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陳家雖然是簡單的別墅,沒人泄露葉老爺子的行蹤,以至於自認爲無所不能的馮陽,壓根沒有打聽到老爺子的下落。

陳志凡將葉詩瑜帶到了別墅的房頂上,將他知道的關於毒藥的知識,全都告訴葉詩瑜!“毒藥,雖然說是藥,其實它最重要的是毒,我教你這個,不是希望你害人,而是希望你能有自保之力。”

“一般的毒分爲三種,動物,植物,及化學毒!”

“瞭解所有的毒藥類型之後,就要懂如何無聲無息的叫對方中毒,並不是一定要叫對方死,而是控制對方,達到自己的目的,毒藥補藥,用在什麼地方,才能決定他們的性質,我相信你是不會用着呢危險的東西去傷害無辜的!”

“我不會傷害無辜,我學這個就是爲了自保!”葉詩瑜說道,聽陳志凡這樣的解釋。其實她已經對毒藥沒有之前那麼大的芥蒂!她願意學的另一個願意是,她不想被人控制的如木偶娃娃一樣,做她不喜歡的事情。人無傷虎意,虎有害人心她不想害人,也不想淪爲別人的玩具。

因此,葉詩瑜學的很認真。 「夕霧別怕,跟在我的身後,沒事的。」火炎墨將她護在了身後,一臉的寵溺。

但夕霧聖女還是止不住的害怕。

心中一片顫抖,可是當她的目光看到夜冰依那張淡定清冷的小臉,頓時恨恨的咬了咬牙!

憑什麼這女人如此淡定!她難道都不害怕的嗎?

哼!該死的女人,總是一副故意裝不在意的樣子!

夕霧聖女在心中狠狠的唾棄。

可是她卻始終做不到,像夜冰依那麼淡定。

一道比一道更響亮的聲音傳來。

火炎墨將夕霧聖女猶如小公主一般緊緊護在懷中。

大手輕輕撫摸著她柔順頭髮,暗道,這丫頭怕也只是在這個時候,才會這麼乖乖的讓他摸著她吧。

夕霧聖女嚇得身體顫抖不止,一個勁的往火炎墨懷裡鑽。

火炎墨聽到這聲音,也不禁頭皮發麻,「走,我們跟上團隊。」

他牽著夕霧的手,走到部隊當中,人多力量大,這樣能保證安全一些。

只有夜冰依三個人獨立站在一旁。

「轟隆隆——」

整個山體都在顫抖。

接著,有什麼東西爆炸了一樣。

「砰砰砰——」

「嗡嗡嗡——」

「嗚嗚嗚——」

「噝噝噝——」

奇怪的聲音,像蜂蜜蜂,又像鬼嚎,又像蛇一樣。

接著,一片片黑色,宛若芭蕉葉一樣渾身長滿了尖刺的東西,唰的一下,當頭劈來。

「啊!」

被劈中之人,頭上立即沾著一片黏黏發黑帶著尖刺的葉子。

這人瞬息之間,就化成了一片黑水。

「……嘔!」難聞的味道,讓夕霧聖女忍不住當場嘔吐出聲,身體更是忍不住的顫抖。

眾人瞪大眼睛,「天啊,這是什麼怪物,好可怕。」

「閻羅奪魂葉!」有人驚呼出聲,認出了那葉狀詭異的東西。

「天啊,好可怕,我們怎麼會遇到這種東西!」

「糟糕,果然就是閻羅奪魂葉。」

面對眾人的慌亂,千歌和夜冰依幾人,算是相當的冷靜。

至少不會像夕霧聖女那樣,嚇得就差尿褲子了。

夜冰依實在是不能理解,就夕霧聖女這樣的,也能當鳳凰谷的聖女? 洪荒來了 這得是有多瞎……



閻羅奪魂葉,在大陸上,是鼎鼎有名,最為致命危險的存在。

它雖是植物類,但是攻擊力卻完全不亞於高階魔獸。

而且閻羅奪魂葉一出現,都必定是成群結隊。

「天啊,誰有辦法來治治這些閻羅奪魂葉啊?」

很快就有人回答道,「沒有辦法!只能硬撐!」

「……」

所有人心中不由絕望!

但如今還不是絕望的時候,很快打起十二分精神。

靈力護體,一個個向外沖。

然而很快他們又絕望了。

因為手中的刀劍,對這些閻羅奪魂葉,根本沒有任何用。

「砰砰砰——」

「鏗鏘——」

眾人的刀劍揮出去之後,不是像砍在了鋼鐵之上,就是直接被閻羅奪魂葉上面的毒液給腐蝕,直接變成了一堆黑水。

不多時,很多人身上掛了彩。

而被閻羅奪魂葉黑色的汁液沾到的人,很快就死亡,原因是身上大部分被燒傷,疼痛不堪,沒死的,比死還難受。

很快,他們這一部隊的百人,一瞬間,死得就剩下十幾個。 夜冰依看向皓月和千歌兩人。

她對這些東西不太了解。

問道,「千歌,大師兄,你們可知道這些閻羅奪魂葉,有什麼弱點么?」

長寧帝軍 千歌道,「其實也不是沒有辦法,只是有了,怕是也等於沒有。」

「依依,植物一類的都怕火,可是倘若我們此時點火,周圍的閻羅奪魂葉想必就會迅速的包抄而來,只怕到時候我們通通完了。」所以她才遲遲沒有吭聲。

其他人也都是知道這個問題,知道不能放火,所以也自動忽略了。

夜冰依突然幽幽的道,「那,要是在頃刻間,就用大火將這些閻羅奪魂葉全部都燃燒呢?讓它們根本沒有反擊的機會呢?」

千歌眨了眨眼,睜大眼睛,驚訝道,「這怎麼可能呢?」

「依依,你真是想多了。」

「你看看,就算要放火,也不是那麼容易就點燃的先不說,而且還需要時間吧。」

「火又是一點點的燃燒起來,這些閻羅奪魂葉的速度,可是不慢,所以等這邊燃燒起來,這邊的根本來不及點燃,它就已經將我們殺死了。」

「這些閻羅奪魂葉極有靈性,所以唯一的點火辦法,根本行不通。」

千歌有些絕望的說。

夜冰依聞言,剛想要說些什麼,突然,「啊——」

夕霧聖女突然尖叫一聲,嚇得面色慘白,一屁股蹲坐在了地上。

伸手扯著火炎墨的衣袖,「炎墨哥哥,我們離開吧,我們不要呆在這個可怕的地方了!」她真是後悔死了,要來這裡,這裡面簡直太可怕了。

還好這琅琊古林沒有限制,任何人想離開時,便可隨意離開。

火炎墨伸手將她從地上拉了起來,看了看周圍越發囂張的閻羅奪魂葉,如今他們保命都難,想要離開,談何容易?

突然,一片夾著著濃濃黑霧的閻羅奪魂葉向膽小如鼠的夕霧聖女飛來。

火炎墨反應極快,唰的一下——

一掌拍了過去

手中凝聚著渾厚的靈力,但是那片閻羅奪魂葉好像長了眼睛似的,直朝夕霧聖女而來。

勢不可擋。

「啊啊啊啊啊!」

眼看閻羅奪魂葉有毒的葉子向著自己飛來,夕霧聖女崩潰的大叫了起來,完全不顧形象!

崩人設后我成了人生巔峰 視線卻看到夜冰依淡定的臉色,小臉頓時一片扭曲!

惡狠狠的道,「夜冰依!我要你陪我下地獄!」

突然,夕霧聖女發瘋似的,朝著夜冰依撲來,然而閻羅奪魂葉寬大的葉子更快,砰——

將她整個人狠狠撞了出去。

夕霧聖女嬌小的身子很快沒入閻羅奪魂葉林中,整個人瞬間被吞沒在密密叢叢的密林,不見了蹤影。

「夕霧!」 冥王纏婚:這個夜晚不太冷 火炎墨大叫一聲,隨即竟然奮不顧身的衝進了那閻羅奪魂葉林中。

眾人一陣唏噓,好個痴情種,居然為了女人,連命都不要了。

「活該。」千歌冷笑一聲,沒有一絲同情。

剛才看到夕霧聖女突然向夜冰依撲過來時,將她嚇了一大跳。

這個死女人真他媽是個瘋子,居然想要依依陪她送死!

夜冰依無語的搖了搖頭,這就是想害她的下場。 馮陽將一張照片放在了一個男人的面前:“給我把這女人帶到這裏來。我會給你豐厚的報酬。”

照片上明豔動人的葉詩瑜,令馮陽對葉詩瑜志在必得!

男人將照片收進懷裏,點了一下頭,默不作聲的站起來,走了出去。馮陽的旁邊站着一個人,馮陽看向那人:“這就好了?不用定金什麼的?”

那人說道:“是的,不用定金,要是辦成了,他自然就會帶着照片上的人一起回來,若是失敗,他都不會出現,意思就是事情沒有辦成,您可以找別人!”

聞言,馮陽不禁點了點頭:“這習慣倒是挺有趣的,你給他說,只要辦得成看,我一定不會虧待他。”

“放心……”

拿着葉詩瑜照片的男人走出來了馮陽住的地方找了一個偏僻的角落,擺上了簡單的神臺,開始唸唸有詞!

一個黑色的小鬼娃從男人的身上爬出來。朝一個方向爬去。

空氣中有陰氣變化,陳志凡立刻察覺到了,軒轅龍飛道:“好玩的東西,我去抓來!”說着朝着房間角落衝去,片刻之後,手裏抓着一個吱哇亂叫的黑色小鬼!

“這是小鬼?”陳志凡一眼就認出來了小鬼:“z市什麼時候多了南陽的降頭師?”

“這種小鬼也是陰氣組成,你可以吸收!”

軒轅龍飛聞言,當即一喜,將運轉煞氣決將小鬼吸收乾淨!

在路邊唸唸有詞的男人突然張口哇的吐出了一口血,他的小鬼被人殺了,做爲主人的他,直接受了重傷!

男人咬破自己手指尖,在葉詩瑜的照片上開始畫晦澀難懂的符號。

鮮血落在照片上立刻滋滋冒出了黑煙!

在別墅裏拿着毒藥在練習的葉詩瑜朝着一個方向扔出了一把藥粉。:“爲什麼哪裏什麼也沒有,我卻有種感覺,想要過去呢?”

水玲瓏道:“這是有人在用那種控制人的方法在控制你,你要是一旦被控制了,我們也無法找到你,我們不可能時時刻刻的都盯着你,小瑜姐,你必須要有自保之力,靠外人是靠不住的,總有很多意外叫人不能及時救你,這就要註定了,要自救。”

葉詩瑜感覺到自己的靈魂深處似乎是有人在喊叫自己:“來啊。過來啊,跟我走,我帶你回家……”

“小瑜,該回家了!”

“小瑜……”

水玲瓏一拍黑阿紫:“去叫志凡哥來。那個人太厲害,小瑜姐抵抗不了那個人!”

陳志凡在軒轅龍飛吸收掉小鬼的時候,就朝着葉詩瑜所在的房間趕了過來:“怎麼回事?”

葉詩瑜道:“志凡哥,我感覺有人在叫我,一個勁的叫我過去,我有些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她覺得她像是木偶一樣被人牽着!

“用你的精神去抵抗,”陳志凡道:“你不能總是被人控制,你要反抗,你的命運,只能由你自己掌控。不能落在別人的手裏!”

葉詩瑜用力的點點頭:“我懂了,反抗!”就好像是在拔河,有人套住了她的手腳,她需要從那個妄圖想要控制自己的人手裏掙脫出來!

原本那種被控制的感覺,似乎是很強烈,在她自己用心的抗拒之下後,她發現,那種力量變弱了。

葉詩瑜驚喜的道:“志凡哥,還真的有效啊,我覺得那個控制自己的力量變弱了,他不能控制我了!”

陳志凡露出了一絲微笑:“用你的毒藥去攻擊他,你的毒可以無所不在,那個人是有形的人,他不可能完全的藏起來,試試,找到他,攻擊他!”

葉詩瑜再次試了試:“控制我的力量在減弱,我要是想攻擊他,還做不到,在我的印象裏,看不見的東西都是不存在的,雖然剛纔我切實的感覺到了被控制之感,但是想要我自己也是這麼做,我一時間還真的不能找出攻擊的辦法!!”

“其實你的進步已經很大,起碼你能拜託了這種控制,以後再遇到類似的情況,你就會反抗了!”陳志凡對葉詩瑜的進步很滿意:“想不想知道,剛纔是什麼人想要抓你?”

葉詩瑜道:“想知道,你會告訴我嗎?”

陳志凡點了點頭:“當然會告訴你,而且還要教你更多的經驗,”見連同葉詩瑜在內的幾個人都聽的很認真,他滿意繼續說道:“這是降頭師,降頭師能控制鬼,鬼也屬於靈魂,所以降頭師能控制人的行爲也就不那麼奇怪了。”

“降頭師?”葉詩瑜問道:“會不會還是馮陽?那個傢伙交際的圈子廣的很,我懷疑還是他!”

“是誰都沒有什麼關係,你只要保護好自己,那些魑魅魍魎徒爲爾!”

聞言,葉詩瑜抿嘴一笑,也是那個道理,她對着陳志凡用力的招手:“志凡哥,我會好好修煉的!”

陳志凡遂對其他幾女說道:“你們也要好好的修煉!”

男人拿着照片的手開始顫抖,照片上的人臉在他手心裏模糊,隨後,他再度吐了一口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