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陳莫之所以會笑,是因為他所想到的那個切入點,正是眼前的這個賈哥,自己的運氣還真不是一般的好。

「金毛?就是這小子打傷了你們幾個人?」姓賈的男子打量了陳莫兩眼對金髮男子說道,言語中不無鄙夷的味道,因為陳莫看起來太過普通了,根本不像是個能打的人,這隻能說明一點,那就是金毛幾個人太廢物。

本文來自看書蛧小說

… 竟然連追求一個女人都用上這麼卑鄙的手段,陳莫的心裡對阮天表示深深地鄙夷,但在對阮天了解之前他也不會輕舉妄動,因為以阮天的能耐很容易就能夠脫身這件事外,而阮天與萬海市赫赫有名的黑道幫派猛龍幫有所關聯,其身後的背景更是撲朔迷離,是以陳莫也不會輕易地去找他的麻煩。

這並不能夠說明陳莫膽小怕事,只是他不想要沾一身腥,假使阮天不識好歹的觸及了他的底線,恐怕他現在直接就能去殺人。

「陳莫,你好厲害哦,你以前是不是練過啊?」肖伊娜還回味在陳莫剛才的風︶騷之中,伸出手摸了摸陳莫手臂上的肌肉一臉天真的問道。

這不是廢話么,沒練過能打過這麼多的人?陳莫在心裡道了句,口上卻淡然笑道:「呵呵……今天可真要多謝謝伊娜姐你,正是因為你在我身邊,我才能奧特曼加鋼鐵俠加蜘蛛俠附體打倒了那些人。」

「撲哧,真是看不出啊,你不僅手腳上的功夫厲害,就連嘴上的功夫也這麼厲害。」肖伊娜忍不住笑出聲來,花枝亂顫。

陳莫看的一陣心神搖曳,真想一把將肖伊娜給摁倒,告訴她自己床上的功夫更加的厲害呢!

「接下來我們去哪裡啊?」肖伊娜問道,與陳莫在一起她感覺到無比的安全,沒有一點主心骨。

「去你家!」陳莫想也沒有想幾乎是下意識的就說出了口。

聽到這話,肖伊娜的心頭一跳,她沒有想到陳莫竟然這麼直接,不過為什麼自己會這麼期待呢?是自己太寂寞難耐了,想要來一回老牛吃嫩草?想到這裡,肖伊娜的臉都不由得紅了。

「怎麼了?伊娜姐你家裡不方便嗎?我只是想要去上個網查查資料而已。」陳莫回應道。

這話羞得肖伊娜恨不得打個地洞鑽下去,真是的,自己想哪裡去了?跟個豆腐一樣!她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平日里向來成熟的自己在陳莫面前怎麼就像個不成熟的小女孩。

肖伊娜點了點頭,而後與陳莫一同坐上了趕往市區的公交車,等到了肖伊娜的家裡已經是中午時分了。

肖伊娜住在一個面積很大的套房裡,家裡面的裝潢也很富麗堂皇,一看就知道是個生活闊綽的主,不過,看情形這個套房裡只有她一個人住,這使得陳莫很好奇,她一個成熟少婦怎麼會一個人住在這裡。

「陳莫,你先在我房間上會網,我去做飯,中午就在這吃飯,讓你嘗嘗我的手藝。」肖伊娜的電腦在自己的卧室,她引領著陳莫來到卧室內,跟陳莫招呼了一聲之後,就向著廚房裡走去。

待肖伊娜走出了房間,陳莫一把將房門給關上,順便反鎖上,這才重新回到電腦旁坐了下來。

電腦開機之後,陳莫的手指快速的輸入了一傳代碼,而後整個電腦屏幕一暗,隨後一個碩大的骷髏頭出現在頁面上,一顆子彈劃過將骷髏頭擊的粉碎,接著才出現一個聊天的頁面。

「老鬼,幫我做件事!」陳莫打了幾個字過去。


「血影,你終於出現了,我還以為你死了呢!」聊天的頁面上看不到半點關於對方的信息,卻有一句話傳了過來。

「放心,在那件事沒有水落石出之前我不會死,現在廢話少數,幫我調查一下萬海市阮天的信息。」

陳莫的手指在鍵盤上漂移著,從兩人對話的口『吻』來看,他顯然和這個綽號叫做「老鬼」的人很熟悉,而「血影」這個稱呼就是他的另一個名字,知道的人不多,但是誰聽到都會忍不住倒抽一口涼氣。

「稍等!」對方簡單的回復了兩個字,大概過了五分鐘左右,就有一大串的信息出現在了陳莫的眼前,正是阮天的個人資料,這份資料的細密程度令人咋舌,恐怕就算是華夏國國安調查局的人看到都會為之汗顏。

陳莫快速的掃了一眼,便將阮天的底細給摸得一清二楚,這貨果真是不簡單。

對老鬼道了聲謝,而後陳莫就關閉了聊天窗口,整個電腦恢復到了正常的桌面,整個過程用了不過十分鐘的時間,有時陳莫的心裡也會好奇,老鬼到底是什麼人?不論自己什麼時候找他他都會在線,自己想要的任何資料,他都能夠解決,而且效率驚人。

不過,陳莫對此早已經習以為常,世界那麼大,難免有些人是如同怪物一般的存在,自己不就是其中的一個例子么?

陳莫的注意力很快被肖伊娜的電腦給吸引住,肖伊娜一個單身女人,這電腦裡面會不會有什麼隱-私呢?

看書王小說首發本書

… 雖然知道隨便翻看別人的隱斯是一件很不好的習慣,但是這個想法一冒出來,陳莫就有點心癢難耐的感覺,做賊心虛的他,調頭向著後面看了看,而後快速的點開了電腦里的文件夾。

咦?不看不知道,一看陳莫的心思就完全被勾勒了上來,他竟然在d盤裡面發現了一個私密文件夾,這裡面到底會放了什麼呢,竟然要加密?

任誰也看不出陳莫這個看起來很土鱉的男人竟然是個電腦高手,打開這個設有密碼的文件夾對他一點的難度都沒有,只用了半分鐘的時間,文件夾里的內容就出現在了他的視線里,他頓時有一種腎上腺素上飆的感覺。

這個文件夾里存放的竟然是肖伊娜的寫真集,而且是各種衣著暴露的寫真集,泳裝、x字褲』弔帶衫……嘖嘖,看來真有意外收穫啊!

真是看不出來啊,肖伊娜看著挺正經的一個女人,沒想到骨子裡卻是這麼騷,竟然讓人拍這些的照片,不知道是誰能夠這麼幸福!陳莫一陣猛咽口水,將男兒本色發揮的淋漓盡致。

不一會兒,肖伊娜就忙活好了午餐,接著她便走過來想要叫喚陳莫吃飯,卻看到自己的房門被關上了,陳莫不過是上個網,關門幹什麼呢?

直到這時,肖伊娜才反應過來,自己認識陳莫也就不過幾天的時間,今天才開始真正打交道,對於陳莫是什麼品行她根本不夠了解,這可是自己的閨房,要是陳莫在裡面做什麼秘密活動的話……

尤其是想到自己的電腦里還存放著自己愛好攝影的閨蜜給自己拍的照片,肖伊娜的心頭就有點小鹿亂撞,雖然是設了密碼的,但是她還是有點不放心。


輕輕地擰了下們,肖伊娜意外的發現房門竟然被反鎖上了,她頓時有一種不好的預感,要

是被陳莫發現了自己電腦里的秘密,自己還不得羞死,不過好在有備用鑰匙,她拿出鑰匙扭開了房門,卻發現陳莫雙手摁在後面坐在自己的床上,老神在在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看了眼電腦,肖伊娜發現已經被關了之後,這才稍稍放下心來,開口問道:「陳莫,你資料查好了么?飯菜已經做好了,快出來吃飯吧!」

「哦!」若無其事的應了一聲,陳莫緩緩地從床上撐了起來,不過,他的手上好像勾住了什麼東西,轉首一看,我勒個去的,竟然是一條粉紅色的蕾絲透明內內,瞬間,陳莫的大腦里充斥了剛才在電腦里看到的那些肖伊娜的照片。

扭頭瞥了眼肖伊娜已經向著房門外走去,陳莫忍不住悄悄地將肖伊娜的內褲拿到鼻息前聞了聞,嘖嘖……真香,這可是原味小內內啊!

「對了陳莫,吃過飯後不如我們一起……」肖伊娜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猛然間轉過頭來,發現陳莫的手上竟然拿著自己的一條內褲,好像還放在鼻子前聞了聞,她頓時止住了聲音。

哎呀,自己竟然忘了早上換下的內褲還放在床上了,肖伊娜羞愧的快步向著前面的客廳走去,這個時候,還是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好,不然這臉還真不知道往哪裡擱。

先前肖伊娜開門,陳莫能夠預感出來所以事先關了電腦裝作什麼事都沒有一樣,但是此下或許是精神分散的原因,竟然沒有發現肖伊娜調頭,慌忙之下,他也不管肖伊娜有沒有看到,將內褲往自己的口袋一揣,而後就向著外面走去。

「哇,伊娜姐你手藝真好,光聞聞這香味我的口水就要落下來了!」剛才那猥瑣的一面被肖伊娜撞見,陳莫的心裡也很不好意思,為了避免尷尬他急忙岔開了話題。

卻不曾想,肖伊娜聽到這話不自覺地就想起了剛才的光景,恨不得將桌上的飯菜扣在陳莫的頭上,這人怎麼這麼賤?

對上肖伊娜那幾乎能夠殺死人的目光,陳莫有點莫名其妙,怎麼連誇她的手藝好都不高興?不過,心虛的他也沒有問什麼,趕忙低下頭解決起桌上的飯菜來。

一頓飯吃的不聲不響,陳莫大概猜出是肖伊娜看到自己剛才的不雅動作才會這般尷尬,他有點無奈,誰讓你在電腦裡面放了那麼誘惑的人照片,又讓自己「不小心」看到了呢?自己不過是一時j蟲上腦嘛,骨子裡還是純潔滴!


飯後,陳莫也不想要再留在這裡自討沒趣,找了個借口落荒而逃。

待陳莫一走,肖伊娜的心裡才呼出了一口氣,她對陳莫的感覺不錯,不過撞到陳莫剛才的行徑,她又羞又惱,一時間還真不知道如何面對陳莫。收拾好碗筷之後,肖伊娜走進了自己的卧室,自己真是太大意了,都忘了將內褲收起來了。

咦,內褲呢?肖伊娜想要收拾下的時候,驚訝的發現床上的內褲竟然不見了,她立馬想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一句話脫口而出,「陳莫你這個變︶態!」

看書罔小說首發本書


… 就在這時,肖伊娜的手機響了起來,她的注意力被吸引過去,接通了電話,「喂,小啊,你找我什麼事啊?」

「伊娜姐,公司發生這麼大的事情,你說蘇姐會不會有什麼事啊?我打她電話打不通。」電話里傳來蘇關切的問聲,從這話可以看出她很在意戴友芬和蘇紫瑤的情況。

「你就放心吧,你蘇姐心思成熟著呢,不會幹什麼傻事的,可能是她現在太忙吧!對了,差點忘了告訴你,陳莫已經將公司的事情解決了。」

想起陳莫,肖伊娜的心裡一陣複雜,看不出來平日里老實木訥的他身手這麼好,品行卻那麼猥瑣。

「什麼,被陳莫給解決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蘇驚訝的問道,不是她不相信肖伊娜的話,而是她對陳莫的能力充滿了懷疑。

接著,肖伊娜將她早上與陳莫一同前往山寨窩點打擊了混子們並拿到了證據的事兒簡要的對蘇複述了一遍,她並沒有說出陳莫很能打的事實,她是個心思成熟的女人,雖然對陳莫偷走自己的內褲有點氣惱,但是陳莫平日里表現的那麼低調,想來是不想要過多的暴露自己,她自然要配合一下,畢竟在解決戴友芬的危機上,陳莫居功至偉。

「太好了,我等會給蘇姐發個信息,告訴她不要擔心。」蘇興奮的說道,心中已然對陳莫刮目相看,看不出來這個死色︶狼還真有兩把刷子。

「嗯,為了慶祝,我們明天一起去逛街吧?我想去買幾件內衣。」肖伊娜對蘇提議道,卻沒有說出是陳莫將自己內褲拿走了,搞的自己即將來臨的大姨媽都少了件防備。

「好啊,明天正好是周六,那我們就這麼說定了哦。」

說完,蘇愉快的掛斷了電話,給蘇紫瑤發了一條信息,而後又忍不住撥通了早上從蘇紫瑤處得知的陳莫的號碼。

這個時候的陳莫正木然的走在大路上,到萬海市已經有三個月的時間了,自己還是這般混吃等死,現在閑的連去哪兒都不知道,接到蘇紫瑤的電話,他稍微愣了下,自己剛辦的卡知道號碼的只有蘇紫瑤一人,這人是誰呢?

「陳莫,你怎麼連接個電話那麼慢,今天周五晚上我要回家,放學的時候你到萬海大學的門口來接我吧!」陳莫的電話一接通,裡面就傳來蘇一句噼里啪啦的話。

周五你回家就回家關我屁事?你不是有車么,要我跑腿的接個毛啊!陳莫聽出來對方的聲音是蘇,心裡鬱悶了下,不過他不經意間想起早上蘇對自己說的那句話,心思不免寬慰了下來。

我倒要看看,你這個小妮子會給我什麼甜頭嘗嘗。

將手機揣回口袋,陳莫卻發現自己的口袋中多了個物件,便拿出來一看,竟然是一條粉紅色的蕾絲透明內褲,他不禁老臉一紅,趕忙將內褲給揣回了口袋,之前自己太匆忙了竟然忘記了這茬事,幸虧路上沒什麼人,這要是讓別人看見了,還不把自己當作是變︶態狂?

突然想起自己現在落腳的地方已經有了,工作也穩定了,應該給自己配一台電腦了,這樣查詢資料的話也要方便很多,陳莫就要向著電子市場走去,不過,這個時候卻有一道身影撞在了他的後背之上。

「哎呀,你這人怎麼走路的啊?這麼不帶眼睛!」對方發出了一句斥責,從青澀的聲音中陳莫判斷出對方是個女生。

「小妹妹,我站在這裡沒動,是你自己撞上來的好不好?」陳莫轉首反駁了對方一句。

出現在陳莫面前的是一個十七八歲左右的女生,穿著一身校服,背著個書包,神色匆匆的顯得有點焦急,陳莫初打量對方不禁愣了下,因為眼前只能稱作女孩還不能稱作女人的女生,身材高挑,兩條細長的美︶腿筆直筆直的,雖然胸脯沒有發育完全,有點飛機場的嫌疑,不過容貌卻是清秀過人,完全是一個美人胚子。

看著看著,陳莫竟然有一似曾相識的感覺,這妹子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稍微思忖了下,陳莫頓時就反應了過來,這不是自己上次從五個竄匪手中救下來的小女孩么?也就是萬海市首富王雲帆的女兒。

王樂樂的心情本來就不好,見陳莫擋在自己的身前還猥猥瑣瑣的看著自己,她心裡來氣直接懶得搭理陳莫,一把推向陳莫道:「好狗不擋道,快給小姑奶奶我讓開!」

說著,王樂樂推開陳莫的身形繼續向著前面跑去,陳莫一陣鬱悶,有你這麼對待救命恩人的么?

稍頃,沒待陳莫有什麼動作,又有一群人從陳莫的跟前跑過,這些人一身黑色的西裝,身材高大,動作沒有半點的拖泥帶水,陳莫一看就知道他們有過當兵的經歷,而且有可能是特種兵之類的高級兵種。

對方一共五人,四個人急匆匆的從陳莫的跟前跑過之後,最後一人打量了眼陳莫問道:「先生,請問你剛才看到一個小女孩從這裡經過么?」

「哦,見過,好像是一個身材高挑長相甜美的高中女生,我剛才看她向著那個方向跑去了。」陳莫胡亂指了個方向。

「謝謝!」那名男子對陳莫道了一聲謝后,而後對前面的同伴招呼了句:「回來,大小姐沒有跑向那個方向。」

前面的四名男子聽到這話,又折身跑了回來,不約而同的打量了陳莫兩眼,陳莫剛要轉身離去,卻突然感覺到背後有一道勁風襲來,他連頭都沒調,就跟背後長了眼睛一樣,身子一低直接將對方的胳膊扛在了自己的肩上。

「滾出去吧!」接著,陳莫一個標準的過肩摔,被他扣住手臂的男子一把被他摔倒在了地上,折騰了兩下想要爬起來,竟然沒有得逞。

陡然間,現場的氣氛變得詭異了起來,另外四名黑衣男子滿臉警惕的看著陳莫,他們都知道自己的斤兩,互相之間差不多,但是自己的同伴連偷襲都沒能撐住一招,這說明眼前的男人是個厲害的角色。

「兄弟,你到底是什麼人?剛才為何要對我們說謊,你想對我們大小姐怎麼樣?」其中一人謹慎的對陳莫問道。

「笑話,誰是你們兄弟?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們,你們剛才對我偷襲怎麼沒有問過我同意不同意?」陳莫獰笑著回應了句,他已經猜出這些人的身份,恐怕就是王雲帆派在他女兒身邊的保鏢,說實在的,他有點瞧不起眼前這些人,他們仗著自己身手不錯隨便對別人動手,假使自己被打倒了,他們還會這麼跟自己好好的說話?

「兄弟,請不要讓我們難做,我們只是想要確認下這中間是否有什麼誤會?」那人又道了句,他能夠看出陳莫這人的性格就跟他的身手一樣難纏,不過他們有自己的職業操守,不能退卻就只能用強了。

「沒什麼本事就不要做什麼保鏢,能讓自己的目標丟了,我要是你們,直接找塊豆腐撞死算了。」陳莫沒好氣的道了句。

「上!」保鏢們再也矜持不住,他們雖然已經退役,但是軍人的品質還在,容不得別人侮辱。

一聲厲喝,四個保鏢很有默契的迅速散開來,將陳莫包圍在中間,而後就對陳莫發動了攻擊。

敢招惹自己的人,陳莫向來不會給什麼好臉色,誰的拳頭硬誰就是道理,他的身形猛然跳起,一個後空翻翻出了人圈,接著,沒待對方反應過來,他閃電般的出手,只聽「咔嚓咔嚓」的四聲,竟然每個人都被他卸掉了一隻胳膊。

「怎麼樣,還打不打?」陳莫一臉睥睨的看著幾人。

雖然被卸掉了一隻胳膊,但是還不至於喪失了戰鬥力,不過四個人都沒有再動手,因為他們都清楚,自己等人跟陳莫完全不是一個級數的,這樣的身手,就算是部隊里的尖刀隊員,也未必是對手,再打下去只會只取其辱。

「前輩,對不起,我們冒犯了。」保鏢誠摯的道了句謙。

這個時候陳莫已經轉過身形向著前面走去,他瀟洒的擺了擺手,好心的提醒了句,「這活兒不好乾,我勸你們還是換個職業吧!」

晚上六點多鐘,萬海大學的校門口熱鬧非凡,由於今天是周五,出校門去狂歡的學生特別多。

陳莫站在校門前,看著一群富有朝氣的大學生從自己身邊走過,心裡感慨萬千,如果不是六年前發生的那件事可能自己也不會走上這條不歸路,而是像這群學生一樣正常的進入大學校園,然後畢業,走上社會。

雖然有些感慨,不過陳莫並沒有杞人憂天,命里有時終須有,他相信運由天定,但是他更相信人能勝天。

校門口沒有蘇的身影,這小妮子看起來甜甜美美的,性格卻跟林小夭有的一拼,做事瘋瘋癲癲的,叫自己來學校接她,卻到現在都沒有出來,校園那麼大陳莫也不知道怎麼找到蘇,便要拿出電話打給她。

號碼還沒有撥出,陳莫的手機就響了起來,他當下便接通了電話,裡面傳來一聲嬌呼:「死色︶狼,你來了嗎?我五分鐘後到學校門口!」

不消說,這是蘇打來的電話,陳莫剛想要回話,可是電話里卻傳來了盲音,顯然是蘇已經掛斷了電話,惹得陳莫一陣鬱悶,難道她平時就是這麼跟人打電話的么?真是沒禮貌,看來自己得好好調教調教她。

本書首發於看書網


… 「呲」突然,一輛紅色的敞篷寶馬在陳莫的身後來了個緊急剎車,輪胎打滑地面發出了刺耳的聲音,同時吸引了不少學生的注意,邊上甚至還有幾個花痴的女生對著車指指點點的。

「想死站大馬路上去,別在這裡當擋門狗。」車子很炫,但是車上的人素質卻很低,一開口就是囂張的叫罵,明顯不是個好惹的主。

媽的,就這種素質也配當大學生?陳莫慢條斯理的拿出一支煙點上,開始吞雲吐霧了起來,他根本懶得搭理這種乳臭未乾的小子,要不是周圍的人多,他恐怕就要過去給對方上一堂思想品德課。

車上的人見陳莫不僅還有走開,反而把自己當作是空氣般在前面抽起煙來,簡直一點也沒把自己放在眼裡,太大逆不道了!

那人氣勢洶洶的下車走了出來,道:「說你呢?你叫什麼名字,竟然敢跟我做對?」

說著,這人就要伸手去抓陳莫的衣領,而陳莫避開對方的手勢悄然轉過身,一口濃煙直接噴在對方的臉上,對方被熏得直眯眼,接著就聽到陳莫罵了一句,「滾**的,少惹老子!」

媽的,老子不過是低調竟然把老子當軟柿子捏,還真當自己是顆蔥啊!在叫罵的同時,陳莫一腳踹了出去,直接踹中了對方的小腹,那人跌坐在地上疼的臉都變形了,連一句悶哼聲都發不出來。

「你竟然敢對我動手,你知道我是誰嗎?好小子,你給我等著!」對方艱難的從地上爬了起來,但是看到陳莫的面目之後,嚇得一嗦,我靠,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首,這不是自己的情敵么?

看清對方的面目之後,陳莫也是一愣,這貨竟然是趙楊,自己正要找這小子呢,沒想到他反倒是自己送上門來,陳莫笑著獰笑著往前走去。

趙楊原本以為擋住自己路的只是個窮學生,沒想到卻是陳莫,一開始他心裡很生氣,不過見陳莫向著自己走來,他陡然間變得害怕了起來,他可是打聽到陳莫的身手很厲害,根本就是三五個人不能近身,自己哪裡是對手?

好漢不吃眼前虧,趙楊麻溜的從地上爬了起來向車內跑去,跟喝了加強版藍瓶葡萄糖酸鈣似的,還畏頭畏尾的看了陳莫兩眼,狼狽的模樣沒有半點剛才的囂張,惹得周圍不少的學生哄堂大笑。

「陳莫!」就在這時,一輛白色的奧迪甲殼蟲停在了陳莫的身邊,叫喚了他一聲。

陳莫轉首一看來人正是蘇,心道這小妮子還真是守時,而後便直接拉開車門坐了上去。

「那人不是趙楊么,這傢伙怎麼還不死心?看著就厭煩!」看到前方匆匆倒去的敞篷寶馬,蘇的眉頭一皺。

「這不是來找你的么?不過遇到我這樣的超級護花高手,他知難而退直接滾了。」陳莫胡口掰了句。

「得了吧,就你還護花高手?我看是護花低手還差不多。」蘇一邊開動轎車,一邊很不合時宜的打擊了陳莫一句,她並不知道陳莫的厲害,只道他運氣好點罷了。

「呵呵……」陳莫笑了笑,也沒有多說什麼,而是開口問道:「我們現在去哪?你該不會是真讓我送你回家吧,你自己都開四個輪子的了,我可還是十一路啊!」

「哧」蘇笑了句,她發現陳莫這人除了無賴了點不帥了點竟還有點可愛,「請你吃飯,就當是犒勞你為公司做的貢獻,免得你以後說我言而無信。」

「只是吃飯啊?」陳莫終於明白蘇為何要找自己了,敢情是胡伊娜將自己的英勇作為告訴了她,他還以為有什麼香『艷』的事兒發生呢,聽到只是吃飯,有點興趣怏怏的嘀咕了句,不過有美女請吃飯也是好的,誰讓自己現在不知道怎麼面對汪琳淋而不好意思回家呢!

萬海大學就在城南的大學城,距離陳莫的住處倒是不遠,大學城一帶吃喝玩樂的地方不少,很快甲殼蟲在一家飯店的門前停了下來,蘇招呼陳莫一同走了進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