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鐵塔幾個直到十點多鐘才來,這時候包餃子工程已經進展一多半了,幾人一來大驚失色,趕緊洗手的洗手挽袖子的挽袖子,準備上去幫忙。

這裡邊正兒八經包餃子的只有田橙李光明和霍賢,兩個大老爺們兒包餃子的水準居然讓人詫異的很高,李昀負責擀皮,胡非入了戲,津津有味的看電視,周子康和鄭硯負責搗亂,兩人包的餃子,皮餡不分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感情十分深厚……

霍賢看了看鄭硯包好的餃子,皺眉斥道:「不像話。」

接著讓他看自己的動作。

霍賢手大,餃子皮在他手裡小小的一個,看起來很不好擺弄。

他看似笨拙的手指卻很靈巧,將放好餃子餡的餃子皮的中間捏住,左手右手在餃子皮的左右兩邊同時一擠……

就算他為了示範給鄭硯和周子康看,速度仍然非常看,前後不過十幾秒鐘就捏好了一枚餃子,形狀漂亮,餃子圓滾滾的一個,坐在一邊。

「看起來很簡單啊……」周子康喃喃道,十分刻苦的捏了一個餃子餅。

田橙不忍看他繼續糟蹋東西,把人趕跑了。

鐵塔七人洗乾淨手,袖子也挽上去,站在一邊躍躍欲試。

田橙拿著餃子皮問:「你們包過嗎。」

七個人動作一致的搖頭,跟商量好了似的一般默契。

田橙嘆了口氣,說:「一邊歇著去吧,今天一天都要做飯的……明天大年初一,按照民俗來說是什麼都不能幹的,明天的飯也要在今天準備好,你們幾個先把菜該切的切,該洗的洗好放著。」

鐵塔幾個人趕快去廚房裡忙了,包餃子確實不是他們的強項。

鄭硯看著霍賢一舉一動,慢慢的學,又幫了會倒忙,包了幾個餃子餅。

霍賢無可奈何看他,孺子不可教也,於是道:「去洗幾枚硬幣來。」

鄭硯不覺有異,霍賢伸開手,鄭硯把餃子皮放在他手裡,起身去找了。 包好的餃子放在木板上,上面撒了點麵粉,以免餃子沾底。

鄭硯找出來了十枚硬幣,邀功似的往霍賢面前一遞,霍賢讓他洗乾淨,一定要消毒,三遍。

鄭硯知道這是要把硬幣包在餃子裡邊,誰吃到來年就是誰最有福氣,他聽說過這個習俗,可還沒吃過錢餃子,當即很配合的去清洗了。

田橙笑嘻嘻的說:「我以前看到過一种放餃子的工具,是用高粱桿編的,圓圓的,那個東西好,餃子和饅頭都能放上邊,很少沾底。」

鐵塔幾個在廚房裡聽見,猴子探出頭來,笑呵呵的說:「我們這裡也有那個,叫蓋簾。」

田橙嗯道:「是叫這個名字,知道在哪兒有嗎?」

孫寧道:「妹子你不早說,之前還真的有,我們收集木柴的時候有好幾個蓋簾呢,那玩意兒好燒……當時真的沒想過這輩子還能包餃子啊,前兒晚上剛給燒了。你們急著用嗎,」孫寧站起身來,「要不我再去給找幾個。」

田橙忙擺手道:「不用這麼麻煩,這不就是閑說著玩嗎,不用找了,忙你們的吧。」


長方形的木板,每個板差不多能放五六十個餃子,一直到中午過了一點鐘,才算把眾人夠吃的餃子包完。

田橙把工具收進廚房,李光明和鄭硯把一半的餃子搬進……卧室。

孫寧眼尖看到,笑哈哈道:「李哥一看就是外行,屋裡這麼暖和,餃子在裡邊放一夜不行的,外邊冷,放外邊吧,用白布蓋上,不臟。」

李光明:「……」

「……」鄭硯進退兩難,把東西放在外邊也沒有放在空間里新鮮啊!


可這話不能說出來,鄭硯和李光明只好調轉腳步,不好意思的一笑,轉身往門外走去。

外邊天寒地凍,確實是天然的大冰箱,鄭硯看了看天色,道:「行,先放這兒吧,等他們走了再收起來,左右放不壞。」

冰雪消融,慢慢化了,今天太陽格外的暖和,路邊的土地混著雪水泥濘一片,還有鐵塔幾人踩著泥走過來的腳印。

入眼可見之處一片紅彤彤,李昀賣了力,霍賢也賣了力,一個寫一個貼,大門口小門口牆壁上柱子上都貼了對聯和福字,當真有點過年的氣氛,張燈結綵、紅紅火火、喜氣洋洋。

兩人站在台上,鄭硯對著湛藍的天空牽了牽嘴角。

「霍賢還等著想吃錢餃子呢,」鄭硯說:「裡邊是誰在煮餃子,讓他們注意著點,給他盛一個。」

李光明搖頭笑道:「萬萬沒想到霍賢還有這樣的一面,無欲則剛,我以為他這個人要成仙了。」

鄭硯伸了個懶腰,骨頭咯噔咯噔響了幾聲,「他又不是神仙,小時候缺這個吧,所以現在才想要。」

李光明道:「這樣也好,多多少少有點人味。」

鄭硯哈哈大笑。

李光明望著前方,靜靜的說:「鄭硯,你運氣很好。」

鄭硯訝然,側頭看他,「怎麼突然感慨這個?」

李光明不欲多說,拍拍他的肩膀,「好好珍惜。」

「……」鄭硯苦笑道:「我也覺得我這輩子運氣太好了,遇見了霍賢,你沒死,遇見田橙他們。你知道為什麼嗎?」

李光明茫然的看著他。

鄭硯說:「因為我上輩子太倒霉了,哎我都不知道我自己是怎麼活下來的,我真牛逼。」

李光明:「……」

兩人一前一後往屋裡走,鄭硯突然想起來什麼,回頭問:「宋文武那幾個人怎麼樣了?」

李光明回憶片刻,道:「不知道,應該還活著,不然鐵塔那邊怎麼也該跟我們說一聲。既然沒說過,就表明還沒死吧,不過他們現在,肯定生不如死就是了。」

走進屋裡,熱氣撲面而來,裡邊什麼味道都有,海鮮味、韭菜味、茴香味、蝦米味……五味俱全。

鄭硯在門口站著,端詳一會,發現地位高低從坐的位置就能看出來。

離暖爐比較近的是田橙、周子康、李昀、胡非一伙人,那裡最暖和,而且靠著飯桌吃飯方便,除此以外還離電視最近,裡邊猴哥被壓在了五指山下,胡非眼睛一眨不眨的十分認真地看著,眼睛通紅。

而坐在中間的是鐵塔、王五和孫寧幾個,最外圍的是邱建昌、馮峰和錢長江,就距離門口不遠,有人進進出出還會漏風凍著,身邊沒有飯桌,吃飯要自己端著碗,看電視也需要直伸著頭,跨越前邊的重重腦袋才能看見。

一幫人搬著小板凳坐著,專心看電視,這是天|朝拍的最好看的電視劇之一,十多個大人一個小孩,都看的津津有味。

就連霍賢也靠著沙發,時不時的瞄一眼。

對於生性冷漠的他來說,這已經表示很感興趣了。

馮峰時不時的回頭看,捂著后腰,看鄭硯依然沒有動手的意思,只好坐起身來,有些拘束道:「鄭哥還出去嗎,關上門不介意吧?」

鄭硯才反應過來,忙點頭道:「抱歉,我忘了。」

馮峰笑著關上門,將寂寞蕭條的外景,凜冽凍人的寒風悉數擋在門外。

霍賢聽見關門聲,朝他招了招手,李光明道:「霍賢叫你。」

鄭硯邊向他走去,一邊回頭朝李光明道:「別忘了我跟你說的那件事啊。」

李光明低頭笑笑,鄭硯自小在萬千寵愛中長大,難得他也學會關心人了。

客廳里坐滿了人,鄭硯走過,那些人紛紛起身給他讓座。繞著沙發走上前去麻煩,鄭硯站在沙發後面,霍賢撐著他的手讓他翻了過來。

兩人腿靠腿坐著。

霍賢餘光瞥到鄭硯的耳朵,心思一動,隨後鄭硯就覺得耳際痒痒麻麻的,轉頭一看,便發現霍賢俯身貼著他的耳朵。

鄭硯面無表情的說:「你不看電視你幹嘛?」

霍賢伸手捏他的耳垂,湊得更近,「我給你掏耳朵。」

鄭硯把他拍飛,捂住自己兩邊耳朵,「離我遠點,我揍你了。」

霍賢:「……」

爐火很旺,火苗蹭蹭往上躥,鍋里水很快就開了,咕嘟咕嘟冒泡。

田橙站起來道:「給我一板餃子。」

一聲令下,馮峰往廚房走,端出來一板,遞給孫寧,孫寧遞給李昀,李昀交到田橙手裡。

人多鍋大水也很多,一板餃子直接全部倒了進去,田橙隨手把木板還給李昀,木板又接力似的回到廚房。

田橙又道:「碗。」

於是碗筷又遞了過來。

李光明擠著過來,在背後拍了拍田橙的手臂,田橙一邊要看著餃子一邊要看著電視,忙得不亦樂乎,感覺有人喊,臉色登時有點不耐煩,「誰呀,幹嘛啊?!煩不煩,沒看見正忙著了嗎。」

察覺到她語氣里的不耐煩,李光明低低的說:「是我。」

田橙回頭一看,啊了一聲,有點說不出話來,默然半天,田橙急中生智的說:「我以為是周子康來著。」

周子康:「……」

我喊你,你就那種語氣啊?!

李光明笑了笑示意沒事,一邊往沙發那邊看了一眼,一邊低聲說:「一會撈餃子的時候看著點,多給霍賢盛幾個帶硬幣的。」

田橙:「……」

田橙忍了忍,沒忍住:「都多大人了,沒想到霍賢這麼幼稚啊。」

李光明安撫道:「難得他有點愛好,成全他吧。」

田橙哭笑不得,應了下來。

第一鍋餃子是葷的,每個碗里先盛了九個,北方過年要用餃子祭天地,祭灶王爺,鑒於他們沒有灶王爺,最後象徵性的祭了一下天地就完事兒了。

第一碗當仁不讓是要給……胡非的,田橙給胡非盛了一碗,讓孩子先吃著,第二碗才是給霍賢和鄭硯的。

李光明交代她的事情絕對是超額完成的,霍賢和鄭硯背對著她沒有發現,可其他人全都看見了。

田橙撈出來一笊籬餃子,因為是葷餃子,煮的時間比素的時間要長一點,餃子皮相應也厚一點,肉眼看的話,看不出來裡面有沒有硬幣。田橙想了一會,拿起筷子在裡邊扒拉扒拉,挨個戳了戳,軟的就放在一邊,戳到硬的感覺是硬幣就盛進碗里……

幸虧周子康幾個不嫌棄她,剩下的人不敢嫌棄她……

一鍋餃子只有一個帶硬幣的,田橙都盛進霍賢碗里了,喊了聲鄭硯讓他端餃子。

鄭硯遲疑的接過來,「這是我的還是霍賢的?」

田橙下巴指了指霍賢的後腦勺,並且沖他眨了眨眼睛。

鄭硯立刻心領神會,笑道:「謝了。」

「應該的。」田橙繼續去盛餃子了。

一鍋餃子盛了四碗,胡非一碗,霍賢鄭硯兩人一碗,李昀一碗,剩下的一碗給鐵塔隊里的猴子了。

其他人繼續等第二鍋。

田橙情不自禁的回頭偷偷看霍賢吃餃子,李光明環胸也微微側頭一起看。

鄭硯在裡邊若無其事的拌的醬料,米醋、麻醬、辣椒等一大堆調料往一起拌,一邊餘光偷看霍賢。

霍賢先給鄭硯夾了一個餃子,鄭硯張嘴接了,霍賢自己吃了一個。

鄭硯把調料的蓋子一一蓋上,霍賢筷子在碗里撥了撥,從碗底夾了一隻餃子,側頭道:「張嘴。」

於是田橙和李光明就看見鄭硯毫無防備張嘴接住,用力一咬,只聽咯噔一聲響,鄭硯眼圈立馬紅了……


牙、牙掉了qaq 霍賢微微皺眉,像是在說這點小事都做不好。

鄭硯半邊臉都麻了,捂著腮幫子,吐出一個一塊錢的硬幣出來,霍賢的筷子還夾著剩下的半個餃子,神色自若的送進自己嘴裡,才捏著他的下巴,示意他張嘴。

「我看看。」

鄭硯用另一邊不疼的牙把餃子囫圇咀嚼幾下吞進肚裡,張嘴給他看。

霍賢略微掃了掃,道:「沒流血。」

隨後用手指在他臉上小心的按了按,「這兒疼?」

鄭硯點點頭,閉上嘴巴,霍賢這是跟他多大怨多大仇,居然用硬幣陷害他!

煤爐的火很旺,剛下餃子的水很快就開了,田橙納悶的看著前邊,問:「奇怪了,他怎麼就知道哪個餃子里包著錢,我可是挨個試過才試出來的。眼睛真毒。」

李光明收回視線,示意田橙低頭看。

鍋里的水咕嘟咕嘟的頂著鍋蓋,田橙忙把鍋蓋掀起來,鍋里一層一層的白沫漸漸降了下去。

包餃子包了將近五個小時,吃餃子只用了多半個小時。

兩點多的時候吃完中飯,馬不停蹄的洗碗,隨後一刻不耽誤,開始準備晚上的年夜飯。

明明是過年的大好日子,偏偏弄的比平日里還要忙上很多。

由於人多,十多個人,一張飯桌上坐不開,只能分開兩張桌子坐,這樣一來,每樣菜都要做兩份。

鄭硯捂著臉的意思是又不待客,都是自己人吃飯,不用弄的太過於隆重,比平日里吃的好點,有那麼一回事就算了。

這個提議絕大部分人都同意,尤其是田橙率先投了贊成票,中午吃了一頓餃子實在折騰的夠嗆,現在天又黑得早,七八點鐘就要吃飯,恐怕那時候中午的餃子還沒消化乾淨呢。

既然做出了決定,一幫人下午先休息了半個多小時才開始做飯。

照例是田橙掌勺,李光明和周子康自告奮勇的打下手,李光明人家是練過的,包餃子也有模有樣的,周子康就純屬是沒事找事瞎搗亂,在廚房躥騰了一會,被田橙拎著勺子攆了出來。

胡非和霍賢坐在一起看電視,這時候已經演到豬八戒背媳婦了,樂得胡非咯咯笑,霍賢也跟著目不轉睛的看,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眼睛漆黑柔亮,覺得很新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