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陣法已破的殘敵,論單個武學,哪裏還是是丐幫四位護法長老,與歐陽世傑五兄弟的對手?不待片刻,盡數被其誅於荒宅之內。

至此,城西荒宅一役,大楚國一方完勝!

五條銜道之外,武當諸道與那羣蒙面黑衣人的戰鬥,正打得如火如荼。

wWW• TTKΛN• ¢ O

武當派在其掌門人凌陽子的率領下,以十一人之數,竟活活拖死了幾十名武藝高強的黑衣蒙面人。且混戰中竟無一人折損,反倒還斬敵近二十餘人。

凌陽子執掌之下的七星劍陣,其威力遠超在江陵城外,武當七子所列的劍陣數倍!武當派此戰的目的,就爲纏住拖死敵人,再加之武當派的連環劍法,本就以迅捷綿祕見長。故爾雖人數上不佔優勢,反倒還壓過敵人一籌。

“譁!譁!譁!譁……”

整齊的跑動步伐聲,由遠處隱隱傳來。

這整齊的跑動步伐聲,似乎步步都踏在了衆黑衣蒙面人的心上。

他們心裏都明白:守護行宮的侍衛軍隊,趕來了!

那司位護法的敵酋,見狀急喝道:“響箭示警半個時辰已過,中埋伏的兄弟,到現在還無一人突出,想來他們應該已經埋骨盡忠了。速速擺脫這羣牛鼻子,趕在南朝人行宮的侍衛軍隊之前,與前面的兄弟強衝徐州城門。快!”

“哈!哈!哈!哈……我大楚國陪都,龍興之地,哪容爾等番邦賊子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咱家也快有小二十年未曾親自動手殺人了,今日就破戒收魂!”

藍袍老太監冷冷笑道,領着荒宅衆人急掠而來,且功力速度,明顯高過身後衆人。

只見那老太監率先衝入敵羣中,大袍一揮,掀起罡氣卷敵而去。

罡氣如微風般扡拂過,好似凝脂玉手輕撫一般,卻讓人感覺如身臨萬丈寒頂雪峯般至陰至寒。被罡氣掃過的近十名黑衣蒙面人,驟然衣眉染霜,臉色發青,個個手腳冰冷。大口喘氣,身形僵滯,感覺似乎血液都要被凝固了。

藍袍變殘影,揮䄂如刀刃。“呲!呲!呲!呲!乓!乓!乓!乓……”

刀劍碎、頸血噴、人亡魂,只一個回合,就誅敵伏屍八具。

凌陽子雙眼一眯,大驚道:“玄陰寒鐵袖,傲梅花笑秋?沒想到當年吒咜風雲的鐵袖公子,竟然仍在人世!”

藍衣老太監聞言,卻哈哈大笑道:“鐵袖公子花笑秋?四十多年前他就已經隨她而死了,咱家就一閹宦之臣,道長您認錯人了吧?”

“唉!你這又是何苦?當年的事兒其實……”

“凌陽子,今兒這徐州城裏可是情勢緊迫!您再叨叨個沒完,可就別怪花某我不念舊情了!”

藍袍老太監一臉怒容,立馬出口打斷了凌陽子的話。跟隨而來的衆人,盡皆沉默不言。

歐陽世傑五兄弟,與七十二位大內侍衛及赤龍衛,不明就理。而丐幫的四位護法長老,似乎認出了這老太監的身份,也只是一臉的驚吒與狐疑。

隨着大楚國一方,城西荒宅的人馬趕到,此處的敵我形勢,優劣立顯。

此刻,近四十餘衆殘敵,個個手握着刀劍,眼光中透露出一股絕然之色。

只見那領頭的黑衣蒙面人,環視四周後,用劍一指。冷冷地下令道:“既然今日咱們已無生路,就在此埋骨盡忠吧,家中父老孩兒,主子自會照撫。弄響你們身上的傢伙,拉這些南朝人一起上路,咱們就算是死,也不幹虧本的買賣!”

不待敵酋話音落地,歐陽世傑渾身一震。情急之下大聲喝道:“敵人身上有霹靂雷,大家速速退避。快!弓箭手於外圍盡力射殺阻敵,萬萬不可讓敵人近身引爆!”


“啊!……該死的南朝人,同歸於盡吧,哈哈哈!……”

“轟!轟!……”

霹靂雷的引爆聲震耳欲聾,整個銜道似乎都在顫抖。煙塵瀰漫,血肉橫飛!而於敵人最近的武當諸道,則首當其衝!


“天璣子,天樞子,寧師弟!”

凌陽子老淚縱橫,一聲悲呼哀聲動天。

就在敵人蓄勢反撲的那一瞬間,天璣子、天樞子與姓寧的一黑袍老道三人,爲掩護衆人撤退。義無反顧地選擇了以身擋敵,阻其向外反撲之勢!

風瀟瀟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三人以犧牲自己的生命,換得我方戰機,箭陣已經列成。

“嗖!嗖!嗖!嗖!……”弓響不停,箭射不絕。

老太監花笑秋怒髮衝冠!雙手一揮藍袍,凌空吸來衆侍衛身配的七柄刀劍。雙掌勁力一吐,將之盡數震成無數碎片!

“去!”

只見其旋身一揮雙袖,無數細小的刀劍碎片,耀帶寒光。攜着刺耳地尖嘨聲,朝殘敵激射而去!

“噗!噗!噗!…哇!噗!噗!噗!…啊!啊!……轟!轟!轟!”

敵人在強弓怒箭與刀劍碎片地激射之下,根本再無向外反撲的機會。如被割的稻草般,一排排地倒在血泊之中。偶有幾顆被之引爆的霹靂雷,也因距離太遠,對大楚國一方人馬,已是構不成半點威脅了。

“哼,想收本座的性命,沒那麼容易!”

霹靂雷爆炸後,造成煙塵瀰漫,視物不可細辨。敵酋的話音剛落,就見一披頭散髮,雙眼赤紅,全身金色軟甲的人影,向南急掠突圍衝出。

此人手提兩具黑衣人的屍骸,如同無物。只見其將手中兩具屍骸朝前一拋,剛好砸在正南方箭陣上。竟砸得四五名侍衛身受內傷,口噴血箭身形暴退。

凌陽子心中悲憤不已,此戰武當門下折損三人,哪裏肯容敵酋逃走。身形一閃阻其身前,揮袖將武當絕學:太乙逍遙掌,朝其一掌拍出。:“哼!爾倚仗着一身冰蠶金絲甲刀槍不入,就敢欺我中原武林無人?”

“桀!桀!桀!桀!……本座想走就走,老牛鼻子你能奈我何?”

金絲軟甲人亂髮飛舞,眼赤如血,迎着凌陽子的太乙逍遙掌,單掌一扺!

“嘭!”

兩掌互扺之威,餘波炸起,罡風餘勁如波浪般向四周擴散。竟逼得周圍的侍衛,立根不穩,紛紛後退避其掌勁。

凌陽子落地後,身形微晃,眉頭緊鎖,臉上微微一顫。只見其攤開右掌,掌心處赫然出現一團紫黑之色。

“三百年前,中原武林羣雄聯手,血戰三天三夜。以付出百餘正道英雄生命的代價,才剷除天魔教。七大掌門聯手,纔將其一代魔尊古屠龍,掌斃於萬丈懸崖之下。你究竟是什麼人,竟然還會使當年魔教的天魔噬佛邪功?”

老太監花笑秋,藍袍鐵袖一揮阻敵去路,冷冷問道。花笑秋左側,狼牙眼如鷹隼,右手反取肩後劍柄,蓄勢待發。右側,歐陽世傑臉若玄冰,長劍指敵,尺許劍芒吞吐耀寒!

(過完年了,開工存稿子) 綠眼的箭比起黃眼更加的厲害,他的箭不像黃眼的一樣是半透明狀的,他的箭也全都是靈力凝聚而成,綠色的箭身有若實質,光滑閃亮,箭頭則像是綠色的瑪瑙一樣,看起來挺好看的,不過卻是極度的危險。

而且這支箭的速度也比黃眼那隻箭的快了不少,當那隻箭擊向薩若的時候,薩若展動鳳飛天身法以極快的速度閃開,不過那隻箭卻仍是追了過來,薩若在半空中狂退,那箭雖傷不了他,他卻是也始終擺脫不了那隻箭,那箭有如活物,像是長了眼睛,總跟對準著薩若。

薩若不得不將鳳飛天身法使到極致。他的「翻」字訣,「轉」字訣,「躍」字訣交替使出,他的身影在空中拖出一道長長的虛影,只見那條虛影一會兒往前,一會兒往後,一會兒往左一會兒往右,還有許多時候上下跳躍,像是被逼急了的猴子,倒真像成了獵物,薩若冷汗直冒,這只是追魂二箭,那是不是還有追魂三箭,追魂四箭……

薩若一開始的時候還把風嫣兒抱著一起閃避,可是後來他不得不放將風嫣兒放在一邊。

因為那箭頭將周圍的空氣帶成錐狀的氣流,那氣流竟也能傷人,有一次薩若在空中折返的時候,錐形氣流的邊緣碰到風嫣兒的肌膚將風嫣兒白皙的肌膚劃出一道細長的傷口,還有一次它劃破了薩芳的衣服,讓她的衣服更加的破爛,還有一次則割掉了她的幾縷頭髮,頭髮陷入混亂的氣流,在空中捲曲著飛舞。

薩芳妹妹沒有靈力,不能抵擋。薩若有些焦急,不過忽然想到黃眼和綠眼的追魂箭只是對準著他們,並沒有傷害薩芳妹妹的意思,所以他趁一次轉身之際將風嫣兒放在了地上,薩若看到風嫣兒眩暈得連站也站不穩,薩若這才意識到自己的速度太快,而且動作也太大,風嫣兒承受不了,慶幸自己將她放了下去。

這之後他就更那箭陷入了僵持狀態,其實一直是僵持狀態,那箭傷不了他,他也擺脫不了那箭,他們陷入無休無止的追逐戰中,他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結束,暗自嘲笑自己竟被一隻箭追成這樣,看來他還不能對鳳飛天身法感到滿足。

在這個過程中,他看了下自己的同伴,同伴的處境非常糟糕,他感到有些心焦。

萬青竟被那箭釘在了一塊山石上,不過他還沒死,那箭只是釘在他的肩膀上,將肩膀釘穿了一個血洞,然後釘在巨大的岩石上,萬青雙手在使勁的拔那箭,不過卻怎麼也拔不出來,血順著他的肩膀往下流,將他的白色衣服染成鮮紅,風嫣兒正一步一步的朝他那裡挪,想要過去幫助他。

尋樂的處境比他只好一點點,他的金龍八爪現在真的的變成了金龍八爪,他躺倒在地,金色的爪子抓著箭只,每隻爪子有四隻指頭,因為他的手都沒有小指,那箭拚命的要射向他的胸口,他則跟它殊死搏鬥,拚命的往外拉,一人一箭僵持不下,他的衝天揪不斷的顫抖,不過那箭似乎佔了上風,正在一點點的往他的胸口滑。


薩若擔心這麼下去,尋樂遲早要被那箭射穿胸口。

萬青則仍然狼狽的躲閃追著他的那隻半透明光箭,不過他也快支持不住了,箭只幾次划傷他的肌膚,他身上已有許多條血痕。

薩若轉字訣使出,躲過了速度突然變快的箭只,他心道,這麼下去不是辦法,得趕快脫離這樣的狀況,他突然想起尋樂說的話,要盡量把那箭只的靈力消耗掉,於是,他便開始使出八極崩,使出星芒迴旋,於是在他的殘影中又不斷有青碧色的拳影、有六角星芒射出。

只是這些卻對他的狀況沒多大改變,八極崩和六角星芒雖然厲害,可那箭只目標太小,薩若很難擊中它,即使偶爾擊中一次,那箭上的靈力卻也減少不了多少。

這時站在山坡下的黃眼道:「綠眼,還是你厲害,你看你的箭已經射中了一人,而我的到現在也沒射中,哎,真丟臉!」


綠眼道:「我煉的時間比你長,你已經很不錯了,不過這幾個獵人還真有點棘手,你看那個不斷竄上竄下的小子,還能攻擊,真是讓人意想不到!」

黃眼道:「不錯,他的速度好快,竟連你的追魂二箭都追不上!」

綠眼道:「是啊,我還從沒見過像他這樣的修為能有這樣快的速度!而且你看,他的武技也非常其特,如過我沒猜錯,那竟是八極崩,需要對靈力有極強的控制力!」

黃眼道:「那六角星芒應該是星芒迴旋,也是要對靈力有極強的控制,綠眼,我看這小子潛力無限,你看要不要把他也抓回去!」

綠眼一愣,然後哈哈大笑道:「黃眼,看來你這段時間的確是變聰明了,這小子的確是個人才!」

綠眼朝薩若喊道:「小猴子,我勸你還是不要反抗,歸順我們天龍宗吧,那樣你將前途無量!」

薩若這時被著箭搞得非常惱火,他在半空吼道:「我歸順你媽,我跟你媽前途無量!」

綠眼冷冷道:「小子不知好歹!再吃我一箭!」

綠眼從肩膀上拿下金黃巨弓,再次的發射了一枚追魂二箭,薩若被兩隻箭追著逃,顯得稍稍狼狽了一些,不過他的身法實在奇妙,雖然狼狽,可那箭仍是追不上他。

黃眼吃驚道:「這小子也太強一點兒了吧,兩隻箭都射不了他!」

綠眼也道:「是啊,我不能發射更多的箭了,我的精神力有限,四隻追魂二箭已經是我的極限,如果大哥在這裡就好了,我們獵人宗里就他練到了追魂三箭,而且他還能一同發射十隻!」

薩若聽到他們不能再發射,這才算鬆了口氣,如果再來一隻,他可難保不會受傷。

只是接下來黃眼說的話卻又讓他急了起來。

只聽黃眼道:「綠眼,你也不必沮喪,我比你還差都沒沮喪呢,有一天我們一定會也能練成追魂三箭的」

他頓了頓道:「綠眼,你說我們看他們跳上跳下的也真沒意思,你看那個少女,還有躺在地上的那女的,他們可寂寞了,要不,我們上去陪他們玩玩兒!」

綠眼哈哈大笑道:「黃眼,可真有你的,對!讓這幾隻獵物看著我們跟這兩個女人做,那豈不是太享受了!」

他們慢慢的走上山坡,一人走向了風嫣兒,一人走向了艷娘。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風嫣兒還不知道危機的到來,她正在幫萬青拔他身上插著的箭只。她雙手抓在綠色箭支上面使勁的往外拉,可那箭只紋絲不動,反被那靈力割傷了手,血順著箭只流到萬青的身上,一屁股坐在地上,連忙爬起來再次抓住箭只。她的努力對那箭只一點效果也沒有,不過萬青有她的幫助忽然間不知哪兒來的力量,狂吼一聲,那箭支竟被他拉離體內幾寸。

不過這樣也只不過是片刻的功夫,馬上他的臉色就變了,忽然間手一軟,那箭只再次插了下去,他仍然被釘在岩石上,更多的血流了出來。原來就在剛剛那一瞬間,他忽然看到綠眼站在風嫣兒的身後,他心的心馬上就慌亂了,他喊道:「風嫣兒,快逃!」

只是風嫣兒哪裡逃得了,即使她逃得了,這時她也是不會逃的,因為她不能讓這裡的人看穿。

她一回頭便看到一雙綠色的眼睛盯著她。

那雙眼睛帶著淫*盪的笑意,眼白是綠的,眼珠除了中間的瞳孔有一丁點黑色之外,周圍的部分也是綠的,先是淡綠,再是深綠,邊緣部分的顏色稍稍比眼白部分深一些,有明顯的分界線,即使是在風嫣兒體內的那個胡媚見到這樣的眼睛也不由嚇了一跳。

而這雙眼睛長在那奇怪的半邊有長發,半邊沒有頭髮的長臉上就更加的嚇人了,風嫣兒下意識的便想逃,可她剛跑一步一隻手便抓住了她的肩膀,接著一股大力將她一下推倒在地。她大聲喊道:「薩若哥哥,薩若哥哥,快來救我!」其實她的心裡那個胡媚則一點兒也不在意這具軀體是不是會被侮辱了,胡媚這時的修為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

那綠眼道:「嘿嘿, 謀天下之少女太后 ,我告訴你,他現在被我兩隻追魂箭鎖定了,他是逃不了的,過不一會兒,他的修為耗盡,他的死期就到了!你還是陪大爺好好玩玩吧!」抓在風嫣兒肩上的那隻手一扯,風嫣兒本已破碎不堪的麻布衣服便又破了一道很長的口子,左邊一個像蘋果般大小的胸*部便露在了外面,她一下摔倒在地,用手護住那裡,驚恐的往挪動著後退。


在風嫣兒一旁的萬青拚命的用腳去踢綠眼,綠眼將肩上的黃金巨弓一揮,砸在他身上,將他砸暈了過去。

尋樂也看到了這邊的情況,只是他仍在用金龍八爪跟攻擊他的那隻追魂箭在對抗,自身也難保,萬豪也是自身難保,那黃眼又發射了一箭去追他。

而另一邊黃眼也已來到了艷娘的身邊,他將趴在地上失去知覺的艷娘翻過神來,黃色的眼睛立即亮了起來,在艷娘的嫩滑的臉蛋上摸了一把,大笑道:「綠眼,你虧了哦,這個妞更加的豐滿,感覺肯定很好!」他將艷娘腰上粉紅色絲綢腰帶扯了下來,艷娘的衣衫滑向一邊,露出裡面紫色的肚兜,然後他便又開始脫起艷娘剩餘的衣服來。

這一切薩若自然也都看在眼裡,當他看到風嫣兒的衣服被撕開之後,他的心裡似乎燒起了一團烈火,不行,不能讓薩芳妹妹有這樣的遭遇!然後他看了一眼艷娘,雖然現在他已不再關心艷娘,可也不該讓艷娘有此遭遇。

當他看到萬青拚命的去踢綠眼的時候,他真希望綠眼能踢到他,能抵擋一陣時候,可是萬青只一下被綠眼打暈了,他便急得渾身流汗。

他又把希望寄托在尋樂身上,可尋樂怎麼也擺脫不了那隻該死的箭,即使現在他的雙手已金光燦燦,兩隻像龍爪一樣的爪子抓住箭,死命的跟它對抗,就像他也擺脫不了他面前的箭一樣。

薩若拼了命的使用鳳飛天。可不論他往左、往右、往前、往後、往上、往下,他的前面總會有一隻箭對準他,而另一隻箭則對準他另外的要害,都是他使用鳳飛天身法時的破綻,他還從沒有覺得自己的鳳飛天身法有這麼多的破綻。

那些破綻有時出現在他的腦後,有時出現在他脊椎,有時出現在他的太陽穴,總之它們在它全身各處移動。

那隻箭的威脅也非常大,他能感覺到那箭裡面蘊藏的殺氣,只要稍不留神他的身上就會被那箭的錐形氣流劃破衣服,甚至皮膚。

如果薩若不是修鍊了煉體八法,對他身體能完全控制的話,他早就被那箭射了個對穿了。他總能險之又險的躲過那箭的攻擊,而且在這個過程中,他對他的鳳飛天身法又有了新的領悟,翻字訣、躍字訣、轉字訣又有了質的提升。

這些本來是好事,可這時這些提升顯然還不夠大,他仍不能擺脫它們,而此時,此時薩芳妹妹,還有艷娘……

黃眼已開始用他那骯髒的嘴親吻艷娘的額頭,艷娘像是一隻任人宰割的小綿羊。

薩芳已退的不能再退,她背身後的一塊兒岩石擋住,而這時她身上的衣服更加的破爛,已經不能稱得上衣服了,只有腰間還有一片破布掛著,上半身已全都裸露了出來,她拚命的用雙手捂住關鍵部位,她的頭髮凌亂,一雙眼睛絕望的看著薩若。

薩若一陣血氣上涌,不,不能這樣!他心裡狂吼,該怎麼辦!

就在這時,他的丹田忽然一動,他想起這段時間以來很少想起的九色神雷,接著,他的體內赤色神雷全都涌了出來,遍布全身!

接著奇特的一幕發生了,只見空中竟然出現了五個薩若,每一個都是全身赤光,四道人影一下子從半空中分離了出來,兩道快速的前往風嫣兒身邊,一個將風嫣兒拉出,一個則踢在了綠眼身上,綠眼飛出去老遠,黃金弓飛往另一邊。

另兩道則到了黃眼身邊,一道踢飛了黃眼,一道救出了艷娘。

接著四道身影又重新飛往空中,跟空中那個薩若合起來,變回了一個薩若。

那些追魂箭失去了黃眼和綠眼精神力的控制化為一縷縷靈力消散在空中。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金絲軟甲人桀桀笑道:“南朝人,既然識得本座武學,就應該知其厲害。怎麼還上趕着前來送死?”

“呵呵,那天魔噬佛邪功的確厲害,但也得看由誰來使,你比起那魔尊古屠龍還差得遠呢!不就是仗着一身刀槍不入的金絲軟甲嗎?爾以爲那龜殼就真能保你性命?”花笑秋一揮手中的拂塵,厲聲喝道。

“哼!你個老不死的既然口出狂言,本座就讓你見識見識這天魔噬佛神功的歷害!”

說完,這金絲軟甲人雙手化爪揮動如風,運勁于丹田仰天怒吼:“天魔附身,弒神滅佛!……”只見此人全身骨骼啪啪作響,雙手化黑十指指甲暴漲三寸,兩眼血瞳精芒駭人攝人心魂,狀如厲鬼。

“化血天魔?大家小心,此獠已使出這魔功祕法,且掌勁雙爪皆有劇毒。”

花笑秋似乎對金絲軟甲人的這套武學頗爲熟悉,忙皺眉出聲提醒身邊的歐陽世傑與狼牙二人。

哪知話音還未落地,歐陽世傑就已經朝敵人衝了過去,一劍直取其面門。

此刻,歐陽世傑的心,被濃濃的怒火與愧疚侵蝕着。自己雖然算到了敵人於荒宅之外會有強援,卻沒有想到敵人會無所不用其極。霹靂雷的威力,已非血肉之軀武學強大可抵,且一但擅用對使用者也是致命的威脅,故爾歐陽世傑忽略掉了這一點,還是小覷了死士的瘋狂。

經此過後,歐陽世傑才明白:家國的死士與江湖幫派的死士有本質的區別。國家的死士是不講道義的,爲了達成目的,天怒人怨的事兒都幹得出來,且他們的命似乎也不值錢,就是一羣沒有感情的殺人機器。

還是那臨風飄舞的青色儒衫,還是那一把三尺青鋼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