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金髮炎瞳。

看到紅衣少女變化的一幕,梁榆忽然感到心神一震。因為此刻紅衣少女的身影,在這一瞬間似乎與這片天地融合在一起。

準確來說,不是融合天地,而是與天地中的火焰之力融合。彷彿紅衣少女的氣息在這一刻,引動了某種奇異的變化,引動了天地間火焰之力的某種波動,這波紋隨著紅衣少女的存在,如同平靜的水面在突然間沸騰了起來。

但梁榆沒有留意到的是,他丹田處那幅神秘畫卷,在此時忽然亮起,露出其中的九道身影。似龍、似狼、似狗、似虎、似獅、似龜、似魚,隱隱之中透出一股興奮之意。

緊接著,讓梁榆雙目收縮的,是這石洞的靈力之中,有著一絲絲火元素不斷自主剝離出來,以一種肉眼不可見的速度聚集在紅衣少女手中。

紅衣少女金色的美眸透出一股強烈的光芒,一股磅礴的金色靈力在她的身上爆發出來,形成了一股無聲的轟鳴,使得那急速襲來的紅光雷蛇突然一頓。

就在此時,紅衣少女右手驀然抬起,伸出食指,一指點向那正在咆哮而來紅光雷蛇。

隨著紅衣少女的手指伸出的瞬間,一股極為霸道的力量赫然從中爆發出來!

那是一股能夠焚盡一切的力量,那股力量甚至能夠燃燒蒼穹!

從紅衣少女指尖射出的金色火柱只是一個照面,便將襲來的紅光雷蛇直接吞噬殆盡,沒有給它一絲掙扎反抗的機會。


金雷猿王見到眼前此景,面露驚駭之色。它能感覺到那道快速射來的金色火柱中隱隱透著一股恐怖氣勢,似乎能夠毀天滅地一般,令它難以生出半點反抗之心。

但是,它不甘心。不願就此隕落。

就算是死,也要拉上眼前的兩個人類!


金雷猿王突然發出一聲狂笑,猩紅雙目中的雷電印記一下子全部炸開,絲絲紅色雷電在它的身體表面不斷涌動。

不過,下一瞬,金雷猿王的瞳孔卻是猛然一縮。

只見六把形狀各異的靈器不知何時出現在它的周圍,將其緊緊圍住。 「器,碎。」

一道清冷的聲音,從紅衣少女口中緩緩傳出。

紅衣少女神色淡然,古井無波。只是這話語之中,卻含有一股與先前烏髮黑眸時截然不同的氣勢。

一股睥睨天下的帝皇之勢。

那股彷彿能令蒼穹顫抖的氣息,讓人毫不懷疑能夠在舉手投足間使日月黯淡,星辰失色。


隨著話聲傳出,懸浮在金雷猿王四周將它包圍在裡面的六件靈器驟然發出一股刺眼的亮光。

轟!

六件靈器盡數爆炸開來,化作無數金色光點。

紅衣少女玉手抬起,她的右手食指指尖之上溢出一滴精血,隨後心神一動,玉指快速地在身前虛無處畫著一個頗為玄奧晦澀的血色符文。

在血色符文完成的那一刻,紅衣少女再度開口:「六焰門,現。」

下一霎那,紅衣少女身前的血色符文變得閃爍起來。而那六團密密麻麻的金色光點,在符文的閃爍間突然凝聚,最終化作六扇約莫丈許大小的金色光門。

當梁榆的視線見到這六扇金色小門時,眼神頓時凝了一下。

在那六扇金色小門之上,隱約可以看到分別刻畫著一尊形態各異火焰凶獸,一股焚盡八荒的恐怖氣息從中隱隱透出。雖然這只是六尊遠古凶獸的圖像,但此刻卻如同穿越了洪荒來到他的眼前一般!

梁榆盯著那化作金髮炎瞳的紅衣少女,神色漸漸恢復平靜。

此戰,勝負已分。

梁榆在等,等紅衣少女變回原先那烏髮黑瞳的模樣。這等秘法雖然他從未見過,但也了解過一二。紅衣少女在化作金髮炎瞳之後,瞬間將形勢逆轉,把金雷猿王狠狠壓制住。不過一個照面,便已經分成勝負。剩下的便是把那叫做六焰門的靈技發動,將金雷猿王吞噬殆盡罷了。

據他所知,這等秘法的副作用一般都是極大。紅衣少女在施展此法過後必然會處於一種極度虛弱的狀態,故而她在一開始的時候並沒有施展此法,而是等到剛才那種生死關頭才不得已地將其使用。

這麼一來,梁榆通過偷襲將紅衣少女斬殺的可能性便會再添數分。

雖說如此,但紅衣少女在施展此法之前似乎看了他這邊一眼,應該有考慮到自己會出手偷襲的可能性。因此,即使處於虛弱狀態,也會留有後手來防備一二。

不過,紅衣少女對他的殺心已起,而且更是出言以自己的家人作為要挾。所以就是明知此女可能設下陷阱等他偷襲,梁榆他也要出手。

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若是紅衣少女恢復過後,梁榆便再無半點可能將其擊殺。

雖然不知威脅之言的真假,但他梁榆不敢去賭!以蕭長老那等涅磐強者也要如此對待紅衣少女,說明此女背景十分不凡。梁家只是一處小勢力,連蕭長老也招惹不起的存在並不是他們能夠染指的。

同樣,梁榆也不願這般就在紅衣少女手上丟掉性命。自己幾經努力才凝聚出本命靈火,踏上修靈之路。還沒為家人洗刷恥辱,還沒看清腳下大地是一片如何的存在,豈能因為那等原因而死去!

梁榆目露果斷,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全身上下瞬間沒有絲毫氣息外露,如同一把帶鞘之劍,只待能夠出手的那一刻的到來。

「六焰門,炎殺!」

紅衣少女口中傳出一聲嬌喝,如同天地間火焰的意志一般,附近所有的火焰之力全部集中在六扇金色小門身上。而後,金色小門開始發顫,上邊所刻畫的火焰凶獸如同活過來一般,發出聲聲嘶吼,掙扎著要從中走出。

不過那六隻火焰凶獸最終還是無法踏破那時空的界限,均是仰天怒吼,那吼聲之中,猶如有著無窮焚天之怒!

與此同時,金雷猿王的腳下出現一個巨大的火焰印記,與六扇金色小門顯然是組成了一道可怕的陣法。轟隆隆的巨大聲響間,滔天的火焰從六扇金色小門上分別噴射而出。

漫天金色火焰飛舞,此時就連空氣也變得極端熾熱起來。

梁榆甚至感覺自己的身體也逐漸變得發燙,體內靈力竟然有些自主得沸騰起來!


「這究竟是什麼級別的靈技?」梁榆在心神大駭間,視線盯著那懸浮著的六扇金色小門,心神震撼。

在那裡,六扇金色小門已經形成陣法,金色的火焰鋪天蓋地地瀰漫而出,但卻不會溢出金雷猿王腳下的火焰印記所在範圍。

「轟轟!」

面對著這些金色小門的封鎖,金雷猿王開始激烈地反抗著,身體表面不斷有著手指粗大的紅色雷蛇遊走,赫然是打算通過自爆讓紅衣少女同歸於盡。

不過照現在的情形看來,金雷猿王在那陣法之中明顯無法如先前所想那般行動,身體雖有雷蛇遊走,卻僅限於此,不能再有進一步的行動。

金髮炎瞳的紅衣少女懸浮在六扇金色小門的不遠處,望著那在不斷發出凄厲慘叫的金雷猿王,神色淡然。此獸的強悍遠超她的預料,但在六焰門的陣法之中,下場也是顯而易見的。

「靈藥寶庫。。果然是一處天生靈地。竟然能讓在此處修鍊生長的妖獸有著這等遠超同級的實力。」紅衣少女望著被淹沒在金色火焰中的金雷猿王,自言自語道。

轟!

這處石洞之中,彷彿在突然間被染上金黃之色,滔天的火焰噴射出來,在陣法上方形成了一隻金色火鳥,一種可怕的波動,瘋狂地席捲而出!

金色火鳥在展翅之間,金燦燦的翎羽之上,有著無數玄奧符文若隱若現。

紅衣少女略一揮袖,那隻金色火鳥在昂首發出一聲鳴叫后,便直接呼嘯而下,對著那正在被火焰吞噬的金雷猿王一衝而去!

「吼!」

在金雷猿王凄厲的尖叫聲中,金色火焰轟然襲去,而後將其吞噬殆盡。

望著那金雷猿王被滅殺,紅衣少女也是鬆了一口氣,慢慢從空中降落。

當六焰門將金雷猿王在世上的痕迹完全抹去以後,也漸漸化作點點亮光,隨後消散在這片天地之間。

在紅衣少女眼眸中的金色火焰與秀髮上的赤金之色逐漸褪去之時,梁榆,他動了。

沒有破風之聲,沒有尖銳的呼嘯,有的只有一股一往無前的氣勢,若不出現一方死亡絕不退後的殺意。

這殺意是內斂的,是不在沉默中死亡,便是在沉默中爆發的強大意志!

無論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家人,此女,非死不可!

現在,便是紅衣少女最弱之時!

梁榆能夠感覺到,在紅衣少女眼眸中的金色火焰消散之時,她體內的靈力也在逐漸地消散當中。

這等現象,必定是剛才她變化為金髮炎瞳的代價!

梁榆的身影直奔紅衣少女而去,胸口處的葉子散發著比過去更為強烈的光芒。速度之快,已經超過他的以往的任何時刻。

如今梁榆眼前的一切都是模糊的,唯一清晰的就是那道紅色的身影。

梁榆的速度越來越快,仿若一把正在慢慢出鞘的利劍,在臨近紅衣少女的那一刻,他全身的修為、生命、氣勢、意志,全部凝聚在他的手心之中。

雲雷劍赫然出現在梁榆手中!

在雲雷劍出現的一剎那,梁榆胸口的葉子驀然化作黑色,一股黑芒包裹在手中靈劍之上。

他的一切,都化作手中靈劍的斬擊,一劍劈出,似乎虛無也被割破,周圍的靈力驟然轟鳴。

四周的一切一切,如同靜止一般。

唯有他這一劍,若收割靈魂的死神,直至紅衣少女。

就在梁榆的手中之劍即將落下的瞬間,紅衣少女心中忽然一凜,當即催動體內那還在消散的最後一絲金色靈力,在千鈞一髮之際往後一躍而起。

轟!

全力一擊的落空,使得梁榆面色驟然大變。

半空中的紅衣少女將視線投在梁榆身上,秀眉蹙起之時,美眸卻又猛然一縮。

只見下方地面突然崩塌,無數紅點從那片漆黑之中陸續亮起。 唰唰!

就在紅衣少女盯著地底那無數紅點之時,周圍的地面突然盡數崩塌,旋即無數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從中躍出。

「食靈妖?」梁榆望著那陸續出現的身影,在看清了個中模樣之後也是一愣。

食靈妖,外形如同一個巨大肉球一般,長著猙獰的大嘴與密密麻麻的猩紅眼睛。通常情況下,一級的食靈妖有一張嘴巴,二級的食靈妖有兩張嘴巴,三級的食靈妖有三張嘴巴,以此類推。

食靈妖通常靠吸納天地靈力存活,但偶爾也愛開開葷。

梁榆還沒來得及多想,在那崩塌的地底頭,一片片渾身褐色的肉球,長著許多猩紅小眼和帶有利齒的食靈妖便如同潮水一般涌了出來。這些食靈妖體形最大的和水牛沒有什麼區別,小的也有家畜大小。它們湧出之後,隨風而動,漂浮在空中。不少食靈妖直接張開身上的大嘴,迸發出可怕的吸力,將石洞中的靈力吸入體內。

這群食靈妖在吸收天地靈力之時,也順帶把不少空氣吸了進去,讓梁榆覺得自身呼吸也變得困難了一些。

「真是倒霉。」紅衣少女望著這不斷湧出的食靈妖,面色逐漸變得凝重起來。沒想到自己即將進入虛弱狀態之時,竟然遇見這些難纏的東西。

大地依然在震動,地面不斷地崩塌下去,那些面目可怖的食靈妖,卻是接連不斷地冒出。細小而猩紅的眼睛,猙獰的大嘴閃爍著讓人心悸的寒芒,隱約間有著一種奇異的波動從它們體內散發而出。這些食靈妖,似乎與一般的食靈妖有些不同。

砰!

梁榆手持閃耀著黑芒的雲雷劍,在揮舞之間,鋒利的勁風在周圍席捲開來,直接將那些接近的食靈妖一分為二。雖說他的攻勢凌厲,但那些食靈妖卻似毫不畏懼一般,依舊前赴後繼地蜂擁而來。那等數量,看得梁榆不禁打了個激靈。

紅衣少女望著那鋪天蓋地的食靈妖,面色極為不好,顯然對這些噁心的生物很是厭惡。隨即雙指成劍,指尖之上閃爍著紅光,在身前虛無快速劃了個十字,口中傳出一聲嬌喝:「炎道二十式,十字火!」

隨著話聲落下,紅衣少女身前的十字紅光驟然放大。與此同時,十字所散出的陣陣紅光驀然一變,化作一股股烈焰纏繞在上邊。

一個巨大十字形火焰迎面轟向湧來的食靈妖身上。

轟!

一陣轟鳴之音在石洞之中回蕩。

只是食靈妖的數量極多,在滅殺十數只以後由會有新的一批迅速補上。望著那深不見底的裂縫,沒人知道這地底下邊還有多少食靈妖存在。

「這些食靈妖的數量極為龐大,而且毫不畏死,若是繼續在此與它們糾纏,待會我被完全反噬之時,便會被它們吞入腹中。」紅衣少女想到這裡,柳眉輕皺,然後由喃喃道:「但這裡的地底怎麼會有如此之多的食靈妖?此事極不正常。」

「這下麻煩了。」梁榆望著那片食靈妖的海洋,臉色很是難看。雖然暫時沒有發現三級食靈妖出現,但這麼一大群一二級食靈妖就足以將他的靈力耗盡,到時候恐怕就得成為它們嘴中美食了。

梁榆掃了一眼那道封在石洞出口的火焰簾幕,對紅衣少女喝道:「快將出口的火焰撤掉!」雖說由於紅衣少女施展秘法后狀態下滑,那道火焰簾幕也受到一定影響,虛弱了一些,但梁榆若要直接突破出去,還是會損耗不少靈力的。


照現在看來,哪怕是丁點靈力都至關重要,甚至可能關乎到自身生死,不可隨意浪費。

「喝什麼喝,淫賊,你還有理了?大噴火!」紅衣少女聽聞梁榆如此大聲與她說話,便氣不打一處來,毫不示弱地喝了回去。十數只食靈妖趁著少女話語間撲了上去,她臉色微變,櫻唇一張,用力一吸,使得兩腮微微鼓起。

下一刻,一道巨大火柱便將湧來的十數只食靈妖吞噬殆盡。

隨著靈技的不斷使用和剛才秘法的反噬,紅衣少女體內靈力越來越少,使得她的面色越發難看。她的情況較為特殊,丹藥無法解決,唯有通過靜養一些時間才能自行恢復正常。但眼下的境況,這種想法簡直就是奢望。

當她被秘法完全反噬之時,體內靈力便會完全自行耗盡,變得和凡人一般無二。如果不能在這種最糟糕的情形出現之前逃離此地,可能今日就是她香消玉殞之時。

梁榆聽后心中一怒,但想到現在發怒對於解決問題並無任何好處,便強行壓下心頭的憤怒,滿臉堆笑道:「這位美麗的小姐,現在形勢緊急,關於剛才的誤會,我覺得應該逃離此地再作商量吧。」說著他手中靈劍一揮,將身前數只食靈妖砍成兩半。

「誤會?你說那是誤會?」紅衣少女聞言冷笑一聲,揮動纏繞著火焰的拳頭將周圍撲來的食靈妖砸成稀巴爛。

梁榆深吸一口氣,硬生生地將快要爆發的怒火壓了下去,輕笑道:「呵呵,反正你的靈力肯定會比我要先耗完,到時候那道火焰簾幕自然會就此消散。不過你想在這裡待到那種地步的話,我再陪你一會又如何呢?」

雖說不知曉紅衣少女具體會受到秘法的何等反噬,不過梁榆在施展望靈訣觀察下,發現紅衣少女體內靈力在隨著時間流逝而自行消散。看來約莫再過一會,此女體內靈力便會變得點滴不剩。

紅衣少女聽聞此言,臉色卻是變得極為難看,但隨即展顏一笑,道:「你這淫賊說得也有理。的確應該先離開此地再做打算。」話語之間,少女抬起玉手,似乎就要將那道火焰簾幕給撤掉。

梁榆雙眸當即閃過一抹精光,雖然他對紅衣少女極為反感,但眼下逃離此地才是頭等大事。而且只要離開這處石洞,他對於在殺掉紅衣少女后再通過傳送陣返回靈藥寶庫中部還是有著一些信心的。故而身體暗暗積蓄靈力,就待紅衣少女將火焰簾幕撤掉便離開此處。

讓梁榆意想不到的是,紅衣少女玉手方向一變,對著他驀然一指,一道紅光便從其指尖射出,朝著他快速襲去。

梁榆面色一變,並沒有想到紅衣少女會選擇在此時對自己出手。畢竟眼下四方八面都是食靈妖,一不小心便會被其吸去,十分危險。不過他也來不及多想,將剛才為逃離石洞暗暗積蓄的靈力爆發出來,身形一移,便躲過了紅衣少女的攻擊。

梁榆也顧不上去罵紅衣少女,轉身一掃,一道圓形的斬擊便向著四周發出,直接劈在身旁的食靈妖身上。

轟!

十數只食靈妖在這一擊之下,驟然吐血倒卷而去。

梁榆口中傳出一聲冷哼,將視線重新落在紅衣少女所在的位置上,但結果卻使他微微一怔。隨即把目光向周圍掃動,卻依然沒有發現紅衣少女的身影。而後他急忙看望向石洞出口,發現那道火焰光幕不知何時已然消失。

梁榆見狀,在罵了一句后,又與身旁的食靈妖糾纏了起來。不過現在石洞出口已開,只要製造一些機會,自己便能從中逃脫。至於斬殺紅衣少女之事,看來只能見一步走一步了。若是命都沒有了,又談何解決麻煩。

與此同時,紅衣少女臉色陰沉地在通道之中快速奔跑著。她扭頭望了一眼身後那大群的食靈妖,俏臉不禁有些發青,皺眉道:「這些該死的東西怎麼一隻只都跟著我跑啊!」 紅衣少女旋即將視線收回,臉色越發難看。剛才秘法的反噬已經越來越嚴重,她體內的靈力已然不多。但身後還有著如此之多的食靈妖不斷地對她進行追趕,情況可謂十分不利。

剛才她在使出一個虛招后,讓梁榆與那群食靈妖糾纏得更為激烈一些時,便將石洞出口的火焰簾幕撤掉,打算悄然離開。

不過出乎意料的是,當紅衣少女強行殺到洞口就要逃出去的時候。忽然,石洞內所有食靈妖身上那密密麻麻的猩紅小眼中都映著她的影子。而後約莫有七成的食靈妖當即直接追著她跑,只剩下兩三成繼續與梁榆在石洞里糾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