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陸探微說:「如果你見過被太陽和月亮同時寵愛出的女人,是哪般驚心的安靜,你就明白了。」

貴妃說:「陳壽犯的錯,憑什麼要兩個女人來擔?」

陸探微答:「神何曾免罰於他,醒悟而無可改變,恨極世間和自我,淪喪於惡性深深過,自我欺瞞過,他只差一死了。」

貴妃情緒又激動起來:「死又如何?死便能償罪嗎?這一切本就是他的錯,他最開始不該去招惹街邊的女孩,後來不該順着獸性和舒服的常規又另娶新歡,他不該對那變戲法的如此絕情,否則人家又何至於瘋瘋癲癲、孤苦死去?他若對后娶的澄澄有一點兒真心,死前又何必同她如此說話,毀盡人家的從前以後,這樁樁件件,又豈是他一死,就可以贖罪的?你陸探微也是一樣,難道將來你娶了溫清磑幾年後,又嫌棄起她脾氣丑、身段差,喜歡上別人了,又覺得愧對自己以前的痴情樣,便想裝模作樣地表表真心就算。言語山盟海誓花花篇,作為角角繞繞爛銅錢。」

陸探微說:「他是錯了,錯得懦弱而愚蠢,他自食惡果。我之所以和姑姑你講這個故事,是想告訴你陳小公子的真實模樣。不過我不認同一點,他死前該說實話,不然更對不起小尼姑。以及,我就是想告訴你,縱然濫情自私軟弱如他,也不是完全沒有真心。更何況是我。」

貴妃沒接話,陸探微又說:「至於等我娶了溫清磑之後,她會不會被我和別人弄得普通平常,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她若普通平常了,大不了我多睡畫房就是,厭煩的時候去雲遊躲躲便好。和天下所有平凡的人一樣,握著平凡的節杖,守着平凡的柴火,嗡嗡地平凡一生罷了。」

貴妃坐着,眼睛忽然放出幽黑的光,她死盯着他的影子,說:「如果我和你父親以死相逼,要你忘了溫清磑,娶顏申回家,你要如何,眼睜睜地看着我們,死在你面前嗎?」

陸探微聽完,幾乎不帶猶豫,鄭重地拉袍下跪,重磕三個頭,說:「探微不孝,已然不孝,不敢再不孝,讓姑姑、父親先入地府。探微先去,姑姑和父親,切莫再為不肖子孫傷神。」

他說完,不知從哪掏出一把刀,一下刺進自己腹中,血汪洋了他清綠的衣。

他暈過去之前,看見的最後畫面,就是貴妃披頭散髮地花著妝,張大了嘴向他跑來。脂粉盒落了一地,屏風倒下,侍女群躥,粉塵脹在她們的面前、手腳間,身後,屋檐。

「真丑啊,不成一幅畫」陸探微想。

三個女孩坐在一桌,看戲班子唱《水影》。

台上的人袖撞袖離,音似自東而西的太陽,引起下面「樹林」的臉色自紅向白的變幻,眼淚都被風聲帶走,不看衣襟一片黑,都不能抓到。

一本演完,項葉用帕輕拭掉眼角的淚,說:「這本子實在惱人,最後居然是這般結局。」

董棾低下頭,仍在落淚。

屬華琤嫟稍好兩分,她用臂推推董棾,說:「你不是說早看過嗎,怎的第二次還這般傷心?」

董棾拿起桌上的甜糕塞滿一嘴,兩個下肚,才含着點嗚咽嗓子回話:「哪才第二遍,這戲火那會兒,滿京城都連着排,我那會兒跟個演侍從的俏男娃好著,他為了多賺,一天連跑好幾家地趕小角。我陪着他,那段時間對這本直接煩透了,這戲本來就是從話本改的,原書我也看過。明明一來二往都能倒背如流了,這一隔許久不看,今宵一演,又被惹得,哎。」

項葉自己歇了幾口氣,開始打趣她:「怕是惹得我們董小姐想起了過往的俏男娃,這情事就像小蟲子,一飛進屋了,滿屋的平靜都要被打破,看也看不見,抓也抓不著,耳邊只有嗡嗡聲作響,白惹得人心煩。」

換作往常,董棾早被逗得打開了話匣子,和她們嬉笑。可今日不知怎的,她「噓」地一下,叫項葉趕忙停嘴,說人多眼雜的,止不住被誰聽見了亂傳出去,壞了她的名聲。

項葉和華琤嫟都驚奇得不行,對視一眼,又齊齊看向董棾。

項葉說:「你近日是怎麼了,前幾天見不著人影,現今居然在乎起名聲來,實在稀奇。」

華琤嫟說:「阿棾,你可是遇上什麼事了,有人在針對你?」

董棾擺擺手,回:「哪能啊,是我最近遇着個冤家,哎。」

項葉又說:「怎麼遇上的?」

董棾答:「那日……」

她才開了頭,顏申忽然盈盈地站在她們桌前,向她們行禮。她自然地停了話口。

項葉點點頭,喚她起來:「顏姑娘不必客氣,你也來看戲嗎?」

顏申微微一笑,說:「不是,我看貴妃娘娘該是快到了,特地來尋三位姐姐去用膳的。」

華琤嫟說:「那便一道回去吧。」

項葉離開的時候,自己還抱着個盒子。顏申一看,就打算去幫忙拿,項葉推脫幾番,沒推脫掉,倒讓顏申看清了那盒子上的泥印,分明是出自陸探微府里的。

顏申說:「項姐姐不必再客氣,既是從探微府里送出的東西,我幫着拿,自然也是應當。姐姐待會要放哪,和我說一聲便是,省得這一路走過去,白白累著姐姐。」

項葉見拗不過顏申,她看了一眼董棾,董棾輕輕搖搖頭。盒子裏的東西不重,誰拿並無所謂。項葉就是怕,若顏申知道了裏面裝的是什麼,心裏絕要生出嫌隙的。可再拒下去已不合適,誰也不知陸探微是否和顏申交代過這事。若說過了,或者以後這事被顏申知道了,她再想起來,今日她們怎麼說都不願意把盒子給她,定會多生想法,影響往後相處。

項葉笑了一下,將盒子遞過去,和顏申說:「顏姑娘,麻煩你了。」

顏申輕柔一笑,微搖搖頭。不知不覺朱厚照回到大明已經兩年有餘。

在大明京城,朱厚照有自己的戰王府,不同於房山的藩王府,這座已經改名為武皇府的府邸可是朱厚煒實實在在白送的。

不過朱厚照覺得有家人的地方才叫家,否則再恢宏的府邸,不過也就是一座冰冷的房子罷了。

所以朱厚照幾乎不待在武皇府,因為他的

《大明徵服者》第六百二十三章由遠及近 面前,孟涵燕雙腿都在不停地發抖,懷中抱著的男孩此時一股橙黃色的液體已經流在了他的身上。

直到感覺到一股暖流從自己的懷中流下的時候,孟涵燕才猛然醒悟。

前面的這個人為什麼會讓他有種如此可怕的感覺!

呂正陽她都沒有怕過,為什麼會怕這個傢伙?

李雨冷哼一聲,不在理會這兩個人。

孟涵燕看著李雨的背影,慌慌忙忙的就離開。

呆在這感覺到太嚇人了。

走的時候,孟涵燕都感覺到心臟都還在怦怦直跳。

整個人的身體都是發抖的。

回過神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寶貝兒子已經在自己身上留下了深刻地印記……

這邊,李雨的眼神一直在裡面看著。

可是依然沒有小小的身影。

「人呢?」李雨疑惑的看著前面。

他有些擔心。

難道小小不知道今天是周五要回家嗎?

不應該啊。

看著面前出來的小朋友越來越少,李雨心中擔心越來越重。

直到,面前走出來的小朋友已經寥寥無幾,李雨再也坐不住了。

他直接朝著幼兒園走去。

而門外也曾經看到過他跟於校長一同出入的場景,這個時候可不敢阻攔。

就算沒見過,面前這些在這上學的人又有幾個他們能夠得罪起的。

李雨之前去過小小的教室。

這個時候,李雨直奔教室。

可是教室裡面完全是空無一人。

李雨有些慌了。

這個時候小小會在哪裡!

難道這麼大的幼兒園,小小會失蹤嗎!

這個時候,一個聲音忽然響起了。

「這位家長,請您您找誰?」

一個年輕人走了進來,他身穿一身教育制服,看著像是管理人員。

李雨看到這個人的時候,下意識的說道:「曹德!」

「李雨!」

面前的男子驚訝的看著李雨:「你!你怎麼會在這!」

這個曹德那是李雨的同學,家境還算可以,與李雨的關係不錯。

因為曹德為人誠懇,做什麼事情也都為他人考慮,所以當年在學校的時候,要是有人欺負他,李雨也還會站出來。

但之後李雨家道被滅門之後,比那再也沒有見到過這個曹德了。

沒想到這個時候竟然能夠相遇。

而曹德也沒有想到。

當初李家被滅門的時候,曹德也是不止一次尋找過李雨,可是依然沒有找到他的身影。

曹德看到李雨的時候,連忙朝著李雨報來。

兩位舊友重逢,確實是一個讓人慶喜的事情,但是現在……

李雨連忙說道:「我來找我女兒,你有沒有見到過她!」

說著,李雨簡單的描述了一下小小的樣子。

曹德思索了片刻,連忙說道:「你先別急,整個園區都是監控覆蓋的,主要是成人要出園區都是要登記的,所以你的女兒肯定就在園區內!」

聽到曹德的話,李雨心中稍微放下了心,但是沒有找到小小,他始終心中不安寧。

曹德連忙與監控室通訊,描述了小小的樣子,讓他們立即查看監控,一有消息立即報告。

這邊,曹德對著李雨說:「我對這個學校也不太熟悉,你之前應該來過,小小平常會去什麼地方!」

李雨微微搖頭,他來過的次數並不多,不知道小小平時會去到什麼地方。

曹德開口:「對了!去宿舍看看!」

李雨連忙點頭:「好!去宿舍看看!」

宿舍,也可能是小小在的地方。

此時的李雨,心中多少有些慌忙。

畢竟關心則亂。

路上,李雨給於茹打了電話,並將這裡的事情告訴了她。

於茹聽到之後,幡然大怒:「這!怎麼回事,小小怎麼會在我的學校出手不!」

如果,小小真的在自己的學校出事,那麼自己會愧疚一輩子,永遠也對不起李雨!

電話掛斷,於茹連忙給小小的班主任打電話,讓她立即前去尋找,要是找不到,自己就主動滾蛋!

電話掛斷之後,於茹也告別了於蒼海,立即前往了聖安幼兒園。

這邊,李雨和曹德已經前往了小小所在的宿舍。

而這時候,小小的班主任也出現了。

這是一個中年婦女。

雖然打扮時尚,但是眼角的魚尾紋還是暴露他的年紀。

不過,婀娜的身姿卻有一種風韻猶存的感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