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雖然結果並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樣,但是能讓自己幫忙也算是不錯,起碼自己也盡了一份力,算是為朋友做的一點貢獻吧。

點點頭,裂風取過潘雲軒手中的靈藥清單,開始著手分配起來。

雖然上面有著四十三個任務,但裂風傭兵團加上葉凡和易青影也有十一個人,那麼分配到每個人身上的任務平均也就四個左右。

要在帝都完成四個尋求靈藥的任務相對而言是比較容易的,問題是要看運氣是不是有那麼好,一到藥鋪就能找到各自所分配到的任務靈藥。

若是找不到的話那麼就得去別的藥鋪購買,別的藥鋪再買不到就得到第三個藥鋪購買,能不能早些時候完成任務就的任憑天意了。

加上裂風為了怕發生意外,所以決定將十一個人分成四個小組,每組負責一個方向,相對於每人來說,整組的人一起尋找的話時間自然就要多花上一些了。

不過,估計今天應該就能完成得差不多。

最先被分成兩組的是六名裂風傭兵團的成員,各自選了一個方向就去了。

最後只剩下裂風、葉凡、易青影、趙磊以及李沐五人。

不等裂風開口,趙磊直接就站到了葉凡身邊,道:「團長,我就和葉凡兄弟一隊了。」

「不行。」裂風看了葉凡和站在葉凡一旁的易青影,毫不猶豫地拒絕道。

「為什麼呢?」趙磊是一頭的霧水。

現在不過是分組尋找靈藥罷了,說實話分組不過是個形式,根本沒有多少要求可言,只要幾個人願意在一組的就能在一組,之前的兩組都是這麼組成的,為什麼到自己這就不行了呢?

「你必須和我在一起。」裂風找了個不是理由的理由淡淡道。

「那我們可以兩個人和葉凡兄弟一組啊。」趙磊還不死心。

一旁的李沐則是在使勁地沖著趙磊使眼色。

趙磊顯然一時間沒有會意,還以為李沐出什麼問題了呢,一臉關切地問道:「沐哥,你眼睛進沙子了?」

「我眼睛進水了。」李沐恨不得一把掐死趙磊,直接上前一把摟過他的脖子,半拖著朝北面而去。

「沐哥,你這是幹什麼呢?快放手啊。」趙磊倒拖著銀槍,便走便問。

「你就別再問了,乖乖地跟著沐哥走就是了。」李沐恨不得將趙磊的腦袋打開,看看裡面裝的到底是什麼。

「沐哥,你和團長葫蘆里賣的到底是什麼葯啊?」趙磊是不到黃河心不死,腳步也變得僵硬起來,大有一種李沐不給個理由就不走的意思。

李沐也是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湊到了他耳邊低語幾句。

片刻之後,趙磊總算是恍然大悟地點著頭,還不忘側臉瞄了瞄葉凡,臉上掛著一抹壞笑,和李沐兩人並肩說說笑笑地走去,頓時判若兩人。

裂風有些尷尬地一笑,裝模作樣地道:「葉凡兄弟,青影妹妹就和你一組了,你沒有意見吧?」

「當然……沒有。」葉凡也是不免老臉一紅。

他知道,裂風這是在給自己和易青影製造單獨相處的機會。

經過趙磊的這麼一鬧,易青影似乎也明白了些什麼,臉頰緋紅,低著頭時不時地偷瞄葉凡一眼。

「那我也就先走了,記住,三個時辰后不論結果如何,統統回到木府集合。」裂風臨走前還不忘提醒一句。

「知道了。」葉凡淡淡地應了一聲道。

「嗯,那你們小心,我去也。」裂風著急忙慌地追著李沐和趙磊而去。

看著逐漸消失在街道上人群中的裂風,葉凡頓了頓,這才小心翼翼地沖著身旁的易青影道:「青影,我們也走吧?」

「好。」易青影輕聲道。

兩人又磨蹭了一會,這才雙雙極不自然地並肩而行。

… 走在帝都的街道之上,葉凡是第一次感覺到一條街這麼長,走了半天也走不完的樣子,但內心卻又希望它能更長一些。

心裡早就翻江倒海,混亂無比了。

腳步似乎都有些不太聽話,顯得僵硬不少,眼神更是遊離不定,雙手都不知道該怎麼放才好,一會這樣一會那樣。

「都怪趙磊,要不是他,估計現在自己和易青影也不會這麼不自然了。」葉凡心中暗自抱怨了趙磊一句。

「咳咳。」葉凡乾咳兩聲,清了清嗓子,準備率先開口,但是話一到嘴邊就變得有些不受控制起來:「青影……那個……今天的……天氣很不錯啊。」

這樣看似一句無頭無腦的話,現在聽到易青影耳中卻是沒有任何的破綻,也許她根本也沒在意聽這句話。

輕點了幾下腦袋,竟然淡淡地「嗯」了一聲。

話匣子終於打開,兩人頓時也顯得不會那麼不自然了,臉色都恢復了少許。

「青影,那個……我們要找的靈藥都是些什麼啊?」葉凡沒事找事地問道。

「怎麼,剛才葉凡哥哥沒有記嗎?」易青影有些驚疑地道。

「那倒不是,只是怕記錯了,所以想和你對對。」葉凡眼神有些飄忽地解釋道。

「哦。」易青影對葉凡的話是深信不疑,淡淡地道:「我們兩人要找的是解毒草十株,紫丹花十四株……」

易青影如數家珍。

「不錯,看來我沒有記錯。」葉凡口是心非地道。

易青影只是點頭示意,並沒有回話,兩人再度恢復沉默。

陡然,易青影開口道:「葉凡哥哥,謝謝你。」

「謝我什麼?」葉凡不明白為什麼易青影突然說這種話。

「謝謝你對我的照顧。」易青影鄭重地道。

「不用,那都是我應該做的。」葉凡撓了撓後腦勺憨笑道。

「不管怎麼樣,我都要謝謝你。」

「對了,上次在魔獸山脈的時候忘了問你來帝都是為了做什麼呢?」葉凡問道。

易青影俏臉微變,秀眉微蹙,顯得有些為難。

葉凡連忙擺手道:「我只是隨便一問,要是你不願意說的話就不必說了,就當我沒問。」


「沒什麼不好說的,既然葉凡哥哥想知道青影就告訴你好了。」易青影小心翼翼地掃了周圍一眼,壓低了嗓音道:「不過葉凡哥哥可要替青影保密哦。」

「這個當然,我保證不讓第二個人知道。」葉凡拍了拍胸脯保證道。

「嗯,我相信葉凡哥哥。」易青影輕輕一揮小手,示意葉凡貼耳上來。

葉凡自然照做,耳邊頓時感受到了易青影吞吐若蘭的氣息:「其實我是從家裡逃出來的。」

「不是真的吧?」葉凡有些不可思議起來。


照他看來,易青影就是那種乖乖女,這種離家出走的事情不太像是她能幹出來的。

不過再仔細地想一想,葉凡也覺得有些可能。

自己可是在連雲山脈遇到她的,按理說以易青影的修為去那種地方無疑是九死一生,既然是家族之人,那麼至少得有人護衛周全,可惜沒有。

加上她對於所有的事情都表現得無比驚奇,的確不像是在大路上行走過的人。

更何況,她沒有理由騙自己。

種種事情總結在一起,葉凡能確定易青影真的是從家裡逃出來的。

「你為什麼要離家出走?」葉凡一臉關心地問道。

易青影小嘴一嘟,冷哼道:「我爹娘他們總是逼我做我不願意的事情。」

「想必你爹娘也是為你好,你應該試著理解他的良苦用心。」葉凡勸解道。

「葉凡哥哥,你是不會明白的。」易青影跺了跺腳,欲言又止。

葉凡倒是沒有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意思,苦口婆心地道:「你這樣子跑出來你爹娘會擔心的。」

「哼,我才不管他們呢,反正他們又從來不在乎我的感受。」易青影有些不忿地道。

葉凡臉色微微變化,語氣有些凝重地道:「你出來已經有些時日了,要不還是早點回去吧,到家后好好地跟你爹娘說說,我想他們不會過度勉強你的。」

「我家的事情你不懂,我好不容易出來了是不會再回去了,不然的話就永遠出不來了。」易青影小臉凝重無比。

葉凡頓時是一頭的黑線——有這麼誇張?

「那你在這帝都有親戚或者舊識之類的嗎?」葉凡又問道。


哪知葉凡話音剛落,易青影臉色瞬間變得無比委屈起來,眼眶裡已經有淚珠在打轉:「葉凡哥哥,你這是在趕我走嗎?」

媽的,女人果然是用水做的,這眼淚是說來就來啊。

葉凡顯然是鬱悶無比,自己可是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想法,只是想多關心她一些罷了。

怕一會易青影真的哭出來,葉凡連忙道:「不是這樣的,你理解錯了,我怎麼會捨得趕你走呢?」

「真的嗎?」易青影可憐巴巴地望著葉凡。

「當然是真的,只要你願意,我永遠不會趕你走。」葉凡一臉誠懇地道。

易青影一聽這話,立馬破涕為笑,眼淚一收,歡欣鼓舞地道:「我就知道葉凡哥哥最好了。」

葉凡也是哭笑不得地看著易青影搖著腦袋,面對著這樣一個小妮子,自己還能有什麼辦法?

「行了,我們還是快點尋找靈藥吧,要是沒有完成任務回去就不好交代了。」葉凡回到了正題上。

「嗯嗯。」易青影莞爾一笑:「葉凡哥哥,我們要快點了,時間已經不多了。」

易青影說完之後,一把拉起葉凡的衣袖就大步往前走去,一顆小腦袋左右擺動著,雙眼仔細地打量著街道兩邊的房屋店鋪。

「哼,什麼帝都嘛,走了這麼久一個藥鋪都沒看到。」易青影有些幽怨地道。

葉凡臉色不免抽動了一下,心中暗想:「帝都又不是專門開藥鋪的。」

兩人又朝前走了一小段路,終於在一個轉角處看到了一間不小的藥鋪。

易青影立馬笑逐顏開地拉著葉凡上前,進了藥鋪也不拖泥帶水,直接一股腦地將兩人需要尋找的靈藥一一報給了藥鋪老闆。

不過很可惜,藥鋪中只有兩種靈藥滿足兩人的需求,這又讓易青影小小地抱怨了一陣。

「這麼大的藥鋪竟然連七八種靈藥都沒有,真是氣死人了。」易青影站在藥鋪門口俏臉微怒地道。

這樣的結果,卻是在葉凡意料之中。

藥鋪本身就是主打丹藥的,靈藥只是用來豐富貨物的,加上自己要尋找的靈藥都是一品靈藥,在這元陽帝國最繁華的帝都之中,一品靈藥的需求量顯然是極少的,藥鋪也不會有太多的存貨,想要一下子找齊任務所需的靈藥是不太可能的。

儘管如此,但葉凡卻是在剛才被易青影拽著衣袖走路的時候腦袋靈光一閃,相出了一個好去處。

掃了一眼嘟囔著小嘴的易青影,葉凡微笑道:「別抱怨了,葉凡哥哥帶你去一個地方,保管你會滿意,說不定我們的靈藥能一下子都找到呢。」

「竟然還有這麼一個好地方?」易青影顯然來了精神:「那是什麼地方,是一個比這個還大的藥鋪嗎?」

「那裡不是藥鋪,但卻比藥鋪里的靈藥更多。」葉凡神秘地一笑。

「真的嗎?」易青影有些驚疑。

「葉凡哥哥什麼時候騙過你嗎。」

「那我們走吧。」易青影顯得有些急不可耐。

「不要急,等我先去問一下老闆。」葉凡說完后便轉身進屋與老闆交談了起來。

透著門縫看去,易青影發現老闆一直伸手沖著門外指著,似乎是在給葉凡指路。

兩人交談片刻之後,葉凡才帶著一臉的笑意招呼著易青影並肩朝著某個方向而去。

「葉凡哥哥,你剛才是在問路嗎?」易青影眨著明亮的雙眸問道。

「你看到了?」葉凡絲毫沒有隱瞞的意思。

「我們這是要去什麼地方?」

「拍賣行!」葉凡一字一頓地道。

「拍賣行?」易青影臉色一喜,道:「聽說在那裡有各種各類的東西出售,應該很熱鬧吧?」

「我想應該是的。」葉凡淡淡道。

帝都拍賣行葉凡是沒有來過的,不過想必怎麼樣也應該比青玉城熱鬧就是了。

「那還真的有些期待呢。」

「會讓你大開眼界的。」葉凡微微一笑。

兩人的腳步都不免加快了幾分,在連續走過幾條街道之後,兩人終於在一處高大的建筑前站定了腳步。

這是一個比青玉城拍賣行還大了不止數倍,金碧輝煌的拍賣行。

朱漆大門前是一排青玉石鋪就的石階,足可見拍賣行的氣派。


在石階兩旁則是立著兩尊黃-色礦石雕刻的一人多高的不知名凶獸,面目猙獰,隱隱地還能感受到一股凶戾、威嚴之氣息!

在石階之上,大門前的一處醒目的地方,一塊半人多高的白玉石塊矗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