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除了天元武院的那位副院長老神在在的坐在椅子上之外,其他四座武院的副院長都在討伐紫月華,作為東道主,紫月華承受了極大壓力。

交出李宇,那是害了他,落入宇元武院的話,他絕對要承受非人的折磨,整個人都廢掉都有可能。

可若是真的與其他幾個武院硬剛的話,那楚風武院真的可能遭到群體阻擊,更加舉步維艱。

想到宇元國的飛羽秘境開啟和突然出現的重刑犯,紫月華心中一冷,其他幾個武院還不知準備了哪些手段呢!

正在紫月華想著該如何應對此事時,林長老急沖沖的趕來:「紫院長,剛才在六號擂台和九號擂台,均有宇元武院的學員將我們武院的學員重傷!」

「其中我林家的頂級天才林在天便被打得重傷垂死!」

林長老最後低聲對紫月華說道:「紫院長,那擊傷我族天才的很可能是宇元國內很出名的紅衣大盜中的一人!」

紅衣大盜是宇元國內非常出名的一個強盜團伙,其共有十八人,均是氣感境以上的修為。

他們出動劫殺商隊時,均是一身紅衣,鮮血更是將那身紅衣染得更為凄艷,這身裝扮也成為了宇元國內令人聞風喪膽的存在!

紫月華對著洪俊賢怒目而視:「你是故意的!」

面露得意的中年男子聳了聳肩說道:「紫院長,我可是提醒過你,若是你一直偏袒李宇,那此次六院比武就可能走向不可預知的方向。」

紫月華捏緊拳頭,李宇此時陡然開口了:「洪院長,你一再的說莫非莫林兩人已改邪歸正,你所說的是真的?」

洪俊賢毫不猶豫的點頭道:「那自然是真的,他們兩人被申飛渡折服,便立志要歸於正道,重新做人,可卻死在了你的手上!」

「你該當何罪!」

李宇像是認命了一般:「若是他們已改邪歸正了,我殺了他們,確實是我的錯,我願意接受任何處罰。」

「可他們此前態度兇悍,直欲置我於死地,一點都不留情,這算是改過自新的表現?」

中年男子打了個哈哈:「那是他們兇悍慣了,在擂台比斗是難免顯露出一些兇相,這也是為了震懾住你,在比斗中贏取優勢嘛。」

「可他們絕對已改邪歸正,我以我副院長的名譽擔保!」

李宇低聲詢問道:「那要是莫非莫林兩人只是裝裝樣子,騙過了洪院長,那您豈不是在助紂為虐,成了他們的擋箭牌。」

「有朝一日他們逃了出去,繼續為禍世間,洪院長可就成了罪人!」

洪俊賢呵呵一笑:「若是他們敢騙我,我第一個就出手將他們擊斃!」

「可惜他們已經死了,不然也好讓他們親自說明自己的赤子之心,你就這樣扼殺了兩位好人重新做人的機會啊!」

看著洪俊賢悲嘆的樣子,其他人還以為李宇真的做了什麼十惡不赦之事。

可他嘴角藏不住的笑意卻泄露了他的心思。

李宇淡淡的說道:「誰說死人不可以說話了?」

「嘎?」 在洪俊賢和幾位副院長震驚的眼神之中,李宇取下胸前的高僧佛珠,他以無相地獄經將佛珠激活。

隨著淡淡的金色光芒閃現,一道光幕在半空中形成。

這是一處血跡斑斑的牢房之內,裡面布滿了各種各樣的刑具,顯得十分的酷烈。

而在牢房正中,有兩個人影被綁在十字架上,全身都被粗大的鎖鏈鎖死,連動彈一下都是奢望。

這兩個人長得一模一樣,身形也十分熟悉,有武者驚呼道:「這好像是莫非莫林兄弟!」

「什麼叫好像,我看得分明,這正是莫非莫林兄弟!」

「這是什麼情況,他們兩人不是都被李宇一拳打死了么!怎麼還會出現在這裡!」

「難道光幕里展現的場景是陰間?」

擂台下的武者眾說紛紜,有幾個人猜測出了真相,光幕中展現的正是地獄中的場景。

李宇手中的高僧佛珠很可能連接著牢籠地獄,莫非莫林的靈魂被其攝取,便被投入到了牢籠地獄之中。

他以無相地獄經可展示牢籠地獄中的場景!

洪俊賢心中升起一絲不安,他冷冷一笑:「李宇,你弄出這麼一道光幕是要幹嘛,是想以幻象來忽悠我們么!」

李宇淡然搖頭:「幾位均是先天境的大能,是不是幻象,諸位一看便知!」

李宇話音剛落,便有一位牢籠小鬼走到莫非莫林兩人身前,它那猙獰詭異的模樣,讓在場的武者均是一陣陣心驚。

「這好像真的是地獄中的場景,不然哪裡來的如此詭異、陰暗、恐怖的地方,李宇的精神力也不可能在多位先天高手面前弄出如此逼真的幻境還不被察覺!」

「這是地獄無疑,莫非莫林兩人生前罪孽深重,濫殺無辜,恐怕要在地獄中受萬年折磨!」

有武者一下就說出了莫非莫林兩人的遭遇,他們正是要遭受牢籠小鬼的萬年折磨。

就如同李宇在牢籠地獄之中遇到的那雙頭狼怪一樣,那狼怪在生前背叛主人,狼心狗肺。

死後靈魂便被封進地獄之內,經歷無數年的折磨,當作贖罪!

牢籠小鬼到莫非面前:「坦白從寬、抗拒從嚴,現在你們給我老老實實的說出你們生前的罪孽。」

「若是說了一句假話,那你們的刑罰期限便延長一年!」

莫非莫林兩兄弟是硬骨頭,他們一言不發,一臉不屑的看著牢籠小鬼。

「看來你們還心存僥倖啊,那我就用散魂枷好好的伺候你們!」牢籠小鬼冷笑一聲,它舉起散魂枷抽在莫非身上。

本來面無表情的莫非陡然表情都扭曲起來,猶如在被人抽皮扒筋一般。

以莫非強大的忍耐力,都忍不住痛哼一聲。

散魂枷直擊靈魂,其帶來的痛苦足以讓骨頭再硬的硬漢都痛哭流涕。

「小子,你還挺硬氣的嘛,多來幾下你就知道厲害了!」

牢頭小鬼再次舉起散魂枷,連續抽打了三下,這也也是特殊的手法,名為散魂三連擊,每一下都會讓下一擊帶來的痛苦加劇幾分!

散魂三連擊之下,不僅莫非痛苦的滿身虛汗,就連與他共享感受的莫林也大口喘氣,被疼得死去活來!

另外一隻牢頭小鬼不管不顧的上來對著莫林就是一陣猛揍,散魂枷連續落在兩人身上,他們雖沒有什麼傷勢,可精神卻已有些萎靡不振。

繼續打下去,他們很可能會精神崩潰,神魂湮滅!

「現在可以好好說一說了吧。」牢頭小鬼拍打著手中的散魂枷,眼神冷酷。

這種人它已經見多了,被散魂枷揍上幾下后,自然會乖乖說出所有東西。

「你們是何人,生前犯下了哪些罪孽!」牢頭小鬼冷冷問道。

莫非蠕動了一下嘴唇,看到牢頭小鬼舉起手中的散魂枷,他渾身一抖,想起了那被散魂枷猛敲的恐懼。

莫非緩緩說道:「我們兩兄弟名為莫非和莫林,來自天武大陸宇元國。」

「生前曾經殺戮過上千人,因此進入地獄之中承受刑罰……」

啪!啪!

這名惡漢還未說完,就被散魂枷在臉上抽打了兩下,牢頭小鬼淡淡說道:「說了一句謊話,這就當做是處罰了。」

「同時你們還要在這地獄之中多承受一年的煉魂之苦。」

莫非爭辯道:「我沒有說慌啊!我們確實是宇元國人!」

牢頭小鬼又抽了他兩下:「你們兩人明明是楚風國人,可居然說自己是宇元國的!」

兩兄弟一愣,他們像是想起什麼一般說道:「我們兩兄弟是孤兒,出生之時便在宇元國內。」

「難道我們的父母是楚風國的居民?」

莫林不禁說道:「可就算我們是楚風國的人,我們也並不是故意說謊的……」

啪!啪!

他被散魂枷抽在身上,不禁止住了話語,大口喘著氣,差點被打得精神崩潰暈過去。

面目發青的牢籠小鬼拽著他的頭髮說道:「我們不看原因,只看結果。」

「你們只要說的和真實情況不符,那就當做是說謊了!」

「還有,敢對我們的話和行為有所質疑的,都先嘗嘗我們手裡的散魂枷再說。」

被散魂枷一陣暴揍,兩人心裡都有了心理陰影,那散魂枷針對靈魂,帶來的痛苦實在是太錐心了,讓人難以忍受。

看到兩個窮凶極惡的大盜被那牢籠小鬼折騰得面色發白,服服帖帖,有人不禁感嘆道:「真是惡人自有惡人磨。」

「在地獄中,牢籠小鬼專門負責折磨罪人,這下他們就知曉厲害了。」

莫非莫林兩人在牢籠小鬼的逼視下,小心翼翼說道:「我們兩人這一生一共殘殺兩千三百二十三人。」

「第一次殺人是在八歲的時候,將從我們身邊走過的一個富商刺殺,從他身上搜出了一千多兩銀票和白銀,那是我們的第一桶金。」

「後來我們用這錢進了一座武館,學習最基礎的武技。」

「三個月後,我們倆劫殺了另一個富商,又獲取了一比財富,將其用來練武。」

「從那之後,我們便走上了殺人劫貨之路,在宇元國的天宇郡內,我們闖下了赫赫威名。」

「為了營造聲勢,凡是落在我們手裡的人,都被我們狠狠折磨,那也成為了我們的一種樂趣。」

「我們曾經將一名富商竄在棍子上用火烤了一天,也將一位郡守之女玩弄蹂躪了三天,渾身青紫的屍體仍在郡守府門口時,那位郡守被氣暈了過去……」

當莫非莫林將他們兩人如何折磨、蹂躪其他人的事情一一說出時,空暮煙等人不禁怒哼一聲:「這兩人罪孽深重,做下如此多的惡事,死了也是活該。」

秦素雅點頭道:「他們就應當在地獄中被折磨萬年,替被他們殘殺的人們報仇!」

就連宇元武院的學員中也有人說道:「洪院長居然相信這種凶窮極惡之徒會改過自新,我覺得他們被李宇打死了也是活該!」 見莫非莫林兩兄弟說出了如此多的惡事,使得在場眾人幾乎一面倒的要討伐兩人。

洪俊賢冷哼一聲:「李宇,你展現出這個場景能說明什麼呢。」

「我說過,任何人都有可能改過自新,若是莫非莫林兩人願意為之前犯下的罪孽而悔改,甚至因此而行俠仗義,造福民眾。」

「你根本就不給他們機會,一下就將他們打死,同樣是惡舉!」

李宇淡淡一笑:「沒想到洪院長的思想覺悟這麼高,堪比得道高僧啊!」

「我也想弄清楚,莫非莫林兩兄弟到底是真的要改過自新,還是騙過了洪院長你呢。」

「我們看下去就好!」

洪俊賢卻突然伸手抓向李宇手中的高僧佛珠:「我看這都是你弄出來的花樣。」

「讓我先檢查一下這佛珠到底是何種詭異道具!」

洪副院長的突然出手早已在紫月華預料之中,她幾乎是在第一時間出手,將洪俊賢的大手印擋住。

晉陞先天境之後,武者真氣的質量將有極大的飛躍,先天高手可展現各種天地法相,以真氣顯化大手印。

這一下落下,恐怕李宇和佛珠都會一齊被轟滅,洪俊賢根本就是抱著殺心來的。

「洪院長,你這是想幹嘛?是要毀掉證據么,相信其他武院也想看看如此惡徒到底會不會改過自新。」

洪俊賢見錯失了良機,他只好退回原位:「那我看看你到底能搞出什麼花樣來。」

李宇淡定的站在原地維持佛珠的輸出,牢籠地獄中的場景還在繼續。

莫非莫林將諸多殺戮事迹一項項講述出來,稍有一點隱瞞,便被牢籠小鬼一陣折騰。

吃了幾次虧之後,兩人不敢再有絲毫的欺瞞,老老實實的將情況都講述出來。

「六個月前,我們在天宇城郊外劫殺了兩名宇元武院的學員,沒想到那兩人居然是申飛渡的朋友。」

「玄氣榜第十二位的申飛渡便對我們兩兄弟展開追殺,後來激戰幾場,我們最後還是被他打成重傷,生擒下來。」

「在那之後,我們便被關在宇元武院的大牢之中,本以為我們從此就無法再重見天日了,沒想到……」

牢籠小鬼對此似乎極有興趣,它那青色的鬼面一陣抖動:「沒想到什麼?難道你們倆還能改過自新,重新做人?」

牢籠小鬼嗤笑一聲,莫非不敢反駁,他連忙說道:「哪能啊,我們兄弟倆殺戮成性,早已成為習慣了。」

「每天不見到血,就渾身不舒服,那所謂的改過自新的言論,只是申飛渡和洪俊賢要求我們如此對外宣稱的。」

「我們倆只要答應他們的條件,在六院比武中阻擊其他武院的學員,便可以每天在外逍遙快活。」

青面小鬼像是一位義正言辭的官差,它敲打著散魂枷:「給老子說清楚一點!」

在抓到這種罪孽深重之徒后,牢籠小鬼的首要任務便是逼對方將自己的罪孽全數講出來,再開始根據其罪孽進行刑罰。

莫非莫林兩人只能將情況全盤托出:「是宇元武院的副院長洪俊賢在三個月前找到了我們和眾多重犯。」

「說是只要我們願意幫宇元武院在六院比武中征戰,擊敗其他武院的天才,便可根據戰功為我們減刑。」

宇元國的大牢中有很多重犯,有些被直接斬首,也有些被關押在大牢內,幾乎不可能重見天日。

「為了重獲自由,幾乎有點實力的重犯都答應了他的條件。」

「與我們一起走出牢房的還有黑白雙煞、紅衣大盜和七武者等重犯,他們有些年齡超過了限制,只能去參加團體賽或是天驕賽了……」

莫非兩兄弟的話讓全場一片嘩然:「居然是黑白雙煞和七武者!」

「這幾個團伙都是惡名遠播之輩,手上沾滿了鮮血,有些更是極樂樓的殺手!」

「宇元武院居然與他們合作,讓這些兇徒參加六院比武,他們到底想幹嘛!」

「原來是這樣,莫非莫林兄弟根本就沒有悔改的意思嘛!」

黑白雙煞和七武者均是宇元國內十分著名的凶人,黑白雙煞的名氣比莫非莫林倆兄弟更甚,洪俊賢便是準備讓黑白雙煞和莫非莫林一起組成隊伍參加團體賽的。

七武者是七位氣感境高手,紅衣大盜也是一個兇徒團伙,加上其他諸多重犯,大牢中稍微有點實力又滿足年齡要求的強人幾乎都被洪俊賢給釋放出來!

宇元武院居然為了贏得比賽,找來這麼多的兇徒作為武院的學員,簡直是不擇手段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