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邵智恩深知她武清的厲害,沒有將新一門全部一網打盡,他心裡總是不安。

於是他留下了頭腦最簡單的柳如意,只看他的反應,來確定自己與慧聰道長真正在哪裡。

不過對於戴郁白與許紫幽的去處,武清心裡就有一些沒底起來。

武清靠牆站著,這才看清,除了推著磚石的小推車車隊,隊伍的最後還有一輛嶄新的轎車。

車子的駕駛座正坐著一個戴帽子看不清臉的中年男人。

武清知道這個就是白玄武。

白玄武最大的噱頭就是無人能看清他的真實面目。 就在這時,一陣刺耳的警笛警哨聲忽然劃破周遭空氣,直衝雲霄,尖銳的刺痛街上每一個人的耳膜。

穿越之小妖種田日記 武清與慧聰道長也被嚇了一跳。

兩人急急朝著街道前後望去,只見兩邊街道都在忽然之間衝出N多面色緊張的制服人。

街上的行人也全都被這突來的架勢嚇了一跳,一時間都獃獃站在原地,半步也不敢動彈。

武清與慧聰道長對視一眼。

他們知道,眼前這副情景,代表全城都開始警戒。

到處都是警察,到處都是荷槍實彈的隊伍,似乎正在嚴密的搜尋什麼人。

先婚後愛:寒少情謀已久 時間節點這麼巧合,應該就是銀行被竊的消息已經激起了金城警備的最高級別防衛。

武清趕緊朝著邵智恩的方向望去,無論局勢如何,武清都不想自己嘔心瀝血劫來的巨款,會被梁心重新截回去。

武清忽然看到邵智恩嘴角露出的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容。

她心頭立時一凜。

再回頭朝著街道上出現的那些制服男望去,只見其中幾個手上還拿了海報,正在街道牆面上認真黏貼。

「小師叔,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慧聰道長也被街上突出現的那些凶神惡煞的制服人嚇了一大跳。

他拉著武清隱藏在路兩旁的人群之中,低聲問道。

武清的表情卻是從容很多。

她環視著街道兩旁全服警戒,匆匆跑動的制服人,抬手攏了攏鬢角的頭髮,又整了整背後的包袱,用只有慧聰能聽到的音量,微笑著回答:「邵智恩是把咱們賣給了梁心。之前才剛亮相的戴夫人姬舞晴,這會怕是已是全城通緝的要犯了。」

慧聰道長狠狠一擰眉,攥著包袱帶的手指寸寸收緊,「放出這樣的消息出去,邵智恩真是陰險到家了。他著就是要借梁心刀殺咱們,他好騰出手來去搬梁心的錢。」

武清冷笑了一聲。

這條白青龍果然是一條狡猾的蟲子。

一邊霸佔著梁心的私產,一邊還膽肥的叫他給自己掃清所有障礙,真是夠狠夠陰毒。

不知道日後梁心要是知道了今天的真相,不會不會直接給氣瘋。

武清一面想著,視線卻一直跟在邵智恩的車隊身上。

出乎武清意料的是,行至前方十字路口,運磚石的人工車隊與後面的汽車車隊忽然分成兩邊,推車朝左,汽車朝右,各自而去。

「怎麼回事?」慧聰道長著急的瞪大了眼睛。

按照他與武清的推算,白青龍與白玄武現在最重要的任務應該是安全的護送巨款出城才對,現在就分兵兩路,顯然太冒險了。

因為只剩下推小推車的那些人,根本抵擋不了任何的意外情況。

「小師叔,不然我現在就一嗓子,喊出邵智恩的車隊中藏的都是錢,叫梁心的人這會兒把他逮個正著怎麼樣?」

慧聰道長咬牙恨恨說道。

他們費盡千辛萬苦才得來的寶藏,就這麼別人截胡了,就是嘔盡所有老血,都不能甘心!

他們得不到的,邵智恩那個老東西也休想得到!

武清聽到這句話,眉梢微動。

她側眸望了望慧聰道長,慧聰道長的兩隻眼睛一直直勾勾的盯在邵智恩的後腦勺上,就差直接從眼睛里噴出三昧真火來屠了邵智恩一伙人。

武清趕緊攥住慧聰胳膊,俯身略略貼近他的耳朵不動聲色的說道:「千萬別衝動,那錢是咱們的,欠了我的,我一定會拿回來。」

慧聰道長目光不覺一霎。

武清又緊盯了一句,「咱們兵分兩路,我不會輕功,追不上汽車,道長去追白玄武,我跟著白青龍。

無論遇到什麼困難,今夜十二點的時候都要想辦法在安全屋留下口信。」

說完武清放開慧聰道長,頭也不回的向左邊道路急急追去。

慧聰道長一怔,隨即快速反應過來。

的確,只要有武清在,他們就有反敗為勝的機會!

甚至就連聞香堂這次被兩大最有實力的門主聯手爬箱的滅頂之災,都有可能逆風翻盤。

事到如今,慧聰道長根本不敢再多想那個叫他無比驚懼的最壞結果。

他必須停住這最後一口氣,跟在武清身後,挽狂瀾於既倒,匡扶大廈於將傾。

想到這裡,他雙手緊緊攥拳,將全身氣力都運到雙腿,鉚足了精神,去追擊白玄武右行的汽車。

另一邊的武清,則一直保持著安全距離的跟在邵智恩身後。

她不敢離的太近,因為邵智恩各方面的功力怕是不在慧聰道長之下。

她必須小心再小心,謹慎再謹慎。

所以,無形中,武清與前面的車隊就拉開的一個相當遠的距離。 任嘉蔭因為寫結案報告毫無頭緒,煩躁地在辦公室走來走去。

啪,門突然被推開。徐開厚怒氣沖沖走了進來,「這已經是第三個了,我們要是在破不了案,不光你們這刑偵科的都得滾蛋,我這局長也沒法做。」說著把一疊照片扔在了任嘉蔭的辦公桌上。

照片上是一個裸體女人,渾身是血,身上的傷口觸目驚心,屍體從鎖骨全部被剖開,體內的器官也全都不見,只剩下松垮垮的肉皮搭在肋骨上讓人看了一陣眩暈。任嘉蔭放下照片對徐局長說道:「依舊是一樣的手法,估計兇手應該是同一個人。」

「這還用你說!我給你一個星期把這案子給我破了,你要多少人我都批准,現在你知道老百姓說我們什麼嗎?拿著納稅人的錢在養老,你聽聽我都快退休了還被人這麼說。」徐局長生氣的踢了下桌腿。

任嘉蔭難為情地說:「局長我知道你為難,可是大家也都想破案,關鍵一點頭緒也沒有。我覺得要想破此案就得守株待兔的待在這個案發地,我申請調動法醫鑒定部門的那個童夢,和我的一個科室的孫元傑去佘店深入調查幾天。」徐局長深吸一口氣同意了。

在南陽市的周邊一個叫余店的村子,在一個月內發生了三起命案,死者都是女性年齡四十左右,死因都是因過度疼痛而死,死狀大致相同,都是被人從鎖骨一直到腹部剖開,體內的器官也都消失不見。第一名死者的報案人稱他早上去山上砍柴時,發現了死者的屍體,便迅速報了案,經查證死者是村長的兒媳婦,死之前的晚上9點說去村口的小賣部去買東西,一走便再也沒有回來。警察詢問村長,為什麼晚上發現人沒回來不當場報警,村長猶豫的說,昨晚兒子和兒媳婦吵架了,我們也就插上門睡了,兒子在西屋住,再加上喝了點酒也沒有注意她回沒回來。

第二名死者是村裡養豬大戶王大治的老婆王永梅,據說死者生前在村子里的名聲不是很好,跟村子里的多名男性有染,當警察詢問時,王大治生氣說村裡人都是胡說亂嚼舌根,看自己媳婦長得漂亮就亂編故事。做筆錄的警察經過走訪得到一則重要的消息,王永梅死的前一天晚上有人看到曾經出現在村東頭的小樹林里,提供消息的時是村裡的光棍劉金寶,據劉金寶說當晚他從牌友家回來經過小樹林,看到王大治的老婆王永梅和一個人在小樹林里說話,村子也流傳王大治兩口子在做不正當的肉體交易,也沒有在意便回了家。等早上得知王永梅出事了,聯繫昨晚所見便向警方提供了這個消息。警察再次詢問王大治時,王大治眼神明顯在躲避,最終經不過警方的壓力,道出了一個秘密。

原來王大治的老婆是買回來的越南人,當時家裡窮沒有討到媳婦,走投無路便托關係帶打聽的買來了現在的媳婦王永梅。因為語言不通,再加上生活習慣的不同兩個人過了很多年依舊沒有感情,因此王大治一喝酒就喜歡打王永梅。在解剖屍體時這一說法得到了印證,王永梅的身體上的傷已經有些年份。

王大治低下頭說:「我和這個婆娘一直沒得感情,再加上她嫁過來也沒給我生個孩子,我心裡鬱悶有時候會打她。近幾年豬的行情不好,總是賠錢,我就讓她去賣淫貼補家用。昨天村口瘸子給了我一百塊說讓他和我婆娘搞一下,我見錢眼開就答應了,逼著她去了,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我後悔啊。」

做筆錄的小警察也沒法具體的寫,便叫了幾個幹警去瘸子家考證。到了瘸子家,一推門一股酸臭的味道迎面撲來,遍地都是塑料袋和撿來廢品,瘸子蜷縮在牆角。

「我是余縣的警察小崔,想詢問你幾件事情你要據實回答。」在崔煜說這話的同時身後的幾個實習的幹警捂住了鼻子,裝模做樣的在紙上記錄著。

瘸子從牆角艱難的站起來,拖著一條病腿靠近詢問的警察。

「警官他的死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我昨晚雖然見過她,但見完面就直接回了家,回到家我就直接睡了。」

「有證人嗎?」「沒有,我回來的時候9點多了,現在天黑的快大家都早早地睡覺了」瘸子似乎在仔細的回憶。

「聽說你和王永梅存在不正當的男女關係,你具體說說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崔煜直切主題。

瘸子急忙辯解:「警官喲,冤枉昨天我是第一次,而且也沒有弄成,錢也不退,氣得我就回家了。」

「為什麼沒有交易成。」崔煜繼續發問,後邊幾個負責記錄的實習幹警不好意思的笑了。

「因為硬不了,好幾十年沒碰過女人了,都不行了。」瘸子難為情地說到。

實習幹警小吳拍了拍崔煜的肩膀,「這咋寫,寫瘸子因為硬不了故沒和王永梅完成*易?」崔煜白了一眼,說:「照實寫!筆錄筆錄就是用筆來替代錄音設備,來記下被訪人所說的話。」

似乎從瘸子入手也沒有得到進展,線索又中斷了。從瘸子口中我們得知,死者王永梅與村中的大部分光棍存在過不正當的關係,而他只是其中的一個。

李昌鈺曾經說過,要想了解他,就想成為他,大概破案也需要先了解罪犯,最後才能找到真相。

第三個案子的筆錄調查落在了任嘉蔭的身上,徐局長給了一星期的時間,為了抓緊破案,一行人匆匆忙忙的向著余店出發了。局裡給任嘉蔭,孫元傑,童夢配了一輛白色的吉普車。

出發時已經是深夜,孫元傑開車,任嘉蔭坐在副駕駛,童夢則躺在後座。

「本來今天我是休假,非讓你小子給弄到荒郊野嶺來,這個案子本來就是懸案,你又答應徐局一星期破案,還要拖我倆下水,我看到時候你破不了怎麼辦。」孫元傑邊開車邊抱怨。

任嘉蔭點了顆煙把手搭在孫元傑肩上,「是不是好兄弟,說好了有難同當的,這點苦都受不了了?」

孫元傑冷哼一聲,童夢放下手中的書,說「組織說了只要破案,警銜升一級,這麼大的誘惑面前沒什麼可抱怨的。」

「對嘛,你看還是童夢覺悟高,哪像你整天跟屍體待得都看淡名利了。等馬上到了余店,咱們先休息一晚上,明天再工作行了吧」任嘉蔭說道。

車子在蜿蜒的公路上行駛著,除了車燈照過的地方有一絲微亮,四周都是一片黑暗,山上的烏鴉也不和適宜的叫了起來,開始起風了。

任嘉蔭回頭看了一眼童夢,童夢似乎早已入睡,童夢今天穿了一件米色的連衣裙,長度到膝蓋,光滑雪白的小腿輕輕地搭放在真皮座椅上齊肩的短髮遮住了一半的臉,顯得格外嫵媚。

「哎,看啥呢,是不是對我們家童夢有想法。」孫元傑拍了任嘉蔭一下。任嘉蔭回過神來說:「別胡說,我就是想問問童夢害怕嗎?」

車子開到了山路的最高處突然被攔下了,攔車的人是一群本地農民,大約有7,8個,有男有女。

孫元傑先下了車,邊走邊掏通行證;「鄉親們,我們是縣裡派來調查案子的警員,有上邊的通行證的。」

攔路的村民似乎並不相信,還是不肯讓路,領頭的村民說:「你們三番五次來俺們村調查,也沒查出個結果,反倒一群外地人好奇一波一波的進村子,俺們的莊稼都被那些偷偷進村的用車給壓毀了。」

原來余店發生的命案都上了報紙的頭條,一些膽大愛看破案類小說的年輕人,偷偷地進村想要尋找真相,從而惹怒了這裡的村民。

童夢走下車:「鄉親們,如果案子破不了死的人就會越來越多,下一個也許是你的姐妹或者老婆甚至女兒,我們也是為了大家好。」

人群中一陣騷亂,拿著榔頭鐵杴阻攔的三四個人,猶豫的把器械放到身後小聲的交談著。突然從人群中走出一位年紀約七十的老大爺沖任嘉蔭他們擺擺手:「你們回去吧,這些案子沒有兇手,是我們上一輩做的孽,是她回來了,是報應,沒有人能阻止的」

任嘉蔭疑惑的問,「她是誰?大爺讓我們進去吧,我們也有任務在身,萬一你說的那個她再回來了,我們也可以搭把手。」

孫元傑附和「大爺建國以後都不準成精了,哪有什麼她啊,純粹是人在犯事。」任嘉蔭戳了戳童夢,童夢立刻領會:「鄉親們,我們只需要取證一些東西,取證完了我們自然就走,不會打擾到大家的。」 就在這時,一陣刺耳的警笛警哨聲忽然劃破周遭空氣,直衝雲霄,尖銳的刺痛街上每一個人的耳膜。

武清與慧聰道長也被嚇了一跳。

兩人急急朝著街道前後望去,只見兩邊街道都在忽然之間衝出N多面色緊張的制服人。

街上的行人也全都被這突來的架勢嚇了一跳,一時間都獃獃站在原地,半步也不敢動彈。

武清與慧聰道長對視一眼。

他們知道,眼前這副情景,代表全城都開始警戒。

到處都是警察,到處都是荷槍實彈的隊伍,似乎正在嚴密的搜尋什麼人。

時間節點這麼巧合,應該就是銀行被竊的消息已經激起了金城警備的最高級別防衛。

武清趕緊朝著邵智恩的方向望去,無論局勢如何,武清都不想自己嘔心瀝血劫來的巨款,會被梁心重新截回去。

武清忽然看到邵智恩嘴角露出的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容。

她心頭立時一凜。

再回頭朝著街道上出現的那些制服男望去,只見其中幾個手上還拿了海報,正在街道牆面上認真黏貼。

「小師叔,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慧聰道長也被街上突出現的那些凶神惡煞的制服人嚇了一大跳。

他拉著武清隱藏在路兩旁的人群之中,低聲問道。

武清的表情卻是從容很多。

她環視著街道兩旁全服警戒,匆匆跑動的制服人,抬手攏了攏鬢角的頭髮,又整了整背後的包袱,用只有慧聰能聽到的音量,微笑著回答:「邵智恩是把咱們賣給了梁心。之前才剛亮相的戴夫人姬舞晴,這會怕是已是全城通緝的要犯了。」

慧聰道長狠狠一擰眉,攥著包袱帶的手指寸寸收緊,「放出這樣的消息出去,邵智恩真是陰險到家了。他著就是要借梁心刀殺咱們,他好騰出手來去搬梁心的錢。」

武清冷笑了一聲。

這條白青龍果然是一條狡猾的蟲子。

一邊霸佔著梁心的私產,一邊還膽肥的叫他給自己掃清所有障礙,真是夠狠夠陰毒。

不知道日後梁心要是知道了今天的真相,不會不會直接給氣瘋。

武清一面想著,視線卻一直跟在邵智恩的車隊身上。

出乎武清意料的是,行至前方十字路口,運磚石的人工車隊與後面的汽車車隊忽然分成兩邊,推車朝左,汽車朝右,各自而去。

「怎麼回事?」慧聰道長著急的瞪大了眼睛。

按照他與武清的推算,白青龍與白玄武現在最重要的任務應該是安全的護送巨款出城才對,現在就分兵兩路,顯然太冒險了。

漢皇劉備 因為只剩下推小推車的那些人,根本抵擋不了任何的意外情況。

「小師叔,不然我現在就一嗓子,喊出邵智恩的車隊中藏的都是錢,叫梁心的人這會兒把他逮個正著怎麼樣?」

慧聰道長咬牙恨恨說道。

他們費盡千辛萬苦才得來的寶藏,就這麼別人截胡了,就是嘔盡所有老血,都不能甘心!

他們得不到的,邵智恩那個老東西也休想得到!

武清聽到這句話,眉梢微動。

她側眸望了望慧聰道長,慧聰道長的兩隻眼睛一直直勾勾的盯在邵智恩的後腦勺上,就差直接從眼睛里噴出三昧真火來屠了邵智恩一伙人。

武清趕緊攥住慧聰胳膊,俯身略略貼近他的耳朵不動聲色的說道:「千萬別衝動,那錢是咱們的,欠了我的,我一定會拿回來。」

慧聰道長目光不覺一霎。

武清又緊盯了一句,「咱們兵分兩路,我不會輕功,追不上汽車,道長去追白玄武,我跟著白青龍。

無論遇到什麼困難,今夜十二點的時候都要想辦法在安全屋留下口信。」

Leave a Comment.