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醒了么…..

那女人到底想要什麼,或者說她想說什麼。

夢裏的畫面如此的真實,真實到讓我甚至相信這將是不久以後的我自己。

如果是京都市的我,恐怕真的會那麼膽怯,如同四萬萬同胞一樣做個普普通通的人,甚至沒摸過真槍,在殺人的時候會顫抖,恐懼會席滿全身內心在不斷的反問自己真的能做到么!真的這麼弱小的自己能做到么!

但此刻,卻不再有疑問,放佛真的大腦被喚醒版,無數的記憶湧現出來,好的壞的,一遍遍的洗刷著低賤的自尊,卑微的「人性」,並一遍遍的洗腦給自己

「不過是灘爛肉!」

熱水沖刷著乾涸的身體,隨着水蒸氣爬滿房間,所有的毛細血管都盡情的張開,感受着久久而來的水氣,身體里無數的「蟲子」在快速的擴充著。

名為力量的能力,已經不再是隨着夢境去增加,而是一次性釋放,並快速融合身體的每一寸細胞。

如果說那晚和七爺的戰鬥是七爺的單方面虐待,那現在再次面對七爺時,恐怕我也可以和他能有來有回。

「抱歉,電影房被我吐髒了。」

再次回到吧枱,尹盛源看着電視里太平洋爆炸的後續,默默的發獃,聽到我的聲音后才轉頭看了那屋一眼,下意識的擺擺手說道

「沒事!」

「有心事?」他明顯整個人都不在狀態

「嗯,大概吧」

他長嘆一聲,起身從吧枱上拿了瓶酒。

「雖然算是秘密,不過還好可以和你聊!」

「關於什麼的?」

「其實….不算什麼,不過是些連鎖反應罷了。」

高腳杯的酒沒多少,他一飲而盡后又給自己續上。

「208小隊幾乎團滅,上層又派了四個小隊過來想知道原因,其中還有20號,22號,可能你不太清楚,20號又稱鋼牙,22號是棕熊,因為兩個隊伍的特殊性,所以上層幾乎很少一次性出動兩個前五十位的小隊,上次兩個小隊行動還是…」

「2008年雷霆利刃行動,對三角洲的。」

我插話道。

他轉頭差異的看着我,滿臉的恐懼讓五官都變得扭曲。

「你怎麼!你!不對啊!我調查過你的!」

最高等級的軍事行動,能知道寥寥無幾,恐怕這次兩個小隊一起,也是因為即將到來的天災,尹盛源他爸讓他做好準備,才說出口的。

「20號裏面是十人團的第八位,號稱不世之刃的柳相國,22號裏面的是十人團的第九位,號稱鋼盾的宋逾」

雖然天災后的京都四月里,前十位小隊都沒有出現,但從17-60之間的每一位小隊長,我幾乎都「見了一遍」,第三月南城失守,百萬喪屍裹挾著近乎無敵的三級,四級,甚至更高等級的肉坦喪屍群讓二環都近乎消失,最後還是折損三分之二力量才堪堪將喪屍其斬落。快要復甦的京都再次被黑暗籠罩,而這也是四月北門淪陷的根本原因——兵力不足。

但這些自不可能和尹盛源說,畢竟聽着就很魔幻,甚至有點神話小說的感覺。

感覺到我沒想繼續聊,他恐懼的目光看了我很久,甚至感覺到他汗毛都在豎起,大概持續有十多分鐘,他才終於接受了「我知道」這件事。

「對!」

眉頭舒緩著,又垂了下去。

「簡直不敢相信,我連聽都沒聽過人,你竟然這麼隨意的能說出來」

我拿着酒杯輕輕碰了下太陽穴,開玩笑的解釋著。

「這大概就是王源之,雨果來找我的原因吧。」

「真是恐怖!」

他還是一臉不可置信,表情卻沒那麼局促,放下了心中的擔子整個身體也跟着輕鬆不少。

「其實….七爺跟着去了緬因,兩個小隊帶了十組獵人一起進山,而七爺就是其中一組。」

「所以現在這裏才這麼空曠吧」

大概明白了這傢伙是在擔心七爺一個小隊能不能平安回來,自己卻又幫不上忙,所以才自怨自艾的喝悶酒。

我起身向他走過,拍着他的肩膀說道。

「放心,沒事的,七爺不會死在那裏!」

「你又知道」

「那死在哪裏了!」

他追問到,大概是心臟悸動的瞬間,我知道話到此為止了。

「說不得!」

「你!」酒杯下意識的沖着我扔了過來,大腦幾乎沒有反饋而我的手,已經穩穩的將飛來的酒杯拿在手裏。

感覺手臂更輕了…..

手指在無意識的轉動酒杯,轉動鉛筆似的輕鬆。

「當真不說。」

他滿臉通紅著,右手已經掏出手槍正對着我。

「說了,我們都會死!」

沒有人告訴我說了會怎樣,但總有感覺,冥冥之中有人在低吟,說着什麼,卻聽不清。

我曾嘗試耐著性子聽,但往往是剛一靜下就感覺背後無數人盯着自己,便不能繼續了。

「果然!」槍掉落地面,他沒想真的殺我,但有那麼一秒確實感受到了殺意。

「博士走之前見到七爺,倆人聊過。七爺之後便告訴我,他不會死放心等他回來。」

「可….」

「可,難道我還是個孩子么!」

他痛苦着雙手握著腦袋,低聲嘶吼。

「我爸也好,七爺也好,甚至現在你也瞞着我!」

「明明初四要末日的消息已經通報給全境,都快要亡了,還是這不能說,那不能提!」

「連我去哪兒都不能說…..

。 第二百九十六章光天化日搶孩子

「我呸!你真當我是三歲小孩子呀?熱心群眾能把你一路抱上來?還扔掉你的高跟鞋,幫你上藥揉腳?你趕緊給我老實交待,這麼一大早就混在一起,還從沙發上滾下來扭到腳……天,你們該不會一大清早就這麼熱情似火吧?」

「王小竹,你給我夠了哦!」

顧兮兮一臉無語的扶額,「真的是意外啦!」

王小竹看到顧兮兮臉上浮現了一絲憂慮的表情,知道這裏面肯定還有其他的內情。

於是,她也沒有再繼續開玩笑了。

「好啦好啦,我不問就是了。其實我覺得三少人挺好的,如果你們兩個是真心的……」

「打住吧!我們的情況很複雜。好了,不說這些了……趕緊準備,要接診病人了。」

「好吧。」

王小竹整理了一下衣服,起身走了出去。

不過走到門口的時候,她又一臉遐想的靠在門框,扭頭千嬌百媚的看向顧兮兮:

「兮兮,我決定了。」

「決定什麼?」

王小竹那張清秀漂亮的小臉上露出的嚮往的表情,雙手捧在胸口:

「我決定,把三少封為我的男神了!你是不知道,剛才他在樓下二話不說,一把打橫將你抱起來的樣子,簡直太Man了!要不是他對你有意思,我都忍不住春心蕩漾了!」

「王小竹,去你的!」顧兮兮抓起身邊的抱枕就扔過去。

「嘻嘻!救命!」王小竹抱着腦袋飛快的跑了。

顧兮兮穿着拖鞋,有些無語的站了起來。

這個時候,墨錦城應該已經差不多到樓下了吧?

鬼使神差的,她站了起來。

一瘸一拐的走到了陽台的窗戶邊上,剛剛撩起窗帘,果然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是墨錦城。

他恰好走到了車子的邊上,準備開車門。

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裝,身材高大挺拔。

光是往那兒一站,就是一道奪目的風景線。

顧兮兮看着那個身影,目光逐漸柔和:

今天,如果不是墨錦城及時出現,只怕墨錦安真的會把她給強迫了。

到時候,她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墨錦安了。

「墨錦城,謝謝你!」

顧兮兮喃喃低語了一句。

不知道是不是墨錦城真的有心靈感應,還是有順風耳。

就在顧兮兮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樓下的男人竟然突然回頭看了過來。

「嚇!」

顧兮兮被嚇了一跳。

連忙摔下窗帘,往後一退。

這一動,不小心弄到了傷口,疼的她低呼一聲,直接摔了一個屁墩。

「咚!」

顧兮兮無語的坐在地上:

靠!

墨錦城這個傢伙難不成真的有順風耳啊!

這都能聽到?

而與此同時,樓下的墨錦城也恰好將視線收了回去。

剛才他看向顧兮兮辦公室的時候,分明就看到一個纖細的身影閃開,窗帘還動了動。

那個身影很熟悉。

一定是顧兮兮沒得跑了。

一想到這一點,墨錦城明顯得心情好了不少。

他嘴角劃過一抹弧度,上車,離開。

墨錦城的車離開之後,另外一輛黑色的保姆車緩緩的從拐角處開了出來。

車窗玻璃被搖了下來。

阿美那張陰狠的臉露了出來。

她低頭掃了一眼剛剛拍下來的照片,沒有任何猶豫發給了安如初。

不出十幾秒,電話就追過來了。

「阿美,這是你剛才拍的照片嗎?」安如初的聲音有點破音,似乎很震驚的樣子。

「沒錯,初兒,還真不出你所料。顧兮兮那個小賤人還真的在三少的別墅裏面過夜了!」

「顧兮兮這個賤人!」

一想到照片上,墨錦城在眾目睽睽之下,毫不避諱的將顧兮兮抱進醫院的樣子,安如初就氣的直磨牙。

阿美連忙安撫著:「初兒,你別太生氣了。反正過了今天,顧兮兮這個賤人就會消失了,你再忍忍吧。」

安如初做了好幾個深呼吸,這才將心情給平復了下來。

她冰冷的開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