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隨即就大步離開了靳北辰的辦公室。

出去之後卻又忍不住回頭看了兩眼。

這個靳醫生是對誰都那麼好的嗎?

可初次見面的印象,他好像,不是那種人。

不過比起初次見面時的樣子,穿上了白大褂的靳醫生,明顯隨和了許多。

靳北辰的辦公室在二樓,蘇歌拿著資料剛剛下樓,手機鈴聲就響了起來。

她拿出手機看了眼,是慕蓁蓁打來的。

按下接聽,蘇歌先笑著開口,「我正想給你打電話你就打過來了,咱們是心有靈犀嗎?」

既然已經來了長青醫院,當然要看看蓁蓁再回去。

她原本還想打電話問她忙不忙,沒想到她先打過來了。

「小歌,你見過靳醫生了?」慕蓁蓁大概是掐算著時間打過來的。

「是啊,我剛下樓,你這會兒還在住院部嗎?」

「我剛從住院部出來,咱們去喝點東西吧。」

「好。」

掛了電話,蘇歌直接去長青醫院的食堂。

食堂東西還算全面,咖啡奶茶都有。

蘇歌先到食堂,直接就買了兩杯咖啡。

慕蓁蓁來的時候,她已經找了位置坐下了。

慕蓁蓁直接走到她對面坐下,剛坐下就關切的問,「小歌,怎麼樣?」

「靳醫生?」蘇歌看了眼慕蓁蓁,隨即將手裡的資料放桌上,「這是靳醫生給我的資料,可以說是相當厚道了。」

慕蓁蓁看向桌上的資料,蘇歌隨即又道,「蓁蓁,靳醫生是對醫院每一個人都這麼好嗎?」

「不是。」慕蓁蓁的回答非常肯定。

蘇歌不由得挑了下眉。

「靳醫生如今是咱們醫院的紅人,喜歡靳醫生的醫生護士特別多,可靳醫生對人挺冷漠的,那些人都不太敢接近他呢。」

「冷漠?」蘇歌回想了一下剛剛那個始終對她笑臉相迎的男人。

他對其他人,很冷漠嗎?

「看起來靳醫生對你,挺特別的。」

慕蓁蓁收回了看資料的目光,故意朝蘇歌笑道,「能隨時約見靳醫生的人,也就只有小歌你了。」

「你就別拿我打趣了,你想見靳醫生,不也是隨時的事?」

農門富貴妻:重生媳婦有點辣 她可看得出來,蓁蓁和靳醫生的關係不錯。

「我們只是在工作上有些交集而已。」

慕蓁蓁有些無奈的解釋。

「好了,不說他了。墨行淵身體還沒養好嗎?什麼時候出院?」 十大宗門在神國飛舟上需要待十餘天時間,雖然大家平日里都有些許恩怨,尤其是左氏和聶氏,理論上來說算是水火不容才對。

可是,現在神國盟賽在即,而且還有軒轅拓跋在這邊鎮守,所以大家到還算是相安無事。

聶甄這些日子倒也不算輕鬆,由於他現在身份地位的不同,有許多宗門高層都拜訪過他,就連軒轅拓跋,都單獨召見過聶甄。

不過聶甄也沒有過分親近所有宗門的人,除了左氏一族之外,也就與他相識的歐陽氏一族,還有萬劍宗,聶甄表示過好感。

至於其他宗門,聶甄的態度都是不過分親近也不過分疏遠,哪怕是與他有過矛盾的莫氏也是如此。

至於莫氏一族,此刻根本不會提起之前與聶甄的矛盾。

其實說到底,莫氏一族與聶甄也沒有太大深仇大恨,唯有歸化城與聶甄之間存在不死不休的仇恨而已。

剩下的,就是莫氏一族有幾個年輕天才,曾經死在聶甄的手中而已。

莫氏一族自然不會因為幾個年輕人,就得罪一名准丹帝,這件事情自然是當作沒發生過一般了。

對於各宗門會向自己交好一事,聶甄是早有準備,並且是有意為之的。

當初丹皇盛會,他煉製出天皇丹來,就已經猜到會有這種局面。

聶甄之所以明明對那種外交之事有些反感,卻還是堅持這麼做,是有他自己的想法的。

聶甄其實一直記得,當年繼承藥師神王傳承的時候,藥師神王曾經告訴過自己。

在這片永恆大陸上,還封印著三萬年前攻擊永恆神國的那些異魔,另外,在這個宇宙外,甚至還有許多異魔虎視眈眈地盯著這塊地方。

先不說域外的異魔,就是被封印的那些異魔,早晚也有破開封印的那一天,如果到時候人族們不能同心協力,而是像現在這般彼此爭鬥不休的話,恐怕到時候面對異魔,根本就沒有反擊之力。

所以,聶甄故意暴露出自己丹道方面的天賦,逐漸在人族中建立自己的名望,未來等自己的修為再上一層樓之後,憑藉自己的威望,至少可以整合人族,成為人族領袖,如此才能抵禦異魔。

十日的時間,對於修鍊者來說就像彈指之間,嗖的一下就過去了……

鼎天宗,位居於中鼎神國中央的位置,可見在中鼎神國,除了神秘的中鼎一族之外,鼎天宗可謂就是中鼎神國的皇帝。

鼎天宗山門建造的位置,四周一望無際,就在平原中央建造了各座山門建築,乍看之下倒是十分大氣磅礴。

當軒轅神國的隊伍來到鼎天宗山門的時候,鼎天宗已經有一路人來到山門外迎接軒轅神國的隊伍了。

「老夫鼎天宗宗主慕容雨,見過軒轅拓跋大人,還有諸位軒轅神國的道友們!諸位能夠到來,真令我鼎天宗蓬蓽生輝啊!」為首的老者身上穿著一身褚衣道袍,銀頭白髮,倒是有一副仙風道骨的模樣。

「慕容宗主,久仰久仰!」軒轅神國各大宗主紛紛回禮,面對慕容雨,他們也十分小心謹慎。

要知道,慕容雨雖然慈眉善目,但大家都知道,這位老者的修為高達皇境九段巔峰,此人還有另一個外號,號稱:帝境之下第一人!

那怕是面對中鼎一族,除了中鼎一族最強者之外,恐怕也沒幾個人是此人的對手,可見其修為到底高到什麼境界。

軒轅拓跋朝慕容雨點了點頭,微笑道:「慕容族長,不知其他幾大神國的人可都到了?」

慕容雨微笑道:「都已經到了,諸位不妨先進入山門裡休整一番,在明日晚宴上,我們五大神國將共同商定神國盟賽的事情。」

軒轅拓跋點了點頭,笑道:「如此甚好,那我們就打擾了。」

「拓跋大人說哪裡話,此次諸位能夠來我中鼎神國,實在是可喜之事!」

當下,慕容雨將軒轅神國的一行人,紛紛帶往專門為他們建造的客居,基本上每個人都有一間屋子用來居住和靜修。

這一次神國盟賽,鼎天宗乃至中鼎神國都十分重視,所以特地在鼎天宗內東南西北四個方位建造了四塊區域,專門用來給客人們居住使用。

「鼎天宗果然厲害……從他們發出邀請到現在才過去了多久,居然就建造了這麼多客居……」左天賜喃喃道。

「諸位,等明日,自會有人來帶領你們前去晚宴,鄙人就先回去準備了。」慕容雨朝眾人淡淡笑道,然後便帶著鼎天宗的門人離開了此地。

「大家各自覓地休息去吧,距離神國盟賽沒有多久時間了,諸位好生休息,爭取在神國盟賽之中奪得優異的名次!」軒轅拓跋宣布之後,當下便找了一處院子先行居住。

當下所有人全都各自尋覓屋苑休息。

「弟子聶戰天,拜見二掌門!」聶氏二掌門剛剛進入屋內,就聽見聶戰天要拜見他。

二掌門淡淡道:「進來吧。」

聶戰天進入屋內,向二掌門行禮之後,面色凝重道:「啟稟二掌門,弟子有一言,如不晉見,恐覺不妥。」

二掌門看了聶戰天一眼,微微一笑,說道:「那你說吧。」

聶戰天沉聲道:「啟稟二掌門,這一路下來,根據弟子的觀察,聶甄此人腦後有反骨,一路上與左氏兄妹三人說說笑笑,而且和與聶氏交惡的如歐陽氏一族、萬劍宗之流,似乎與他關係都十分密切,恐怕日子久了,必有二心,還望二掌門早作防備!」

二掌門微微一笑,不以為意道:「哦?那你覺得應該如何?」

聶戰天沉聲道:「我意,等這次神國盟賽之後,先將聶甄帶回宗門,然後用奪舍手段,將他記憶中的功法、武技還有丹方等等全部奪得,然後此人便再無用處,就算他日後要生二心,我們要殺他也無妨。」

二掌門看了聶戰天一眼,淡淡笑道:「原來你是這麼想的……不過你說的方面倒的確不得不防,也罷,我會將此事告知大掌門,由他決斷如何?」

「多謝二掌門!」聶戰天喜道。

聶氏大掌門是聶戰天的師尊,如果大掌門知道這個主意是自己提的,一定會接受!

「聶甄!這次我看你哪來的命和我爭!」聶戰天心中冷笑,然後便向二掌門告辭…… 蘇歌喝了口咖啡,看起來很隨意的問。

「還不知道。」慕蓁蓁臉有些垮塌下來,「跟個孩子一樣任性,誰知道什麼時候能出院。」

「跟孩子一樣?」蘇歌聽著這個形容,一口咖啡差點沒噴出來,「墨總?」

孩子?

這個與墨行淵反差極大的詞,能形容在他身上嗎?

「是啊,我醫院接觸過的病人也不少,就沒見過他這麼任性的。」

慕蓁蓁忍不住又嘆了口氣。

如果不是因為他任性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他也不至於現在還下不了床。

以他目前的情況,不知道要住院到什麼時候。

「他是故意的吧?」

蘇歌仔細想了想,以前認識的墨行淵那麼沉穩內斂,任性孩子這些詞根本不跟他沾邊。

現如今蓁蓁照顧他卻任性得像個孩子,八成都是故意的。

慕蓁蓁沒說話。

蘇歌也沒接著問。

兩人都安靜了一會兒,蘇歌又關心道,「他沒有為難你吧?」

「沒有。」說到這,慕蓁蓁又遲疑了一下,「他好像,跟以前不太一樣了。」

「什麼意思?」蘇歌將暖呼呼的咖啡杯捧在手裡,奇怪的看著慕蓁蓁。

什麼叫跟以前不太一樣了?

「說話。」慕蓁蓁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好像沒有那麼欠扁了。」

蘇歌:……

所以墨行淵以前說話是有多欠扁?

情劫,步步淪陷 「我有些欣慰,又……有些害怕。」

也只有在蘇歌面前,慕蓁蓁不太擅長隱藏自己。

「欣慰我可以理解,害怕什麼?」

蘇歌不解的看著她。

「我打算等他出院就跟他做個了結,以後我跟他,哪怕是朋友,都沒得做。」

慕蓁蓁說這話的時候表情雖有一絲痛苦,眼神卻格外的堅定。

「你考慮好了?」

蘇歌愣愣的看著她。

她最終,選擇霍嘉齊,捨棄墨行淵?

可她心裡真正喜歡的人……

「嗯,我考慮好了。」 東漢末年梟雄志 慕蓁蓁眼底的堅定之色沒有絲毫動搖,「我不能對不起嘉齊。」

霍嘉齊說得沒錯,蓁蓁是個好女孩。

蓁蓁,果然不會辜負他。

「所以墨行淵為你做出任何改變,你都會害怕?」

因為她心裡有了答案,所以害怕墨行淵自我改變對她好。

那墨行淵知道自己好不容易肯做出改變之後,等待他的將是一個殘酷的結果嗎?

慕蓁蓁沒有直接回答蘇歌的話,卻也是相當於默認了。

蘇歌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

也不知道為什麼,這樣一想,就覺得墨行淵挺可憐的。

畢竟以墨行淵那種不可一世的性格,要讓他為了別人做出改變一定比登天還難。

可是他卻願意為了蓁蓁做出改變。

只可惜等待他的是一個殘酷的現實。

他即便再努力的珍惜,一切也已經晚了。

「所以,你現在在等墨行淵出院?」

蘇歌又喝了一口咖啡,莫名的覺得苦了很多。

墨行淵或許並不知道,蓁蓁現如今給他的陪伴,都是為了徹底離開。

「是,他出院之後,我會跟嘉齊去見霍家的人。」

蘇歌再次不說話了。 替罪新妻:梟爺的心尖寵 當夜無話,到了第二天傍晚時分,鼎天宗派了人來到眾人客居之處,邀請軒轅神國眾人前去鼎天宗的主殿赴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