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鐵頭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在石屋之中,他驚喜之餘,發現龍驕陽身上多處沾染血跡,跌坐在地上。

「鐵頭道友……你怎麼進來了?」龍驕陽扭過頭吃驚道

「我閉著眼睛走了進來,這裡的力量沒有攻擊我。龍驕陽道友,你怎麼受傷了,這裡怎麼出現了這樣一片巨大的八卦之陣?」鐵頭快步走到龍驕陽身邊道

龍驕陽看著手中的殘缺火神煉丹爐,他可以進入這裡,除了聽到精神意念呼喚之外。還有一個重大原因是,他手持殘缺的火神煉丹爐。這石屋外,有著一道上古煉丹師所留的防禦力量,不但可以阻攔外人進入,還可以阻止真龍之血與麒麟之血出去。

先前龍驕陽感知的精神意念之中,他得知了,只有勇氣超凡與毫無心機的人,才能輕易進入到這個地方。

「龍驕陽道友,這八卦之陣中的兩個石鼎之中蘊含的是真龍之血么?」鐵頭髮現了靈石八卦之陣中的石鼎。

龍驕陽下意識的點了點頭,還不待他說話。鐵頭已經沖入靈石八卦之陣中,沖向了石鼎。


「鐵頭,不要衝過去!你會破掉靈石八卦陣。」龍驕陽焦急大喊。

只是一切都太遲,鐵頭的速度很快,早已經沖入靈石八卦之陣,而他踢飛了很多靈石。

發著玄妙之光的靈石八卦之陣,就如死亡的螢火蟲一般,瞬間沒有了光亮。

「糟糕了。」龍驕陽心中發寒,覺得事情大條了。

鐵頭卻不知道危險,極速奔跑的衝到兩個石鼎之旁。

「龍驕陽道友,這兩個石鼎之中,那一個是真龍之血?」鐵頭無法分辨的轉頭問道

龍驕陽正要回答,他看見鐵頭身旁的兩個石鼎之中的鮮血開始飛出石鼎,在凝聚成形態。

「鐵頭,快逃,離開這兩個石鼎!」龍驕陽厲聲大喊。

鐵頭有些茫然,他不覺得有什麼危險存在。

「鐵頭,快點跑回來。這兩個石鼎之中的鮮血已經妖化,它們會殺死我們,我們不能待下去。」龍驕陽急聲道

鐵頭回頭一看,石鼎之中的鮮血的確在神秘的凝聚。只是鐵頭沒有驚恐後退,他揮動拳頭,打在了兩團凝聚形態的鮮血之上。

先前差一點將龍驕陽殺死的真龍之血,不堪一擊的在鐵頭的拳頭下,重新變成了一鼎鮮血。它所爆發的威勢,一下子就潰敗了。

龍驕陽驚疑的無話可說,這樣恐怖的真龍之血,竟然被鐵頭一拳打爆?

鐵頭轉頭看向龍驕陽道:「龍驕陽道友,你不會真相信了空虛和尚的話。覺得這真龍之血,是修者體內的祖先血脈吧?」

龍驕陽一下子被問到了,他剛才的確相信了。而起差點命傷真龍之血的手上。

可是為什麼,真龍之血在鐵頭面前不堪一擊了?難到是剛才的靈石八卦之陣,將它的邪性鎮壓了?

「龍驕陽道友,哪一個石鼎之中裝著真龍之血?」鐵頭再度問道

龍驕陽還在思考,為什麼鐵頭可以一拳打爆真龍之血的原因,他沒有回答鐵頭。鐵頭沒有聽到回應,直接將兩個石鼎,從地上提了起來。

咣當。

重物擊打山地的聲音傳來,龍驕陽抬眼一看,發現兩個石鼎近在眼前。

「鐵頭,你怎麼將它們帶出靈石八卦陣了?」龍驕陽驚懼的面色都變白了。

「龍驕陽道友,你勇氣超凡。為什麼會懼怕死去之物的鮮血?剛才你也看見了,這兩種鮮血並不強大。」鐵頭不解的看著龍驕陽。

鐵頭可是非常欣賞,龍驕陽超凡勇氣的。現在龍驕陽露出懼意,讓他覺得很不應該。

龍驕陽愣了愣,他心中的懼意,可能是從受到殺仙丹攻擊之產生的。這裡的東西,他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太過神秘與驚悚,即便是勇氣超凡的他,也不由生出了懼意。

「鐵頭道友,現在我知道你為什麼可以進入石屋之中了。」龍驕陽深吸一口氣說道

「我能進入石屋之中,不是龍驕陽道友你已經打破了這裡的防禦之陣么?」鐵頭不解道

龍驕陽沒有解釋,鐵頭的心思單純,勇氣在什麼時候都沒有變化,這就是鐵頭能輕易進入石屋的原因。

「沒有什麼好懼怕,我已經可以開啟靈石八卦之陣,足以對付這兩種鮮血的力量。」龍驕陽信心恢復,他的雙目中充滿自信。

龍驕陽心中的懼意消退,他手中的殘破火神煉丹爐,即刻傳來一道精神意念:「祭祀過的真龍之血與麒麟之血,都會讓人產生幻境,心思不純之人與勇氣欠缺之人,對它的恐懼多大,所產生的幻境殺伐之力就越大。想要駕馭真龍之血與麒麟之血,必需要用無畏之勇,來讓它們臣服為己用!所謂,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欲逆天祭血脈,先承受血脈之反噬!」

龍驕陽心神震動,這一刻他才真正明白了,他所經歷的真是因為心生懼意,而引發的幻境殺伐力量。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想要成為超級強者,我絕不能再心生畏懼,任何東西都不是無懈可擊,無法擊敗的!」龍驕陽在心中自語。

「龍驕陽道友,看來石屋的防禦之陣並沒有完全消失。戚團長,他們進入不了。」鐵頭突然說道

龍驕陽扭頭去看,發現黃金小蠻牛,李老鬼,戚天傑想要進入石屋之中。卻一次一次的被阻攔在外面,黃金小蠻牛見龍驕陽回頭看來,它急忙指著自己,急迫的說著什麼。

龍驕陽聽不到黃金小蠻牛在喊什麼,但是他知道黃金小蠻牛,想要讓他幫忙,讓它進入到這裡。 龍驕陽沒有理會黃金小蠻牛的求助,這一個石屋充滿了變數,他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龍驕陽可以無視黃金小蠻牛的求助,鐵頭卻沒有辦法無視戚天傑的召喚。

「龍驕陽道友,我需要用真龍之血去救姬紅。可是這兩鼎鮮血又生的一模一樣,分辨不出那一種是真龍之血。要不然這兩個鼎之中的鮮血,我們一人分一半吧。」鐵頭糾結道

龍驕陽驚訝道:「用真龍之血去救姬紅?這是誰的主意,是想要害死她么?」

「真龍之血不能救人么?」鐵頭摸著光亮的腦袋道

「我從未聽說過,有異獸的鮮血,可以直接用來救人的。」龍驕陽肯定說道

「一般異獸的血肯定不行,但是真龍之血或許能行。」鐵頭底氣不足道

「姬紅現在還有可能活下去,如果你喂她喝真龍之血,她說不定會立刻暴斃而亡。這畢竟不是普通的龍血,我剛才還差點死在它手上。」龍驕陽鄭重道

鐵頭聞言猶豫道:「龍驕陽道友,我該怎麼辦?」

「你要帶這兩鼎鮮血出去,我不會阻攔。但是你不要給姬紅喝這裡面的鮮血。」龍驕陽沉聲道

「好,那我先出去了,戚團長在召喚我。」鐵頭提起一個石鼎道「龍驕陽道友,這兩鼎鮮血,我們一人一鼎。」

龍驕陽提醒道:「鐵頭,如果這一鼎鮮血在外面爆發出邪惡力量,馬上將其帶回來知道嗎?」

「嗯,知道了。」鐵頭點頭離去。


龍驕陽望著鐵頭提鼎出去的背影,心中升起不安感。只是他沒有理由,讓鐵頭不要帶著石鼎之血出去。

「希望是我多慮了,鐵頭在這裡面能一拳打爆血龍,到外面一樣能行。」龍驕陽自語喃喃。

龍驕陽是擔心,這石鼎中的真龍之血在石屋之中,有上古煉丹師的陣法壓制,才沒有爆發出真正的力量。一旦離開這個石屋,會發生異變。

龍驕陽一直注視著鐵頭出了石屋,而他手提著的石鼎中的鮮血,沒有發生異變,才鬆了口氣。

「看來真是我心中的懼意,給了真龍之血以幻境攻擊的途徑。」龍驕陽在心中暗道

突然,一道紅芒從龍驕陽垂下的頭顱前閃過。龍驕陽下意識是抬頭去看,一條細長的血龍從石鼎之中飛出,它氣勢如虹,吞雲吐霧,在眾人眼中漸漸龐大起來!

「真的發生了異變?」龍驕陽心驚低呼。

石鼎已經被鐵頭交給戚天傑,這條細長血龍用龍爪扣在戚天傑身上,這一個天級境巔峰期修者,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老化,接著變成了皮包骨的乾屍,慘死當場。

鐵頭髮現不對決,想要衝過去搶奪石鼎,被細長血龍一尾巴抽飛,滾落到了石屋之中。

看到鐵頭滾入石屋之中,本來準備痛下殺手的血龍,才收回了追殺的尾巴。

驀然回首間,血龍沖著龍驕陽邪異一笑,看得龍驕陽遍體生寒。

血龍的殺戮沒有停止,它轉瞬間將龍爪按在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小麗身上,這女扮男裝的女傭兵很快步上了戚天傑的後塵,無聲無息的變成了乾屍。

「戚團長,小麗……可惡的邪龍,老子跟你拼了。」石屋之中的鐵頭,爬起來怒吼沖了出去。

血龍邪意的眼中,有著濃烈的殺意,不過它現在的目標是昏迷的杜衛。

空虛和尚在鐵頭,將石鼎提出來的瞬間,就嚇的面色慘白,抱著姬紅躍出山頂大洞而走。李老鬼與黃金小蠻牛,也被恐怖之極的血龍嚇到,他們相續從山頂大洞逃了出去。

山中的白虎神獸們,驚懼不安的狂躁咆哮,但是它們沒有逃離,它們在等待龍驕陽。

龍驕陽催動浩氣劍意,聚集天地間的浩然正氣,走出了石屋!

「斬怨龍!」

龍驕陽浩氣凜然,一柄憑空凝聚的浩氣之劍,轟然斬向了怨念滔天的血龍。

「呤……!」

細長怨龍的尾巴,一下被浩氣之劍斬斷,它慘叫回頭,目光犀利直刺龍驕陽的內心。

「手下敗將,你找死么?」血龍的精神意念傳來。

「死的只會是你!不,你早已經死去,我要滅的是你的凶怨之念!」龍驕陽心中無懼道

血龍的邪異眼中透出意外之色道:「為什麼,你差點被殺死,反而心中沒有了懼意?」

「一條死龍的鮮血,我為何要懼怕?」龍驕陽冷聲道

「呤……」血龍咆哮怒聲道「殺我肉身,取我精血,困我龍魂!你們想要奪走控制我的力量,可是最終卻讓我死而復生,今日我要大開殺戒,來報殺身之仇!」

「死了就是死了,怎麼可能死而復生?你不過是一點執念怨魂,我今日必定斬殺你。」龍驕陽催動著浩氣劍意,讓斬斷血龍尾巴的浩氣之劍,繼續攻擊。

血龍卻沒有躲避,它張開血盆大口,硬生生的將浩氣之劍給吞入嘴中!

血龍的龍頭上,出現了幾個劍洞,浩氣之劍在它腦袋之中攻伐。但是血龍並沒有死亡與毀滅,因為它是一鼎龍血所化,存在的狀態非常古怪,沒有肉身。

龍驕陽催動的浩氣之劍,還是不夠強大,被血龍在嘴中給咀嚼吞滅了。

「我乃真龍,不是邪魔。浩氣之劍怎麼可能會殺我?」

血龍細長的身體,遊動的撲向龍驕陽,它眼中的殺機深入海。在它眼中,龍驕陽根本就是個祭祀。

而龍驕陽的浩氣劍意別破,他整個人都萎靡下來,無法在繼續催動浩氣劍意來對抗血龍。

危急時刻,鐵頭催動著八卦方圓之上的異象白虎神獸,直撲血龍,一口咬住了對方的脖子。

「找死!」血龍震怒,身軀扭曲在一起,發出強大龍威將鐵頭的異象白虎神獸纏殺。

噗。

鐵頭急噴一口鮮血,整個身體一陣晃動的跪在地上。

異象神獸,是修者以神念與靈力催動的存在。異象神獸受到毀滅性襲擊,修者也會被牽引受到傷害。

血龍猙獰咆哮,張開血盆大口,向跪在地上的鐵頭吞去。

龍驕陽眼眶欲裂,可是又沒有力量能對抗血龍,情急之下,龍驕陽將手中的殘缺火神煉丹爐丟向了血龍。

本來要吞殺鐵頭的血龍,看到殘缺的火神煉丹爐飛來,如見鬼魁一般,嚇得迅速飛上高空。 龍驕陽見血龍如此懼怕殘缺的火神煉丹爐,他不由後悔將其丟出去。

血龍在半空中呆了片刻,在發現龍驕陽偷偷向殘缺火神煉丹爐墜落之地靠近時,它目中凶光大盛道:「嘿嘿,原來你還無法掌控這件祭器,那我對你還有什麼好懼怕的?」

血龍張牙舞爪,帶著無盡的怨龍氣息,席捲龍驕陽。

龍驕陽目光深沉,沒有懼意。沒有陷入幻境攻擊的龍驕陽,在面對血龍之時,並非沒有還手之力。

血龍的氣勢如聖級境的強者,但是龍驕陽並沒有受到氣勢威壓。這說明血龍的真正力量並沒有達到聖級境。

「戰!」

龍驕陽低吼一聲,催動浩氣靈力施展正氣宗的一些法訣之術,跟血龍正面對戰。

一次一次的交鋒,讓血龍急躁不已,它沒有辦法速戰速決的殺死龍驕陽。而龍驕陽卻越戰信心越強,他發現這血龍,真的沒有想象之中那樣恐怖與強大。


「可惡的祭祀,我的力量不會枯竭,等你的靈力消耗殆盡,看我怎麼虐殺你。」血龍的身軀被龍驕陽打斷一截,這讓它無奈又憤怒。

「不需要等到那個時候。」

龍驕陽目光如炬,浩氣劍意再一次被其催動,不過這一次他不是要用浩氣劍意對敵。他以浩氣劍意聚集精神意念,施展出了祭祀之術。

一團太陽之火,從天而降,落在龍驕陽的身上,將他的身體點燃!

太陽之火!

血龍驚駭退避,它雖然不承認自己是邪物,但是一旦遇上對邪物有克制力量的存在,它就本能的開始退避。

因為它早已經是邪惡的怨念。

「太陽降臨!」龍驕陽虛張聲勢的喊著,他所在之地的山體開始被剛猛的太陽之火燃燒,一條太陽之火沸騰的橋樑,從龍驕陽身上出現,延續向山體的太陽之火中。

血龍驚懼之極,不斷低吼後撤。

要知道,龍驕陽曾經用這一招嚇退過鬼王級的巨人傀儡。血龍比起巨人傀儡,還要弱上幾分,自然更加驚恐。

「回到石鼎之中,饒你不死!」龍驕陽在太陽之火中,如太陽附體的大吼。

血龍很驚懼,但是它不願意受祭祀擺布,更加不想回到石鼎之中。它的目光掃蕩在鐵頭與杜衛身上,它延伸自己的尾巴,將杜衛與鐵頭纏繞起來道:「可惡的祭祀,你要是對我出手,我會先殺了你的朋友!」

龍驕陽沒有回應血龍,不是他不關心鐵頭與杜衛的生死。而是他忽然感應到殘缺火神煉丹爐,它傳念給龍驕陽,說需要祭祀力量來開啟力量,來幫助龍驕陽鎮壓血龍。

龍驕陽的精神意念一動,一道一道太陽之火跨越百米,飛入到了殘缺火神煉丹爐之中。

殘缺的火神煉丹爐緩緩飛起,有無盡符篆之字在火神煉丹爐旁飛舞。龍驕陽感應到了一種極其強大的祭祀力量,在這殘缺的火神煉丹爐中波濤洶湧,隨時可能迸發出來。

血龍驚恐的轉頭看向在半空中變幻各種符篆之字的火神煉丹爐。只是它還是不願意妥協,它瘋狂怒吼道:「可惡的祭祀之術,讓我們同歸於盡吧!」

血龍的尾巴開始發力,在吞吸杜衛與鐵頭的精血與生命力。

「浩劍斬!」

龍驕陽演化出的朝霞虹橋上,飛出一柄浩氣長劍,斬向了血龍的尾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