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雪表姐瞪了樂樂一眼,跺著腳的朝顧邵霆耍賴的說:「表哥,她欺負我,你都不替我出頭嗎?」

顧邵霆不再跟她廢話,大步往前一邁,握住雪表姐的手腕,使勁的一擰,只聽一聲哀嚎,鬆開了莫雨晴的頭髮。

莫雨晴站好,看了顧邵霆一眼,別過了頭。陸怡涵在旁邊小聲的詢問她還好吧?她輕輕的搖了搖頭。

雪表姐沒想到顧邵霆胳膊肘往外拐,氣得大聲沖他大喊:「表哥!你什麼意思?你寧肯幫著外人,也不幫我是不是?那好,我去找姥姥去,我讓她給評評理,罵完人還打人的外來拖油瓶該怎麼處置!」

「你敢!」顧邵霆帶著怒氣的吼道:「你要是不想給自己惹麻煩,就老實的在這裡給我待著,哪都不許去,不然的話,你試試看,別後悔!」

雪表姐的步子還沒邁出去,就定在了那裡。她心裡清楚,顧邵霆從來都是說一不二的主兒,違抗他的話,下場真的不敢想象。更何況,自己家裡的生意還要仰仗著他,更不能得罪,父親更是把他當成財神爺一樣供著,真真的得罪不起。

「誒呦,這都站在這幹什麼呢?看錶哥給你們帶什麼回來了?」顧邵陽笑容滿面的走進來,把甜點盒子放到了桌子上。

「雪姨欺負舅媽,舅舅不高興了!」樂樂朝著顧邵陽喊道。

顧邵陽看向莫雨晴,「怎麼了?和表姐表妹吵嘴了?沒事的,吵吵感情就好了。」

莫雨晴輕輕的嗯了一聲,說道:「二哥,我先上去了。」

走過顧邵霆身邊時,他一把拉住她的胳膊,命令道:「跟我來。」隨後,先出了偏廳。

看著他們離開,雪表姐把氣都撒到陸怡涵身上,伸手點著她的頭,憤恨的說:「你哪邊的你?瞎當什麼老好人?你傻的吧是不是?」

陸怡涵躲過她的指點,淡淡的說:「我哪邊的都不是,本來這事就你的不對!」

之前雪表姐罵她讓她難堪下不來台,她肚子里也一股子怨氣,此時又被點頭,也抑制不住了怒火。

「喲,你還來批判我是不是?你算哪棵蔥?」雪表姐氣的抬手就來打她。

顧邵陽真是看不下去了,一下攔住了她落下來的手,「好了,都是親戚,你幹什麼呢?別把動靜鬧大,惹奶奶不高興。」

雖然顧邵陽沒顧邵霆氣勢大,但也是惹不起的主兒。

雪表姐只好作罷,朝陸怡涵罵道:「今天看二表哥的面子我不跟你計較,滾吧!」

陸怡涵正好也不想再在這,紅著眼眶出去了。

顧邵陽看著留下的她們,轉頭也離開了。

跟著顧邵霆上了樓,一路來到了他的房間門口。看著他抱著樂樂就要進去,莫雨晴在後面說:「你叫我上來就是來你房間?那算了,我不進去了。」說完,就要回自己房間。

顧邵霆把樂樂放下,站在門口對她說:「叫你來自然是有事,快點過來。」

莫雨晴低頭,聲音低沉的說:「我現在心情很糟糕,我不想和你吵架,請你也別來煩我。」

有緣相伴 顧邵霆靠在門邊,呵地一聲輕笑,帶著嘲諷,「你要是覺得你臉上頂著個五指山好看,不需要處理的話,那你請便。」

臉上火辣辣的感覺提醒著她剛被扇了一耳光,等下如果被小姨或是其他人看到,自然會被問,她還是不想惹那些不必要的麻煩,她深深地吐出一口氣來,走進了顧邵霆的房間。

樂樂見她進來,高興的小跑過來,拉著她的手坐到了沙發上,小手摸著她的臉,眼裡帶著心疼的問:「舅媽,你臉還疼了嗎?樂樂給你吹吹。」 莫雨晴看著樂樂可愛的小模樣,心情好了些,把他的小手拉下來握在掌心裡,笑著對他說:「謝謝樂樂,臉不疼了哦。還有,不要叫我舅媽,要叫我雨晴阿姨。要記住了啊!」

樂樂搖著頭倔強的說:「不要,就要叫你舅媽,不要叫你阿姨。」

莫雨晴好奇的問:「為什麼呢?為什麼要一直叫我舅媽?」

「因為我喜歡你呀,我也喜歡邵霆舅舅,所以要一直叫你舅媽!」樂樂一本正經的說。

莫雨晴無奈的一笑,自言自語道:「你這個小鬼頭還真會亂點鴛鴦譜啊。」

顧邵霆從外面回來,手裡拿著一個冰袋,遞給她說:「把臉敷一敷。」

莫雨晴接過來,說了聲謝謝。

冰袋敷在臉上冰冰涼,把火熱的感覺都趕跑了。樂樂在旁邊坐著,也不老實的把小臉給貼了上來,冰的他又叫又笑,莫雨晴看著他也覺得好玩極了。

顧邵霆坐在對面,淡淡的問:「因為什麼?」

莫雨晴轉過頭看他,撇撇嘴,半晌后才說:「你那麼聰明還猜不到啊?還能因為什麼,不就是我這一個外人,來欺負我嘛。」

顧邵霆輕蹙眉頭,坐了過去,剛想伸出胳膊要摟住她給她一個愛的安慰,卻沒想到,莫雨晴身子一晃,嫌棄的問:「你幹什麼?還想占我便宜是不是?」

顧邵霆這胳膊還在伸未伸的狀態,聞言直接彈了她頭一下,沒好氣的說:「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啊你,看你難過,想要安慰你一下,你還不領情!」

莫雨晴無所謂的說:「沒什麼好難過的,我除了被抓了頭髮,也並沒有吃虧。她扇了我一耳光,我也回了她一巴掌,打平。要不是在家裡,我才不會輕饒了她呢。」

顧邵霆定定的看她,問:「你的戰鬥力一直都這麼強的嗎?」

升級世界的旅途 莫雨晴把冰袋換了換地方,斜睨著他,反問道:「從小我就被人喊野孩子,被人嘲笑,你說我的戰鬥力強不強?」

顧邵霆沒想到她會說的這麼直白,看著她不服輸的倔強小臉,滿不在乎的樣子,心底還是很心疼她的,終是沒忍住的上前抱住了她,在她耳邊輕聲說:「以前的苦都忘掉,以後我不會再讓你被人欺負。」

突如其來的擁抱,讓莫雨晴愣在了那裡,眼睛看著早已跑到陽台上去玩的樂樂,回他道:「不要和我說這些個莫名其妙的話好嗎?你快起來,被樂樂看見就不好了。」

顧邵霆卻還依然抱著她,鄭重的說:「我說的是認真的!」

莫雨晴強行把他給推開,疑惑的看著他,「你對我說這種承諾性的話是什麼意思?我們的關係好像不適合說這種話吧?」

顧邵霆笑了笑,好整以暇的說:「我並不覺得咱倆的關係很疏遠,相反,我覺得可以用親密無間來形容了!」

看他痞痞的笑,她瞬間秒懂了他的意思,握起拳頭就在他肩頭捶了一下,嗔怒的叫:「顧邵霆!你還有完沒完?」

陽台上的樂樂聽到聲音邁著小步子跑了進來,見到莫雨晴板著臉生氣的樣子,立馬爬到她的身上,摟著脖子親著她的臉頰哄著說:「舅媽不生氣哦,不生氣,生氣就不漂亮了呢。」

小孩子就是這麼可愛,逗得莫雨晴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腿顛著他的小身子說:「我沒生氣。」

「嗯!」樂樂像是放下了心一般,對眼前的兩個大人說:「你們倆個要好好的哦,不要吵架!」

顧邵霆和莫雨晴相視一看,哈哈大笑。

莫雨晴把冰袋拿下來,看著又跑去玩的樂樂,不解的問:「你說,樂樂為什麼就非要叫我舅媽呢?弄的好尷尬啊。奶奶聽了,會不高興的吧?」

顧邵霆說:「小孩子的話,誰會當真?你當奶奶真是沒事吃飽了撐的就會找你的茬嗎?」

「可我覺得還是不好,樂樂喜歡你,你叫他別叫了。」莫雨晴說。

顧邵霆臉色沉了沉,問:「叫了又怎麼樣?你覺得丟人是不是?」

莫雨晴認真的看著他,用力的點著頭,說:「是,覺得很丟人!」

「莫雨晴,你……」顧邵霆氣得一把又把她摟在懷裡,伸出手指頭去彈她的腦袋。

莫雨晴在他的懷裡躲來閃去的,就是出不來,哇哇亂叫。樂樂聽到聲音又跑了過來,見倆人鬧在一起,也哈哈笑的撲了上去,插進了倆人中間。

立時,三人立刻鬧做了一團!

瘋鬧了一陣,在莫雨晴和樂樂的尖叫聲中,停了下來。莫雨晴順著自己的頭髮,氣喘吁吁的說:「好了好了,不瘋了。」

顧邵霆眼神明亮的看著她,嘴角掛著笑。感受到他的注視,莫雨晴也看了過去,倆人眼神交換,都忍不住的又笑了出來。

這是倆人第一次沒有吵架,沒有生氣,歡笑的在一起。

「真稀奇,還能看到你這麼放肆的大笑。」莫雨晴笑著揶揄他說。

顧邵霆嘴角又咧了咧,「和喜歡的人在一起,當然是要把最自然的狀態呈現出來,沒有隱瞞。」

「啊?」莫雨晴一愣,臉唰地一下紅了,心也跟著砰砰亂跳。

他這話是什麼意思?喜歡的人……該不會說的是我吧……這怎麼可能呢……莫雨晴心亂如麻,只希望是自己想多了。

看著顧邵霆嘴角的邪笑,她忽地一下站了起來,故作鎮定的說:「那個,謝謝你的冰袋,我先走了,拜拜。」也沒顧得上和樂樂說話,慌亂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間。

顧邵霆看她落荒而逃,不厚道的端著肩膀咯咯的笑出了聲,這丫頭,害羞起來,還真的是蠻可愛的。

回到房間,莫雨晴坐在床上啃著手指甲細細的回想著剛才顧邵霆說的話,臉上的表情,自言自語的嘀咕著說:「喜歡的人,該不會說的是樂樂吧?嗨,怎麼會,他是看著我的眼睛說的啊,這該不會是對我的表白?哎呀,他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嘛?喜歡我?不是吧?喜歡我,那為什麼之前要一直罵我?我的媽呀,好煩哦!」

莫雨晴手插進頭髮里一頓亂揉,身子往後一仰,躺到了床上。 突然,門外有人敲門,莫雨晴心裡一驚,怕是顧邵霆,看著門不說話。

「雨晴,是我。」門外,顧邵陽的聲音傳來。

莫雨晴呼出一口氣來,下床去給他開了門。

「在房間幹什麼呢?」顧邵陽走進來,把手裡的點心盒子放到小茶几上,看著她皺著眉的問:「你臉怎麼那麼紅? 烈情如火,灼痛你我 我看看,是不是小雪那一巴掌扇的腫了起來?」

「不是不是,剛才顧邵霆給我拿冰袋冷敷了一會兒,不會腫起來了。」莫雨晴說著用手扇著風說:「可能是太熱了吧,所以臉才紅的。」

顧邵陽打開盒子,說:「你們剛才那麼一鬧,你沒吃上,怡涵也沒吃上,好在我車裡還給你留了一份,給你拿上來了。」

莫雨晴接過慕斯蛋糕,說:「那叫她上來一起吃吧。」

顧邵陽擺手說:「不用,剛才我給她了。」

莫雨晴點點頭,咬了一口慕斯,問:「剛才聽雪表姐罵她是私生女,真的嗎?」

顧邵陽無聲的點了點頭,說:「三歲那麼大被領回來的,她母親臨死前托好友找到了她父親,之前並不知道有她的存在。」

講到這,他嘆了一口氣,又接著說:「小姑娘很聰明,又很要強,也很懂事,只是……」

後面的話,他沒再說下去。可莫雨晴心裡清楚那只是後面跟著的是什麼——只是沒托生個好人家吧?

顧邵陽雙手拍了大腿一下,看著她說:「快吃吧,聽故事也別忘了吃東西啊。」

莫雨晴低頭看著手裡的慕斯,幽幽的說:「和她大有同病相憐的感覺呢。」

「你們倆不一樣!起碼,你還有愛你的小姨。可她,卻誰都沒有了。」顧邵陽說。

吃過了蛋糕,倆人在房間里打了會遊戲,顧邵霆帶著樂樂過來了。

「舅媽,要開晚飯咯,咱們下樓吧。」樂樂身子從門外探進來,笑嘻嘻的對她說。

顧邵陽手上一哆嗦,手裡的手機差點沒掉下去,對樂樂說:「樂樂,你應該叫她小姨。」

「邵陽舅舅,有蛋糕吃嗎?」樂樂並沒理會他的話,眼睛直直的看著茶几上的蛋糕盒子。

顧邵陽笑著說:「你告訴我為什麼要叫雨晴舅媽,我就給你蛋糕吃。」

「蛋糕樓下有。」顧邵霆半彎著腰小聲的對他耳語道。

「噢耶!下樓吃蛋糕咯!」樂樂轉身笑著跑開了。

顧邵陽啞聲失笑,若有所思的看著顧邵霆。

「走吧,下樓吧。」顧邵霆對他們倆人說完,先離開了。

餐廳擺了三大桌。男人一桌,女人一桌,小輩兒一桌。

莫雨晴坐到了陸怡涵的身邊,朝她笑笑,陸怡涵也朝她溫柔的一笑。

「雨晴姐,臉還疼嗎?」陸怡涵看了看她的側臉,小聲的問。

莫雨晴說:「拿冰塊冷敷了一下,不疼了。倒是你,還這麼關心我,我還擔心你和那個瘋女人會不會有隔閡。」

陸怡涵苦笑一聲:「有沒有隔閡又能怎麼樣?我也早都習慣了。」

看她的樣子,莫雨晴的心裡也跟著難受起來。

這時,雪表姐和格格走了進來,看到她們倆個人,使勁的瞪了一眼,坐到了主位上。

宴席開始,男人們那桌推杯還盞,女人們那桌嬉嬉笑笑,小輩兒這一桌也熱鬧的可以。莫雨晴之前吃了蛋糕也不餓,簡單的吃了幾口后,就下了桌,去了後院。

樹下有個大鞦韆,她慢悠悠的坐了上去,輕輕的回來盪著,低頭玩著手機。突然,有人在後面不輕不重的推了她後背一下,鞦韆隨之盪了起來,嚇得她驚叫了一聲,兩隻手抓緊繩子,扭頭去看誰是「背後黑手」。

「喂!你幹什麼?」莫雨晴豎起眉毛沖著顧邵霆喊道。

顧邵霆單手插在褲袋裡,嘴角掛著一抹邪笑,說:「看你打鞦韆啊,在背後推你一把不好嗎?」說完,手上一用力,莫雨晴又盪高了一些。

「喂!我不用你推我!」莫雨晴盪出去又盪回來,朝著他喊道。

顧邵霆不聽她的,繼續在她後背又來了一下,調侃的說:「盪鞦韆是越高越有意思,再來高些。」

「我不要!」莫雨晴在鞦韆上氣急敗壞的喊道:「老娘恐高,別推我了!」

顧邵霆聞言,急忙拉住了盪回來的鞦韆繩子,鞦韆左搖右擺的晃了晃,這才停穩。莫雨晴從上面下來,舉起小粉拳朝著他就打了過去,一點都沒有手下留情。

「讓你推我!你怎麼那麼壞?」

顧邵霆聳著肩膀呵呵的笑著,身子做出躲避的樣子來,回說:「我這也是看你自己一個人盪鞦韆沒意思,才尋思過來助你一臂之力的呀。」

「助個屁!我恐高,都害怕了!」莫雨晴黑著臉的說。

顧邵霆看她,伸手揉著她的頭髮,像是哄小孩子似得說:「哦哦,不怕不怕,摸毛嚇不著。」

莫雨晴看著他挺大一個男人,做著這麼幼稚的事情,哭笑不得的把他手給打開,斜了他一眼說:「你還真當我是小孩兒啊?」

「那到沒有。」顧邵霆說著也坐到了鞦韆上了,問她:「你吃飽了嗎?這麼快就出來了。」

莫雨晴看著他背影,臉上露出一絲壞笑來,不動聲色的走到他後背,反問他:「那你怎麼也這麼快就出來了?不用陪著喝了?」邊問他的話,邊用力的把他給推了出去。

這突如其來的一下,倒沒把顧邵霆給嚇著,好笑的問:「你這是在報仇嗎?」

「不是呀!」莫雨晴學著他的語氣說:「是助你一臂之力啊!」

顧邵霆哭笑不得,也沒阻止她,就任由她在背後一下又一下的推自己,讓自己盪的越來越高。

推了幾下后,莫雨晴叉著腰的站在了一邊,顧邵霆看她問:「怎麼不推了?」

莫雨晴白了他一眼:「你真當我傻是不是?你玩的挺嗨,老娘都要累死了!」

顧邵霆嘴角勾著笑,慢慢的停了下來,「嗯,看來是不傻。」

「你傻!你最傻!」莫雨晴使壞的晃動著鞦韆繩子,讓顧邵霆在上面晃來晃去。

「好好好,我傻,我可不就是傻嘛!」顧邵霆毫不猶豫的承認道,然後眼神火熱的看著她。 莫雨晴受不了他這別有用意的眼神,緊忙的把頭轉過了一邊,不再看他。

「邵霆哥,姨夫正找你呢,說你去洗手間怎麼還沒回去呢。原來在這陪雨晴姐玩呢。」陸怡涵笑著走了過來。

顧邵霆問她:「你吃完了?正好,你陪著她玩吧。」

莫雨晴如見到救星般,拉過陸怡涵說:「來,上來。」

陸怡涵笑著嗯了一聲,坐到了鞦韆上,「我都好久沒玩過這個了。」

莫雨晴在後面輕輕的推她,說:「今天讓你玩個夠。」

顧邵霆往前走了兩步,聽到後面傳來爽朗的笑聲,又回過頭去看,莫雨晴那燦爛的笑容感染著他也露出了笑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