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陳寧微笑的抱著女兒,帶著手下走了進去。

而周圍的人都驚呆了!

李家老太君、李淮平、李淮順還有李藏鋒等人,更是震驚的眼睛都要飛出來。

這這這,這怎麼回事?

李家老太君等人徹底懵逼了!

他們有十幾張邀請函都進不去,李藏鋒還差點被了子彈。

怎麼陳寧一幫人連張邀請函都沒有,就隨隨便便的進去了。

甚至,現場這些荷槍實彈的士兵們,還嚴肅認真的給陳寧敬禮,這到底怎麼回事呀?

李家眾人震撼過後!

立即就升起一股子濃濃的不服氣,要跟現場負責檢驗身份的少校理論。

但是,少校卻冷冷的警告他們不要鬧事,不然後果自負。

李家眾人又驚又怒,卻是敢怒不敢言。

今晚是王夫人的生日酒會,華夏戰神都會親自出席,還有能夠來參加酒會的賓客,都是京城最頂級的權貴,這裡確實不是李家能夠撒野的地方。

就在這時候,不遠處一輛紅車轎車,還有十幾輛黑色轎車護送著進來。

原來是王夫人悄然的到來了!

王韞坐在紅旗車後座,微微蹙眉的望著酒店門口李家一幫人,淡淡的道:「那些人幹嘛的,為什麼堵在門口,不進不去?」

一個貼身保鏢連忙的道:「我問問。」

很快,貼身保鏢就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旋即跟王韞道:「報告夫人,那幫人是京城三流望族李家的,那老婦人跟少帥有血緣關係,是少帥的外婆。」

「田衛龍不知道少帥跟李家關係惡劣,因此錯把送給少帥的15張邀請函送到了李家。」

「後來發現錯誤之後,田將軍下令李家的15張邀請函作廢。」

「李家這些人來了,但是因為邀請函作廢不能進入酒會現場,但又賴著不肯走。」

王韞道:「原來如此!」

「這些人既然跟陳寧關係惡劣,那麼本來我不必搭理他們。」

「但今晚是我的生日酒會,而且田將軍送邀請函時候工作出現疏漏,李家這些人堵在門口不好看。」

「你過去告訴門口守衛,可以適當的放李家5個人進去,也讓李家不得再鬧。」

貼身保鏢立即道:「是,夫人!」

李家眾人,正準備灰溜溜的離開呢!

沒想到王夫人的保鏢竟然來吩咐門口守衛,可以放李家五個人進去參加酒會。

門口一群戰士之中的少校,沉聲道:「遵命!」

李家眾人又驚又喜,齊齊的轉頭望向不遠處,他們才發現原來是第一夫人王韞已經到了。

他們都露出受寵若驚的表情,紛紛朝著遠處紅旗轎車內的王韞躬身致意。

老太君更是欣喜若狂,激動的說:「我就說邀請函不會有錯,王夫人親自給我們作證了,雖然只保留了我們李家五張邀請函,但也比一般京城豪門的邀請函多!」

「哈哈,肯定是我們李家出真龍了,不然王夫人不會如此關愛我們李家!」

老太君帶著李淮平、李淮順兩個兒子,還有李藏鋒跟李藏拙兩個孫子,得意洋洋的走了進去。

其餘李家人員,只能在外面候著了。 來到魔淵十層之後,這裏就算是到了伊莎貝拉的家了,所以林軒等人在伊莎貝拉的帶領下也算輕車熟路,很快就來到了魔皇殿!

一路上有伊莎貝拉這個公主帶路,自然不會有任何人阻攔,而且林軒也按照伊莎貝拉的吩咐,激活了魔族的血瞳,雖然只是一個沒有戰鬥力加成的視覺效果,但是變成血瞳之後,林軒明顯感受到周圍的

p對他友善了不少!

「呵呵,雖然你現在只是普通魔族,但是地位也要比那些雜血魔族要高多了!」伊莎貝拉在一旁解釋道。

所謂的雜血魔族就是指魔族和其他黑暗種族混血之後生下來的混血魔族,比如之前林軒他們遇到的那個薩特間諜。

很快,林軒他們抵達了魔皇殿,這次伊莎貝拉沒有帶着林軒他們直接進去,而是轉身對林軒和普羅泰戈拉道:「你們先稍微等一下,我先去見一下父皇!」

「好!」林軒了頭,雖然伊莎貝拉是他的寵物,但是只要不切換地圖,而且距離不算很遠的話,兩個人也不是非得形影不離!

伊莎貝拉獨自走進了魔皇殿,林軒則和普羅泰戈拉在大殿外面等候,不過兩個人倒也不是傻等,旁邊有雜血魔族的侍從給兩人安排在偏殿休息,茶水心什麼的也算一應俱,畢竟是公主帶回來的客人,這些侍從們可不敢怠慢!

大約過了半個時左右,伊莎貝拉來到了偏殿。

「普羅泰戈拉殿下,我父皇請您進去。」伊莎貝拉對普羅泰戈拉笑道。

「好!我們哥倆也很長時間沒見面了!」普羅泰戈拉笑了笑,然後走進了大殿。

「你老爹不會找我麻煩吧?」林軒心裏還是有些打鼓,雖然自己的導師可能很牛叉,但是天知道同樣是神級的魔皇買不買賬啊!

「放心吧!不過等下見到我父皇的時候,你話心,別總是一副弔兒郎當的樣子!」伊莎貝拉雖然臉上帶着笑容,但是心裏也非常緊張,雖然沒跟林軒挑明了,但是這次擺明了是帶林軒回來見家長啊!

「對我你還不放心嗎?咱可是出了名的見人人話,見鬼鬼話!」林軒笑道。

大約過了也就是十幾分鐘的時間,一個長相和穿着極其端莊,但是給人的感覺確實極具魅惑色彩的女性

p走了進來!

阿卡齊麗斯(魅魔,初階君主)

等級:9

生命值:1%

備註:魔皇的三女兒!

「妹,父皇叫你們進去!」阿卡齊麗斯進來之後對伊莎貝拉和林軒笑道。

「知道了,三姐!」伊莎貝拉對阿卡齊麗斯笑了笑,然後一把抱住了林軒的手臂,同時對林軒聲的嘀咕:「這是我三姐,是父皇跟妾生的混血魔族,所以在我們兄妹中地位較低,不過魅魔族天生聰明伶俐而且嘴也甜,所以她也算比較招父皇喜歡的一個。」

伊莎貝拉抱住林軒的手臂,看起來好像是為了方便跟林軒耳語,但其實是在跟自己三姐示威,這兩姐妹從就爭玩具,不過伊莎貝拉因為最而且是嫡出,所以非常受寵,兩姐妹爭東西,每次都是她贏。

不過伊莎貝拉對於這位三姐的魅力還是相當忌憚的,她可不想贏了一輩子玩具,結果最後把林軒給輸了,所以一上來就先抱着林軒的胳膊跟三姐宣誓主權!

「呵呵!」阿卡齊麗斯對林軒意味深長的笑了笑,那股媚勁兒彷彿是從骨子裏散發出來的,不管她的裝束和舉止多麼的端莊,也掩飾不住舉手投足之間散發出來的誘惑!

笑完之後,阿卡齊麗斯轉身為兩人帶路,並沒有再多看林軒一眼,不過走在林軒前面的這位魅魔公主那兩步路走的身姿搖曳,彷彿風吹細柳,又似雨潤芭蕉,僅僅一個背影就能把人的魂都給勾過去!

「哼!」伊莎貝拉當即就在林軒腰間的軟肉上使勁兒掐了一把,饒是林軒僅僅設置了百分之十的痛感,也讓他嘴角一抽!

「你幹嘛?」林軒不滿的在伊莎貝拉耳邊嘀咕道。

「不許看我三姐!」伊莎貝拉嬌哼道。

「我看你行了吧!」林軒沒好氣的道。

「嗯!只許看我!」伊莎貝拉順勢頭道。

「……」林軒看着伊莎貝拉得意的樣子直翻白眼。

實話,林軒也挺糾結的,因為以前太宅了,所以林軒絕對是沒有絲毫戀愛經驗的雛鳥,不過跟伊莎貝拉相處久了之後,他就算再木頭,也知道這個虛擬的妹子喜歡他了。

可是這樣一來問題也來了,首先在林軒的觀念里,跟一個程序虛擬的妹子戀愛是不對的,但是作為一個雛鳥,他又非常珍惜這種和女孩子親密交往的感覺,於是林軒糾結了,他不知道該和伊莎貝拉保持一個什麼樣的關係,所以他始終裝傻,既不承認自己接受伊莎貝拉,但是也不拒絕,在他的潛意識當中,彷彿就這麼拖下去才是最好的選擇!

跟着阿卡齊麗斯,林軒和伊莎貝拉很快就進入了魔皇殿的正殿當中,此時魔皇並沒有在正殿當中,這讓林軒非常的疑惑。

「怎麼沒人?」林軒看着空空如也的正殿疑惑道。

「正殿是處理公事的地方,父皇見你當然是在後殿了!」伊莎貝拉紅著臉在林軒耳邊聲道。

「哦!」林軒了頭,然後跟着伊莎貝拉這位三姐穿過正殿來到了後面。

後殿並沒有跟正殿一樣莊嚴肅立,這裏更像是接待親朋的會客廳,此時一個長相威武的中年男子正和普羅泰戈拉一起喝茶,不用問也知道這人應該就是魔皇了!

魔皇奧古圖斯(魔皇族,下位神)

等級:15

生命值:1%

備註:魔族的統治者,黑暗陣營的最高元首!

魔皇同樣並沒有顯示名字,只有林軒通過神秘戒指去觀察的時候,才能看到屬性,這一跟當初林軒見到歐冶子的時候有些類似,不過距離上次見到歐冶子的時候,林軒的神秘戒指又升級了幾次,也不知道現在見到他的話,能不能讓林軒看到更多的信息。 「維傑已經被帶走兩天了,為什麼福利先生不去救他反而帶我們跟斯拉格霍恩教授會合呢?」

索姆河畔的營地中,伊蓮娜一邊一臉擔憂的看着遠處正跟斯拉格霍恩教授攀談的福利侯爵,一邊輕聲對着湯姆問道。

湯姆搖搖頭,最近湯姆經常沉默寡言……不對,不是最近,而是從一個多星期前從鏡面空間中出來之後湯姆就變得有些沉默寡言了。

伊蓮娜:「你就不擔心維傑嗎?」

湯姆皺皺眉頭,一臉厭惡的瞪了一眼伊蓮娜,眼神中透露了一絲兇狠。

湯姆從未對伊蓮娜這樣過,此時伊蓮娜也是被嚇了一跳,趕忙閉嘴不言。

而伊蓮娜肩頭化身成小奶貓的乳酪則一臉警惕的看向湯姆,渾身上下瞬間炸毛,呲著牙惡狠狠的看向湯姆。

「汪汪!!」二狗見勢不對,輕吠了兩聲,隨後用牙咬住湯姆的長袍,拉扯了兩下。

此時湯姆才漸漸回過神來,先是一臉茫然,隨後有些難以置信的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

湯姆趕忙安慰伊蓮娜:「對不起~我也不知道我怎麼了,自從來到這裏,我體內的那股力量彷彿難以壓制了……」

伊蓮娜一臉擔憂的看向湯姆:「要不我們還是將那件事告訴斯拉格霍恩教授或者福利先生吧,他們應該會有辦法的!」

「不可以!」湯姆制止道:「我自己會想辦法,我能控制住那股力量。」

說着湯姆起身走進了營地的帳篷中。

營地的帳篷都不大,看起來也就像是野營時搭建的小巧帳篷,但這些帳篷都被施展了魔法,裏面的空間要比外面看着大出不少來。

湯姆走進帳篷,帳篷中的空間足足有接近七八十平米,帳篷中擺放着幾張上下鋪,中間還放着一張巨大的實木長桌。

這裏原本是給霍格沃茨的學生們準備的,自從今年開學時迪佩特校長動員學生參戰之後,就有不少的霍格沃茨高年級同學來到了法國。

雖然這些十六七歲的學生們英勇無畏,但他們畢竟都還是孩子,布斯巴頓魔法學校和法國魔法部也不可能真的讓他們去參戰,索性讓這些學生參與一些日常調查的任務。

而任務的中心基本就集中在了索姆河附近,畢竟這裏的種種異象預示著這裏有『遺跡』即將開啟。

原本在這裏駐紮的霍格沃茨的學生有不少,但眼下整個營地帳篷之中卻是空空如也。

接連發生的失蹤事件,讓學校快速召回了所有學員,如今霍格沃茨的營地之中也就只剩下前來調查的斯拉格霍恩教授以及幾位學校的老師了。

哦!對了,還有一個人,『媚眼男爵』喬治·斯塔德!

「嘿嘿~小湯姆,把維傑弄丟了很傷心嗎?要不要來我溫暖的懷抱求安慰啊?外面太冷了!」喬治操著令人惡寒的聲音對着湯姆說道。

湯姆皺皺眉頭沒有說話,只是自顧自的走到床鋪邊,安靜的坐下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