亂顫,可速度不可謂不快,即便是孟秋三人,也才能堪堪追上。

「慢點兒,不要讓其他人發現。」孟秋及時提醒。

「發現就發現唄,沒什麼可怕的。」吳悔毫不在乎的說道。

此時此刻,吳悔已經被刺激到了,一想到瑤華在為別人彈琴,他的心中別提有多難受了。

吳悔可沒有意識到,醉仙樓裡面有超越天靈境的強者存在。

他要是知道的話,恐怕就不會像現在這樣冒冒失失,肆無忌憚的去找人了。

「你們快點兒,要是琴聲停了,再找起來可就麻煩了,醉仙樓很大,想要找一個人很困難的。」吳悔催促。

「好!」孟秋、韓高強和徐倩三人搖頭苦笑。 一陣奔跑,轉過了一道道彎,穿過了一條條廊道,四人這才趕到了一座雅緻的閣樓前。

琴音就是從閣樓裡面傳出。

吳悔沒有任何猶豫,赤紅著雙眼,肆無忌憚朝著閣樓衝撞而去。

遠處,花媽媽遠遠恭候在一邊,瑤華在閣樓內,更有大人物在閣樓里,花媽媽不敢打擾,只能杵在遠處靜候著瑤華出來,然後再告訴瑤華,吳悔來的事情。

花媽媽耐心的等待著,可是,吳悔卻沒有那個耐心再等下去。

「大事不好了。」花媽媽看著吳悔四人的身影朝著閣樓奔去,她很是焦急,但卻是干著急,她的身影顫抖了幾下,卻是愣在原地不敢動彈。

因為,這座閣樓禁止醉仙樓裡面的任何人靠近,唯獨瑤華一個人除外。

花媽媽也不能靠近,所以,她只能幹著急,對吳悔很是責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