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都可以解毒,但肯定會有所區別,只是精血只有一滴,如果不是他自己用,又該給其他人當中的誰呢?

是好是壞都不知道,這滴精血之中,蘊含的血脈之力更為強橫,所以要控制肯定更為不易,解毒的過程也會更加痛苦。

這件事,也答應了希莫莎不跟其他的人提,最後的決定,還是他自己來用這滴精血。

「嗯?!」

所有的步驟近乎同步,只是在將精血融入到雪蓮之中的時候,出現了很明顯的差別,楚軒的那一朵,根本不是變成了紅色,而是近乎等同於黑色。

紅到某種極致,便可以變成黑色,但毒入血中,也會變成黑色,所以這種顏色的出現,反而讓人有些擔心。

「怎麼會這樣,我看其他人,都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啊。是哪裡做錯了?」

周維清已經看了不下十個人。帶上他們這幾個,也算是有十五個人了。別人的雪蓮都是變成血色,區別不會太大,只有楚軒的變成了黑色。

「沒事,不用擔心,可能是我這一滴謝,大了一點點。」

一時之間想不到什麼好的解釋,也就說了這麼一個不怎麼像樣的理由,而這表現出來的隨意勁,好像是對自己不夠負責。

再怎麼說,總不能是重新收集三種東西吧,楚軒執意,其他人雖然還是擔心,但也不再多說。

感受著從鼎中發散出來的灼熱之意,周維清下意識的咽了一口唾沫,喉嚨那裡動了動,這裡面到底能有多熱啊。關鍵是看著也不算大,裝了有十個人了,是不是會擠啊。

直接吸了進去,才發現其中的樣子,原來與自己所想象的根本不同。

這個爐子從外面看,根本看不出個所以然,這裡面,竟然是自成空間的,而且分為八塊區域。

「別亂動,在那一邊做好,集中精神,不要分神!」

那位強者的聲音從爐子的空間之中響起,告訴他們接下來又該如何做,進來了,只要老實坐好就行。

幾個人相互看看,找了一個地方坐下,還好足夠寬敞,就是百十多人都進來,也不會真的擠到一起。

手中拿著的雪蓮,自行漂浮起來,然後變得有些虛幻,但大小卻增大了數倍,花瓣閉合過來,能夠將人完全包住。

「嗤!」「嗤!」

在焚天老鬼的控制之下,雪蓮糅合的力量正一點一點的融入到楚軒等人的身體之中,這不是解毒,而是在增強他們的體質。

集中精神,也可以是將心神放空,什麼都不去想也是一種集中。

楚軒忽略了身體上的痛苦,由著某一種力量在他的身體上遊走,一切都很自然。

心中有雜念,尤其是對痛苦的感知比較明顯,那麼身體就會反抗這種力量在身體中遊走,效果就會大大削弱。

「既然她選擇了你,我自然要拿出一點心意,哪怕是為了她!接受這八荒焚天爐吧,還有我獨創的一種**,最重要的還有這一本毒經!」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腦海中便多了這麼一道聲音,然後無數信息便跟著湧來。

這個爐子,叫做八荒焚天爐,是具備法則之力,擁有空間之力的頂級至寶,比起赤火雷霆來說,強了太多太多。

這樣的一個至寶,還有一位前輩的獨創**,就這樣傳給了自己,這中間,楚軒一句話都沒說,不是不想,而是根本說不出口。

那精血之中蘊含的血脈之力,甚至是過於飽和的,也是希莫莎拿出來的誠意,當這種力量完全湧入楚軒體內的時候,他自身的境界,已經無法容納。

丹田之中的變化,經脈之中鬥氣之力的翻湧,這一切都在表明,楚軒正在破鏡,突破天之境八段!

… 「怎麼回事兒啊,這麼多人都已經出來了,楚軒怎麼就還沒好,我就覺得真的有問題吧。」

周維清焦急的看著中間的那個爐子,始終不見楚軒出來,跺著腳,對邊上的其他幾人說道。

江辰野等人,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已經出來了,在裡面外面都沒有再看見他們,好像是已經直接離開了,真是夠著急的。

威脅最大的也就是那江辰野一伙人,現在楚軒他們已經晚了那些人不下三日。好好一點說,他們還算不錯,因為還有超過三成的人,都沒能收集齊三種東西到爐子內解毒。

突然落到身上的傳承,還有力量突增所帶來的突破,都是將楚軒困在爐子中,還不能出來的原因。

在進入符聖的傳承之地前,絕對不能晉入尊之境,那樣的話,進入傳承之地的難度就會大大提高,失敗的可能高於成功。

對於很多人來說,從天之境巔峰晉入尊之境,可能要十幾二十年的時間,在某一個合適的契機之下才能夠真的跨越過去。

但是楚軒卻擔心會過早的晉入尊之境,然後帶來種種不便,說起來還真的有些嘲諷,但事實就是如此。

鬥氣之力在經脈之中淌過,因為境界的提升,對於力量的感知將會更為清楚,停留在天之境這樣的階段,更多的還是對於自身力量的感知,而不是向外謀求。

手指間,有著許多細微的經脈,有的是原本就存在的,有的則是隨著自身提升擴展出來的,身上的其他地方,也都大致如此。

毒素並沒有驅趕出體外,而是慢慢的在體內消散,再構不成半點威脅。

關於解毒,焚天老鬼已經向人們明確的說過了,這是增強他們自身抗毒性的機會,只是仍有些人,實在是把握不住這次機會。

爐子裡面自成空間,除了空間之力帶來的壓制,便是火焰之力的狂暴,但何種鬥氣體制的人,都能夠控制八荒焚天爐,這種火焰之力向自然謀求而來,並非由使用者提供。

大量信息的湧入,還需要一定的時間接收消化,這八荒焚天爐該如何使用,也說了很多,面對不同的情況又該如何應對,焚天老鬼將自己知道的,大概是都提到了吧。

一個三日不夠,轉眼就是三個三日,九天的時間,楚軒竟然還沒有出來,有些實在是得不到黑瞳蛇王精血的,索性直接放棄,然後離開了。

「不行,我進去看一下,別是出了什麼意外吧,怎麼看怎麼都不對勁吧。」

還是看著那個爐子,周維清也不等其他人說什麼,往起一躍,就打算進到八荒焚天爐當中。

「嚯!」

「沒事吧!」

還未能完全的接近,就被爐子中波動出來的一股力量給彈飛了,周維清看看將他接住的唐德,有些氣憤,但還是客氣的說道:「沒事!」

「前輩,就不能讓我們進去看一眼?我們的朋友到底怎麼樣了,您倒是給句話啊。」

站回到地面,周維清朝著空蕩蕩的地洞喊道,在他看來,不讓他進入八荒焚天爐的,自然就是這位前輩。

「就是我真的有心讓你進去,只怕也是沒辦法了。安心等著便是。」

焚天老鬼大聲哈哈的笑了幾聲,對於現在的情況,他是很滿意。說了有心讓周維清進去也沒辦法,這是真的,八荒焚天爐,已經不是他能夠操控之物。

要控制這樣的至寶,認主自然是必須的,這對於楚軒來說,又是另外的考驗,焚天老鬼有心相幫,認主的難度倒是相對來說,大大減小。

八荒焚天爐,凶名赫赫,曾經困住轟殺過乾聖級別的強者,但這與操控者關係極大。

「給我破!」

楚軒的眉頭皺在一起,全身緊繃,真的認主八荒焚天爐之前,是要先完成突破,這兩者之間看似沒有聯繫,實則關係不淺。

從外面看到,那巨大的爐子猛的顫抖,力量稍顯失控,一股火焰衝出,灼熱之意更甚。

爐子裡面,也就只剩下楚軒一人,現在收集到三種東西的人,也再無法進入到八荒焚天爐之中,除非這八荒焚天爐完全由楚軒掌控。

湧出的鬥氣之力,又收了回來,在八荒焚天爐之中,形成一個由內而外的循環,其中的過渡,便是楚軒本人。

身體上的感覺並不陌生,衝擊天之境八段與天之境九段之間的瓶頸,並沒有多麼困難,只要時間一到,一切水到渠成自然而然。

「破!」

氣勢比起之前,竟然盛了三分,不只是跨過了瓶頸, 極品高手俏佳人 ,距離尊之境,也就只有那一步之隔。

實力的提升倒是不會有多明顯,因為這都是基礎所決定的,除非能夠在境界上產生根本性的突躍!

拳頭緊握,隨即鬆開,改善體質已經完成,境界也得到了突破,那麼剩下的事情,也就只有一件,認主八荒焚天爐。

之前的只能算是小打小鬧,連試探都算不上,現在就能夠玩得大一點了。

意念為掌,轟的擊在八荒焚天爐當中,看似平靜為其變化,實際上卻是對八荒焚天爐的爐靈的壓制。

「嘭!」

剎那之間,臉色便蒼白了許多,楚軒單膝跪倒在八荒焚天爐當中,爐靈反過來壓制他的神識,強橫自不必說!

沒有聲音,這是一場神識靈魂之間的對抗,但呈現在八荒焚天爐這裡,就有些劇烈了,火焰之力變得有些失控。

爐子都在猛顫,而且一刻不停,雲嵐等人在外面看著,為了避免被波及到,都必須要躲到更遠的地方才行。

「這又算怎麼回事!大哥啊,你不是很強的?不管什麼情況,快點搞定吧!」

看著爐子,低聲的呢喃著,他們光是在外面等,都過了七八日的時間,算上他們也都在爐子里的時間,這怎麼也有十天了吧。

十天,再算上之前,進入地宮可是已經差不多有五十天了,整個試練的時間,也就只有百天,都過半了。

周維清擔心江辰野他們,覺得差了這十天的時間,不知道有多少線索,都已經被對方給拿到了。

反正他也就是個湊熱鬧的,最後贏的人又不會是他,所以他著什麼急,只是越想,就越是覺得放不下。

……

同樣是在認主,江辰野要認主的卻是吞噬符石,比起八荒焚天爐來說,難了不少,風險也很大,沒有將狀態調理到最佳,不會輕易嘗試。

這次試練的結果,對於江辰野來說並不重要,他所需要的,只是吞噬符石。

心念沉入,與吞噬符石的又一次較量開始,之前已經堅定決心,卻無奈被打斷,為了不讓古月師姐在使用鎮封之石來幫他,成功將會是他唯一的選擇。

人世間,有幾多人為情所困,江辰野也算在其中,他知道自己的兩位師妹,還有一位師姐都喜歡他,這不是猜測,而是因為對方親口說過,所以知道。

但是他喜歡的,卻是古月師姐,一直對他照顧頗多的古月師姐。

照顧頗多是不假,但這並不是說古月世界會喜歡他,江辰野也沒有自負到那種地步。

他必須變得更強,更優秀,才有可能會被古月師姐所喜歡,這些,也都將成為他心中堅定不移的信念,支撐自身的力量。


「啊!給我認主。」

已經到了最關鍵的一刻,神識的碰撞,讓兩方都疲軟了下去,成敗在此一舉,若是失敗,不一定就能還有機會。


楚軒認主八荒焚天爐,在神識較量的最後一刻,明顯不佔任何優勢,但他希望可以成功,而且是一舉成功。

站直身體,在八荒焚天爐內站著,整個空間都在晃動,但是他卻不動,不受一絲一毫的影響。

龍魂塔,天殘心卷,到了天我本心,便沒了下文,這些年,楚軒一直都在想,這心法之後,又該如何的譜寫。

現在,就在前一刻,他明白了,天殘心卷,一直都是自我肯定,自我提升,自我認知的心法,那麼之後的境界,也就可以自我定義。

從自己的內心出發,一切都按照自己的心意,不去模仿,也沒有任何限制,天殘心卷未提到的,卻是最核心,不同於其他心法的超然之處。

「尊我原心!!!」

未入尊境,卻是在心境上先達到,這就是本質的提升,又一次巨大的跨越。

神識重新爆發出新的光彩,意念為掌,將那爐靈牢牢抓住,所謂認主,就在這一刻,變得簡單。

或許只是巧合,江辰野那邊的情況,同樣如此,但並不是想楚軒這般跨入到尊境,因為他原本就是尊境。

因為執念,因為不忍失敗,因為不再想要見到另外一人因為自己的關係而遭受痛苦,所以他必須要變得更強,尊境基礎上的增進。

「這就是吞噬符石的力量?!鬥氣之力永不枯竭!」江辰野站起身來,力量從外界用來,無時不刻。

永不枯竭的鬥氣之力,這般強悍即便是乾聖境界依舊如此。

那麼,吞噬聖符呢? 一紙婚書:帥哥,嫁給我吧 ,反而更加強烈。

… 巨大的火爐終於停止了震動,安靜的落在地上,雲嵐等人,都在等著楚軒出現,只是這一等,就又是幾個時辰。

焚天老鬼的殘靈,知曉爐內的一切,他很高興,雖然再過不久,最後的殘識也會消散。

爐子的頂蓋浮在空中,其中只有楚軒一人,所以這次出來的,自然只會是她。

落在地上,並沒有先看向雲嵐等人那邊,而是朝著那位強者,最後的殘識,沒有半點勉強之意的跪了下去。

「好了!耽誤了這麼長時間,也該叫你們重回主題了。這裡還有通道,我隱藏了起來,就算是我耍賴也好,但以你的能力,完全有能力走這一條通道。」

笑聲傳開,只是殘識,也能夠感覺到高興,替自己,或是替接受他傳承的人。

虛影變得越發暗淡,伸手一揚,這個地方,發生了不小的變化,原本火球高懸的地方,出現了一個入口。

從這個入口進去的話,就會與周維清手上拿的那張地宮圖完全對上,只是後面的試練,並不會變得簡單,要往前走依舊受到耐心實力等等方面的影響。

楚軒伸手,意念一動,八荒焚天爐就被他收起,這一幕,讓不知道緣由的周維清等人驚奇不已,臨走還要把寶貝帶走,這買賣不虧啊。

「走吧!」

該說的要說的,都已經在八荒焚天爐之中說清楚了,楚軒也知道這位強者的殘識會很快消散,但他什麼都做不了,早就已經身死,何必為了一道殘識而感覺到可惜。

一個接一個的從那洞口進入,在這裡還有這樣一條通道,若不是因為機緣,真的沒有人能夠發現。

……


好奇心最大的便是周維清,所以他的問題很多,為什麼楚軒會傳承了這麼一個至寶,到底哪裡做的和其他人不一樣。

「好了,別問了。如果能告訴你的話,還用得找你來問?啰啰嗦嗦的!」

伸手抓在周維清的領子上,莫依冷將他往後拽了拽,也就是她的幾句話,讓周維清馬上就乖乖的閉上嘴了。

當沒有人說話之後,一切變得很安靜,能夠聽到水聲滴答,很規律,卻有一種死氣沉沉的感覺,那些滴水之聲,還會在心中反覆的回蕩。

「啊!!!」

正當所有人都用心聆聽的時候,周維清突然跳了起來,喊了一聲,警惕的看向四周,一副被嚇到的樣子。

目光凝滯在他一個人的身上,周維清呼了一口氣,用手擦了一下額頭上的汗水,然後甩了甩手。

邪帝重生:爆寵小萌妃 ,不好意思,本能反應,本能反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