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陳若柯幾人走出蒙古包之後只看到成羣的牛羊正朝着這邊橫衝直撞過來,在牛羣的後面有一個拿着鞭子的中年男人頭上戴着瓜皮帽驅趕着,不過看樣子那些牲畜羣似乎是失去了控制。

小云也跟在四周不斷地往中間驅趕。

“小心!”

陳若柯剛剛走出蒙古包就看到那驚險的一幕。

陳若柯的身影頓時消失在了原地朝着那愣在原地的小云衝了過去。

陳若柯的身影在成羣的牲畜羣之中不斷的穿梭,“哞~”

一頭像是發了狂的牛正氣沖沖的朝着小云頂撞過去。

“喝!”

站在原地的小云似乎是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呆了,竟然站在原地不知道躲閃,就在那碩大的牛角即將撞到小云那單薄的身體上的時候,一個人影忽然出現在了小云的身前,陳若柯半躬着身體,雙手使勁的往前面頂着,擎着那頭蠻牛的兩隻大角,雙臂之上的肌肉狠狠地隆起,那看着非常瘦弱的身體在這一瞬間似乎充滿了爆發力。

“退!”陳若柯低聲一喝。

小云的身體忽然向後面撲了過去,就在小云的身體撲向一旁的時候,陳若柯雙手也送開了那雙大角,一個閃縱,抱起趴在地上的小云縱向一邊。

“你沒事吧”陳若柯站起身拍打着小云身上的草根問道。

小云的目光之中依舊充斥着驚恐,顯然是被剛纔那一幕嚇到了。

“謝謝,謝謝”小云的阿爹趕緊跑過來抱住小云的身體驚疑不定的看着小云,口中不斷的感謝着陳若柯。陳若柯看着這一幕也是驚險萬分,如果沒有陳若柯在的話,小云現在就已經喪命於那兩隻牛角之下了。

“小云,小云?”小云的阿爹不斷地呼喊着小云的名字,不過小云臉上只有呆呆的樣子沒有神情,雙目之中的光芒渙散,像是丟了魂一般。

“小心!”陳若柯又是一聲低喝。

只見剛纔發瘋了的那頭蠻牛再次朝着他們頂撞過來,陳若柯身體再次擋在了小云父子身前,雙拳瞬間轟出,“砰”那頭牛的身體瞬間倒在了草地之上。

“怎麼回事?”陳若柯看着那頭發了瘋一般的牛看着小云的爹問道。

“我不知道,就在剛纔還是好好的可是就在一瞬間有一聲狼嚎之後,所有的牲畜都像是發了瘋一般四處奔逃,就像是有什麼危險一樣”小云的阿爹也是什麼都不知道,這個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

“狼嚎?”陳若柯疑惑的看着小云阿爹。

按理說的話,大白天的尤其現在還是大清早的根本不可能是浪這種動物出來活動的時間,怎麼會有狼嚎呢?而且在這大草原之上,也沒有看到什麼地方能夠藏得住狼啊。

“不知道,只是聽到一道好像是狼的嚎叫之後,這些畜生就開始發瘋了,一直吵着蒙古包這邊撞過來”小云阿爹說道。

“小云,小云”就在這時,小云的阿孃也出來了,急忙跑過來結果阿爹懷中的小云,看着小云那呆滯的雙眼,眼淚直接就流了下來。

“你這天殺的,小云,我的孩子,你這到底是怎麼了啊”小云的阿孃前一句是看着阿爹罵的,後面心疼小云變成這個樣子。

豪門驚夢:99天調香新娘 以前的小云怪窮伶俐,目光之中一直充滿了一種機靈勁兒,不過這個時候的小云好像是癡呆了一樣,雙眼緊緊地盯着某一個方向不知道在看什麼,就那麼一直看着也不眨眼睛,好像是被嚇到了。

陳若柯右手食指伸出,一指點在小云的眉心,閉着眼睛慢慢地感應着“三魂去了一魂,七魄都散了”陳若柯忽然說道。

“什麼?!”小云的阿爹阿孃都驚訝的看着陳若柯,雖然他們不懂道法,但是也知道三魂七魄之類的東西,三魂去了一魂,七魄全部都散了,這人不就是傻了嗎······

聽到這,小云的阿孃再度垂下淚來,小云的阿爹也是滿臉自責的低着頭,聲音有些哽咽。

“兩位放心,現在小云的魂魄還沒有走遠,我幫他找回來”陳若柯說道,看着這對傷心的父母,實在是於心不忍。

“先生,您真的能夠將小云的魂給找回來?”小云的阿爹驚喜的看着陳若柯,昨天晚上看到他們這一行人的時候就只是以爲他們是普通的旅人,沒想到陳若柯竟然還有這種本事。

“放心吧”陳若柯看着小云的阿爹點了點頭。

雲凌萱等人看到這邊的情況之後也趕了過來,還有剛纔那驚險的一幕他們全都看在眼中,剛纔看到陳若柯出現在那頭蠻牛的前面的時候,都不由的爲小云捏了一把汗,如果不是陳若柯及時出現的話小云就有可能不是單單魂魄被嚇沒了,而是整條命都有可能會葬送在一頭蠻牛的雙角之下。

這蠻牛可不比人,殺人償命,但是這蠻牛頂死人的話,還真沒有地方說理去,最多不過是將牛給殺了。

“大哥大姐,你們放心吧,他可以的”雲凌萱站出來看着這對父母親說道個。

小云的阿爹阿孃都看着陳若柯說道:“先生,求求您一定要救救我們的孩子啊,求求您了”這對夫妻說着就想要給陳若柯跪下。

陳若柯一把攙住兩人沒有讓兩人跪下去。

“在給小云招魂之前先把那頭蠻牛解決了”陳若柯看了一眼那頭依舊在橫衝直撞的蠻牛說道,隨即看了一眼小云的阿爹問道:“損失一頭牛應該不會有問題吧,小云的魂魄被掛在那頭牛身上,小云的魂魄之所以被下出竅就是因爲收到了驚嚇”陳若柯只能這麼說,如果把事情的真相說出來的話,肯定會嚇壞這夫婦倆的。

“沒事,沒事,您儘管弄就行”小云的阿爹當即說道,現在爲了救活自己的孩子即便是損失這裏所有的牲畜也是在所不惜! 陳若柯浩然正氣訣急速運轉,體內靈力充沛,瞬間一拳轟出,一千多斤的牧牛轟然倒地,解決一頭蠻牛不費多大功夫陳若柯拍拍手之後看着那從牛頭頂上冒出來的一陣黑氣,不經意的眯了一下眼睛,小云的父母並看不見那股黑氣,只當剛纔那頭蠻牛發瘋呢,並不知道其中的緣由。

隨後陳若柯從鬼戒之中去處做法的傢伙事,開始爲小云招魂,小云的魂魄離體就是因爲收到了這頭蠻牛的驚嚇,所以當蠻牛倒地之後,蠻牛體內的那股黑氣散盡,小云的魂魄再度飄了出來,渾渾噩噩,不知所以,迷茫的看着四周。

“天靈地靈,陰魂聽令,速速歸來!”陳若柯口中念着咒語,手指尖一點光芒閃過,點在小云的眉心。

婚過來,昏過去 瞬間小云的眉心發出一陣光亮,那飄蕩在半空中的小云的魂魄好像是找到了方向一般,眼眸之中閃過一道光亮,朝着眉心的那點亮光衝去,魂魄入體。

“嗯~”小云難過的發出一道聲音。

“好了,好了”小云的父母看到小云終於恢復了正常,驚喜的看着陳若柯,現在他們夫婦終於知道自己碰上高人了,運來給陳若柯他們提供一頓吃食根本就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但是當這件事情發生之後兩夫妻手足無措的時候,陳若柯伸出了手,這也算是好人有好報吧。

“大哥大姐,你們先把小云帶回去吧,還有些事情需要處理”陳若柯盯着那頭已經倒在了地上的蠻牛說道、。

兩夫妻並不知道陳若柯想要做什麼,但是自從那頭蠻牛到底之後所有的牲畜都已經安穩了下來,不在四處奔逃,夫妻兩個人抱着小云就要往蒙古包走去,今天這件事確實有些詭異,更加堅定了他們要搬離這裏的決心。

小云雙眸恢復清明之後,先是迷茫的看了一眼四周,隨後目光緊緊地盯在陳若柯的身上。

“阿爹,我想留下來,等會兒再回去”小云看着抱着自己的阿爹說道。

“嗯?”小云的阿爹顯然是不知道小云想要幹什麼,不過卻也沒有當場否決,小云今年已經十四歲了,他們不想過多的干預自己的孩子的想法,不過經過剛纔那驚險的事情之後,小云的阿爹還是要問一下的:“你留下幹什麼?”

小云看了一眼陳若柯,說道:“我和這個哥哥有話要說”

小云的阿爹看了一眼陳若柯,隨即點了點頭,把小云放在地上之後,再次囑咐了一聲之後兩夫妻朝着自己的蒙古包走去,準備收拾東西離開這裏。

“等下再說”陳若柯看着離開的那一對夫妻,隨後轉過頭看向小云說道。

小云點了點頭,這一刻小云似乎不只是一個十四歲的孩子。

陳若柯緩步走向那倒在地上四條腿朝着同一個方向的身上長着花斑的蠻牛,蹲下身子看了看蠻牛的頭頂上的雙角,“有東西控制了它”

高手還有粉條也走了上來看着那頭蠻牛,這個場面有些奇怪,好幾個大男人盯着一頭牛在那裏看啊看的,不過這周圍並沒有其他的牧民,只有陳若柯他們一行人還有小云。

“這是什麼東西?”高手在蠻牛的身體上面摘下一根毛髮。

“這不是牛毛”粉條看着高手手中的那根烏黑髮亮,還非常堅硬的毛髮說道。

“狼?”王胖子看着說道。

陳若柯接過高手手中的那根堅硬的毛髮放在鼻子下面聞了聞,“有人的氣息,還有動物的氣味”

“嗷~”

忽然一道長嘯從遠方傳來。

“小云,這附近有沒有狼?”陳若柯警惕的站起身問道。

小云點了點頭,“我帶你們去”

剛纔那聲長嘯,乍一聽只是狼的嚎叫,雖然狼在白天發出長嘯很不正常,不過就是因爲這麼不正常所以陳若柯他們才需要去看一看,說不定真的有什麼事情會發生。

小云走在前面帶路,神情間有着一絲木訥,完全不像是剛剛見到陳若柯他們的時候身體上充滿的那股子靈氣。“小傢伙是不是有什麼不對勁?”王胖子在後面看着走在前面的小云嘀咕道。

“確實是優秀案例感覺不對勁,從剛纔醒過來就好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就是說不上哪裏不對”林無敵也是接話說道。

“不要想太多了,先跟着去看看,到時候再說”陳若柯直接說道,其實他最先感應到小云的不對勁的,從小云的魂魄進入身體之後的那一瞬間,小云雖然還是小云,但是小云身上的氣質卻是直接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花,就像是一瞬間長大了一樣,尤其是眼眸中的那股子冷靜令王胖子他們都有些自愧不如。

“就在前面了”走在前面的小云淡淡的說道。

不知道小云要把他們領導什麼地方去。直到走了十幾分鍾之後,展現在衆人眼前的是一座山谷,好像是從中間裂開的,就像是東非大裂谷一般,這在大草原上就算是一個奇蹟。

不過他們似乎並沒有發現,他們周圍已經看不到絲毫的綠色了,他們彷彿是走出了大草原的範圍來到了一片荒涼的區域,似乎是另外一空間,即便是陳若柯都沒有發現,面前的小云好像是有着一中魔力,就這麼安靜的引領着衆人通往一個位置的地方。

“到了,那些狼人就在這下面”小云說道。

“狼人?”王胖子驚愕的看着小云。

直到小云再次出聲的時候,衆人才反應過來他們已經不是在大草原的範圍之內了。

“你是什麼人?”陳若柯看到周圍的情景已經變了之後,並沒有慌張,而是很冷靜的看着面前比他還要淡定的十四歲的額小云問道。

陳若柯敢肯定,現在的小云絕對不是他們剛剛見到的時候的小云,現在的這個小孩子可以說是他自己,也可以說不是他自己。

小云看着陳若柯,“你體內有九竅玲瓏心,你是天道選中的人,我是不會爲難你的,你們不是要找成陵嗎?我就帶你們來到了這裏,不過這裏還有另一羣人也要找成陵,但是我怕他們會破壞陵墓中的東西,所以將你們也帶到了這裏,希望你們能夠阻止他們,並且在陵墓之中只取走自己所需要的東西”小云淡淡的說道。

“我是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現在就在成吉思汗陵墓的人口,那些狼人已經在下面了,至於你們敢不敢下去就是你們的事情了”小云再次說道,隨後竟然就這麼消失在了衆人眼前。

高手看到這一幕忽然想起了前天事情,那小少年也是這麼神不知鬼不覺的消失在了眼前,不過他可以肯定那個少年不是小云。

就在小云將他們帶到這個地方的時候,陳若柯等人先前見過的那對夫妻還有那款待他們吃飯的蒙古包都已經不見了,只剩下茫茫無盡的大草原,毫無人跡。 “成陵就在下面?”王胖子看了一眼腳下面的萬丈深淵,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誰的陵墓會建在這下面,尤其是深不見底的下面還不知道有什麼東西的,更何況他們誰都可以看得出來,這道大裂縫時候來才產生的,要說陵墓建在這下面誰會相信?

不過陳若柯看了一下腳下的萬丈深淵,看着那漂浮在深不見底的半空中的稀薄的白霧,心裏已經有了決斷。

“剛纔那小傢伙應該是故意將我們帶到這裏來的,我感覺之前我們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覺,這種情況從高手見到那個小少年的時候就已經開始了,只不過我們不自知罷了”陳若柯分析道、

陳若柯的說法他們都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不過高手還有粉兩人的修爲還有見識都要高一些深一些,所以也能夠略微明白陳若柯的意思,高手說道:“要下去看看?”

陳若柯點了點頭。

“我們什麼工具都沒帶,怎麼下去?”王胖子看着陳若柯不明所以的問道,這麼高的地方要是不帶電保護措施的話,就這麼赤裸裸的下去肯定會出人命的。

陳若柯看了一眼王胖子,微微一笑,直接一步邁向前面,縱身一躍,直接跳下了萬丈深淵。

“啊~”雲凌萱反應過來之後一聲驚呼。

隨後只看到高手還有粉條也是對視一笑,緊跟在陳若柯身後跳了下去吧。

“瘋了吧,真是瘋了,瘋了”王胖子不斷的嘟囔道。

林無敵抓着王美晴的手說道:“我們也下去吧”

其實除了王胖子之外其他幾人都已經看出了玄機,雖然不知道這萬丈深淵之下有什麼的東西,但是卻能夠肯定高手還有粉條都已經跟着查看跳了下去,肯定就是不會有危險的時候的,就是看你敢不敢跳了。

雲凌萱看了他們一眼,摸了摸身旁黑子的毛髮,莞爾一笑,剛纔自己的驚呼現在想來還真是多餘的,隨即帶着黑子縱身一躍直接跳了下去。

林無敵還有王美晴不在去管王胖子,直接手牽着手,雙雙跳了下去。

現在上面就只剩下王胖子還有齊靈了,齊靈沒好氣的看了王胖子一眼“你跳不跳,你不跳我可天跳了哈”

“別,別啊,我,我恐高”王胖子結結巴巴的說道。

齊靈聽到這個理由之後當場就要一種想要把王胖子掐死的衝動,“你跳不跳!”齊靈的脾氣還算是比較不錯的,只不過是雙手掐着腰怒視着猶豫不決的王胖子,看着王胖子那膽小的樣子,齊靈真是有些無力,“你過來,我和你說件事”

王胖子先是警惕的看了齊靈一眼,當看到齊靈正站在懸崖邊上的時候,王胖子堅決的搖了搖頭。

“你過不過來?”齊靈威脅到。

“不過去,就是不過去”王胖子乾脆直接坐在地上撒潑似的說道。

“我去,感情你這是認爲老孃脾氣好是不是!”齊靈那小暴脾氣這下子涌而來上來,以前在警局的時候有誰不知道他這女暴龍的脾氣?只不過是和王胖子在一起之後感覺做了人家的女朋友那脾氣就收斂一點吧,可是現在王胖子的表現實在是吧齊靈逼急了。

“你給我過來!”齊靈直接走到王胖子身邊,擰着王胖子的耳朵就是牛了一個三六十度。

“嘶~”

王胖子疼的齜牙咧嘴,直接從地上繃了起來,也不知道他那屁股哪裏來的那麼大的彈性、

齊靈眼疾手快,“哐”的一腳直接瞪了過去,只看到王胖子那已經快兩百斤的身體直接從懸崖邊上“嗖”的一下子就掉了下去。

“謀殺親夫啊~”

王胖子的聲音在空中不斷的盤旋。

早已經到了懸崖下面的衆人聽着拿殺豬般的嚎叫,都不由得笑了起來就知道這傢伙就是欠拾掇,不打不行。

“啪~”

好大的水花在衆人身邊炸開,王胖子的身體已經掉了下來。

齊靈緊隨其後來到了衆人身邊,他們現在正在一個水潭之中,水潭上面氤氳着濃濃的水汽,水溫是熱的,就像是溫泉一樣,但是奇怪的是這裏的水是活水,他們好像是在一條小溪之中,一條有溫度的小溪。

“這是哪?”王胖子緩過神之後終於知道自己還沒死,摸了一把臉上的水,“噗”的一口將嘴裏的水吐出來問道。

“這裏應該是一條水路,我們沿着水的流向逆着走”陳若柯說道。

陳若柯猜測這條水流他應該就是在成陵之中流出來的,只要沿着這條溪流走應該就能夠找到成陵的入口。

幾人趟着水方向往上走,因爲水的溫度所以周圍一直都有着濃重的水霧,一片氤氳,根本就看不清周圍的環境,他們往前走只能是試探性的走。

“小心點”陳若柯衝着走在前面的林無敵囑咐道。

“知道了,陳哥”林無敵回頭答應一聲。

林無敵一隻腳先探出去,試探着前面的路······

“嗷~”

在這比較陰暗的環境之後總忽然傳來一聲嚎叫。

“狼人”陳若柯忽然警惕了起來。

在下來之前,小云就曾說過,不僅僅只是他們在這裏,比他們更早找到這裏的還有狼人。

陳若柯不知道狼人爲什麼會找到這裏來,尤其是狼人是外國的產物他們來中國找什麼?難不成是想找成陵之中的寶藏?成吉思汗一聲的戰績輝煌,乃是中國古代歷史上一個非常牛逼的皇帝,他死後陵墓之中應該不會少的了金銀珠寶,所以那些外國人才想要來撈金的吧。

不夠那也犯不着讓狼人來的,能夠吧狼人派前來探墓的肯定不是普通的富豪可以做得到的,肯定是某個大組織或者是某個勢力。

一說起狼人,陳若柯首先想到的就是上次在秦始皇陵遭遇的新世界。

“先停下”陳若柯低聲說道。

當所有的人都挺停下之後,只聽到水流緩緩流動的聲音,不過就在下一刻,忽然聽到了水中有了異樣的聲音,是有人在水中趟過所發出的聲音。

“難不成是他們來了?”

王胖子躲在後面緊張的說道。

以前還從來都沒有見到過外國的鬼呢,只是和中國的小鬼小怪的打交道,現在竟然能夠和外國的傢伙打交道,王胖子的內心還是有些小激動的額。 陳若柯等人在溪流之中逆流而上,不是的能夠聽到那從四周響起來的狼嚎。

現在中人都已經完全確定那就是狼,至於是不是真的有狼人在這片區域,他們不敢說,但是這裏有狼,狼這種動物一般情況下都是孤獨的行者,不過每當有敵人的時候,狼王一聲長嘯,那即將面臨的就不僅僅只是一隻狼王,而是狼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