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隨之,一道七彩的光芒劃過蒼穹,徑直凝練成一隻七彩的大手,如同一方滅世磨盤一般,硬生生抽在太極圖上,

「轟,」

一覺醒來我穿到了女尊 ,簡直如同九天神雷在轟鳴,碾壓天宇,

太極圖發出一聲哀嚎,竟然被那七彩大手狠狠抽飛了出去,化作一道流光,不知道飛到了哪裡,

「怎麼可能,」

謝流雲臉色大變,充滿了不可思議,

太極圖,那可是仙器,放眼整個炎洲也找不出多少,如今,竟然被另一件法寶硬生生抽飛了出去,

那道七彩光芒,難道是至寶嗎,,,

「你到底是誰,」

謝流雲艱難的咽了口氣,叫道,

「毀我星峰,妄圖殺我弟子,企圖滅我傳承,你還有臉問我是誰,」

那聲音肆意的大笑,竟然如同一柄柄利刃,輕易的劃開了虛空,

一個人影從漆黑裂縫中出現,身形一閃,陡然化作了一道流光,瞬間來到謝流雲頭頂,

「你不是很喜歡踩人嗎,我來教你怎麼踩,」

李昊嘴角勾起,渾身神力沸騰,整個身軀綻放出耀眼的光明,如同一尊神玉雕琢而成,他腳踏虛空,頭頂蒼穹,渾身殺氣四溢,如同一尊出世的戰神,有壓蓋天地的威嚴,

「轟,」

大腳抬起,閃爍著燦燦仙輝,狠狠踐踏在謝流雲頭頂,將他硬生生癱軟在了虛空中,

經歷過龍帝精血那慘絕人寰的凝練,他的體魄簡直如同一頭蛟龍般強橫,擁有著不可思議的偉力,近距離之下若是沒有防備,就連接洽境九重天的高手也難以承受他的恐怖力量,

「啊,」

謝流雲猝不及防之下,竟然被人如同蟲子一般踩在腳下,死命的碾壓,讓他心中憤怒不已,


「你是李昊,」

「你個賤人,敢如此對我,」

「該死,你該死,」

謝流雲劇烈的掙扎,眼神怨毒,恨不得將李昊生撕了,

「小爺今天就是要踩你,」

李昊腳掌旋轉,如同在踩著一隻螻蟻,沒有絲毫放腳的意思,他的體魄生光,有恐怖的力量瀰漫,直將謝流雲渾身骨頭踩得嘎嘣直響,

「啊啊啊啊啊啊,」

凄慘的叫聲混雜著骨頭碎裂的清脆聲音,肆意的在空中傳盪,

這是一首不怎麼悅耳的樂章,讓所有聽聞者渾身汗毛直立,忍不住的顫抖, 「是李昊師兄,李昊師兄回來了,」

「天那,真的是師兄回來了,」

「好暴力,好可怕,師兄又瘋魔了,」

相比其他修者的震驚和恐懼,洞明派的弟子一個個昂首向天,不由興高采烈到顫抖,

望著先前還威風凜凜的挑釁者,那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俯視一切,如今卻被一隻腳掌狠狠的踐踏不停,讓他們心中不由都升起一抹快感,極其解恨,

星峰上,姬駿逸一行人終於鬆了口氣,只感覺渾身無力,一下子癱軟在地上,不過,他們望著天宇中的那副畫面,一個個笑逐顏開,笑的無比燦爛,

「我就說,師父一定會回來的,」姬駿逸臉色蒼白,卻還是忍不住咧嘴大笑,

「這傢伙,真是讓人牙痒痒,我估計他早就來了,非讓我們受一場罪,」蕭飛寶倒在地上,一動也不想動,咬牙切齒道,

「嘿嘿,我估計啊,宗主一會就該告訴我們,經歷了這一次爭鬥,將會刺激我們的潛力什麼的,」

星峰的弟子們聯想到往日某人的作風,都忍不住笑出聲來,

不過,他們是高興了,其他人可不這麼想,

道一聖地的弟子們一個個臉上掛滿了憤怒,緊緊盯著那個磨動腳丫子的身影,恨不得上前將他生撕活剝了,

「李昊,快放了我家聖子,」

「如此多的高手降臨此地,容不得你放肆,」

「不想死的話,就趕緊松腳,」

一群人懸浮在虛空中,朝著李昊咬牙切齒的怒嚎道,不過,如今他們的聖子都被踐踏了,沒有絲毫反手之力,讓他們心中無比畏懼,根本不敢上前一步,

「嘿,我聽說你們聖地不是要換聖子了嗎,我只是給你們一個下定決心的機會而已,」

李昊冷笑,絲毫不理會他們的威脅,腳掌更加用力,頓時又傳來一陣清脆的骨頭碎裂聲音,

「那什麼謝流瑞呢,他不是很想當聖子嗎,這下他可是有了好大的機會,欠了我一個好大的人情,」

李昊咧嘴,環顧一圈,裝模作樣的尋找著說道,

「……」

「胡說八道,」

「趕緊放人,一會我聖地的長老出現了,你一定死無葬身之地,」

「你整個洞明派都會為此付出代價的,等著被滅門吧,」

一群人破口大罵,終於想起身後還有大量的長老們支持,頓時有了底氣,狠狠的威脅道,

「哈,滅我洞明派,那要看你們有沒有這個本事了,」李昊冷笑,瞥了一眼懸浮在天宇的修者,他腳掌抬起,如同踢一隻死狗一般,將謝流雲給踢了出去,

「你們,都是來看我洞明派覆滅的嗎,」

「這麼多人前來,還真是好大的排場,」

「在此之前,不如讓我先把你們給滅了吧,」


李昊身軀輕震,頓時綻放出無窮量絢爛的光芒,釋放出一一股股可怕至極的神力波動,如同一枚正在劇烈燃燒的太陽一般,恐怖絕倫,

他的眼神如刀,閃爍著鋒銳的眸光,環顧所有人,

「……」

修妖狂途 ,頓時臉色微變,下意識的集體暴退,根本不敢接話,

開玩笑,接洽境四重天的謝流雲,道一聖地悉心培養的聖子,甚至擁有著無上仙器都被殘忍的鎮壓了,他們上前,豈不是自找苦吃,

「李昊,你個賤人,竟敢如此侮辱我,我一定讓你生不如死,」

遠處,被李昊踢飛的謝流雲終於恢復過來,他渾身陰陽二氣流轉,瞬間便恢復了傷勢,他身軀劇烈的顫抖著,瞪著一雙怨毒的眼睛,狠狠盯著李昊大吼道,

「嘿,吃的苦頭還不夠是吧,」李昊懸浮在虛空中,冷笑道,

「哼,你只不過擁有一副可怕的體魄而已,我修為比你高出一大截,足以鎮殺你,」謝流雲咬牙切齒,瘋狂道,

「沒錯,他雖然很強大,但只有玄關境的修為,只要不與他近距離相爭,足以用道則將他磨死,」

謝流雲一句話,頓時驅散了所有人心頭的恐懼,換回了他們的自信,

「李昊,我來戰你,」

一個青年從人群中走出,一步步踏在天宇中,將虛空都踐踏的顫抖不停,

「你是從哪鑽出來的,」李昊瞥了他一眼,笑道,

「哼,猖狂,待我斬了你,取的絕世仙寶仙經,自將聞名天下,」

那青年很是傲然,在距離李昊百米的地方停下,

「神光滅世,」

他一聲大喝,渾身突然綻放出耀眼的光芒,竟然形成了一個充滿了絢爛光芒的小世界,將他緊緊包裹在裡面,

「異象,他竟然修成了異象,」

「對了,用這種強大的力量鎮壓他,直接磨滅掉,」

「任你有真龍般的體魄,也無法抵抗大道規則,會被徹底湮滅,」

圍觀的修者頓時發出一聲聲驚嘆,不由露出笑臉,

「永恆之光,」

「滅壓萬世,」

那青年臉上掛著一抹得意的笑容,雙手高舉,突然大喝,

頓時,千萬道神光乍現,閃爍著五彩絢爛的光芒,流轉出永恆不朽的神性,如同萬龍出巢,如同天劍橫空,向著李昊撲殺而去,

千萬道仙光神輝,綻放出可怕的光芒,一下子貫穿了天地,刺破了天宇,瀰漫而出一股無堅不摧的神力,瞬間將一切都籠罩了,

清晰可見,每一道神光都有毀滅性的力量浮現,輕易之間將虛空劃破,將天宇刺穿,縈繞著不可抵擋的偉力,朝著李昊射去,將他徹底淹沒,

「九天神光,萬化仙光,琉璃靈光,先天炫光,」

天宇中,虛空內,一道道光芒閃爍,竟然都是天地之間最為神異的光芒,擁有著不可思議的偉力,如此之多的光芒匯聚在一起,簡直就如同一片永恆之地,充滿了毀天滅地的氣息,讓人驚懼,

李昊徹底神光淹沒了,那一小片虛空都徹底的崩碎了,有無窮的地火水風在肆虐,演化出一絲一縷的混沌之氣,極其可怕,

「死了,李昊死了,」

「果然,戰力再強大,修為不高也沒用,」

「讓你還囂張,小看天下英雄,終於得到報應了吧,」


大量的修者看著遠處爆裂的虛空,不由露出欣慰的笑容,都在心中鬆了一口氣,感覺一顆壓在頭頂的大石終於墜落了,

不過,出自各大聖地仙門的聖子聖女們,卻絲毫沒有一點高興的模樣,

諸如莫雲,蘇月,姬子衍,周靈,甚至是謝流雲,都安靜的佇立在虛空中,微不可查的搖頭,

「嗡,」

突然,整片天宇都劇烈的顫抖起來,隨之傳來一陣莫名的氣息,彷彿跨越了萬古,穿越了虛空,從久遠的時間長河最深處飄來,讓人發自心底的驚懼,

這一刻,所有人臉上的笑容都凝固了,一個個瞪大了雙眼,獃獃的望著面前的那一片永恆之地,

千萬道光芒閃爍,在最中央出,竟然奇異的打開了一座七彩的大門,瀰漫而出一股壓蓋天地的無上威嚴,

「咚,」

「咚,」

「咚,」

虛空顫抖,有一股不同尋常的脈動,沉穩而有力,帶動著整座蒼穹都在不由自主的起伏,

「腳步聲,」

「有什麼東西從那天門中出來了,」

「這股威壓,這股氣勢,難道是至尊嗎,」

所有人心跳都停止了,默默的注視著那道神秘的門扉,屏住了呼吸,不敢置信的呢喃,

「出來了,」

「那是,一個人,」

「一尊仙王,」

七彩大門內,一個巨大的身影穿越了無盡的虛空,降臨此地,他身穿著一襲雪白的長袍,足足有千米之高,頂天立地,他擁有一雙如同日月般的眸子,高高在上,俯視天地萬物,他渾身流轉出一股壓蓋乾坤的氣息,讓人驚懼到顫抖,

這是一尊仙王,身上綻放出永恆的仙光,瀰漫而出一股可怕的威嚴,有席捲八荒之威,恐怖絕倫,

最為奇異的是,他的臉龐,竟然與李昊一模一樣,

「哼,」

仙王屹立九天之上,嘴角咧開,輕輕一哼,

頓時,那身處異象中的修者連哀嚎聲都沒有發出,便徹底炸碎,與此同時,成千上萬道的仙光也跟隨著崩碎,硬生生化作了數不盡的五彩靈氣,飄飄洒洒而落,

「呼,」

仙王張開大嘴,頓時釋放出一股吞天之力,那些破碎的靈光受到牽引,盡數被仙王納入口中,眨眼間消失不見,

「上古異象,仙王臨九天,」

「玄關境的修者,怎麼可能凝練出異象來,,」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這人簡直不能用常理來衡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