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長官……”

“小將軍……”

“蓋倫大哥……”

希維爾的屬下們哈哈大笑,他們腳踢奎因和戰士們,肆意嘲笑道:“戰爭女神英明,德瑪西亞之力只要進了遁地怪的洞穴,哪有活着出來的道理。待會兒我們就把這個洞口挖了,找出德瑪西亞之力的屍體。這樣,您就能去領三千萬金幣的賞金了。哈哈哈……”

伊澤瑞爾聽到“遁地怪”三個字,眼神驟然一亮。

奎因和華洛也愣住了。

不一會兒,蓋倫的弟兄們全都露出釋然的表情。

希維爾忽然感到氣氛有些詭異,這幫德瑪西亞士兵羣龍無首時,竟能如此鎮定!

夕陽落下,暮色升起。

殺戮果斷地希維爾立即號令:“殺了這羣廢物,除了他們倆,其他一個不留。”

希維爾的纖纖玉指指向伊澤瑞爾和華洛,屬下們立即明白,這是要將他們收爲男寵,暗中嘆息:真是一個看臉的世界!

伊澤瑞爾和華洛感到萬分屈辱,舉起弩弓直射希維爾。

希維爾臉上露出柔媚的笑意,下手卻毫不留情,十字刃避開伊澤瑞爾和華洛的臉,濺射在兩人身上,兩人的衣衫立即變得破破爛爛。

“帥哥們,你們想要什麼,我都給你們買。有錢,就是任性。記得不要惹怒我哦……” 溫暖的陽光從窗戶的縫隙中透射而進,細細碎碎的光斑,點綴著整潔的房間。

房間之中,林朗朗**著身軀,盤腿坐在木盆之中,雙手交接,在身前擺出一個奇異的印結,雙目緊閉,呼吸平穩有力。

木盆之中,盛滿了青色的水液,略微搖晃間,竟然還反射出點點異芒,頗為神奇。

林朗朗的胸膛微微輕微著,呼吸間,極具節奏之感,隨著修鍊時間的延遲,木盆中的青色水液逐漸的散發出淡淡的氣流,氣流略帶青色,緩緩攀升,最後順著林朗朗的呼吸,鑽進了體內。

氣流入體,林朗朗那張稚嫩的小臉,似乎也是在忽然之間,散發出了猶如溫玉般的光澤。

似是察覺到了體內越來越充盈的靈力,林朗朗小臉上,揚上了淺淺的欣慰笑意。

嘗到甜頭,林朗朗並未就此罷手,雙目依舊緊閉,指尖的手印,紋絲不動,沉神凝氣,保持著最佳的修鍊狀態,繼續貪婪的吸取著青色液體中的溫和能量。

青色水液,沾染著林朗朗的肌膚,一絲絲的順著皮膚毛孔,溜進他的體內,溫養著骨骼,洗刷著脈絡……

在林朗朗永無休止的索取之下,越來越多的氣流從水盆中飄散了出來,到得最後,竟然隱隱的遮掩了林朗朗**的身軀。

修鍊,在忘寢廢食的苦修中緩緩度過,窗戶外射進的陽光,逐漸的轉弱,炎熱的溫度,也是緩緩降低。

木盆之中,雙目緊閉的林朗朗將最後一縷氣流吸進了體內,睫毛微微眨動,片刻之後,漆黑的雙眸,乍然睜開。

黑瞳之中,白芒照舊的閃過,不過此次卻是略帶上了點淡青之色。

緩緩的將胸口的一口濁氣吐出,林朗朗神采奕奕的眨巴了下眼睛,然後猛的站起身子,任由冰涼的水花從身上淌落,懶懶的伸了一個懶腰,感受到體內那充盈的靈力,有些迷醉般的喃喃自語:「按這進度,再有三天時間,就能衝擊師將了……」

自從能夠修鍊之後,林朗朗已經縮在自己房間中足足半個多月,半個月中,除了正常的葯童工作之外,林朗朗幾乎是過上了深居簡出的清修日子。

而這段時間,蘭峰幾乎沒有來過,據林朗朗所知,似乎正在舔著臉追求郝家的大女兒。

不過這樣正好,可以給與林朗朗足夠的時間去修鍊。

雖說修鍊的日子有些枯燥,不過這對經歷了足足一個月的虐待的林朗朗來說,卻不過是件小事而已。

一個月所受的虐待,讓他清楚的知道,實力在這片大陸上,究竟有多重要……

不過日子雖清苦,可修鍊所取得的成效,卻是讓人滿心發喜。

半個月的苦修,林朗朗已經達到了十六級,不僅成功把火系將印修成,並且成功凝聚了六顆星印。

其次,渾龍掌法已經到了第五層,也就是說,林朗朗的一掌之下,足足有著五千斤的強悍力量,對於這種力量,林朗朗相信,應該可以與蘭峰一戰,因為林朗朗早就知道,蘭峰乃是十九級戰將,修鍊的法訣乃是蘭家的黃階頂級法訣碎虎拳。

雖說修為比他高了三級,但在法訣上,卻是比他高了不少。

可就算如此,林朗朗也不能懈怠,依然要趁著蘭峰忙碌的時間,儘快增強自己的實力,只要報了仇,林朗朗就會脫離這個地方,前往其他地方去苦修。

畢竟這個地方太小了。

…………

翌日清晨,薄薄的淡白霧氣籠罩著後院樹林,久久不散,輕風吹過,忽然帶來一陣肉體接觸的悶響之聲。

一處隱蔽小樹林中,林朗朗雙腳如樹樁一般的插進泥土,腳趾緊扣地面,牙關緊咬,額頭之上,冷汗橫流,只穿了一件短褲的**身軀上,一道道青色淤痕,密布其上。

在林朗朗身後,赫然是一位絕色美女!

細看之下,居然就是把林朗朗帶入到這個萬宇大陸的唐玉燕。

此時,唐玉燕正盤坐在一塊巨石之上,她正滿臉肅然的望著那咬牙堅持的林朗朗,手掌輕輕一揮。

隨著唐玉燕手掌的揮動,空氣略微波動,一道淡紅色的力量猛的自她掌中暴射而出,最後宛如鞭子一般,重重地砸在了林朗朗肩膀之上,頓時留下一道長長的青色淤痕。

嘴角一陣劇烈的哆嗦,牙齒縫間吸了一口冷氣,林朗朗只覺得自己的肩膀似乎忽然間麻木了下來,一陣陣火辣辣的疼痛直鑽入心,在這股劇烈的疼痛之下,林朗朗就是連腳尖都有些發軟,差點把持不住的栽下身子……

在劇烈的疼痛過後,是體內那急速趟過的微薄靈力,靈力在疼痛的刺激下,似乎比平日更加的具有活力,歡快的流過肩膀處的脈絡,一絲絲溫涼,緩緩的滲透進骨骼肌肉之中,悄悄的進行著強化……

「再來!」待得肩膀上的疼痛逐漸褪去,林朗朗那稚嫩的小臉上,卻滿是執著與倔強,咬著牙道。

望著那咬牙堅持下打擊的林朗朗,唐玉燕的俏臉上露出一抹欣慰的笑意,微微點頭,手掌中,淡紅力量再次飆射而出。

「砰,砰,砰……」

小小的樹林之中,一道道有些滲人的悶響以及略微夾雜著痛苦聲音的低低哼聲,接連不斷的傳了開來……

唐玉燕的下手極有分寸,每次的攻擊,剛好是達到林朗朗現在身體所能夠承受的臨界點,那樣,既不會讓林朗朗重傷,又能給他帶來真正的痛感。

力量擊打在身體之上的那種鑽心疼痛,讓得林朗朗的小臉,痛苦得幾乎有些扭曲了起來。

身體之上,隨著唐玉燕手掌的揮動,淤痕越來越多……

「砰!」

又是一道力量射出,那猶如木樁一般的林朗朗,終於是到達了所能承受的極限,雙腿一軟,脫力的癱了下去。

劇烈的喘息了半晌,林朗朗抹去額頭上的冷汗,抬起頭來,艱難的裂嘴笑道:「唐大神,如何?」

「很不錯,比半月前強上許多……」唐玉燕臉龐含笑的點了點頭,但臉色又是突然一變,肅然道:「公子,我的靈魂之力已經消耗的太多,很快就會陷入沉睡,所以在這之前,我要盡量的給你提升實力,而最快的方法就是傳承記憶。」

「什麼,你要陷入沉睡?」林朗朗聞言,心中一驚,但後來想想,也就釋然了。

唐玉燕已經陪伴了自己足足一個月,不僅讓自己的修為達到了十八級,還給與了十分霸道的化龍心法以及攻擊力十分強悍的渾龍掌法,最為重要的是,為自己打下了良好的基礎,而這些,都是付出了她本就不多的靈魂之力。

「恩,以後就靠公子自己努力了。」唐玉燕十分虛弱的說道。

「那怎麼才能讓你蘇醒呢?」林朗朗關心的問道。

「公子,我需要不同種類的丹藥進行恢復,只要我的靈魂之力恢復到巔峰,便可重新選擇肉身進行真正的復活,只要你能幫我完成丹藥的事情,我唐玉燕以神的名義起誓,會全力的幫助你回到地球。」

「丹藥療傷?可我現在身無分文,上哪給你買葯去啊,況且你現在這麼虛弱,那需要的丹藥也不簡單吧?我上哪給你整去吖?」林朗朗聞言,苦笑道。

「公子……雖然我現在的靈魂極度虛弱,但傳授你煉丹知識還是勉強可以的,不過一旦我將最後的靈魂凝結成印記傳入你的腦中,便會再度陷入沉睡,所以事前我先告訴一下公子,只要你把煉製成功的丹藥利用靈力護住吃下即可,這樣我獨立出來的一絲靈魂之力就會主動去吸收。還有,公子一定切記不要吸收其中藥力,以免造成不利影響!」唐玉燕的聲音越來越低,似乎即將就要消失一般。

「啊?好好好,那你快點的吧。」林朗朗見狀,心想剛才還好好的,怎麼這突然就要死的架勢了?

哦,是了,唐玉燕已經在外面一個月之久,想必靈魂之力消耗的太多了。

「好,公子請接收吧。」話落,一股龐大的信息量突然傳入林朗朗的腦海中,而那股磅礴的信息力量直接讓得林朗朗暈死了過去。

「呃……腦袋好痛!」也不知過了多久,林朗朗終於再次轉醒,捂著腦袋痛呼了一聲。

呲牙咧嘴了半天,林朗朗才恢復了一點,隨後找了一處算是舒服的地方,接著就躺了下來,閉上雙眼,開始查看唐玉燕傳授的記憶。

然而就在林朗朗瘋狂吸取記憶中的知識時,距離他的小草屋十裡外,正有一個黑衣人快速的朝著他的方向奔來,若是林朗朗看到這個黑衣人,頓時會被他的速度所震到,因為實在是太快了。

黑衣人一路狂奔,時不時朝後看一眼,當發現後面沒人追趕的時候,似乎鬆了一口氣,速度亦是慢下來了一點,而後朝著右手看了看,發現都是血跡,苦笑一聲,繼續狂奔。

數分鐘后,當發現小草屋之後,黑衣人沒有任何猶豫,直接沖了過去。

「嘭」

或許是黑衣人受傷太重,沒有控制好力道,直接撞在了草屋門前的大樹上,發出了沉悶的聲響。


頓時,把正在後院小樹林中正在吸取記憶的林朗朗給驚醒了。

「尼瑪,難道蘭峰那個混蛋來了?」話落,林朗朗便帶著一絲邪笑,往草屋行去。 當林朗朗回到小草屋,發現自己家的柳樹下,居然有著一個黑衣人躺在那裡哼唧哼唧的,腹部有著大量的鮮血湧出,似乎是受了重傷。

林朗朗心下一驚,急忙朝後退了退,驚問道:「你是誰?」

黑衣人沒想到這裡會有人,本以為是一個破落的院子,心下一驚,急忙就要起身應敵,可還不等站起來,便再次倒了下去,痛呼出聲。

「哎哎哎,你可別動了,在這麼下去,我怕你失血過多,死翹翹啊!」林朗朗不免擔心的說道。

黑衣人聞言,抬頭看了一眼,發現並不是追逐自己的人,心下一松,急忙出言道:「公子,老夫乃是雲海城城主親弟馮紹峰……咳咳……」黑衣人劇烈的咳嗽了幾聲,大口的鮮血亦是從口中流出,但黑衣人不管這些,朝著林朗朗爬了過去,艱難的說道:「公子,老夫有重要任務在身,可現在深受重傷,公子能否幫我把這個東西送到城主府,你放心,事後我哥哥一定會給與你好處的。」

「哦,買噶的!」當黑衣人爬過來之後,把林朗朗嚇了一跳,因為這黑衣人帶著一個十分猙獰的骷髏面具。

「公子不必害怕。」面具男現在說話很費力,似乎一口氣提不上來,就會掛掉,但這面具男依然堅持的說道:「公……公子,這印章一定要……要交給城主大人,拜……拜謝!」話落,氣絕身亡!


林朗朗此時並沒有特別害怕,因為他經歷的事情,比死都可怕,因為那根本不是人能夠承受的了,要不是自己心中有所牽絆,早就自殺了!

只見林朗朗拿起那帶有血跡的印章,細細的看了一番。

印章的造型很帥,其周圍是一條金龍環繞,底部則是寫著龍刺、馮紹峰五個大字。

「看這個樣子,這黑衣人確實是叫馮紹峰了,可這龍刺是啥意思?擦,管他啥意思,只要一併交給雲海城城主就行了。」林朗朗認為當務之急是先把馮紹峰的信送到雲海城城主府,想必以一城之主的氣魄,獎勵應該不會少吧?況且自身現在根本沒有什麼人脈關係,能夠依靠著馮紹峰搭上城主大人的關係,那絕對好處不小吖。

不過若是獎勵或者城主不講究,看哥以後怎麼坑你!

林朗朗此時的心情好的不得了,通過記憶,林朗朗知道了恢復唐玉燕靈魂的丹藥都是什麼,不過他卻也很蛋疼,因為最低等級的丹藥居然都是三品的,而且煉製丹藥的藥材極度難尋,這讓一個根本不會煉丹的菜鳥如何受的了?

但轉念一想,林朗朗也就釋然了,這麼牛叉的一個人物想要恢復靈魂之力,需要的東西自然會很高級,而且現在自己已經有了煉丹的知識,只要找機會煉丹就哦了,不過想讓唐玉燕恢復,估計要很久的時間。


不過令林朗朗驚喜的是,只要是他查看的記憶,就像是膠水一般,深深的粘貼在了上面,那種感覺,就猶如自身親歷了一般,神奇之極。

而記憶中,有著海量的煉丹知識,林朗朗相信,就憑藉這一點,自己以後就不愁吃不愁穿的了,這就是金手指的好處吖,況且這金手指剛剛回來,就有人送來了城主大人這條人脈關係,看來自己的霉運到頭了,以後就是鴻運滔天啦!

念及到此,林朗朗當即起身,感覺自己的體重似乎都輕了二兩,心情舒暢之極,但看到黑衣人的時候,眼神又是一暗,心想著人命真是脆弱。

長嘆一聲,林朗朗便把黑衣人拖到小草屋裡,用自己的破棉被蓋上,就算是他的墓了。

因為林朗朗以後不會再回來這處地方了。

抬頭看了一眼碧藍的天空,林朗朗不在遲疑,大步流星的朝著常德小鎮而去。

空中,還隱約傳來一句狠狠的誓言:「蘭峰,今日就是你這個混蛋的忌日!」

…………

途中,林朗朗突然再次打開原主人那悲慘的記憶,不過他並沒有去關心他原來的慘淡生活,而是把其他有用的東西都整理了出來。

另林朗朗欣喜的是,記憶中確實還有著一點關於這個大陸上的事情,不過都只是傳說,至於雲海城周邊的地區信息,也不是有很多。

但林朗朗還是了解到,他現在所處的位置叫巴蒂省南龍泉雲海城附近,除了這些之外,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東西。

「唉,這原主人還真是悲慘吖,居然被宅了一輩子!看來還是需要自己去摸索啊,果然讓哥很蛋疼。算了,趁著還有時間,還是回憶一下唐玉燕留下的東西吧,那可都是神奇的手段啊!」

…………

常德酒樓,常德小鎮最大的酒樓,也是蘭峰長長駐足的地方,因為這裡是雲海城三大家族之一郝家的店鋪,而郝家的大女兒郝媚,目前就居住在此。

「聽聞郝小姐前些日子踏足三十級人將,成為郝家年輕一輩第一高手,郝兄,不知此事是真是假。」一手持摺扇之人輕搖羽扇,對著郝忠問道。

這時,一旁眾人的目光立即一齊投向郝忠,似乎都對此事有些好奇。

「此事自然是真,我郝家郝媚晉陞人將之後實力大增,若是城主府要舉行家族會斗,我郝家必能大放異彩。」

郝忠面帶笑意,他乃是郝家長老之子,自然站在郝家立場說話。

「呵呵,剛踏入人將而已,我林家林舒朗踏入三十級都已有半年之久,你郝家之人任誰都不是對手。」坐在郝忠對面的黃衫青年冷笑一聲,雲海城三大家族向來不對路,他怎會由得郝家張揚。

「進入人將的時間不能代表什麼,我蘭家藍淳都已經三十二級人將,除城主家的大公子馮准外,誰能抗衡!?」蘭家之人也不示弱。

「你們邀我過來,就是聽你們說這些無聊的話。」一道不合時宜的冷漠聲音將眾人的話打斷,說話的是一少女,極為美貌。

「呵呵,今日的主角到了。」蘭峰見這美貌少女進來,立刻屁顛屁顛的迎了上去,笑道:「郝媚,累了吧,快歇歇。」

郝媚聞言,理都沒理,徑直走到主位,坐下后,冷冷的道:「諸位,我常德酒樓可不是救濟會,你們一不點食,二不住店,只是再此道些無用之言,很有趣嗎?」

「哎~~小二,立刻把你們店最好的食物來一桌。」蘭峰聞言,立刻大叫了一聲。

眾人見此,都是抿嘴一笑。

正在此時,林朗朗亦是頂著太陽,步入了常德小鎮。

一路步行,林朗朗不禁想道,還是得整個交通工具啊,要不然自己這雙腿遲早得斷咯,心中想著得同時,便朝著常德酒樓行去。

因為林朗朗知道,蘭峰最近就常駐此處。

「蘭峰,你的好意,郝媚心領了。」話落,郝媚看了一眼眾人,笑道:「諸位若是沒有什麼事,就散了吧,別耽誤我酒樓的生意。」

眾人聞言,嘴角一抽,心中憤憤的想到,不就是到了三十級人將嘛?有尼瑪什麼好裝的。

但是這話卻無人敢說,因為他們的修為都是十多級,二十多級,根本比不了人家,要不然他們也不會被派到這裡來管理各自家族的產業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