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都天魔旗!

四個字一出,在場的眾多魔族無不側目,都天魔旗,那可是聖兵,只有神君才能完全發揮出威力的都天魔旗!

那可是號稱只有聖才能掌控的兵器!

那是世間最強大的兵器,沒有之一。

陳青卻只是笑笑,「開什麼玩笑,都天魔旗也是你能夠帶過來的?」

狐仙兒笑道:「我自然是不可能帶走都天魔旗,故而我族前輩,將都天魔旗所在的那一座山給帶過來了。」

陳青的雙眼露出一抹驚色,「當真!」

狐仙兒從自己的胸口之間摸出一個青色的小墜子,青色的小墜子晶瑩剔透,如同琥珀,而那其中,隱隱可以看得到一座荒山,狐仙兒從脖子上解下小墜子,直接將其扔到屋外,青色的墜子落地,其中一座荒山不停地變大,直到將整個天空遮蔽,陳青抬頭看向那荒山,分明看見在那荒山之頂,有著一柄黑色的大旗插在山頂之上。

大旗之上有著一條九頭八尾的吞噬世界之蛇的圖騰,猙獰無比。

狐仙兒揮揮手,隨意指了一個魔族,道:「你,上去將都天魔旗拔出來!」

那魔族乃是三眼魔族的人,額頭之上還有著一隻眼睛,三隻眼睛滴溜溜地轉,完全不知道狐仙兒是何意,只好看向陳青,陳青也不知道這狐仙兒是什麼意思,只好點頭道:「上去!」

總裁的蜜寵嬌妻 三眼魔族只好登上那荒山,朝著山頂飛去,站在都天魔旗之前,三眼魔族朝著四周看了一眼,大笑道:「哈哈哈,居然讓我來拿這柄都天魔旗,只要得到了這一柄都天魔旗,你們又算什麼東西!」

周圍的魔族齊齊起身,生怕那三眼魔族帶走都天魔旗,都天魔旗之威,就是聽到,就足以讓他們膽寒,若是得到,不知道是什麼後果!

陳青卻是掃了狐仙兒一眼,卻是看見這女人老神在在,並沒有任何錶情。

陳青揮手道:「就讓他試試看,我倒要看看這都天魔旗的厲害!」

三眼魔族連忙伸手握住都天魔旗,想要將都天魔旗拔出來,雙手不過剛剛握住都天魔旗,就看到一道黑色的魔氣瞬間將他的全身纏繞,一條黑色的巨蟒從中爬了出來,九顆頭顱看向那三眼魔族,三眼魔族想要逃走,卻是發現自己的雙手已經被都天魔旗鎖住,黑色的巨蟒張口,直接一口吞下了那三眼魔族,然後,那三眼魔族便再也沒有了聲息,不知如何了。

聖威瀰漫,周圍的魔族只覺得雙腿都在打顫,聖兵之威,竟然恐怖到了這個地步!

狐仙兒卻是笑笑道:「還真是找死啊,就算是神,也帶不走都天魔旗,就一個小小的傳奇,還想要掌控都天魔旗,開什麼玩笑。既然是聖兵,便有著聖兵的桀驁不馴,想要拔出都天魔旗,簡直就是在自尋死路!」

狐仙兒露出一絲狡黠的笑容看向陳青,「這一柄都天魔旗,只有真正的吞噬世界之蛇才能拔出,今日我便將這一桿都天魔旗物歸原主,昊天,請吧!」 撇了撇嘴,路瑾感慨,「統子,你的智商已經跟那隻貓齊平了。」一樣蠢得讓人不忍直視。

且不管南城倒是跟沐家的事有沒有關係,就說他帶她進國師府,都目的不純。

「統子,把國師府的分布圖給我弄一份。」

【你要幹什麼?】

「廢話那麼多,有這個時間就多去漲漲你的智商吧,辣雞統!」

系統:喂,是系統保護協會嗎?我要舉報,這有人對系統進行統身攻擊!

……

路瑾有了系統給的地圖,順利的躲過了府內的暗衛,輕鬆的逃出了國師府。

【……宿主,你……為什麼要攜款潛逃?】忍了好長時間,系統終於忍不住問路瑾。

大半夜的,它還以為宿主最多也就是憑地圖偷偷到南城書房,查查他跟沐家的事是否有關。令人意想到的是,自家宿主的小身板里,竟然裝了一顆天大的膽,直接搜羅點銀票,跨上小包袱,攜款潛逃了!

它真是越來越跟不上自家垃圾宿主的腦迴路了。

系統繼續好言相勸,【宿主,你是不是怕反派大大對你不利?放心,以我的觀察,反派大大國師肚裡能撐船,他不是那種背後使陰刀子的小人。】

「不,我是艘航空母艦,怕他撐不下。」頓了頓,她又說,「還有,他確實不是背後給人刀子的人,因為,一般敢惹他的,他都當面給弄死了。」

系統:……

別不信,你就是艘宇宙飛船,他也能給你收了。

晚上,城門緊閉,禁止出城。

客棧這個時候都關了,大晚上的,她一個小寶寶在街上遊盪也不安全,路瑾無法,只能攜著巨款,回到了以前的老窩。

她們以前住的破廟,現在已經給別人佔了,畢竟像這種不漏雨,無坍塌的地方,對乞丐來說,是最搶手的地方,她估摸著,應該她們剛搬走,這就馬上換了新主人吧。

裡面住的是一個十六七歲大的男孩和一個十一二的女孩,看樣子,她們應該是兄妹,路瑾現在人小,隨便找個角落,到也不佔地方,兄妹倆人還不錯,至少沒攆她……

「喂,小丫頭,快把你身上的錢交出來!」那個男孩在路瑾面前站定,居高臨下地看著她,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

路瑾:……

打臉來得如此快,感情人家剛才沒趕她,是在這兒等著她。

她收回剛才的話,小小年紀就搶劫幼小,到底是人性的扭曲,還是道德的淪喪!

「我沒錢。」路瑾往後挪了挪,蜷縮在一起的小身板,顯得更單薄凄慘了,活脫脫的就是一個被餓狼盯上的小白兔。

「沒錢?你身上穿的衣服料子,可是雲錦做的,一批萬金,你告訴我沒錢,你當我傻嗎?」見路瑾不配合,少年上前兩步,臉色更凶了。

萬、萬金!!!

路瑾震驚。

MMP,她這是把金子穿身上了,怪不得會被打劫呢。

「我,我真的沒錢……我沒有錢……嗚嗚嗚嗚……」路瑾抱緊自己,剛補回點營養的一張小臉,被嚇的慘白,一雙大眼睛蓄滿了淚水,啪啪的往下掉。 都天魔旗方圓萬里,肉眼分明可以看得到魔氣縱橫四方,黑色的魔氣籠罩八荒,席捲天下,本是晴空萬里,如今卻是陰沉地可怕,黑雲滾滾,其中有著金色的雷霆不時劈下,將一座大山劈成齏粉。

數萬道雷霆從天空之中落下,如同下了一陣雷霆雨。

不過站在這黑雲之下,卻是感受不到任何雷霆的光明氣息,只能感受到一股暴虐的陰冷氣息,如同一條藏在洞窟中的蛇一般寒冷,嗜血。

在黑雲的中心,遙遙望去,可以看得到一柄黑色的魔旗在狂風之中不動分毫,那是已經塵封了百萬年的都天魔旗。

周圍前來參拜吞噬世界之蛇的魔族們齊齊抬頭,眼中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那是,都天魔旗!」

「聽聞星空之中有人秘密帶來了吞噬世界之蛇一族的都天魔旗,難道是真的!」

「哈哈哈哈,星空之中的魔族還真是愚蠢,居然真的將都天魔旗帶入了星宿海,恰好我們少主就在星宿海,不是物歸原主嗎?」

在黑雲之下,一道雷霆劈在一個白衣年輕人的身前,白衣年輕人抬頭看向那都天魔旗,張嘴笑了笑,「吞噬世界之蛇,早就已經不存在了,背負著吞噬世界的命運,還不是戰敗在了鬼帝的手下,天道之內最強肉身,依舊敵不過天道之外的鬼帝。不過這都天魔旗,我就笑納了。」

白衣年輕人忽然感覺到了一絲危險,他回頭,看到了背著一根重槍的殺伐,殺伐伸手取下重槍上的酒葫蘆飲了一口,看向白衣年輕人,笑道:「都天魔旗出世,皇族都坐不住了吧?」

白衣年輕人怒目看向殺伐,淡淡道:「你畢竟只是一個人,難道也想要阻攔我等皇族拿下那都天魔旗?」

殺伐搖搖頭,道:「眉間有著雪霜,看來修行的是不夜魔功,你是玄冥一脈的皇族,雪千尺,星宿海魔族之中少有人敵,不過就你一個人的話,這都天魔旗,我說什麼也要拿回去把玩把玩。」

白衣年輕人笑笑,道:「沒想到帝江的狗崽子居然認得我,你如今不過只是傳奇二階,真的以為那無字秘可以所向無敵不成?」

殺伐只是笑笑道:「就你這半吊子的不夜魔功,本來是想要教訓你一頓的,但是想想看,還是算了,你就不仔細想想白魔皇一脈將都天魔旗代入星宿海的用處嗎?」

白衣年輕人道:「白魔皇一脈將都天魔旗帶入星宿海,無非是為了讓我等大打出手,可是我不得不說,他這個條件實在是太動心了,這世上沒有人能夠擋住都天魔旗的誘惑。」

天空之中忽然飛過兩條長龍,並駕齊驅,其上有著一個黑衣少年,腳踏雙龍,朝著都天魔旗飛去,「雪千尺,殺伐,你們慢慢聊,我驚龍先走一步,就將那都天魔旗先收入囊中了!」

黑雲之下的魔族們抬頭,可以看得到從空中飛過的驚龍,驚嘆道:「腳踏雙龍,是蓐收一脈的皇族,不是說星宿海之中少有皇族嗎,怎麼出現了昊天,還有蓐收一脈的皇族!」

「好像是驚龍,蓐收一脈的天才,他怎麼出現在了星宿海,難道是來爭奪都天魔旗的!」

「快看,殺伐和雪千尺也到了!」

「雪千尺是誰?」

殺伐倒是有不少魔族認識,但是雪千尺就沒那麼多人認識了。

「雪千尺乃是玄冥一脈的皇族,加上白魔皇的公主,昊天,驚龍,已經是五大皇族齊聚星宿海!」

「魔天要亂了,都天魔旗入了星宿海,只怕整個魔族都會掀起一場血雨腥風!」

陳青可以聽得到外面魔族的對話,陳青看了狐仙兒一眼,這個女人,居然根本沒有隱藏身份來此,甚至可以說,星宿海之中的皇族都已經得到了消息,這個女人到底在謀划什麼?

「你到底想要什麼?」

狐仙兒笑笑,背後的尾巴掃過陳青的胸膛,似乎是在挑逗陳青,狐仙兒露出了委屈的神情,小嘴撅起,「你可不要冤枉了人家,人家只是將都天魔旗物歸原主!」

陳青沉聲道:「如今外面有著三位皇族天才前來搶奪都天魔旗,你要怎麼物歸原主?」

狐仙兒捂嘴嬌笑,「這還不簡單啊,只要昊天哥哥拔出那都天魔旗,施展都天魔旗之威,還戰勝不了這麼幾個皇族不成?」

陳青靜默不語,狐仙兒卻是笑道:「莫非,昊天哥哥是在擔心是太昊老祖已經死了不成,都天魔旗可是只有在主人死了之後才會易主啊,只要太昊老祖沒有死,那麼這一柄都天魔旗便只會認吞噬世界之蛇的血脈啊!」

陳青笑笑,體內的黑色鱗片悸動不已,似乎是那都天魔旗對它有著極大的吸引力,陳青有著一種說不出的感覺,那就是自己可以拔出那一桿都天魔旗,那一桿都天魔旗和自己有著一種莫名的聯繫。

但是,這狐仙兒此來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將吞噬世界之蛇的都天魔旗交給陳青,不是讓陳青如虎添翼?她為什麼想要讓自己變得更強?

陳青伸手,抓住胸口毛茸茸的白色尾巴,一把將狐仙兒拉到自己的身前,陳青低頭看向比自己矮了一個頭的狐仙兒,可以看得到狐仙兒胸口的兩抹雪白,陳青伸出另一隻手勾起狐仙兒的下巴,四目相對,不過只有一寸的距離,笑道:「那都天魔旗便放在那裡,他們也帶不走,不知我若是向白魔皇求親,要娶你,你覺得白魔皇會同意嗎?你我皆是皇族,說不定白魔皇會動心也說不定啊。」

握住狐仙兒尾巴的左手開始輕輕地揉捏,可以感受的到這尾巴的柔軟,如若白玉一般滑膩,如同棉花一般柔軟。

狐仙兒怒視了陳青一眼,一把將陳青推開,面有怒色坐在遠處,卻是沒有說其他的話。

驚龍腳踏雙龍飛天,一躍落在荒山之上,看到了狐仙兒,目光移到陳青的身上,大笑道:「什麼吞噬世界之蛇,別人不知道,我身為皇族難道還不知道,這世上早就已經沒有了吞噬世界之蛇,你到底是何人,居然敢假冒上一任魔主的後裔!」

驚龍卻是沒有管那麼多,先給陳青扣上了一頂假冒的帽子,然後道:「都天魔旗乃是魔族聖物,怎麼可以落在一個假冒之人的手裡,就讓我驚龍,代為保管吧!」

驚龍道完,直接一躍而起飛到了都天魔旗之前,想要伸手,卻是停住了,他回頭仔細看了陳青一眼,心道,莫非此人真的是吞噬世界之蛇?否則,看到我搶奪都天魔旗怎麼可能沒有任何動作。

殺伐和雪千尺也是停下腳步,仔細注意著陳青的變化。

雪千尺愣了片刻,朝著陳青拱手道:「這位便是歸來的吞噬世界之蛇?」

陳青微微點頭,道:「不知閣下是?」

雪千尺笑道:「我們兩族乃是故交,特來恭賀兄弟重新迎回吞噬世界之蛇一族的都天魔旗!」

雪千尺道完,指著驚龍罵道:「驚龍,我等同是皇族,如今星宿海混亂不已,如何能夠內亂,還不下來,等昊天拔出了都天魔旗,便可興兵攻伐修行者,讓他們失去那一步登天,拜入鬼帝門牆的想法!也好讓他們安寧下來,不至於影響星宿海的大局!」

驚龍哈哈一笑,道:「不錯不錯,我就是開個玩笑而已,這都天魔旗本就是吞噬世界之蛇一族的,我怎麼可能動這個心思。」

殺伐笑了笑,這兩個傢伙還真是不蠢,自己上可能會觸發都天魔旗的聖怒,故而讓那個昊天先上去試試水。

陳青道:「非要我上不可嗎?」

陳青換了一個身份,聲音自然也有所改變,天啟要改變聲音,簡直不要太簡單,隨意調動體內的能量頻率就行。殺伐自然也是聽不出來的,只是對陳青抱以警戒的態度。

陳青笑笑道:「我們四大皇族在此見面,這個殺伐是什麼東西,也敢在此觀望,莫非忘了魔族的尊卑不成!見到皇族還不行禮,殺伐小兒,還不給本尊跪下!」

雪千尺和驚龍對視一眼,都是不知道陳青打得什麼算盤,怎麼突然就挑釁殺伐了?

殺伐雙眼之中如同要冒火一般,來到星宿海之後,何時受到過這般侮辱?「昊天,你找死不成!都把你當猴耍,你還真當自己是個人物了!今日,你若是不能動用都天魔旗,我要將你碎屍萬段!」

陳青本來就對殺伐沒有什麼好感,生死之敵,「殺伐小兒,不過一個魔族的賤種而已,就你這卑微的血脈,也想要自立為皇族,簡直可笑,今日,我便用你的血來祭旗!」

陳青一躍飛上荒山,踏步登上山頂,站在都天魔旗之前,他能夠感覺得到,身前有著一條巨蟒在咆哮,一條九頭八尾的巨蟒從都天魔旗之中爬了出來,巨蟒足有數萬丈長,整個天空都黑了下來,九雙金色的眼睛看向陳青,在黑色的天際下如同十八個太陽熠熠生輝,而陳青的身上,也有著一條黑色的巨蟒盤桓而出,睜開金色的瞳孔與那九頭八尾的巨蟒對視。

九頭八尾的巨蟒張開九口,朝著陳青便是一聲巨吼,而盤桓在陳青身邊的黑色巨蟒,雖然在天空中的九頭八尾的巨蟒之前看起來渺小無比,卻也是張開口朝著天空中的巨蟒一聲咆哮。

兩條蛇在蒼天之下咆哮,如同那永恆的誓言再一次宣示人間。

陳青伸手,滿是鱗片的右手握住了身前的都天魔旗,口中大喝道:「起!」 少年眼中閃過一絲不忍,但隨後,臉色更是咄咄逼人了。

「小丫頭,把你的包袱給我,不然,我就揍你了。」

路瑾:MMP,揍我這麼一個小寶寶,你良心不會痛嗎?

「嗚嗚嗚嗚……我真沒有錢,嗚嗚嗚……」路瑾就是一個勁的哭,雙手死死的抓住懷中的小包,就是不把包拿出來。

「把包袱給我。」

「嗚嗚嗚嗚嗚……」

「把包袱給我!」

「嗚嗚嗚嗚嗚……」

「給我!」少年似被逼急了,直接動手開搶。

路瑾:你違規!

「不,那是我的嗚嗚嗚……我不給你……嗚嗚嗚嗚嗚……」

兩個人一人扯住包袱一端,誰也不相讓。

路瑾到底人小,力量也小,堅持不到一分鐘,就敗下陣來。

這個小王八蛋,竟敢搶老子東西!

「槽,老子今天一定要好好教教怎麼尊重弱勢群體,讓他叫爸爸!」

系統在空間里翻白眼:就你這棵小豆芽,有點自知之明好不好!

「哥哥……咳咳……」正當路瑾和少年倆人僵持不下的時候,一道虛弱的女聲傳來。

「妹妹。」少年把包袱背到身後,急忙向那個女孩躺的地方走去,臨走前,還惡狠狠的瞪了一眼路瑾。

路瑾:……

這小子什麼意思?

威脅她?

奶奶腿,她七十米的大刀呢!

「哥哥,你咳咳……你怎麼能搶別人東西呢咳咳咳……」女孩很虛弱,連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完。

路瑾這才注意到,那個女孩躺在稻草上,身上蓋著縫縫補補的破被子,她一看,這不就是她家以前的被子嗎?被人撿漏了!

女孩黃暗,眼圈深陷,一看就是久病之人。這時,她正拉著少年的手,斷斷續續的說著什麼。

又過了會兒,那個女孩不知說了什麼,她哥哥往這看了一眼,臉上閃過掙扎,最終低下頭,女孩看他這樣,開心的咧開了嘴。

「喂,東西給你!」少年提著包袱走了過來,兇巴巴的把包袱扔給了路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